• 第十三章 有惊无险王受伤

    更新时间:2015-12-17 21:30:05本章字数:1871字

    洛王沿着彩虹石阶一路向上走着,一双眼睛却根本没有看脚下,而是一直直勾勾地盯着拾阶亭上的芙儿。

    突然,芙儿好像受到了惊吓般,连连退了两步,拾阶亭本就陕小,芙儿退到第二步的时候,一只脚突然悬空,身子直直地向后歪了下来。

    但芙儿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险境,没有挣扎,没有惊叫,就那样安安静静地仿佛傻了一般地让身体歪了下来。

    洛王猝不及防,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赶忙几个箭步冲了上去,不偏不倚,刚刚好接芙儿入怀。

    洛王受了太大的惊吓,一颗心狂跳不止,他若是晚一秒钟,芙儿就会从这里滚下去。

    他半跪在石阶上,紧紧地搂着芙儿,额头是突然涌现的细密的汗珠。

    王妃错愕地看着王爷,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她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在拾阶亭,怎么突然间就掉进了王爷的怀抱?

    洛王深邃的目光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问:“没事吧,芙儿?有没有伤到哪儿?”

    王妃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傻傻愣愣地看着他点了点头,看到他瞬间变得紧张的神情,又赶忙摇了摇头。

    洛王他只当她是被吓坏了,小声安慰道:“芙儿,没事了,我在这儿,不怕了!”

    王妃愣愣地点了点头,洛王缓缓地站起身,抱着王妃向下面走。他是真的被吓坏了,现在,走路的双腿还感觉有些发软,他真不知道自己如果晚到一步,她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样的后知后觉让他似乎比刚才更加害怕,更加紧张。

    因为害怕王妃被冻着,洛王急匆匆地抱着王妃往回走,一路上,王妃就乖乖地依偎着洛王,不言语,只是一味地盯着洛王瞧,像是被吓傻了。

    回到王妃的内室,洛王轻轻地把王妃放到床上,边喊大夫进来为王妃诊治,边缓缓抽出手,却不料,还没等他的手抽离,王妃一把紧紧地反攥住了他的一只大手,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里透着惊恐。

    洛王有些诧异:“芙儿,你怎么了?”

    王妃却不说话,只是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洛王,一双柔柔嫩嫩的小手却似乎使了很大劲儿,紧紧地攥着他的手,不肯松开。

    洛王安抚地说:“芙儿,你这样,大夫怎么为你诊脉啊?听话啊!”说着手上稍微用了些力,想要抽出来,可是王妃仍是不肯松手,只是一副可怜相儿地看着他。

    洛王感到奇怪,王妃还从来没有这样过,赶紧喊过大夫:“大夫你快来看看,芙儿她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被吓着了?”

    大夫闻声走了进来,可是看到王妃这副样子,有些尴尬地立在原地。

    洛王一副好脾气地说:“芙儿,不保证不走,一直让你拉着手好不好?你也听话,把右手交给大夫,好让大夫给你诊治!”

    说着洛王贴着王妃坐在了床沿,王妃犹犹豫豫地拿开了右手,洛王立即反手紧握住了王妃的左手,她这才好像得到了些安抚,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

    大夫看过之后,只说是王妃身子还有些弱,还需要再静养一段时间,并无大碍。

    洛王听王妃没事,心里松了一口气。

    洛王屏退了大夫和王妃的贴身丫头们。芙儿看来是受了很大的惊吓,他得让她睡一会儿,缓缓精神。

    洛王轻轻地拍着王妃的后背,柔声道:“芙儿,我在这儿,你睡一会儿,我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

    王妃看着被他紧紧抓住她的大手,似乎仍然心有余悸,轻声问:“你,真的不会走吗?”

    洛王好笑地点了点头说:“当然不会,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会一直陪着你,快睡吧!”

    王妃似乎也有些疲惫,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可是,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又腾地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洛王不解地看着她,“芙儿,怎么了?”

    王妃瘪着嘴,可怜兮兮地:“家洛,不要走好吗?不要离开芙儿!”口中竟有乞求之意。

    洛王愣愣地看着她,然后颇为动容地抱了抱她:“芙儿,你放心,家洛永远永远不会离开芙儿,一直会陪在芙儿身边!”

    芙儿真的是被吓坏了,自她知道自己的夫君是王爷后,她再也没有喊过他的名字,可是今天,她竟然又喊了他名字,这让他欣喜的同时,也格外地心疼她。

    为了让她安心地睡会儿,洛王索性和衣躺在了她的身侧,搂着她,轻拍着她,柔声地说着:“芙儿,放心睡会儿,我会一直在这陪着你,哪儿都不去!”

    他的话仿佛有催眠的作用,王妃还真的慢慢睡着了。

    洛王却没有一点儿睡意,痴痴地看着怀中人睡着的模样,她瘦瘦小小的,睡着的时候,眉头还紧蹙着。

    其实芙儿是非常乖巧、非常懂事的女子,从未对她如此的依赖,甚至有些任性,执拗地不肯让他离去。

    真是难为她一个小女子了,要是夫从那么高的台阶上摔下来,后果不堪设想,也难怪她会被吓成这样。念及至此,他也就了然了。

    心彻底地放下,这时,他才感觉自己的膝盖有些疼。

    他刚刚因为急着跑上去接芙儿,所以,几乎是跌跌撞撞地,才赶在芙儿摔下来之前接住了她,膝盖几次撞到石阶,他却没有感到一丝疼痛。

    刚才是因为太紧张,现在一旦放松下来,膝盖的痛楚就格外让人难以忍受。

    他一只手抚上了膝盖,刚想要揉一下,手中却满是粘稠的感觉,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膝盖已经磕破了,有鲜血正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