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以己为质妃自伤

    更新时间:2016-01-01 22:14:47本章字数:3059字

    实在是太反常了!

    乐知言随着前面的人们小心翼翼地踏进洛芙轩,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十分意外。

    一柄利剑正架在洛王的脖颈上,寒光四射,而那剑的主人同样一身黑衣黑裤黑面罩,只是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格外熟悉。

    乐知言好像明白了,这就是他的声东击西,原来他早已计划好了。

    只是,他把洛王引到这里,就不怕芙儿会受到伤害吗?

    芙儿在哪里?洛芙轩里闹成这样,怎么不见洛芙轩中有人出来?乐知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脚下轻挪,就想趁乱去探个究竟。

    却不料黑衣人此时冷冷地开了口:“邱家洛,你的死期到了!”

    剑指邱家洛的黑衣人黑纱遮面,只露出两只眼睛,阴森可怖,寒气逼人。

    邱家洛没有丝毫的害怕,直视着剑指自己的黑衣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怎么看都觉得那双眼睛太过熟悉。

    “既然我邱家洛马上就要变成你剑下的厉鬼,朋友何不以真面目示人?让我也死个明白!难道一个临死之人,也会让阁下你如此害怕?”

    “哼,笑话,我有何不敢?好,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黑衣人用力扯下脸上的黑纱,一张帅气的脸转瞬出现在面前。

    邱泽惊诧地瞪大眼睛,“啊”了一声。

    “副守领?”

    “副守领!”

    人群中也是一阵阵的骚动。

    “没想到苦苦追杀你的竟然会是我吧?”男子嘴角轻勾了勾,冷笑了一声。

    邱家洛却并没有想像中的慌张与意外,他早已感觉到会是自己的身边人,只是没想到居然是他。他镇定地看着黑衣人:“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为什么?因为我们有血海深仇!”

    黑衣人手上用力,邱家洛的颈间已现血迹。

    “血海深仇?”邱家洛闻言一惊,全然不顾自己的性命之忧。他以为会是别的原因,可是,血海深仇这个答案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过的:“应罡,你说清楚,究竟是什么血海深仇?”

    “哼,邱家洛,你知不知道,你父亲的手上沾染了多少无辜的鲜血?”

    “胡说!应罡,你不要血口喷人!”若是别的事,邱家洛也许还能够相信几分,可是若说是与自己的父王有关,他是万万不信的。

    “哼,我血口喷人?”应罡义愤填膺,两只眼睛像要瞪出血来。“要我一桩桩一件件地说给你听吗?”

    邱家洛看着应罡脸上悲愤分明的表情,心里竟不似刚才那么笃定了,可是他说的是真的吗?父亲他真的会吗?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是他所不知道的?心中隐隐的不安开始蠢蠢欲动,人不禁有些失神。

    乐知言神不知鬼不觉地向芙儿的内厅慢慢靠近着。

    突然,内厅里闪出一个青绿色的身影,乐知言眼中掠过惊喜,差点脱口而出。

    从内厅里闪出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王妃乐语芙。

    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她手一抬,随即一道寒光闪过。乐知言大惊失色,低呼一声,却淹没在众人的低呼声中。

    “王妃!”

    “王妃!”

    “王妃!”

    王妃乐语芙脖颈上架着一把剑,目光灼灼,缓缓地走向正被应罡胁持的洛王。

    洛王和应罡同时一愣,脱口而出。

    “芙儿!”“芙儿!”

    然后几乎是同时,对视了一眼,又同时看向了王妃乐语芙。

    洛王:“芙儿,你,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

    应罡:“芙儿,快回去,这里没你什么事!”

    两人的语气如出一辙。

    王妃乐语芙凄然一笑:“你们,都不希望我来,可是,我怎么能不来?”

    洛王不解:“芙儿,你不是睡了吗?”

    “是啊,你是因为我睡长长的一觉吧?所以才让人在我的药里加了一剂安神的药!”王妃苦笑着看着洛王。

    “原来你都知道!”洛王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

    “还有你,你也在我的房间燃了一支安神的香,对吧?”王妃转向应罡。

    应罡略低了低头,算是默认了。

    他们几人的对话让在场的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洛王也是不懂,他看了看应罡,又看了看芙儿,面露疑惑。可是,当他的视线对上芙儿脖颈上的那把剑,人再也不能淡定了。洛王胆战心惊,顾不得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眼中只有那把剑,那把剑正抵在芙儿雪白的颈间,锋利无两,她的手微微抖着,每抖一下都让他的心不堪重负般跳得厉害。

    “芙儿,有什么话慢慢说,你,你先把剑放下来,小心伤了自己!”洛王不敢太大声,生怕她受了惊吓伤了自己。

    应罡低头片刻,缓缓抬起头,难得的与洛王意见一致,语气柔和,像是对待一个小孩子:“芙儿,听话,先把剑放下!”

    “要我放下也可以,你先放下!”王妃直视着应罡,语气无比坚定。

    应罡面色一冷:“芙儿,不要胡闹!快放下!”不管他多么报仇心切,他也不会拿芙儿的性命开玩笑。

    “你放下,我就放下!”王妃执拗地又说了一遍。

    没等应罡开口,洛王已经急了,喊道:“芙儿,快放下剑!”

    “我不!他放过你,我才会放过自己!”王妃没有丝毫的畏惧,迎着两个大男人严厉的目光。

    两个大男人,有着血海深仇的大男人,同样置于危险中的两个大男人,此时却无暇去顾及自身安危,满心满眼心心牵系着眼前的小女子。

    应罡眼睛眯了眯,他太清楚她了,她这是拿自己做人质,跟他谈条件呢。可是,他精心谋划了这么久,怎么会任由她破坏?

    心念流转间,他见一人正缓缓接近乐语芙,心下有了打算,缓缓开口:“芙儿,你救得了他一时,救得了他一世吗?不要忘了他和我们是什么样的仇恨!”

    洛王愣了愣,芙儿跟自己有仇?他怎么不知道?

    看着洛王的反应,王妃的脸色不似刚才那么镇定,掺杂着慌乱和纠结,可是轻启珠唇,说出口的话却没有半点商榷的余地:“我是救不了他一世,可是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你杀了他!除非……我死了!”

    “芙儿,你好糊涂!你知道……”

    没等应罡说完,啪,手中的佩剑应声落地,然后两只手被人反剪背在身后。

    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应罡是亲眼见着那个身影距离芙儿越来越近了,一心一意吸引着她的注意力,却没料到,邱泽不知何时绕到他身后,趁他不备,先一步击落了他手中的兵器,制服了他。

    洛王自由了,局势瞬间反转。应罡反应敏捷地微晃了晃头,正向王妃身边靠近的身影身形顿了顿,悄无声息地停下了脚步。

    洛王声音中透着寒意,下令:“邱泽,把应罡押下去,待本王好好审问。”

    邱泽应了一声,押了应罡就要走,却不料王妃大声喝道:“住手!邱泽,你敢!”

    邱泽惊诧转身。

    洛王脸色变了变,回头见芙儿的剑仍抵在颈间,不解开口:“芙儿,我已经安全了,你这是?”

    芙儿请求地开口:“家洛,你放了他!”

    洛王面色一沉,不敢置信地问道:“芙儿,你说什么?你让我,放了他?”

    “家洛,求求你,放了他!”王妃刻意忽略掉洛王冷若冰霜的脸,继续请求着。

    “芙儿,你确定,你是让我放了这个潜伏在我府中数日,骗取我的信任,刚刚又把剑架在我的脖子上,差点取了我性命的人?”洛王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紧盯着王妃。

    “家洛,我一定要救他,他是对我非常非常重要的人!”王妃心中胆战,声音中透着颤抖。

    洛王像是不认识王妃似的,一双眼睛瞪得通红,两只拳头狠狠地攥着,因为太过用力,青筋暴起:“芙儿,你再说一遍!”

    王妃身体颤抖着,却没办法对应罡不理会。

    应罡冷冷开口:“芙儿,不要求他!即使我死了,还会有人取他父子的狗命!”

    洛王愤怒地转身,看向应罡,脚步微移,踢起地上的佩剑,用手接起,剑指应罡:“好!很好!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取了你的狗命!”

    应罡面不改色心不跳,微微笑着:“邱家洛,多行不义必自毙!我死了,还会有人为我报仇!”

    洛王剑指应罡的喉咙,甚至看得见剑锋随着应罡的喉结上下滚动。

    王妃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大喝一声:“家洛,不要!”

    情急之下,王妃手中的剑已浅浅地刺进肌肤,雪白的颈间有鲜红的血渍渗出。

    有人惊呼:“王妃!王妃!洛王,王妃她……”

    洛王猛地回头,一颗心狠狠地疼了起来:“芙儿,你,居然为了他,不惜自伤?”

    王妃好像没有感觉到颈间的疼痛,哀戚地开口:“家洛,算我求你,放过他!放过他!否则……否则……”

    “否则怎样?”洛王的一双眼睛仿佛能滴出血来。

    “否则臣妾今日只能横尸在洛芙轩了!”王妃心一横,闭上眼睛,一把剑就要横抹向自己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