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夏出兵邱国遇险

    更新时间:2016-01-21 22:13:50本章字数:3228字

    夏王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地抚着她的面颊,像抚着一件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可是任凭他日日在她身边呼唤,她却没有回应过他一次。

    夏王心里难受,将她的手重新放回被子里,掖好被角,静静地看了她一阵儿,然后退了出去。

    大殿上,众臣早已等候多时,见夏王进来,纷纷低头俯身。夏王稳稳地坐上王座,看着下面的大臣,神色平静却决绝地开口:“朕宣布,明日起,举兵伐邱!朕御驾亲征!”

    小镇的街头,一串串杂乱而密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尘土飞扬,尘雾缭绕中,十几匹快马呼啸而来,飞驰而过,马背上的人无一不是神色凝重,快马加鞭。

    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街上的行人纷纷闪身,避之犹恐不及。

    跑在最前面的有三匹骏马。两匹棕色骏马一左一右护着中间一匹纯白良骑,马上一翩翩美少年,修长高大,墨绿色的衣衫,棱角分明的轮廓,剑眉斜飞。只见少年手中紧握缰绳,直视着前方,黑眸中蕴藏着锐利的光芒,削薄轻抿的唇,盛气逼人,因为飞奔得有些急,发髻有些松散,却毫不凌乱。

    少年身前是一个绝美的少女,被少年紧搂在身前,不知是因为二人共乘一骑,还是因为马儿飞奔得急,少女面色绯红,眼神灵动。

    邱家洛和乐语芙他们已经一连赶了三日的路,这三日来,他们日夜兼程,自然是因为要抓紧时间赶回大邱助父王一臂之力,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而这个原因除了乐语芙,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一连三日,他们几乎没怎么休息。别人倒还好一些,可是乐语芙身体太过虚弱,这几天困了,几乎都是在马背上打个盹儿。

    这一整天,乐语芙都是昏昏沉沉,摇摇欲坠的,如果不是因为邱家洛紧搂着她,真不知道她得摔下去多少次了。眼看着芙儿在自己的怀里东倒西歪,萎靡不振的,邱家洛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虽然马儿们都是经过训练的良骑宝马,可是也架不住马不停蹄地奔波了这么久,已经现了疲态,步子越发迟缓,都有些跑不起来了。

    人困马乏,是他们这一行人此时最真实的写照。

    邱家洛心头不禁一软。他是心急如焚,他是恨不得马上赶回大邱去,助父王一臂之力。可是,即使是昼夜兼程,他们也不可能马上就回到大邱,还须数日。赶路固然重要,可是他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奔波下去,不眠不休吧。要是真的那样,恐怕他们的人马还没回到大邱,已经累死在路上了。

    想到这里,邱家洛用力拽了拽手中的缰绳,马儿渐渐慢了下来,后面的马儿也依次慢了下来。邱泽知王爷有事要吩咐,驾着马跑到了邱家洛身边:“公子,找个客栈?”

    “嗯,大家休整一下,明日一早出发!”

    “可是……”邱泽欲言又止。

    “去吧!”邱家洛看了看怀中刚刚醒转过来茫然地四处张望的乐语芙,冲着邱泽轻轻摇了摇头。

    邱泽会意,掉转马头去找客栈了。

    一行人,很快找到了投宿的客栈,简单地洗漱过后,甚至连饭都没有吃,就都倒在了床上。

    乐语芙跟秦嬷嬷住在一个房间。

    秦嬷嬷会些功夫,冲着邱家洛打着保票:“公子,您就放心吧,芙儿姑娘就交给老身了,老身一定会小心照应的。”

    邱家洛点了点头,送秦嬷嬷回房间的时候,发现芙儿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经过了三天三夜的奔波,乍一休息,所有人都放松了下来,然后就都撑不住了,纷纷睡着了。

    邱家洛也是又困又乏,可是内心的焦灼,隐隐的警惕,都让他无法安心地去睡。索性披了件外衣,来到了芙儿的房间门前,靠在窗边,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想来两人正睡得香吧。

    邱家洛正出着神,里面就传来了有些粗重的鼾声,他不禁勾了勾唇,一定是秦嬷嬷。想想刚刚奶娘还在跟他保证一定会护芙儿周全,可是眼下却已经沉沉睡下了。也是,嬷嬷年纪大了,禁不起这样的奔波了,如果不是自己情急之下找来她帮忙,现在她还安逸地呆在乡下,过她平静的小日子,哪会像现在这样奔波啊!

    唉,都怪自己,又怎么能怪嬷嬷?即使只是想想,他心里也对嬷嬷有些过意不去,其实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担心芙儿。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能够跟芙儿形影不离。白天还好办,可是晚上……

    邱家洛苦笑了一下。即使他们是夫妇,住在一起是天经地意,可是奈何芙儿失忆了,忘记了,所以他不敢轻易做任何决定,生怕吓坏了她,只能等待时间慢慢让她痊愈,或者让她重新爱上自己。

    芙儿的事让他忧心不已,但是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焦灼,因为他知道了那个现在成为夏王的人不是对他的芙儿有男女之情,而是兄妹之意。虽然中间还有很多问题没弄得很清楚,可是只要知道了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其他的都不急,可以慢慢来。

    但是他以为可以慢慢来,有人却等不及了。

    邱家洛皱了皱眉,脸色阴沉下来,应罡说他和大邱不共戴天,应罡说他和自己有血海深仇,现在他等不及了,他已经亲率将士向大邱进发了。大邱很快将置于危险之中,而他一时半会儿赶不回去,况且现在就连他们自己也是自身难保也不一定呢。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昨天,还是今天,总之有很强烈的预感,有人在跟踪他们,却一直没有动手。是对方人太少,不足以制服他们,有所忌惮?还是另有隐情?他不得而知,却不得不小心提防。眼下他们人不多,又都是受伤后初愈,真要是动起手来,他们未必会占优势。

    对方是敌?是友?暂时还没有办法确认,除了小心翼翼地提防,暂时还真就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惟愿他们能早日平安回到大邱。

    远处,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趴在房梁上,静静地看着靠在窗前出神的邱家洛,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无从得知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经过了一夜的休整,果然每个人看起来都神采奕奕了许多,只除了邱家洛之外。坐在马背上,乐语芙感觉平日里紧搂着自己的那一双有力的臂膀今日似乎力气小了一些,虽然仍是牢牢地把她圈在中间,但是却似乎显得有气无力,而且她几乎就靠在他的怀里,离他很近,听得出他的呼吸声较平日比起来似乎粗重了许多,还不时地咳嗽几声,而且他的怀里,似乎比往日热了许多。

    他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是病了吗?乐语芙因为睡了整整一晚上,人精神了许多,不时地扭头去看邱家洛,却发现男子的眼神有些涣散,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神态看起来很是疲惫。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休息了一晚,他反倒生病了吗?

    乐语芙有些担心,不时地扭头看看他。邱家洛感觉到了怀中的人儿不时投过来的关切的目光,他很想冲着她笑笑,告诉她他没有事,可是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涣散了,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了,而她如果再这样动来动去,他不敢保证他会护她周全,不让她摔下马去。

    “别动来动去的!”他明明是心底在担心她,可是声音听起来却好像是在责怪她。

    乐语芙本来一直在胡思乱想的心一下子顿了下来,背部明显僵直了下,倒是听话地不再动来动去,而是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稳稳地坐着。他当然感觉得到她的变化,可是没有办法,只有这样,她才能稳稳当当地坐好,才能保证不掉下去。

    他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正如抽丝般离去,握着缰绳的手已经越发地没有力气了,他不时睁大眼睛,强迫自己定睛去看前面的路,可是却发现是徒劳,因为他的头越来越晕,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摇晃起来,甚至前面的路都跟着晃动了起来。邱家洛这一次,无论怎样挣扎眼睛仍是不争气地闭上了,太累了,太乏了,好想就这样好好地睡上一觉,人就这样直直地从马背上栽了下来。

    邱泽毕竟是一群人中功夫最好的,昨夜他只是闭目养神了几个时辰就已经完全恢复了体力,上半夜一般不太可能有什么问题,而且他听见了王爷那边的动静儿,知道他又去守着王妃了。

    他轻叹了口气,就一心一意地去休息了,凌晨时分他就神采奕奕地起床了,走到仍靠在王妃房间窗前的王爷身边:“王爷,去睡会儿吧,我来守着。”

    邱家洛感激地拍了拍邱泽的肩膀,异常疲惫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却发现自己浑身一会儿冷一会热,根本没有办法安然入睡。

    清晨醒来,邱泽就发现了王爷的异常,可是王爷却坚决不让他告诉别人,只偷偷地让他从秦嬷嬷的药箱里取了颗药吃了,就装作若无其事地上了路。

    这一路,邱泽一直在密切地关注着王爷的动静,看着王爷在马背上摇晃了几下,他手下缰绳一紧,两腿狠夹了一下,马儿就蹿了出去,刚好接住斜斜栽下来的王爷。

    “家洛!家洛你怎么了?”乐语芙感觉自己腰间一空,还不待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后背紧贴着的那个温热的胸膛消失不见了,扭头就见邱家洛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