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两相会合分外仇

    更新时间:2016-01-24 23:06:42本章字数:3025字

    “主人,他们,会上钩吗?”

    “当然!”被唤作“主人”的人自鼻子中冷哼了一声,“别忘了,这个乐语芙不仅是洛王的心爱之人,更是夏王应罡的亲妹妹。知道她在我们手上,他们一定会马上赶过来。只是,让你们做的,你们可都做了?”

    “做了,做了,主人,完全是按照您的吩咐,一切万无一失,您就放心吧。可是,她,乐语芙就这样躺在这里真的可以吗?不会有什么问题吗?”说话的人有些担心,无论是洛王邱家洛,还是夏王应罡,他都得罪不起,而现在,他们最看中的那个人,就这样被他们随意地扔在那儿,“主人”真的确定没事吗?

    “瞎操心!我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主人”似乎有些气恼,语气很是不好,转身一跃而起,就站到了一棵树上,然后身手敏捷地在桃树间飞跃、腾挪,然后就不见了踪影,许是栖息在了远处的某一颗树上吧!

    说话的人不敢再接着质疑,回过头,目光严厉地扫过身后的数十名手下,然后也学着“主人”的样子,飞身上树……

    其他人也如法炮制,一时间,桃林中响起此起彼伏的簌簌的声音,数十个身影在一片桃林的上空穿行、翻越,然后,几乎只是一刹那,一切归于平静,桃林中安静得仿佛刚刚的情景不过是一场梦境一样不真实,天地间仿佛只余一个乐语芙。

    夏王应罡亲率大军进攻大邱,一路,他为夏国的将士们立下了几条军规:不准荼毒百姓、不许伤及无辜、不得劫掠财物,所以,尽管夏国大军人马众多,长途跋涉,且沿途经过无数小国,却未伤及任何一个国家,没有打扰到任何一名普通百姓。

    夏国的行军过程,因为夏王的几条军规,无心插柳地为夏王赢得了诸多美誉和支持,一时间,有关夏王年轻有为、治国有方、谦恭礼让的口碑在民间广为流传,一时传为佳话。

    商梧大概是最高兴的人。

    十年了,他再一次不负商王重托,为商王遴选了一位可以稳定一方、且忠心向商的一个小国的君主!

    夏王得到的赞誉越多,越是人心所向,日后就越可为商王多多分忧。他没有看错人,没有选错人,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和欣慰,更是由衷地为商王高兴。想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大夫,仅凭三寸不烂之舌,就可为商王分忧,而且,十年前,他成功了一次,十年后,他再次成功,这让他如何不高兴?

    可是,作为一国之主御驾亲征的夏王却没有丝毫的高兴与欣慰,一路,他几乎不怎么说话,周身都笼罩着一种让人不忍直视的绝望和巨大的悲伤。

    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没有人知道。每天白天,他与将士们一样,飞骑绝尘,夜里,将士们都休息了,可是,夏王的近身侍卫们却知道,他们的大王,每天晚上都要舞刀弄枪地操练身手,直到精疲力竭才会缓缓走回房间,而大王房间的烛火往往快到天明才会熄灭。

    这样的夏王,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迅速消瘦。

    他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睡,他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会出现他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的他的父王母后倒在血泊中的场景、他最疼爱的妹妹芙儿在烈火中痛苦的呼喊、他最倚重的乐叔叔含泪不甘地望着他的眼神、他心爱的女子殷茵躺在床塌上如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偶般死气沉沉地昏睡的画面……

    每一个场景,每一声呼喊,每一次凝望,每一个画面,都足以令他窒息,令他害怕独自一人面对那漫漫的长夜。

    每经历一个夜晚,他都觉得自己就要疯掉再也坚持不到第二天了,可是,每一次,都是那么的神奇,他居然就那样挺了过来,而且白天居然还能像正常人一样指挥、部署。

    他的表面虽然没有事,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出问题了,是真的出问题了。

    现在,唯一的信念支撑就是灭掉大邱,彻底报了他的、芙儿的、夏国的血海深仇,了了他在这世间的最后一个牵挂,然后他就可以无牵无挂地带着茵儿去跟他的亲人们团聚了,到那时,他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本来已经快到大邱了。

    将士们一个个摩拳擦掌,等待着一场大仗来临,立下赫赫战功,为刚刚即位的新王献上一份大礼。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还有两三日的路程就要到大邱了,夏王居然喊停了!

    是的,不错!夏王喊停了,在距离大邱不过数百里路的路上,夏王喊停了:大军就地安营扎寨,近日内没有夏王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决定进军、进攻。

    对于夏王莫名其妙的决定,商梧震惊不已。明明已经是胜利在望,夏王这个时候是要打退堂鼓了吗?即使夏王怂了,他也不能善罢甘休!好不容易盼来的机会,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了?再说了,如果他连一个小小的应罡都摆弄,又何谈辅佐商王一统天下?

    夜晚,商梧也顾不得君臣之礼,不等有人通报,自己就已经急匆匆地走进了夏王的营帐:“夏王,您不能这么自私!您不能由着性子来!夏国大军经过长途跋涉,好不容易与大邱近在咫尺了,您这个时候打算放弃了吗?”

    夏王却是异常冷静,安安静静地听商大夫把话说完,脸上也不见愠怒,反而是和颜悦色地,却是十足地答非所问:“大夫你来得正是时候,朕有事正要找你!”

    夏王的脸上滑过一丝神采,让商梧看得有些呆了,他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刚刚,夏王的脸上居然不是绝望和悲伤,而是滑过了一丝神采,那么这神采是因为谁?他可能神采飞扬那几个人,他心里是知道的,可是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商梧想看见的。

    而且,夏王乔装改扮了,现在的他穿着公子服,俨然是要掩盖君主的身份。他要去哪儿?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到底是经多见广了,商梧心中疑惑,面儿上却是不动声色,微微躬身:“夏王有何吩咐?”

    “大王,这几日军中朕已经让副帅应锐替朕代为执掌帅印了。还要麻烦商大夫这几日辅助应锐操持将士。朕有些急事需要办,马上出发,不出五日,朕必回,到那时我们再共同商议伐邱大计!”

    不待商梧再说什么,夏王已经快步冲出了营帐,一刻也没有停留地翻身上了早已备好的良骑。

    夏王稳稳地坐在马背上,夜色中,重重抱拳,向着追出来的商梧和应锐:“朕去去就回,这几日有劳二位了!”说完提起缰绳,马儿早已绝尘而去,夏王身后,俨然早有准备的几匹快马也快速蹿了出去,马背上是几名同样乔装打扮的随从。

    这是要趁着夜深人静掩人耳目?

    夏王究竟有秘密瞒着他?这让商梧的心里格外地不舒服。可是不舒服归不舒服,他知道以他在前的资历,他还真的是什么也做不了。夏王说的好听些是让他辅佐应锐,可是又怎么知道他不是让应锐看着自己?

    殷王就是因为多疑妄自尊大,而让商王逐步放弃了他,难道现在,应罡刚刚即位,就要走殷王的老路了吗?

    商梧意味深长地看着夏王一行人离去的方向,目光是别人看不懂的内容。

    邱家洛几乎是刚刚一走进桃花林,就见到了仰面躺在满地的花瓣上的乐语芙,像是沉醉花香的花仙子,脸上是不正常的绯红。

    邱家洛脚上用力,就要冲过去,感觉头晕晕的,仍是强撑着。

    邱泽死命拽住他:“公子,小心!”他警惕地四周望了望,低声道“公子,你不觉得奇怪吗?偌大个桃花林,一个人也没有,只有王妃孤零零地躺在那儿!”

    邱家洛当然也知道不对劲儿,可是只要看到他的芙儿那么孤零零地躺在那儿,他的心头就是一阵无以言说的心疼,哪里还顾得了那些,当时挣脱开邱泽又要向前奔去。

    邱泽干脆抱住他,急急地开口:“公子,您先等在这儿,我过去看看。”

    说着不由分说,邱泽径直走了过去,边走边将自己腰间的佩剑拔了出来,脚步未及之处以剑触地一点点地试探着。

    邱家洛心急如焚地等在那里,见邱泽的剑已经接近芙儿了,也顾不得许多了,径直冲了上去。

    从夏王应罡的角度看,邱国的人手中的剑已经直指芙儿,而芙儿显然被吓坏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看就要任人宰割……

    “住手!住手!”夏王一颗心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儿,顾不得许多,大声喝道。同时,人已经从马背上飞了起来,剑出鞘,直直地挑开邱泽已经接近芙儿身体的剑。

    洛王一惊,回头,就见一把利剑闪着寒光,直直地砍向了自己,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下意识头一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