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错综复杂诡异多

    更新时间:2016-01-27 23:47:46本章字数:3134字

    应罡看了邱家洛一眼,随后施展轻功,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众黑衣人大惊,万万没有料到应罡在受伤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够脱身!可是,却如同被人点了穴道一样,没有一个人追上去。

    邱家洛已翩翩落地,握剑的右手剧烈地抖动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脸色苍白得如同白纸,面色却透着无比的愤怒。

    “公子,你受伤了?”邱泽紧张地问。

    邱家洛没有说话,目光一一扫过那群黑衣人,然后迈着步子艰难地向乐语芙走去。

    邱泽紧随其后,想要扶他,却又不敢。

    黑衣人中有一人缓缓站了出来,撕下面纱,面向邱家洛跪了下来:“王爷!”

    众黑衣人也跟着缓缓跪了下来。

    邱泽不明所以地看着黑衣人莫名其妙的举动,吃惊地看着王爷,却见王爷根本理都没理他们,轻轻地扶起乐语芙。

    黑衣人中的主人邱楷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却也不敢发作,只是直挺挺地跪在那儿,一动不动。

    两个人静默了好大一会儿,就见黑衣人邱楷脸色又变了变,却是缓缓起身,自怀中掏出一样东西,走过去递给了邱泽,然后又冲着邱家洛努了努嘴。

    邱泽接过东西,走过去,递给邱家洛,就见邱家洛很快打开,原来里面是两个小瓶儿。

    邱楷静静地看着邱家洛,这种情况下,他倒是很好奇邱家洛会怎么选。

    而令他失望的是,邱家洛竟然毫不犹豫地扔了其中一个,然后麻利地拧开了另外一个的盖子,就放在了乐语芙鼻子下面。不一会儿,乐语芙的脸色就变得红润了起来,却并没有醒来,更像是睡着了,人软软地靠在邱家洛的怀里。

    邱家洛的脸色明显放松了一些,这才抬起头,冲着邱楷冷冷道:“你们可以走了!”

    “王爷,你……”邱楷明显吃了一惊,他虽然知道乐语芙对邱家洛很重要,但是却没有想到,邱家洛会没有半分犹豫,“王爷,你居然不顾自己的安危?”

    邱家洛冷冷一笑:“这个也是你该操心的?还不快点滚回去跟你的主子复命!”

    邱楷面色一僵,虽然邱家洛贵为王爷,但是听到这些话,仍是让他感到不舒服,难以接受,尤其是在这么多的属下面前,可是,他的素养告诉他,他的不满情绪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流露。他克制着,隐忍着:“是,王爷!”然后转身,带着不甘,很快离开,连同那些黑衣人,快得如同鬼魅一般。

    邱泽是真的被吓住了,他自视身手还不错,王爷更是在他之上,可是这样的一群人,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认知。在他们面前,自己的这点身手简直是太弱了。可是看起来,那些人虽然心有不甘,却又不得不屈服于王爷,即使他们现在想要王爷的命根本就不必费吹灰之力,可是仍然离开了。

    邱泽回过头刚想问问王爷怎么回事,却发现王爷不知何时已倒在了地上,而原本被他搂在怀中的王妃此时就倒在了他的身上。

    邱泽大惊失色,赶紧跑上去,扶起王爷,又喊过受伤的两个人,扶起王妃。

    虽然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毕竟那些人武艺高强,对王爷又似乎心有不甘,他们跟王爷究竟有什么关系,他现在还不清楚。一旦他们改变了主意,返回来杀了他们,那简直易如反掌。

    不敢耽搁,赶紧跟那两个人带着王爷王妃离开了。

    直到众人散去,强撑着的应罡终于体力不支,从远远的一颗树上直直摔了下来。恍惚中,却还在一直拼命地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刚才本已是强弩之末,本想拼尽全力刺上一剑逼退邱家洛,趁机逃走,却没想到真的能刺中他。

    应罡有短暂地失神,莫名地看着带血的剑身,却听见邱家洛的声音:“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他抬头,邱家洛神色淡然,语气却是刻不容缓。他的右臂被刺破了,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正浸着鲜血。“走啊!快!”邱家洛几乎是低吼着。

    应罡顾不得许多,拼命几个蹿跳,然后隐匿在一个角落里……

    此时,应罡的意识混乱不堪:邱家洛,为什么要放我走?我明明是要杀你的,为什么反而救我?我和你有血海深仇,即使你救我,我还是要杀你!

    还有妹妹,他的妹妹,她没死,她没在那场大火中丧生,她还活着,多好,从今后,亡命天涯路上,终于可以不再孤单,可是,梦这么短,却醒的这么快。

    眼前模模糊糊地似乎有个黑影儿,是谁啊?是敌是友啊?

    哈哈,是敌是友还重要吗?

    活着,此刻竟已变成了奢望。

    可是,遗憾啊!遗憾啊!大仇未报!身已先死!

    不甘心!九泉之下,有何颜面?愧对列祖列宗!

    应罡拼尽最后一点力气,紧握拳头,用力砸向地面,脸上的神情痛苦万分。鲜血顺着背后、指缝缓缓渗了出来,染红了地面。应罡昏死过去。

    “唉,已经重伤至此,竟然还自寻死路!”来人啧啧啧地轻叹了几声,好似在嘲笑他的自不量力,却仍是自怀中取出一颗药丸,放进应罡口中,随后背起他,趁着夜色飞奔而去。

    邱泽带着王爷王妃回了客栈,秦嬷嬷为他们服了药丸,可是毕竟是仓促出行,秦嬷嬷的身上除了带了些必要的丹药,再没有多余的东西,而这次王爷中的毒倒成了小问题,他的伤势很重,汩汩着涌着鲜血,需要马上包扎。

    邱泽不等秦嬷嬷说话,已经跑了出去,这种情况下,即使他这个半个郎中也没法子,只能去请真正的郎中了。

    等到邱泽带着郎中急匆匆跑回来的时候,发现王妃正坐在王爷的床头,低头啜泣着,好不伤心,王爷已经醒了,正低声劝着,而秦嬷嬷就站在两人身侧,束手无策,看到邱泽带着郎中回来了,赶紧出声喊道:“郎中来了,快,我们公子受伤了!”

    乐语芙闻言,赶紧站起身,让出位置,紧张地站在旁边看郎中给邱家洛包扎,看着邱家洛虽然一声不吭,却不时皱起的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一颗心疼得好似有许多只刀子在里面挖一样。

    “郎中,您轻一些,他疼!”

    “郎中,您再轻一些,他都疼出汗了!”

    “郎中……”

    邱家洛心里暖暖的,可是,他一个大男人不时被这个小女子喊疼,也真的是不些不好意思,所以不得不出声制止:“芙儿,没事,我不疼!”

    “怎么能不疼?你看刚包扎好血就渗了出来,怎么会伤得这么深?都怪我!都怪我!”乐语芙的眼泪扑漱漱地往下落,止都止不住。

    邱家洛心疼不已,可是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儿又不好意思跟乐语芙有太过亲密的举动,只得催促郎中快些给他包扎,好让这些碍眼的人早点出去。

    好不容易包扎好了,邱泽早就看出自家王爷心里的想法了,赶忙拖了郎中走了出去,秦嬷嬷也跟着默契地退了出去。

    “家洛,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害你受伤!对不起!”

    “芙儿,这不是你的错,真的,所以,你不要这样。”邱家洛结结巴巴地,想安慰她,手抬了抬,又放下了。

    乐语芙越哭越伤心,越哭越难过:“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不知道自己要到哪儿去,我还害得你差点丢了性命。都是我不好,我是不祥之人。”

    邱家洛急得满脸通红:“不,不是这样的。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他们是想杀我。所以,不是你的错。”

    “不,就是我的错,你不用安慰我。”

    “我真的没有安慰你,他们真是想杀我!”邱家洛急了。

    “如果要是冲着你去的,为什么要劫持我?应该直接去找你啊!只有我最有嫌疑,一定是我得罪了什么人。可是之前的事我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乐语芙抽抽嗒嗒地,哭得伤心极了。

    邱家洛被问得哑口无言,可是他又没有办法告诉芙儿实情,正琢磨着要怎么为自己辩解,却不料乐语芙又开口了:“不管这次是因为什么,你受伤了却是事实。所以,我不能再跟着你们了。我只会拖累你们,让你们陷入险境。你们都是好人,我不能恩将仇报。不管我身世的真相是什么,我都要一个人去面对。再见,这几天谢谢你了!”

    乐语芙鞠了一躬,转身就要走。

    邱家洛急得什么似的,扯住乐语芙的胳膊:“芙儿,你别走!嬷嬷!嬷嬷!”以他现在的状况,恐怕留不住芙儿,他只得搬救兵了。

    秦嬷嬷在外面压根没敢走远,他们的话她都听在了耳里,此时见王爷唤她,急急忙忙跑了进来,拽住乐语芙:“语芙姑娘,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谁嫌你拖累了?公子不会,我们也不会!”

    邱家洛赶忙点头表示同意。

    “嬷嬷,你们是不计较,可越是这样,我越不能再跟着你们了。”

    眼看乐语芙就要迈出房门,邱家洛急中生智:“姑娘,实话告诉你吧,是我得罪了人,所以才会有人一路追杀我。既然姑娘执意要走,也好,免得跟着我们一路担惊受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