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我本将心托明月

    更新时间:2015-12-12 19:23:07本章字数:2945字

    泪痕满面的若蓝失魂落迫地跑回到家,唐森财的爸爸又象个孩子一样笑嘻嘻地跑上来向若蓝问好,这已经成为他每天不可缺少的功课。若蓝有气没处发,冲着这个痴呆的老家伙怒吼道:“滚你的来电!”

    唐森财的爸爸惊慌失措,摇摆着肥胖的身子说:“老师,我做错了什么?我一定改,您不要生气。”他又睁着一双昏花的老眼迷惑地问:“什么叫来电?我们家没有停电啊!”他又跑到墙角打开灯开关,指着亮晃晃的水晶灯说:“有电啊,一直有电啊,我们家从来没有停电啊。”说完又蹦蹦跳跳地装可爱。

    若蓝不理他这个老糊涂,冲入卧室,扑到床上抱着枕头痛哭。家里的佣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若蓝,好象看一个疯子。

    如蕙姐过来安慰若蓝,问若蓝怎么了。

    若蓝从床上爬起来,抱着如蕙姐,哭泣着说:“陆敬贤爱上别人了!”但她话只说了一半,没有告诉如蕙姐,陆敬贤爱的是朱云青。

    如蕙姐轻轻拍了拍若蓝的后背,安慰她说:“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深爱着陆敬贤,可是感情的事,不是付出就有收获,既然他不爱你,就要接受这个结局。人生求不得的事多着呢!”

    若蓝抹了一把眼泪,细想想觉得如蕙姐说的很有道理,也许正是如蕙姐多年的个人感受,爱情不是付出就有收获。

    这天晚上,两个寂寞的女人共眠在一张床上,若蓝躺在如蕙姐的身边,却睁着眼睛睡不着觉。

    若蓝想了很多,这些年一直是她和如蕙姐作伴,如蕙姐是最关心她、最爱她的人,她为什么要爱上别人?如蕙姐才是最值得她爱的人。两个女人为什么不能成为伴侣共度一生?她们何必为男人烦恼?她们彼此相爱,彼此关心就够了。

    月华如水,若蓝看着如蕙姐熟睡的脸,窗外的月光照在如蕙姐脸上,如蕙姐洁白的脸颊显得明净柔美,如同纤尘不染的白莲花。

    若蓝紧紧抱住如蕙姐柔软的身体,把自己的脸贴在如蕙姐的脸上,心情安祥,特别得宁静安稳。若蓝想,幸福就在我身边,我为什么要在别处猎取?陆敬贤再英俊再温柔,也不过是一个男人。他不爱我,我也不爱他。他那么没眼光,连别人养的情(妇)都爱,我才不稀罕他呢。

    半夜时分,若蓝突然醒了,她爬起来,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的自己秀云如云,有一张白净的瓜子脸,眉目俊俏,身段苗条,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很是秀美。

    她不由得感叹道:“陆敬贤,这么秀气可爱的姑娘你不爱,偏爱上朱云青那个妖娆坏女人。不过不要紧,我还有如蕙姐,我会和如蕙姐相亲相爱过一生。朱云青不是什么好女人,她不会待你好的,你一定会后悔。”

    当若蓝安心和如蕙姐过幸福日子时,家里却有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个不速之客不是别人,就是如蕙姐的负心丈夫唐森财。

    准确地说,唐森财是带着“满身伤痕“走进这个家,他被外室朱云青伤得遍体鳞伤!当然这只是比喻,他身体没有受伤,而是心被伤得很严重。

    看他回家时的表现真是丢人现眼,唐森财面对如蕙姐,痛哭流涕地说:“云青她不要我了,要和我彻底断绝关系。她对不起我!我对她太好了,她一怀孕我就给她买了二百多平方的豪宅,房产证直接写她的名字,装修得金碧辉煌,象宫殿似的。我给她请了两个保姆,一个干家务,一个照顾孩子。我还给她父母买房付了全款,我给她三个哥哥的房子付了首付。她一身名牌,首饰无数,买衣服买皮包都上万元。我在她身上花了几千万元,现在她不要我了,还向我要一亿元的抚养费,如果我不给她一亿元,她就找记者,我是社会名流,我丢不起面子。她是钱也要,房子也要,儿子也要,就是不要我。我的心都快碎了!我感觉天都要塌了。”

    向妻子哭诉小情人的负心和自己的伤心,唐森财是脑子进水还是无耻!如蕙姐默默地听他诉说,神色郁郁,一句话也不说。她感觉自己的心在流血,她才是真正的伤心!这么多年,唐森财理会过她的伤心和孤独吗?

    哭诉完了,唐森财指挥着佣人把他的衣服东西放进如蕙姐的卧室,原来朱云青把他的一切东西都打包丢到门外,他只能让司机帮他扛回妻子家。

    看到这一切,若蓝突然很绝望,心想,唐森财要搬回来了,我怎么办?我要失去如蕙姐了。我如何和唐森财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虽然唐森财的父母也一直住在如蕙姐家,可他们都八十多岁,吃完饭就出去散步,啥事都不管。平时我不用和他们打照面,把他们当是空气。

    可是唐森财不是空气,他是这家的男主人。我该怎么办?若蓝心里惶恐!

    唐森财并没有注意到若蓝的存在,他以为若蓝只是个佣人,跟进跟出的小秘书和保姆有什么分别?唐森财以为若蓝住在如蕙姐家是为了使用着方便。

    在唐森财眼里,只是拿他家工资的都是佣人奴才。他不知道若蓝和如蕙姐感情深厚,相依为命。

    自从唐森财回家后,若蓝心情很不好,不喜欢在家里待着,下班就逛街,周末就去图书馆坐着,当然,若蓝还是和如蕙姐同进同去,形影不离,只是若蓝跟如蕙姐回家时,看到唐森财在家里坐着,若蓝就象看到鬼一样,找个借口溜出来。

    若蓝现在无比地痛恨朱云青,先是恨朱云青先夺去如蕙姐的丈夫,后又夺走她深爱的陆敬贤。

    最可气的是,朱云青夺走陆敬贤后直接导致唐森财的归家,影响了她和如蕙姐幸福的日子。孩子气的若蓝恨不得做个小人扎针诅咒朱云青。

    每当若蓝陪如蕙姐去庙时拜佛时,若蓝就在心里向神佛祷告,让朱云青赶快死吧,出车祸也好,出空难也好,得个妇科癌症也好,被匪徒杀掉也好。一定让朱云青不得好死!

    若蓝知道她诅咒人不厚道,可是厚道有什么用?如蕙姐这么善良,做了这么好善事又有什么好命?连个孩子都没有,丈夫被第三者霸占了这么多年,而第三者还有儿子。现在第三者红杏出墙,丈夫回来了又怎样?夫妻间有了裂痕,就是在一起过日子也不过是相敬如冰、同床异梦。

    如蕙姐为什么没有孩子?那是因为她早年和丈夫一起奋斗事业,怀孕期间还要日以继夜的工作,以至于流了产,以后就没有再怀过孕,至今未有孩子。

    人到中年,丈夫已成为亿万富翁,以无子为理由包了外室生了私生子,还明目张胆地带出来,出席他家亲友的各种宴席,他和外室把如蕙姐当成不存在,实在是无耻了。面对这样无情的丈夫,如蕙姐早被伤心欲绝,如堕冰窖的寒。

    现在丈夫回来又怎样?如蕙姐现在待唐森财淡淡的,礼貌式的客气,而唐森财把家当宾馆,除了睡觉回来外,基本上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失去爱情的婚姻就是这样,名义夫妻而已。

    如蕙姐虔诚信佛,致力慈善事业,可送子观音还是不给她送来子嗣。真是行善积德断子绝孙啊!

    唐森财倒是有后代了,他还想把私生子唐小财带到家里由妻子抚养,但私生子舍不得离开亲妈,所以这件事作罢。

    倒霉的唐森财真给了外室一亿元,又给了两套大房子,让朱云青写了保证书,以后不找他麻烦。朱云青这一闹腾拿走了他财产的三分之一,否则朱云青就找记者把他描述成强抢白毛女的黄世仁。

    当然,为了给朱云青钱财,唐森财不得不和如蕙姐把财产一分之二,他给朱云青的钱从他的那部分出。 

    分完身家后,现在妻子如蕙姐比他有钱。但是,唐森财一直把妻子的财产看成自己的财产,也许妻子在他眼里,也是他的财产。

    本来若蓝已经劝说自己放弃陆敬贤,把全部的身心投放在如蕙姐身上,她和如蕙姐在一起生活感到喜悦,沉醉在这幸福里。可是唐森财的归来打破了她们和美的生活,若蓝又情不自禁地重新投入失去陆敬贤的伤心难过中。

    因为对茹蕙姐的爱,若蓝对唐森财有着强烈的憎恶感,唐森财长年住在外室朱云青家,却把年迈的父母丢在妻子家,让妻子照顾,外室小情人是养尊处优的,不是照顾公婆的,在一起怕有婆媳矛盾,让小情人受委曲,只有妻子是任劳任怨的奴隶,必须照顾公婆。唐森财算盘打得很精,小日子过得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