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绝世豪赌

    更新时间:2015-12-29 21:35:27本章字数:2334字

    锁金阁纯金打造的大门敞开,日头下晃了人的眼,但是却没有往日的车来车往客营门,只留一片萧条。而锁金阁四周的茶舍却是人满为患,从王公贵族到武林莽夫人人都心不在焉的喝茶,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锁金阁大门两侧悬挂的青纱灯笼。

    跑堂的小二不明所以,殷勤的给一位挂着双刀的莽汉倒茶,一边小心的问道:“好大哥,今个儿锁金阁这是怎么了?”

    等的无聊,那大汉倒也乐得说说:“小兄弟,你不知道啊,这锁金阁是名满天下的第一酒楼,更是第一赌楼,这锁金阁暗地里的规矩,红纱灯笼取下,挂上青纱灯笼,就说那里面有一场了不得的大赌啊!”

    小二殷勤的续着茶,一边问道:“可是既然是赌楼,那这次有啥不同,咋那么大排场?”

    旁边一个灰衫的老头接过话:“当然不一样,这一次赌博不管对方的赌注是什么,锁金阁的赌注就是整个锁金阁!一旦输了,锁金阁从人到物全数奉上,这是绝世豪赌!”

    “但是这锁金阁是金鑫夫人名下的,夫人冠绝天下,聪明无双,自然不会输。”

    “话是这么说,但是对方能开了这赌局,自然也不是一般人。”

    “······”

    外面众说纷纭,锁金阁里面却是安静的。乌金滚边的暗红窗帘分割内外,鱼脂膏烛幽幽的燃烧,漆黑的桌面上,十个骰盅已经掀开了九个,每个骰盅里两枚骰子都是红色的点四朝上,坐在桌子上位的南三已经满头大汗,目前发生的一切都太过诡异了。

    三个时辰前,天未亮。

    还在睡梦中的南三被惊醒,冰凉的刀刃贴着他的脖子,生生的将他的惊呼声都堵在嗓子里,还有敲敲打打的声音传来,好像是有人坐在床榻的桌子前用手指敲击桌面,来的人不止一个!南三也是见过世面的,转瞬之间就冷静下来,沉声问道:“不知尊驾何人?与南某有何恩怨?”

    “噗嗤”有女子轻巧的笑声传来,“莫不是南掌柜仇人太多,所以要问我们是哪一个?南掌柜放心,我们无冤无仇,只是想和南掌柜赌一场。”

    南三感觉着自己脖子上的匕首,听着那声音厚颜无耻的说“无冤无仇”,差点气的背过气去,但是自己的命在人家手里,他不敢轻举妄动,想了又想只能无奈的说:“姑娘,不知你想和南某赌什么,又以什么为赌注呢?”

    “我要和你赌这整个锁金阁。”不等南三说话,那女子又幽幽的说道:“而我的赌注是珍珠草。”

    南三原本听说对方要赌锁金阁时目光不屑,但是听到珍珠草时满脸震惊,甚至不管那搁在脖子上的匕首,挣扎着要直起身去,“你有?你有珍珠草!”

    可是一动他就发现了问题,他动不了了。对方截了他的脉。截了脉却没有惊动武功上等的他可见对方武功远远在他之上,截了脉他根本不可能再动,但是对方还用了匕首来控制他,说明对方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小心谨慎,想清楚这一切的南三倒平静了下来。

    “姑娘,你既然知道珍珠草的重要性那必然也知道我虽是锁金阁的掌柜但是并不是锁金阁的主人,所以,姑娘的赌注南某不敢接。”南三接管这家锁金阁已经十九年了,经受住了商场里的尔虞我诈利益纷争官场里的你迎我往阿谀奉承的考验,他自信这句话以退为进,不露声色。

    南三支着耳朵想知道和自己谈条件的女子的反应,但是对方手指在桌面上敲打轻重不变,南三这下听出了她敲打的是一首浙水小曲《采茶调》,曲调平和,一直没有什么起伏。

    “南掌柜,你说的这话我就听不懂了,锁金阁杂事间的第三个架子最低下的不是青纱灯笼吗?‘青纱出,赌局开。’这是你们主子定的规矩,如今你倒不遵守了?还要我这外人提醒?”说话的女子似乎很爱笑,每句话里都透着笑意,可是说出来的话让南三的心彻底凉了。对方对锁金阁十分熟悉,甚至超过了他!又听到那女子舒心一笑,像是想到了什么“哎呀,这珍珠草好像是可以为南华公子续命的唯一希望啊,我记得锁金阁的主人金鑫金夫人就是为了救活南华公子才定下了青纱灯笼这个规矩!怎么,南掌柜忘记了?” 

    南三不敢说话,对方知根知底,他却一点都不了解对方,而且珍珠草太过珍贵,一定要拿到,他不能疏忽。

    “怎么赌?”

    “您定。三个时辰后立刻开始,快一点,我很着急。”话说完南三觉得身体一松,连忙起身,整个房间已经归为寂静。

    接下来的事情都超过了南三的预料,这边南三刚把消息送去给主子,锁金阁隔壁店铺的几位东家就前来询问锁金阁是否会易主,锁金阁的大门还没有打开,门口却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三教九流,都在谈论关于锁金阁是否易主的问题,接着县太爷驾到说是接到南三的邀请来当赌局的公证人,南三有苦说不出又不能把人往外撵,只能老老实实的挂上青纱灯笼。

    日头初上,锁金阁就来了两个人,一个是穿着男装的女孩子,年纪很轻,眉清目秀,身后一个蓝色劲装的男子,面色冷峻。南三思衬着蓝衣男子是动手挟持自己的人,而那个小姑娘才是和自己讨价还价的人,于是上前一步,拱手道:“姑娘可就是与南某约赌之人?”

    小姑娘眯着眼睛一笑,说:“是啊,不知道南掌柜准备好没有?”

    “不知道姑娘想怎么赌?”

    “我时间很紧,所以简单点吧,二十个骰子,每次开两个,我赌每次红四向上,有一个不是就是我输。”

    小姑娘想了想,脆生生的说。

    南三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姑娘,“这么赌?”

    一旁的县太爷也开口问道:“小姑娘,赌场也无戏言,如果你输了不管你一开始答应了南掌柜什么可都要做到的。”小姑娘还是笑“谢官老爷,小女明白。”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加不可思议,南三觉得仿佛自己在和命运对赌,无论怎么摇晃,无论由谁打开,总是红四。还剩下最后一个骰盅,屋里一片寂静。县老爷也站到桌边,目不转睛。

    南三伸出手,他确定无论是小姑娘还是那个男子都没有碰过骰子,连桌子也没有碰过,东西是自己准备的不会有问题,可是所有的骰子都是红四就是有问题,最高明的赌徒也不敢这么赌。呼一口气,南三掀开了盖子,又是红四!

    真的是一次开出二十个红四!锁金阁易主了!

    小姑娘笑着看向县老爷,县老爷愣愣的说:“南三输了,锁金阁易主。”

    蓝衣男子打开门,那男装小姑娘对着安静的阶街道,对着整个白安城,对着天下财富中心说:“我是李常青,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