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五百万赎金

    更新时间:2015-12-30 12:23:42本章字数:2555字

    美女撇撇嘴,小声嘀咕道:“叫别人孩子……你看起来也没多大嘛。”

    一个空姐走过来,客气地对我说:“先生,有人举报你在飞机上推售蓝牙耳机?”

    快到星海市了,为了不耽搁时间,我只好掏出自己的警官证,说:“我是星海市东区分局的一名刑警,刚刚我只是在调查一些事情,现在已经没事了,给你们造成的麻烦我表示抱歉。”

    空姐检查了一下警官证的真伪,然后对我鞠了一躬,就走了。

    等空姐走后,美女连忙拉住我,兴奋地说道:“原来你是警察啊,难怪你推理那么厉害,给我说说,你们警察平时办案都有哪些有意思的事情?”

    我把她的手从我脖子上拿下来,说:“飞机快降落了,以后有空再聊吧。”

    以后再聊,这句话我只是客气客气,没想到那美女却认真了,得知我就住在星海市后,塞给我一张名片,说有空约我出来吃饭,算作是感谢我帮她找回了钱包。

    飞机安全降落在星海市莲花机场,身旁的美女重新戴上墨镜,还添了一副口罩,把整张脸都蒙住后,对我作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后,就消失在机场出口的人流中。

    我拖着旅行箱出了机场,一辆眼熟的黑色大众轿车停在川流不息的出租车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

    看了一眼牌照,果然是局里的车子,我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后,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看着开车的人,吃了一惊。

    “怎么是你来接我?”我看着技术科的女警兰心,有些意外的问她道。

    兰心与我同年同警校毕业,二十五岁,她穿着警服,扎个爽朗的马尾,有些手忙脚乱地摆动着方向盘,对我说:“豹头他们都在查案子,就我有空,所以来接你咯。”

    望着车外拥堵的路况,我示意她熄火,拉下手刹,换我来开车。三下五除二地钻出拥挤的机场大道,驾驶着轿车往分局赶去。

    “还是你行,我原本想去大厅接你的,结果连车都停不好。”兰心把头支在车窗上,看着我说。

    我笑笑,没说什么,从烟盒里摸出根烟想点上,但看了眼兰心又放下了。

    兰心不易察觉得勾了勾嘴角,看着我握着方向盘的手,吃惊道:“你的手怎么了?怎么会流血?”

    我这才注意到手上还印着飞机上那美女的牙齿印呢,解释说:“飞机上一个小孩子缠着我要玩手机,我不给他就咬了我一口。”

    兰心仔细看了会儿我手上的牙印,语气怪怪地说道:“恐怕不是个小孩吧,从牙齿排列和深浅程度来看,应该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呵呵,别狡辩,旁边还有她的口红呢。”

    我无语,对她竖起个大拇指:“不愧是技术科的兰警官,这都能一眼看穿。”

    兰心看着我手上的牙印欲言又止,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我只好转移话题:“豹头这么着急让我赶回来,到底是什么棘手的案子?”

    “那个视频你看了么?”兰心问我。

    “看了,我初步估计是一场有预谋的绑架案。”我回答道。

    “你知道那个受害女子是谁么?”兰心神情凝重。

    “有钱人家的富二代?或者……一个明星?”我问道。

    “嗯,她叫刘梦涵,一个歌坛新晋的当红歌手,星海市人。”兰心解释道:“最近这两年从草根身份飞速崛起,一跃成为演艺圈炙手可热的歌手,最近有娱乐消息称,她准备试水一部大电影,谁知道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那个视频怎么来的?有人来要赎金或者谈条件吗?”我接着问道。

    “怪就怪这里,案子发生两天了,这个视频被人发在了各大网站上,却没有人来追问赎金之类的。”兰心皱着眉回答道,说完又马上补充道:“刘梦涵的经纪公司和社会舆论给局里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所以豹头才把你从三亚喊回来。”

    我点点头,没再问什么。兰心是技术科的人,对案情知道的不会太多。狠狠踩了一脚油门,我驱车往分局赶去。

    到了分局,我把我妈塞给我的那包海鲜特产丢给当班的同事,让他们自己分。

    兰心看了一眼,不满地对我说:“伯母给你准备的吧,你这样给别人好吗?”

    我笑着说没事,点上一根烟,朝二楼的会议室走去。

    打开会议室的门,好大一阵烟味,里面白雾袅袅,辣地人眼泪直流。

    会议室里坐着几个人,除了相熟的同事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商务装男子。

    一根烟丢在我的怀里,外号豹头的副局陈国邦,揉了揉肿胀的太阳穴,对我招呼道:“回来了?赶紧过来坐。”

    掐了手里烧到烟屁股的香烟,豹头重新点上一根烟,丢给一个文件夹让我看。

    案情介绍里,跟兰心对我说的大同小异,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等我看完案情介绍,豹头指着身旁那个商务男,介绍说:“这是受害人经纪公司的钟副总,你有啥问题可以问他?”

    钟副总大概看我年轻,皱起了眉头,有些不以为然地对豹头说:“这位警官是谁啊,他能解决事情吗?”

    豹头想要说话,我止住他,对那钟副总说道:“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肯定会给你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自信么?”钟副总干笑了几声,然后朝我摊了摊手,意思是请问吧。

    我问他:“刘梦涵是什么时候失联的?”

    钟副总回忆了一下说道:“是在本地一次商演后与公司市区联系的,大概在三天前,但是,她这人平时就有点独来独往的,也不是很听从公司的安排,所以她具体失踪的时间,我不敢肯定。”

    “那她在公司里得罪了什么人吗?或者说,有谁跟她发生过矛盾之类的?”

    “你什么意思?!”钟副总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怒道:“你是说我们公司虐待她,是我们找人绑了她的?!”

    我笑着抽着烟,冷冷地看着他。

    钟副总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松了松胸前的领带,重新坐在位置上,对我说:“好吧,可能是因为梦涵这两年红了,公司想要从她身上多挣点钱,所以给她的压力大了一点……但是我们是正规的经纪公司,在圈子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我们绝不会因为她闹脾气而做出违法的事情!”

    “刘梦涵有代管的经纪人吗?”

    “有的,就在我们公司。”

    “那好,你把她经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其他我没有什么问题了。”

    钟副总点点头,在皮包里找出一张名片丢给我,然后和豹头握了握手,就走了。

    “怎么,有啥发现?”豹头问我说。

    “刘梦涵跟经纪公司存在不小的矛盾,但应该不是经纪公司为了搞臭她的名声才这样做的,不过……刘梦涵的出事跟经纪公司很可能脱不了关系。”我回答道。

    豹头点点头,抽了口烟,说:“这案子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刘梦涵刚刚成为我们星海市的形象代言人,所以上面非常重视,要求我们最快速度破案,救出被害人。”

    就在我和豹头几个讨论进一步案情的时候,接待处的小孟突然传进了会议室,脸上难看地说道:“陈局,刘梦涵那个案子有变故,被害人的家里人刚接到一个疑似嫌疑人的匿名电话,说要出五百万的赎金,不然就杀人灭口。”

    豹头急的扔了手中的烟,交代说:“快,追查来电的地点,我们马上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