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到壹岁

    更新时间:2016-01-06 08:38:40本章字数:6090字

    第一章 0-1岁记录---生命的起始

    零---壹岁

    2005年5月27日 

    你 的 手 好 吃 吗?

    路路两个月了,两个月的路路肉滚滚粉嘟嘟的,一推到小区的花园去,婴儿车旁很快就围了一大群老太太和同样的新妈妈们,大家都说这个小伙子长得好饱满啊,好端正啊,当然,最得意的人是爸爸,他一直希望每天散步的时候那些遛弯的阿姨、大妈和下棋的爷爷、伯伯都停下手中的伙计大力的赞扬路路一番。为此爸爸还不断变换着更换着装路路的家伙,这不今天用个手提篮,明天换个袋鼠抱,这样携妻带子的到公园散步,乐在其中。而且特别得意别人欣赏的,羡慕的眼神。妈妈经常告诫爸爸说:“我们要低调,日子还长呢。” 

    都说孩子一天一个样,果然,路路在一个半月大时半夜里还喜欢玩儿,现在夜里却睡得很安稳了,只不过是白天醒来的时间明显增多。有一天早晨醒来,路路竟然看着妈妈的眼睛发出咿呀哦啊的声音,当妈妈用同样的声音回答路路时,竟然咯咯咯笑出声来。看得出,对于妈妈和他的交流,他是多么的开心和兴奋! 

    据说人一有了喜爱就会有痛苦,对于一个年纪以天数来计算的小人儿来说也不例外。 

    朋友买了一个电动玩具,是挂在床头上的,路路躺在床上,刚好能看到它们。蝴蝶和小鸟摇摇晃晃展现在路路眼前,他们之间会叮叮当当的发出碰在一起的轻响,小小的声音,路路仔细的捕捉。只要音乐响起,玩具转动,路路就显得特别兴奋,手脚都动个不停,有时竟然还会发出尖叫声。玩的时间越长,路路越兴奋,六十天的小人儿,动作还不协调,他还不知道怎样才能抓住他喜欢的玩具,所以他一边高兴一边着急,最后急得哇哇大叫。妈妈俯身把路路抱起,在耳边轻声细语:“虽然路路很喜欢,但不一定非要抓到手里。”玩具如此,人生亦如此。 

    和路路说话或聊天能增加词汇量,因为小孩子是吸收型心智。就像海绵一样,充分的吸纳着这个世界的一举一动。妈妈和路路像成人一样聊天,从没把他当成一个不懂事的小猫小狗。妈妈会把自己的高兴事和忧愁的事情认真的和路路分享,路路会认真的看着妈妈,时不时的发出蜿蜒曲折的啊啊声,表示对妈妈的理解,旁边突有声响,路路的脑袋会迅速的转了过去,把情绪激昂的妈妈放在一边,不理不睬,停顿住的妈妈,欣赏着路路,揣摩着,接下来会和路路聊些什么呢? 

    近来路路对自己的双手情有独钟,把小手的细枝末节品尝了无数遍。每当从睡梦中醒来,都要啃一阵他的小拳头;每当吃完奶后把他放在小床上,他还要啃一阵他的小拳头;每当妈妈离开他的视线做事,他还要啃一阵他的小拳头。路路吃手是路路寻找安慰感的一种方式。 

    妈妈也曾试着把他的手拿开,但是只要妈妈一放手,路路依旧有滋有味吧嗒吧嗒的啃他的小拳头。吃手是路路认识世界的开始,路路吃吧!告诉妈妈,你的手好吃吗? 

    爸爸说路路的手上有四两蜜,这是真的吗,妈妈拿起他的手啃了起来,软软的、湿湿的,没有甜味。路路的手好嫩!

    2005年6月13日

    肚子的鸣叫

    这一个星期,路路有些拉肚子,轻轻的伏在路路的小肚皮上静静聆听,可以听到九转回肠的歌声,仿佛在向我们诉说路路的不适。拿着路路的粑粑到医院去化验,心惊胆战的揣摩着化验结果。有4个白细胞,大夫说是肠胃炎,需要吃药,小心的帮助路路吃下药沫沫,味道不错,路路吃完吧嗒着小嘴儿回味着。可是都吃了两天药了,怎么一点好转都不见呢?只是路路的精神一直不错。依然热情的人们打着招呼。自娱自乐的吃着嫩嫩的小手。

    不见好就继续治疗,去中国最权威的儿童医院化验,一路上看着湛蓝的天,白白的云想着,这么好的光景,本应带着路路去看世界的,可是眼下只能去医院啊!取了化验单已经很有经验的阅读了,好家伙,白细胞有40个,明显的是痢疾,大夫严肃的要求路路打点滴,刚刚三个月的小人儿真是苦恼,养了孩子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要打头皮针,像爸爸刮胡子一样把头顶两侧的头发剃掉,露出细细的血管,细细的针尖准确的刺了进去,妈妈的心理一疼,咬咬嘴唇,路路也疼得大叫一声,不是哭是叫。这是路路生命中的第一次点滴,第一天顺利度过,但是爸爸要倒下了,被生病的路路的急的发起了高烧,看着被烧成水煮虾一样的红色爸爸,妈妈只能慨叹:“让这两个生病的男人快快好起来吧!”

    第二天,路路在大哭中打着点滴,种种的不适,种种的不悦此起彼伏。难过的妈妈,焦急的爸爸,看着掌心中的路路不知如何帮助解脱。刺入路路血管的细针仿佛刺入妈妈心中,颤抖的手扶住颤颤巍巍的针头生怕它会脱落。一身身的大汗从我们刚刚组建的三口之家的额头上划过,一滴滴的落在掌心。艰难啊!

    第三天路路显得很平静,头上的点滴不紧不慢的运动着,路路均匀的呼吸,沉沉的睡着,再贴到小肚皮上细细的聆听,胃肠蠕动的声音悄悄的告诉妈妈路路好了。他会继续幸福的长大。窗外天空湛蓝,云朵飘飘,妈妈想带路路去看世界了。

    2005年7月29日

    百日啊百日

    很多老人都说,过了百天,宝宝就会好带一些。妈妈一直都盼着,月子里自然遵守古训不能出门,倚在窗前,看着天空中掠过的飞鸟心想,妈妈也想飞出去,仿佛一颗心在屋子里被关上30天马上就会长上翠绿的青苔,终于巴望着,路路小心翼翼的长到了百日,长的细眉细眼,爸爸总说,这孩子真秀气啊!

    带小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妈妈真是算的上幸运,因为妈妈是家中的独生女,而路路是姥姥姥爷生命中陪伴的第二个宝宝,第一个当然是妈妈,30年前的冬夜,是姥姥姥爷把妈妈带到这个世上,姥爷时常翻出妈妈出生当天的那张泛黄的日历,回忆着30年前的情形,日历是最薄的纸印刷的,时间长了更如蝉翼一般了,薄的近乎于透明,最上面被撕的歪歪扭扭,记录着姥爷当年的那份焦急。纸上是30年前的笔记,“晚8:00生”。仿佛看到了一位年轻的父亲因自己女儿的降生的无限欣喜,在昏黄的灯下用温暖的大手记录着自己的责任,有时姥爷想把这张纸让妈妈保存,妈妈每次都会拒绝,因为这张薄薄的日历亦如妈妈一样是姥姥姥爷的宝贝妈妈不舍得。

    路路来到这个家庭,姥姥姥爷一如当年呵护妈妈一样呵护着路路,让爸爸看着都会无限的感慨,时而爸爸会举着路路的奶粉罐使劲端详,神情凝重就像每次工作中的表情。给路路测试奶的温度的时候爸爸都会倒到自己的手背上,告诉妈妈温度合适,然后品尝一下,接着不停的赞叹孩子的奶粉怎么这么的香,爸爸对此乐此不疲,是在追忆那个曾经的小小的自己吗?妈妈没有问过,但妈妈知道曾经在中国北方一个小村庄里,一个小男孩站在窗前,手扶着大大的脑袋想着自己的妈妈,拼命想在记忆中留住妈妈的奶香,也许爸爸从的路路身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味道。

    现在妈妈晚上总间隔的给路路喂奶,耽搁睡眠是最痛苦的事,一边喂奶一边数着窗外的星星,阴天的时候会看到浓浓的乌云。有时候,喂着喂着就迷迷糊糊了,冷不丁还会做个小梦。然后又马上精神起来,唱着各种风格的歌曲让路路入睡, 每次唱的时候爸爸会说,咱们去参加超级女声吧,抱着路路一起去,一定发挥的特别好。每每妈妈会幻想着,站在绚丽的舞台上,音乐响起,雾气弥漫、无数银光棒在台下舞动,妈妈抱着路路,披风被吹起,在身后一抖一抖的,就像一枚咸蛋超人。

    路路,妈妈常在想,要是你可以一觉睡天亮,那该多好,

    路路,妈妈常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自己入睡。

    路路,妈妈常在想,你什么时候能叫一声妈妈,然后亲亲妈妈的脸,说:妈妈,我爱你!

    路路别着急,我们一起慢慢长大

    等路路三个月了,去照写真,让摄影师大师扑捉你的帅气,可爱。让它们永恒。

    等路路半岁了,天气也暖和了,爸爸妈妈带路路出去认识世界。

    等你1岁了,等你说话, 等你走路了。。。

    妈妈会陪着你长大。

    2005年9月14日

    味 道 和 爱 好 

    秋天来了,你知道吗?妈妈一向对秋天这个季节特别的敏感,一个忧郁的季节。时常会怀念没有孩子的光阴,会怀念自己的初恋。

    时常妈妈还在睡着,旁边的小肉球已经兴奋的啊啊叫唤了,与其说是叫唤,还不如是告诉世界他的尿不湿已经很满很满了,像个胖子裹住了路路的嫩屁股,一般来讲妈妈会三下五除二的摘下沉沉的尿不湿,让路路那被束缚了3个小时的屁屁透透气。

    今天不同,孩子和自然是有感应的,初秋天儿亮的尚早,屋外的窗棂上静静的停着一只大大的喜鹊,路路不能起身,但能感受,欢快的呼唤着大鸟,大鸟不惊不叫,安静的凝望着玻璃窗中那个咧着大嘴笑的路路。高傲的扬起了脑袋,露出脖子下的一抹雪白。

    天气好时姥姥给路路晒用旧床单做的尿布,虽然洗过,而且洗得干干净净的,但每一块尿布上都还残留着他的淡淡的气味,于是路路的兴趣之一就是啃尿布带子或是干脆把尿布塞进嘴里大咬一通。 

    路路还有一个挚爱的玩具,就是他的菠萝王子,对于这个玩具,路路只要一见到,就会高兴的手舞足蹈,而且要对这个菠萝王子大咬特咬一番,妈妈经常扮成波罗王子学者他的声调,对路路说:“哎呀,路路呀!别咬我了,我都疼了,我们来玩捉迷藏的游戏吧。”接着妈妈会把菠萝王子偷偷藏在枕巾下面,只露出一点点,路路会静静的看一看,找一找,只要他发现了菠萝王子,就会大张着嘴乐。而且会以最快速度爬到菠萝王子身边,一把抓出菠萝王子,紧紧抱在怀里。

    当然睡觉前咬他自己的小枕头那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小枕头是春天姐姐小时候的宝贝物件,胡阿姨在春天姐姐5岁的时候把它送给了路路,每次路路会满足的把枕头抱在怀中,啃咬着一个小角,不时的发出呶呶的声音。。。。。

    妈妈曾偷偷地闻过他的尿布、菠萝王子和小枕头,对,这些都带着路路的味道,是一个八个月大的婴儿自己的气味,一闻妈妈就知道。 

    和路路喜欢咬自己留下味道的用具相比,路路另一个大爱好就是:把装玩具的纸箱子放倒,把所有的玩具倾出来(妈妈用倾这个词而不用倒,是因为路路只会把箱子碰倒,确实不会完成倒空这个动作),用他小手对每一件玩具拨弄来拨弄去,听到小玩具发出哗哗啦啦的声音,一脸安心的表情。就好像一个富翁每天睡觉前都要打开他的装满金银财宝的箱子,把他所有的宝贝都用手摩挲一遍方能心满意足地睡去一样。路路也喜欢干这事。 

    这些日子路路食欲不太好, 爸爸带他去儿童医院看看,医生检查完没甚么毛病,只开了一些双歧杆菌之类的药吃,路路吃完这些药会放很大声的屁,因为双歧杆菌主要治消化不良的,所以这几天路路的身上便多了一些屁的气味。但不管是新鲜的奶味还是淡淡的尿臊抑或是臭臭的屁味,路路身上的气味在妈妈闻来都是天底下最好闻的味道。 

    2005年11月29日

    地球旅行记

    来到地球的240天,经历了温暖的春天,火热的夏天,柔美的秋日,慢慢地要步入洁白的冬季,就像一棵掘地的小苗,无时无刻的成长、成长。。。。。。

    摸着她细嫩的小手,幻想着这双羸弱的小手,有朝一日也会牵起一位心爱的女孩的手,和她相扶到老。那是以怎样的情景,妈妈想不出来,眼下目光中是这个熟睡的婴儿,蜷着肥嫩的小腿,两手举在枕头的两边,手指时而微微颤动,睫毛长长的,慵懒的铺在眼睑下方,像一把灰色的小扇子,随着生命的起伏悄悄的一动一动。

    现在路路就是一块贴妈妈身上的黏黏糖。这个小人儿一见到妈妈就表现出牙痛的症状,像个面团一样蜷缩在妈妈的胸前,不断的哼哼着,诉说他的思念,哪怕这分离只有10秒钟的长度,在路路心里也是恍如隔世,龙应台女士说所谓父子、母子一场就是渐行渐远的离别,一想到,妈妈就想掉眼泪,于是会把路路抱的紧紧的,紧紧的,妈妈会希望时光停止脚步,就在当下停止,一缕阳光撒进房间,阳光下映着妈妈抱着路路的影子,小小的尘埃迎着光芒飞舞着,时光不声不响、不进不退。

    这个小小的人儿迅速的成长,会领着自己去探险。找寻自己的快乐。吃饭的时候路路会管姥爷叫“O”,管姥姥叫“A”这个目的非常简单,就是希望这二位老头儿老太太给路路唱首歌,姥姥姥爷也非常乐意满足路路的愿望,姥爷脸上的皱纹会随着笑容重叠在一起,妈妈小的时候非常担心姥爷变老,总是在夜晚趴在姥爷身边,借着灯光扒着姥爷的脸数着上面的皱纹,这个数量停留在88条,随着妈妈悄悄的长大,不好意思再捧着姥爷的脸数了,但是妈妈想,现在姥爷这样快乐的笑着,皱纹的数量也会急剧的增加。这时姥姥已经从最初的《小燕子》唱到《兰花草》再唱到《卖报歌》了。到昨天为止妈妈听到姥姥唱的最新的歌曲是《康定情歌》。姥爷有一副好嗓子,标准的男低音,唱前苏联的歌曲真是很动听,有时妈妈在想,当年姥爷和姥姥的爱情是不是就是始于姥爷那美妙的《喀秋莎》呢。

    时而爸爸也会加入到为路路唱歌的行列。这个不苟言笑的男人在工作中研究铁路、和一些学者打着交道,和爸爸谈恋爱那会儿还真没有研究过他的歌声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爸爸会很认真的给路路唱样板戏、唱《摇篮曲》还唱一些从妈妈这里学到的儿童歌曲,但是这些歌曲在爸爸的演唱下都把调子跑的不知道去了哪里,并且爸爸也把做学问的执着精神带到了歌曲演唱的过程中,一曲曲经常地唱、反复地唱,直到有一天,妈妈给路路唱起了歌儿,突然发现自己的调子怎么和爸爸的在一个频率上呢?路路看着妈妈的眼睛都笑成月牙形,高高兴兴的吃着饭,把脑袋转向姥姥姥爷招呼道:“O、A”。饭桌前路路、姥姥姥爷和妈妈!

    2006年2月25日

    魔镜啊魔镜

    “镜子、镜子,请告诉我谁是那个见到镜子就眉开眼笑,死死地抱住不撒手,又亲又啃又搂又抱的小孩”镜子一定会回答你:“是路路,十一个月大的路路。”要是这个时候把路路抱开,那可就惹大麻烦了,路路会用超出120分贝的尖叫声让屋外石榴石树上的50只麻雀逃野似的的飞走,对于路路如此的自恋,妈妈只能静静的坐在一旁,热上一杯牛奶,在一缕缕飘渺的雾气中,看着镜子里面的路路时而撅嘴、时而眯眼、看着镜子外面的路路的口水,顺下巴流淌着。

    甩掉了镜子他会研究cd机,对于把音乐的声音调大和调小甚是关注,在妈妈不注意的情况下声音一下子放大,震得妈妈的耳膜嗡嗡直叫,而他自己却一脸地无辜。 妈妈最喜欢路路用小胖胳膊抱住你的脖子对着你的脸口水连天地亲吻,哪怕是妈妈刚刚画完精致的裸妆,也在所不惜。这个小人儿对家人亲亲我我,对外人也热情洋溢,11个月的的路路有了自己的朋友,一提到青青一定是眉开眼笑的,见到青青大老远的就大叫着打起了招呼,婴儿的世界简单而纯净,除了争吃争玩没有任何的不快,两个孩子坐在两辆不一样的婴儿车中,互相拉着手,肉肉的、嫩嫩的,“啊啊”的交流着,他们的语言只有他们可以懂的。立春了,天还是冷的,阳光很好,路路和青青在花园相依相伴。想着这两个嫩嫩的小孩儿,在若干年后长成高高大大的少年,他们都会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又会经历什么样的人生,这些都是妈妈所期待的的未来。

    如今这个嫩小人儿开始瞪起他的眼睛研究妈妈。研究妈妈脸蛋,研究妈妈的鼻孔,研究妈妈的头发,研究妈妈的眼睛、妈妈的额头,当妈妈捂住自己的脸蛋、鼻孔、头发和额头泪水涟涟的时候,路路会煞有介事的拿着自己的尿布给妈妈擦来擦去。哦哦的安慰你。一转眼,又被甚么新鲜的玩意儿吸引去了。小后背对着你,大大的脑壳,小小的躯体, 他用自己的小手摸摸,放到嘴里尝尝,拿起来端详着。从本质上说,这个阶段的路路还是一个小动物,就像妈妈养的小宠物:逗你开心,惹你生气,但现在路路浑然不觉。 

    路路十一个月了。会拍手、会再见、会拿起电话做「喂」的动作,高兴时也会说“爸爸”、“妈妈”和“喂”,今天我把手轻放在耳边,凝视着路路说:“喂!路路”!路路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我,也把手放到耳边轻轻说道“喂!妈妈”!我想这是成长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