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忽见陌上杨柳色(下)

    更新时间:2016-01-11 19:21:57本章字数:4576字

    毛儒意他们调查的是市里清早发生的一起菜市场藏尸案。

    “根据线报,菜市场的凶杀案有一个目击证人,叫郭浩。他是傅强的手下,因为目睹了傅强杀人,为求自保,偷偷藏起了死者李军随身携带的相机,这台相机里应该有傅强犯罪的证据。但他失踪了。”丁大力边走边说着:“不过,小田哥在调查时得到一条重要线索,沈墨初律师刚刚订了一张去英国的船票。”

    毛儒毅思索道:“沈墨初是傅强的律师,知道我们正在搜集菜市场杀人案的证据,船票可能是给郭浩订的,他要让我们再也找不到郭浩!”

    “我和头儿也是这样推断的。郭浩是孤身一人在上海,没有什么亲戚,只有一个情妇,名叫张苏。”丁大力随即递上了一张郭浩和张苏合影的照片。

    儒毅仔细地看了看照片:“这样,你去查查这个张苏,我现在就去会会沈大律师,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丁大力点头。

    沈墨初的律师事务所也是在一幢临街的气派西式小洋楼内,看起来颇具规模。

    毛儒毅身着笔挺的西装,气质不俗,阔步走入律师事务所。立即有职员上前殷勤接待。

    “我有一宗大额的财产纠纷案子,非要沈大律师亲自接不可。只是听说沈律师最近要出远门去国外了?”毛儒意假意说明来意。

    职员微笑:“沈律师的日程表都是我做的,这段时间都排得很满,不可能会出国。”

    正说着,风情万种的张苏走进门廊,和儒毅擦肩而过。

    儒毅认出张苏是刚才那张照片上与郭浩合影的女人,立马提高警觉,用眼睛的余光瞥张苏。张苏径直朝里面走,沈墨初从走廊里走出来,笑盈盈地把张苏迎了进去,两人一起消失在儒毅的视线中。

    儒毅心生疑惑,嘴上应付职员:“哦,既然他有时间,我这就回去准备些资料再来。”

    他随即佯装朝外走, 门廊一边角落是一间杂物室,他心头一动,迅速地推开门,里面有一个梯子,还放着工具包。

    儒毅四下看看,没人留意,立即躲进杂物室。

    片刻之后,儒毅变装出来,外套已经脱下,还戴上了帽子。他直接背起梯子朝沈墨初、张苏消失的方向走去。

    走廊上,每间办公室门口都挂着牌子。

    儒毅走到沈墨初的办公室外,稍微观察了一下环境。沈墨初办公室的门上面有一扇气窗。儒毅爬上梯子,佯装检查线路,其实透过沈墨初房间顶部的玻璃窗可以偷看到屋内的动静。

    儒毅看到沈墨初掏出一条精美的宝石项链给张苏戴上,那正是吉祥画册里的那一条,两人举止亲近,只是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同一时间,“精心打扮”过的吉祥自认端庄地走进来。

    几个正好路过门廊的职员看着吉祥,全都呆如木鸡。

    职员看着吉祥半响才回过神:“你找谁?”

    吉祥笑笑:“我找沈墨初。”

    职员推测道:“打官司?离婚官司?”

    吉祥白一眼职员:“我是沈墨初的太太!”

    事务所里没多少人见过吉祥,听吉祥说她是沈墨初的太太,更惊得合不拢嘴。吉祥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径直朝走廊里走。

    职员忙阻拦:“沈太太,麻烦您稍等,沈大律师正在会客,我先去请示一下。”

    吉祥乖巧点头:“哦。”

    前方,儒毅听见声音,朝后面看去,看见吉祥顿时呆住了,差点脚下不稳,从梯子上摔下来,幸好儒毅扶住了一边的墙。

    职员正要去敲沈墨初办公室的门,沈墨初和张苏却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沈墨初看到吉祥原本一只手放在张苏后腰间,马上放了下来:“吉、吉祥?你怎么来了?”

    张苏一看这个架势,识趣地顾自离开。

    吉祥看到张苏脖子上的宝石项链,正是自己在画报上看见的那条,愣了一下:“墨初你忘了?今天是我们俩的十周年结婚纪念日,我想和你一起出去吃饭。”

    沈墨初一听,露出一丝厌烦的表情:“晚饭恐怕不行了。喏,刚才离开的那个女人叫张苏,她丈夫想纳妾,她不同意提出离婚,找我帮她打官司。她处境很可怜,丈夫打算一个子儿都不给他,我得加班帮她处理离婚官司。”

    吉祥一听心生同情:“那就改天好了,你忙公事要紧,我没关系。那,你晚上早点回来……”

    走廊连着门廊的一头,几乎所有职员倾巢出动,都在看着吉祥指指点点,捂嘴偷笑。

    沈墨初见同事对吉祥指指点点,大怒:“你们都不用做事么?”

    职员们吓得立即作鸟兽散。

    沈墨初无奈道:“行了,我很忙,还有一堆事要处理,有什么事晚上再说。”

    吉祥急切道:“那我做几个你爱吃的菜,多晚都等你回来。”

    沈墨初嗯了一声走进屋,打算关门。

    “今天是我们结婚……”吉祥还没说完,门已经关上:“纪念日……”

    吉祥只好悻悻离去。整个过程都被佯装检修电路的儒毅偷听着。儒毅摇头叹气,对吉祥的笨真有点看不下去。

    沈墨初和张苏结伴离开,儒毅紧随其后跟踪。却被半路杀出的吉祥拦住她狠狠地盯着儒毅,质问:“喂,小流氓!你上次在街上撞掉了我的桂花糕,这次又鬼鬼祟祟地跟踪我丈夫,到底想干嘛?”

    儒毅正在办案,不方便表露身份。他心中只想着要尽快找到张苏和沈墨初, 想尽快甩掉吉祥:“我现在没空跟你搭讪,我很忙。”

    吉祥怒从中来:“再喊我一遍大婶试试!”

    儒意哀求道:“大姐,我真的有要紧事,求你高抬贵脚,让小弟一条路。”

    “形迹可疑还出语不逊,一看就不是好人!”吉祥说罢,一拳就朝儒毅打来。

    儒毅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只好自认倒霉,跑为上策。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旁边隐蔽的墙角后,有个人正鬼鬼祟祟的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用相机拍了下来。

    前方稍远处的路口,儒毅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回头一看吉祥虽然没跟上来,可哪里还有沈墨初和张苏的影子。

    餐厅里小仙识趣地推过去一沓钱,从对方手里接过照片,自顾自看了起来。

    “你嫂子真是无趣得很,整天不是在家做家务,就是出门逛菜市场,生活乏味到了极点。唯一不寻常的就是昨天在街上跟一个男的打过一架,除此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错处可挑!”对方说道。

    正好小仙也看到了那张吉祥和儒毅在街上打架的照片:“这男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打架?”

    “这个人我调查过了,竟然是个巡捕!好像是因为菜市场藏尸案的事情,正在调查你哥哥沈墨初,和你嫂子就是因为这个,发生了几句口角才动了手。”

    听说调查哥哥,小仙有些不悦,她盯着照片看,突然心生一计:“既然他们两个都那么让人讨厌,我们何不给他们编点故事!你是很擅长模仿笔迹……”小仙故作神秘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家门口,吉祥从邮箱里取出一封信。

    信封上写着“沈夫人亲启”,信封里有一把钥匙,还有一张字条,字是沈墨初的笔迹:晚上八时,华美旅馆1006房间,庆祝结婚十周年!

    吉祥把钥匙贴在胸口,内心喜悦至极。

    隔着窗户,小仙在室内,通过玻璃窗偷偷观察吉祥,窃喜,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儒毅此时也收到了一封信,拆开一看看。信里面也是一把钥匙和一张字条。

    儒毅很小声地念:“今晚八点,华美旅馆,1006房,有菜市场藏尸案的重要线索要告知,一个人来。”

    信息量越少,儒毅越是好奇。他想起他和张正的赌约。他之所以来巡捕房完全是因为警长张正的激将。他答应过自己,只要破了这个案子,他就离开巡捕房。尽管知道有危险,但好奇心和逞强心理战胜了一切。儒毅决定独自去华美旅馆。

    深夜,1006房门口。

    毛儒毅深吸一口气,伸手把自己的配枪摸出来握在手里。儒毅一手拿枪,一手拿钥匙,轻轻地打开门。屋内的一片黑暗,他谨慎地一步一步走了进去。在屋内持枪搜索了一番,确定屋内没人,他轻松下来。

    儒毅想开灯,按了几下按钮却发现灯依旧不亮,原来灯是坏的,他只好待在房间内等候。

    大堂又进来两个客人,两人手挽手,举止亲昵。

    沈小仙在暗处监视,震惊地发现其中那个男的竟然是自己的哥哥沈墨初。哥哥竟然带着一个妖媚的女人也来到华美旅馆。

    沈墨初没发现妹妹,径直走到前台,递给钱,明显很熟门熟路。

    前台漫不经心地取了一把钥匙1009房的递给沈墨初。

    沈墨初接过钥匙,搂着张苏的腰。张苏回报以妩媚一笑,两人一齐上楼去。

    沈墨初打开了1009房的房门,迫不及待地去吻张苏。

    沈墨初用脚带上房门,正准备好好享受一番时,张苏却突然停了下来。她用鼻子使劲吸了吸味道:“这间房烟味好重,人家不喜欢!”

    沈墨初安抚:“好好好,我去换间房。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张苏的嘴唇等我,马上就来!”

    吉祥带着大牡丹花,画着浓妆,手里拿着1006房的钥匙,从外面走进华美旅馆。

    正当此时,沈墨初从楼上走下来。

    顷刻,沈墨初和吉祥四目交投。沈墨初顿时呆若木鸡,好在他迅速反应过来,本能地立刻调头跑了回去。

    吉祥倒不意外见到丈夫,本来丈夫就是约她来的。吉祥娇羞地追着沈墨初上楼去:“墨初,等等我!”

    大堂,小仙看到这情景,只叹人算不如天算。

    沈墨初飞快地跑回了1009房间门口,开门冲进去,并猛地关门。门牌号上的“9”字晃了一下,变成“6”字。

    吉祥追上楼,来到1009房门外,看到是1006,她立即掏出钥匙开门,却打不开。吉祥抬头左看右看,怎么看都是1006。

    房间里沈墨初和张苏屏息静气。沈墨初耳朵贴在门上,倾听外面动静。

    门外,传来吉祥的拍门声:“墨初,开门,是我!吉祥啊!”

    沈墨初用背死死顶着门,吓得大气不敢出。

    门外,吉祥见里面一直无人答应,也是纳闷。纠缠了片刻,吉祥再盯着门牌号看,突然明白,聪明地拨动那掉下来的“6”,变成“9”,吉祥笑了笑,走开继续去找1006房间。

    走到1006房门外,吉祥伸手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拿钥匙悄悄打开房门。

    这次钥匙对了,门开了,吉祥确定房间里面的人一定就是沈墨初。

    吉祥笑着进门。

    房间没开灯,吉祥看到椅子上坐了个男人,她轻手轻脚走过去,想要给丈夫一个惊喜。

    黑暗之中,儒毅看到一个女人蹑手蹑脚地朝自己走来。儒毅不知她要干嘛,但也屏息凝气,不敢出声,只是加强警惕。还没等儒毅反应过来,来人就已经坐到了他腿上,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吉祥温柔地叫唤:“墨初……”

    儒毅吓了一跳,本想挣扎,奈何吉祥练过功夫,一时间,他根本推不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房门突然被一脚踢开,一帮记者冲了进来,对着吉祥和儒毅狂按快门。

    镁光灯连续闪烁,吉祥、儒毅借着镁光灯的照明都看清了彼此。四目相对,儒毅一看怀里搂的竟然是自己最嫌弃的大婶,吉祥见自己竟然坐在别的男人怀里,双方全都惊得大叫,奋力推开对方。吉祥、儒毅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如触电般弹开,各自抱头朝门口逃去。

    众记者不依不饶,一直追在后面,一边狂按快门,一边还接二连三问出不堪入耳的问题。

    “吉祥沈夫人,名流之妻深夜被捉奸在床,你感想如何?”

    “风流巡捕深夜私会已婚妇人,请问这是你唯一的情妇吗?”

    沈家门口的街上,吉祥身上套着一个硕大的纸板箱,遮住上半身,悄悄挪动入沈家。吉祥悄悄进卧室,屋里并没有沈墨初。

    吉祥纳闷,伸手使劲拍了几下自己的脸,想让自己清醒过来。喃喃奇怪,我明明见到了墨初的,怎么进房间之后,就母鸡变鸭子了呢?

    吉祥这样想着,立刻动身出门,再去旅馆找沈墨初。

    华美旅馆已经恢复平静,前台的服务员在打盹。

    没人理会吉祥回来,吉祥悄悄走上楼。吉祥有点漫无头绪,她不知道沈墨初在哪个房间,甚至不确定他是否还在华美旅馆,只能去找找看碰碰运气。

    吉祥先回去被拍照的1006房看,敲门,没人答应。她又碰运气走到1009房门口,那个“9”字还没移正,仍旧像个“6”。吉祥再敲门:“墨初、墨初……”

    没人答应,门却意外地开了一条小缝,原来门是虚掩的。

    吉祥推门进去。发现里面没有开灯:“墨初?”

    无人答应。吉祥朝前走着,脚上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原来地上竟趴躺着一个人沈墨初,清冷的月光照在那个人血淋淋的后脑勺和半张脸上。

    吉祥认出了是丈夫沈墨初。吓得惊声尖叫,脚步不稳地摔倒,并撞向一边床角,额角撞伤。

    吉祥慌乱地爬过去,想要挽救丈夫。只见沈墨初俯卧在地上,脸侧在一边,后脑勺流了很多血,显然已经死了。他旁边是一盏台灯,金属质地的灯座上也满是鲜血。

    吉祥高喊尖声:“来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