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月份牌下香消陨(上)

    更新时间:2016-01-11 19:41:58本章字数:4036字

    这是十年后吉祥第一次走出沈家的大门重回武馆。苟吉祥这么多年一直听命于婆家活得唯唯诺诺。报考巡捕,替丈夫找到真凶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自己主张做一件事。

    巡捕房里张正来回踱步,他已经规劝许久,但是这次吉祥铁下了心,一定要报考。看着家庭主妇打扮的吉祥,再看看她带来的一篮子茶叶蛋,张正叹气:“你能不能进巡捕房,不是靠我、更不是靠茶叶蛋,得靠自己的真本事!”

    吉祥要报考巡捕的消息在巡捕房里不胫而走。毛儒毅在饭桌上当场喷了一嘴的饭,开始爆笑。然而丁大力的话让他突然哑然:“这个苟吉祥她是存心跟你对着干嘛,好不容易你登报澄清了艳照的事,她又要考巡捕。这不是存心的给小报记者制造新闻嘛。”他瞥了瞥四周继续道:“感兴趣的恐怕不止是小报记者哦!”

    儒毅和丁大力环顾,果然很多巡捕都在神情暧昧地一边看儒毅,一边窃窃私语。

    儒毅脸色难看,脸上肌肉不由地抽动一下。

    田小田坏笑:“万一,她真考上了呢?”

    儒毅眼露杀气:“没有万一,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考试的日子很快来临。吉祥和一帮男人来到了树林场地参加考核。田小田宣布着考试内容:“测试地点就是各位现在所在的小树林。这片小树林经过人为布局,形成了一小片迷宫,在迷宫里还设置了一些路障。各位要在两个小时内,到达迷宫另一端的终点,最先到达的三个人可以直接被巡捕房录用,而最后到达的三个人则要被直接淘汰,无法进入第二轮考核。下面,你们有一分钟时间看我手里的这张迷宫地图。”

    地图非常复杂且详尽,上面非常详细地标注了地形,甚至还有各区域种植树木的名称。只是,六十秒钟常人根本记不住什么。吉祥在大家拼命看图的时候,也很认真地盯着看,但表情却由最初一瞬间的紧张立即变得很轻松。

    不远处的树上,儒毅和丁大力躲在树叶后,拿望远镜观看吉祥的一举一动:“大力,一会儿你可得帮我啊!”

    丁大力鄙视道:“欺负一个女流之辈,总有些于心不忍……”

    儒毅打断他:“事成之后,马克西姆餐厅法兰西大餐,我请客!”

    丁大力有些心动:“还有法国红酒喝么?”

    儒毅豪迈道:“法国红酒、德国啤酒、俄罗斯伏特加,你随意!”

    终于丁大力的最后一丝防线还是被攻破,他干咽了两口唾沫:“成交!”

    随着田小田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众男奋力向前猛跑。吉祥的体力显然不如男人们好,一开始就落在了后面。

    可大多数人根本没记住迷宫的路线,只好凭借体力,如没头苍蝇一般乱撞。只有吉祥不急不忙地一边跑着,一边时不时停下,用鼻子嗅着。

    丁大力看不懂吉祥在干什么:“奇怪了,吉祥大婶走的虽然不是最近的路,但大方向却一点都没错,她是怎么做到的?”

    儒毅也奇怪,抢过丁大力手里的地图看了看,再抬头看了看吉祥的细微动作,顿时心里有了数。

    儒毅:“她用闻的。”

    “闻的?她又不是狗……”

    儒毅瞪了一眼丁大力:“她是根据樟树的花香判断出来方向的。现在是五月,正是樟树开花的季节,而迷宫的终点正好种着一片樟树。所以,只要循着樟树的花香,香味越重就说明距离终点越近。”不屑地笑笑:“也难怪了,她是家庭主妇,对气味的确更敏感。”

    丁大力叹服:“看不出来啊,吉祥大婶真有两把刷子!”见儒毅脸色不善,连忙补上:“不过,你也很厉害,这么快就能看破她的手段!”

    儒毅当机立断,远远地瞪着吉祥的身影对丁大力耳语几句,只见丁大力流露出为难的样子。

    丁大力:“这……我堂堂一个巡捕,不大好吧……”

    儒毅故作漫不经心地提醒:“马克西姆西餐厅、法国红酒……”

    丁大力咬牙而去。

    丁大力用两个纸卷塞住鼻孔,厌恶地拿着一堆男人穿过的臭袜子,在树林里到处扔,最后臭袜子不够用了,丁大力索性脱下自己脚上的两只也都挂在了树上:“再送你两只新鲜热乎的!”

    臭袜子的浓烈味道掩盖住了樟树的花香,吉祥皱眉掩住了鼻子,失去了根据气味判断方向的便利。吉祥无奈地叹气,只好到处瞎撞。

    一边,蹲在树上用望远镜观察的儒毅得意地笑起来:“吉祥大婶,跟我玩,你还嫩点呢!”

    吉祥在找路的过程中体力已经消耗很大。就在她筋疲力尽之时,脚下突然一滑,眼看就要滚到一边的沟里去,幸好吉祥抓住了一根树藤。但使了半天劲就是上不来。在她最艰难的时刻,她想起了丈夫沈墨初。

    墨初的死还真相不名,现在能查出真相的只有自己了。

    也不知哪里又生出来一股力气,竟然靠拉着树藤的力量重新回到了上面。远处有人提醒:“还有20分钟!”

    尽管重回地面,吉祥还是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岔路。

    忽然林中传来了一阵“啾啾”的叫声。吉祥仔细听着鸟叫,几只八哥朝着叫声传来的方向飞去。吉祥顿时有了主意,露出喜悦神色,沿着八哥鸟飞行的方向跑去。这下丁大力又看不明白了:“难道她懂鸟语,让鸟给她带路?”

    儒毅拿着西洋望远镜朝前面看,神情懊恼:“你还真说对了。八哥喜欢在樟树上做窝,她是循着八哥的叫声往终点的樟树林方向去。吉祥大婶怎么总能想出些非主流的奇怪点子?”

    丁大力不由赞叹:“太厉害了!”扭头看儒毅面色不善,连忙赞叹地:“你再次看破了她的手段,还是你技高一筹!”

    小吉祥使出吃奶的劲朝终点跑去,眼看即将追上前面的男选手,就要入围前三。观战的儒毅、丁大力看得着急。

    丁大力绝望哭诉:“我的西餐,我的法国红酒……”

    儒毅露出一丝坏笑:“急什么,我还留了一手!”

    儒毅悄悄躲在一旁的树后,拉起事先在地上放好的绳子。吉祥迎着绳子跑来,脚下没留神,果然被绊倒。只是吉祥被绊倒的瞬间,知道是有人捣鬼,使出功夫,用力一拉绳子。手里拽着绳子另一端的儒毅被吉祥拉了出来,跟吉祥一起摔在了终点线前方的大泥坑里。就在吉祥摔倒的一瞬间,一个男选手从后面超了出来,越过了终点线。吉祥一看时间紧急,干脆抱着儒毅,在泥坑里滚了一下,两人滚着越过了终点线,嘴唇还对在了一起。田小田和丁大力看到这一幕,全部愣住,周围人也都直勾勾地看着吉祥和儒毅。儒毅、吉祥反应过来,两人一下子跳了起来,都捂着嘴,看着对方尖叫。

    张正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当场黑脸。

    可吉祥最终还是没能进入决赛。

    田小田有些遗憾地宣布结果:“苟吉祥很遗憾,你被淘汰了。”

    儒毅得意地握拳,做了个庆贺胜利的手势。吉祥一个人呆呆伫立许久,悄悄抹泪。

    张正看着吉祥,本想上前安慰几句,想了想,却又把迈出的脚步收了回来,远远地站在一边,默默地注视着吉祥,直至看着她落寞地离开。

    儒毅原本一直带着胜利的喜悦,但看到吉祥离开的这一幕,心里也有一点小内疚:“大力,你说昨晚我是不是有点玩过了。其实人家一心想进巡捕房,也是为了死去的丈夫,挺可怜的。”

    丁大力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你对吉祥大婶动情了!”

    儒毅恶狠狠地打断:“我对猪动情也不会对她动情!”

    丁大力被儒毅过激的态度吓到了,嘟囔:“同情的情,不对么?”

    儒毅没有说话,上前拉住吉祥:“喂你跟我来。”不由分说地拉着吉祥就走,留下丁大力在原处提醒:“别忘了我的法国大餐!”

    儒毅把吉祥拉到百货公司的打折柜台前,柜台前贴着硕大的“降价促销”字样:“从明天开始,你就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跟这间店的老板熟,你以后就专门负责这个减价柜台。你自己一边推销,一边也能趁机捞点便宜货,简直太适合你了。不用谢我,我是看你被赶出家门太可怜了,才勉强帮忙的……”

    吉祥打断他:“我不做别的,我就要当女巡捕!”

    儒毅翻了个白眼:“醒醒吧大婶,你的春秋大梦也做得够久了。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冒傻气的样子,何必自讨苦吃?”

    吉祥坚决地反击:“我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做不成?”

    吉祥说着大踏步朝门口走去,儒毅望着吉祥离去的背影,心里突然有几分莫名的感动,但更多的是甩不掉这个大冤家的懊恼。

    夜晚,明德武馆前院。吉祥求职受挫,十分沮丧,她在前院长吁短叹,满面愁容。

    亚飞走过来,看着吉祥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师姐,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你这么憋着不行啊,要是走火入魔那可不得了啦。要不,你打我两下消消气吧。”

    吉祥叹气:“我才没气呢。其实想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普天之下,也不是只有巡捕才能破案,大不了我自己去查,总之我一定要抓到杀害墨初的真凶!”

    “不行,你没有任何办案经验,一个女人单枪匹马,只会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忽然有个男声传来。

    吉祥、亚飞回头一看,原来是张正突然到访。

    吉祥有些诧异:“张正?”她起身介绍道:“哦,这位是法租界巡捕房的张正探长,这是我师妹李亚飞。”

    亚飞略感惊讶,调皮地一吐舌头:“探长?好吓人的头衔。你们聊,我去给你们泡茶!”

    张正皱眉看着吉祥:“刚刚我去过沈家了。”

    吉祥看看张正的表情,明白张正肯定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我不是告诉过你么,有什么困难可以尽管来找我。你婆婆和小姑这样对你,你为什么瞒着我?”

    吉祥低头:“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况且这只是暂时的。只要墨初的案子真相大白,婆婆和小姑肯定会欢迎我回去的。”张正同情地看着吉祥,也理解吉祥想要成为巡捕的一番苦心:“你没能通过考核,我也不能走后门,对不起。不过,现在有个机会,如果你能好好表现,我就能破格推荐你当巡捕。”

    吉祥兴奋道:“什么机会?”

    张正正色道:“混进月份牌女郎公司,当线人。”

    吉祥瞪大眼睛:“线人?”

    张正点头:“一周之内,在同一家月份牌女郎公司,连续发生两起凶杀案,杀人手法完全相同。这家月份牌女郎公司专门挑选容颜姣好的美女加以培训,为上海滩的月份牌、香烟盒、杂志封面提供模特……据说公司里最红的姑娘共有十二位,分别代表十二个月。刚刚死去的这两位,恰恰是最红的一月女郎杜鹃和二月女郎白露……”

    吉祥点头:“所以我要负责去那里抓人。”

    张正摇头:“你的任务不是去抓人,而是要最真实地投入月份牌女郎的角色,及时为巡捕房提供线报。我会派人暗中保护你。这个案子毕竟是个凶案,多少地都会有些危险性。所以,请你务必考虑清楚。”

    吉祥坚决道:“我已经考虑过了,我愿意当这个线人!不过,巡捕房为什么会选中我,是不是因为我长得……漂亮?”

    张正尴尬地笑了:“因为巡捕房里没有女巡捕!你会些拳脚功夫,又有意愿当巡捕,所以才想到了你。”

    张正的回答让吉祥也有些尴尬:“那……月份牌女郎就只是画画像吧。”

    张正点头:“对,就是穿漂亮的衣服画像,然后印在月份牌上。”

    吉祥顿感轻松:“听起来感觉很简单这个简单,穿漂亮衣服谁不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