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假山奇遇

    更新时间:2016-01-15 14:22:34本章字数:2934字

    我在大三的时候选修了一门类似艺术鉴赏类的课,不为别的,就冲那随时抽查人数还不时点名的大讲师文婷女士的性子,也必须从半梦半醒中一路狂奔到讲座现场,说是讲座现场,其实就是普普通通的阶梯教室,只不过在文婷声情并茂的教学风格下,这课上的也并非“难听”,反倒比某些主课要精彩的多,

    文婷年轻的时候长着一副俊俏的脸蛋,虽然如今在她脸上丝毫没有察觉出来,但她的名字和文艺风,将那些若有若无的亭亭玉女之感表现的恰到好处。她衣着朴素,常穿一件米黄色的衬衫,中老年女士休闲款的那种。

    对《红楼梦》的了解也仅仅局限于87版的电视剧,我个人最喜欢看黛玉的戏份,总觉得她的妆容精致得无人能敌,银幕上没有任何一个明星能比得上她的神态,可别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感,在我心中她就是完美的女神,连她的泪都秀色可餐,我越来越为她着迷,但也仅仅是因为她的妆容和演技,我也并不关心那是谁演的,我只知道那是有着葬花之心的林黛玉。

    我喜欢她,甚至曾把自己想象成她。可现实中的我,平凡的如同……如同下铺那个仍睡着懒觉的刘小芳。

    言归正传,其实.....我叫林玉,与我的女神只相差一个字,至于性格嘛,自然相差个十万八千里有余了。非要下一个定论的话,只能用诸如“善良”,“可爱”,“坚强”,“孝顺”等等这类所有女性都能用的通性词来形容了。

    “喂,林玉。”刘小芳叫了我一声。

    “干嘛?没见我在欣赏我前辈的倩影吗?”

    “谁呀?”

    “林黛玉啊。”

    “得了吧,你少做梦,一会儿出去溜达溜达,去不去?”

    “有……帅哥吗?”

    “切,看你这德行,男女通吃啊,你还是继续欣赏倩影吧。”刘小芳说完便起身更衣了。

    我也急忙关掉笔记本,动身换衣服。

    “等等我。”我朝天嚷了一声,随她而去。

    外面的天气果然跟混着袜子臭味和香水味的宿舍不同,起码,鼻子通透了许多,刘小芳就站在我前面,她的背影并不是那么如人意,是的,她是个胖子,而且是个快乐的胖子。

    请不要因为她土的掉渣的名字就觉得她一定是个土包子,事实上,她不仅家境夯实,而且为人“清廉”,从不攀比,也丝毫没有炫富,只有几件我也买得起的名牌衣物,闲时还能陪我逛逛折扣市场和路边大排档,着实为一个接地气的土豪。

    “你跑的还真快。”她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喘着气,白了她一眼,“我还以为刘大小姐会带我来什么地方,早知道是这里我就不来了。”

    我看着四面的树木,至于这些树是什么品种我从未关心过,因为这个区域是我们教学楼后面一座极为常见的假山,山中唯一的特色就是有一个沾满蜘蛛网的亭子,这假山上的树倒虽挺多的,但天气入了秋,这儿不仅没有满地黄叶,反而看起来,像是一座“垃圾山”,山上到处是情侣幽会抛弃的食物袋。

    “喂,你干嘛不说话。”我朝她嚷了一声。

    “嘘!”她瞪着眼,弯下身去。

    我跟在她身后,只见她在一块石头周围来回踱步,哈着腰,像是一只肥胖的黄鼠狼。

    “你在找什么?”我轻声问。

    “一会你就知道了。”

    只见她绕地三圈后忽然趴下,顺手捡起一根树枝在石头边挖了起来,很快,一个粉红色的小手绢显现出来,这家伙居然用粉红色的手帕,真是没看出来,她也是个满怀纯纯少女心的胖子。

    刘小芳小心翼翼地取出手帕,向我招手,“来来,过来。”

    “啥啊,你在地里埋钱了?”我不耐烦地朝她走去。

    她轻轻地掀开手帕,十几片玫瑰花瓣引入眼帘,还有淡淡地清香呢。

    “果然还是新鲜的呢!”她的眼闪闪发光,腰部的肥肉更加突出了。

    “你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看你亲手从地里刨出玫瑰花瓣?你怎么这么可爱呢?”我摇摇头,试图要走。

    “你等等,想不想吃麻辣香锅了。”

    “麻辣香锅?”我心底暗自欢喜。“好啦好啦,陪你赏花也是不错的,继续唠叨吧,我洗耳恭听。”

    “这花是刚立夏的时候埋的。”她解释道。

    “哦。”

    “你知道为什么要立夏的时候埋下吗?”她继续说。

    “为什么。”

    “因为黛玉葬花也是这个时候。”

    “对啊,可是,你干嘛学我女神。”我唏嘘。

    “你别忘了,你的选修课还是我替你选的,我早就想试一试葬花的感觉了,确实不错。”她欣喜地看着花瓣,又埋了回去。

    “你知道黛玉为什么葬花吗?”我笑着问她。

    “为什么啊?她不想花死去?”

    “不是。”我停顿了一下,“为了让你学她,哈哈。”

    我说完就跑下了山,刘小芳气得眼冒金星,她在后面追着,屁股一左一右地扭动着。

    “麻辣香锅!”她大叫了一声。

    我吞了吞口水,停下了脚步。

    其实,黛玉葬花是因她惜花落,怜花亡。而且,她葬的不是玫瑰花。

    刘小芳追上了我,直接撞到我身上,好在自己身子骨还算硬朗,没有立即被弹击出去。

    “你不觉得那花眼熟吗?”她邪恶地笑了笑。

    “我去!”我恍然大悟,“你居然......居然把我去年光棍节送你的玫瑰花给埋了!”

    她邪恶地身影,就那么扬长而去,倒是我,对那包粉红色的玫瑰花瓣念念不忘起来。

    其实大学时光是最快的,被吃喝玩乐占据后两手一挥便各奔东西,我的大学生活也是如此,四年一晃便过了,刘小芳选择出国留学,她还说国外的男人喜欢胖子,她坚持不减。

    我选择了继续深造,虽然以我的智商和性格,决定了我肯定挂不上“高材生”的名号,可,一时也没什么太想做的事情,就让我茫然一回吧。

    送刘小芳走那天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我真的领略到了什么叫做“酷暑”。我记得那天我穿着的蓝色T恤的后背湿了一大片,高腰牛仔短裤几乎要粘到我的皮肤上,刘小芳并没有流汗,她坐着自家的车直接去了机场,而我赶了几趟公交车才到,不过我很兴奋,因为我愿意为她流汗。

    “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别让我看见你满嘴流油的样子。”我嘱咐她。

    她什么也没说,抱了抱“湿漉漉”的我,挥手而去了,我能闻见我身上的汗臭味,我想她也忘不了。

    飞机起飞了,我走的时候,天上划过一道白光。

    后来,我就开始了奋笔疾书的日子,就在学校旁边的出租屋里,一个人过完了整个夏天。

    秋天再次来临的时候我想起了刘小芳,她最近总是在晒美照,在我意料之中的,她瘦了,而且更美更自信了,她不再需要我送的玫瑰花。

    对,玫瑰花。

    我突然想了起来,这时正值午夜时分,已经十一点半了。我居然鬼使神差地想起了玫瑰花。

    一个冲动在我脑中映射出来,“我要去假山,去拿花。”这份冲动就像是憋不住的尿,指引着我一定要到达目的地,这感觉从未如此强烈。

    从出租屋到学校就十分钟的路程。况且,在秋夜里散步的学弟学妹们并不少,我不用太过害怕。思前想后,冲动的我火速穿好衣服,朝学校狂奔而去。

    很快,我喘着气跑到假山,一对情侣正在那石头旁亲吻,我只好假装路人,我看着表,已经十一点四十五分,还有十五分钟学校就会关门,怎么办?还没亲完?

    我跺跺脚,不料那对情侣发现了我,落荒而逃,看来学弟学妹还是很腼腆的,我匆匆走过去,出门的时候我刚好拿了一只勺子用来挖土。

    我本想要蹲下来,仔细想想,还是绕地三圈再开始行动,不能乱了刘小芳的规矩。

    三圈绕完,我蹲在地上,能清晰地听见我的心跳,假山上已经没有人了,就连路上也很少人影,我心底一阵冰凉,嘴里不停地唠叨着,试图打开手机屏幕,找准位置。

    午夜十二点的铃声响起,校园里只有几处大路的灯亮着,假山上的灯光实在是太暗了,我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机屏幕,就在那一瞬间,勺子落地,一阵眩晕感铺头盖面,我渐渐失去了意识。耳边一直回荡着一句:“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