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受罚

    更新时间:2016-01-16 20:19:44本章字数:3118字

    “莫笙,你真的不是内定的?”

    苏婉婷临走前,提着莫笙的衣领恶狠狠的问他,其他人陆续离开了,只剩下莫笙和苏婉婷。

    而莫笙被选上,明天就可以开始上班了,苏婉婷不忿。

    “你就这么想进东临集团?”莫笙好不容易掰开她的手,甩了甩脖子,这女人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对啊,做梦都在想呢!”

    难得见苏婉婷乖宝宝模样,莫笙来了兴致,两人蹲在花坛般上,看起来很怪异。

    “那肩膀借给你吧!”莫笙向她那边挪了挪。

    “干嘛?”苏婉婷瞪眼。

    莫笙无辜的看着她,“你不是想做梦吗?借你肩膀让人睡觉,软棉棉的才好做梦啊,石头这么硬,你也睡不着不是?”

    “贱男……”

    苏婉婷起身,追杀他。莫笙一溜烟跑开,两人在底下打闹。

    总经理办公室,郑出奇不时瞄向大楼下面,看着杨辰不时蹙眉,请示道:“杨总,您真的不再考虑多要一个助理吗?”

    “不要。”

    “人员可以算我们人事部的,工资从我们人事部发。”

    “好。”

    这一次,郑出奇话还未说完,杨辰就有反应了。

    他说得破不及待,吗?郑出奇眨了眨那双聪慧的眼睛,终于明白,他这是上当了。

    谁说,姜还是老的辣,明明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

    这下他们人事部又多了一个份额,可人却要借给总经理用,真是悲剧。不过郑出奇又一想,算了,为了公司能多点欢声笑语,他舍老本了。

    “苏美人,你真的要追我吗?”

    莫笙满头大汗,站在喷泉的另一边大喊。

    苏婉婷气急,“你给我站住,今天追不上你,我就不叫苏婉婷。”

    “苏婉婷。”

    咦,怎么有人叫她,不等她反应,莫笙已经先一步跑到刘志的面前,等苏婉婷挪过去时,刘志已经进去了。

    见莫笙手上拿着一张纸,她知道肯定是录取通知单之灯的东西,哼,谁稀罕。

    “录取通知单哦!”

    莫笙扬了扬手上的纸,苏婉婷扭头背过脸去,“谁稀罕。”

    “呀?你真的不稀罕吗?”

    见苏婉婷不说话,他直接念出上面的内容。

    “苏婉婷女士,鉴于你在贵公司的面试中……”

    莫笙还未念完,苏婉婷已经跳了起来准备抢过来,不过差一点,最后没抢到。

    “给我看看。”

    她虽然不信,但还是抱了一丝希望。

    莫笙就是不给,“刚才是谁说不稀罕的,那我就撕了,省得碍你的眼。”

    苏婉婷瞪眼,见没用,脱了鞋子向莫笙头上飞去。

    莫笙吓了一跳,“我说你这丫头要不要这么彪悍,这鞋打在头上,万一打出个洞来,你想照顾我下半辈子呀?”

    “想得美。”苏婉婷撇了他一眼,这才看向那张纸。

    莫笙在旁边数着时间,十秒,二十秒,半分钟,一分钟,五分钟过去了,苏婉婷还是呆呆的看着手上的纸,神情不动,如同石化了般。

    “喂,你没事吧?”

    莫笙拍了拍她的肩膀,突然,苏婉婷转身向他扑来。

    “贱男笙,我入选了,我被选上了,哈哈哈哈……”

    “对对对,你被选上了。”莫笙一边巴拉苏婉婷的胳膊,又被她的腿缠上。

    “我真的被选上了,我要在这里上班了,哈哈哈哈……”

    苏婉婷不停的大笑,莫笙无奈,只得耐心的哄着她,“你先下来好不好?”

    大堂经理刘志也被苏婉婷那恐怖的笑声吸引了过来,看到她如八爪鱼般盘在莫笙的腿上,有些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这丫头肯定疯了,不,一会儿应该会更疯。

    “关门,放狗。”

    激动过头的刘志说了句让保安晕倒的话,“经理,咱们没狗呀!”

    “哦,那就放人。呸,不对,就放你,错,是你们看着她,不准她进来。”

    刘志指着外面发疯的苏婉婷,有些语无伦次。

    激动过后的苏婉婷也发现自己的囧样,立刻从莫笙身上跳下来,理了理头发,穿上高跟鞋,看了看周围,随后若无其事的拍着他的肩膀,道:“贱男笙,别发呆了,赶紧回家。”

    莫笙后知后觉的醒来,迅速追上正在上出租车的苏婉婷,拍打着车门。

    “苏婉婷,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你给我下来,你……”

    司机听着莫笙的话,正在犹豫要不要拉这个女人,怎么听起来,特别恐怖啊!

    司机通过镜子看后面,发现苏婉婷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吓得司机脚一哆嗦,一脚油门踩下,车如离弦的箭那般飞了出去。

    莫笙目瞪口呆的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他,又被甩了?

    鉴于第一天上班,苏婉婷比平时早起了两个时辰考虑该穿什么,该画什么妆,该梳什么发型,最后才一步一纠结的想自己要不要回去再换一身。

    七点五十分,她终于来到了东临集团的大楼下。

    远远的看着,苏婉婷觉得今天的心情真美好。

    杨辰,从今天起,换我来保护你!

    她大步向前走去,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咚咚咚的声音很好听,当然也很响亮。

    于是乎,守在门口的保安回头,拦下了她。

    “你不能进。”

    苏婉婷保持了不到半分钟的好心情,突然破碎了,“我为什么不能进?我昨天被录取了,今天是来上班的。”

    “苏婉婷,等等我。”

    虽然他们两人总是吵架,但莫笙还是依如既往的嘻皮笑脸,来到近前,问明情况后,他神气的哼了一声,道:“肯定是人家杨总看到你的表现后悔了。”

    苏婉婷怒指着他,“你这个贱男笙,一定是你在搞鬼,说,昨天的事,是不是你故意骗我的。”

    苏婉婷的心里一股委屈涌上心头,“我辛辛苦苦的来面试,好好表现,努力上进,这才好不容易得到见他的机会,你竟然骗我,没选上就没选上,大不了我重来。”

    “可你为什么要骗我,说我选上了,我都做了一晚上的美梦了,就在我美梦成真的时候,你却把我叫醒了。”

    莫笙一看,苏婉婷这是快哭了吗?

    这么彪悍的女人竟然快哭了,可自己没骗她呀!

    人事部部长办公室。

    刘志、苏婉婷、莫笙三人乖乖的站成一排,低着头看地。

    办公桌后面,郑出奇恨铁不成钢的训话。

    “你说说你们两个,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这对我们人事部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你们知道吗?”

    沉默……

    “还有你,刘大经理,这种命令是可以乱下的吗?这给咱们职员造成了多大的困扰你知道吗?”

    沉默……

    “部长,您的茶。”

    郑出奇才停下数落了半个时辰的嘴巴,轻抿了一口,说道:“苏婉婷、莫笙,你们两个,今天去把整栋楼养的花都浇一遍水,总经理办公室重新打扫一遍,暂时就这样了,去吧!”

    “暂时就这样?”苏婉婷透过落地窗向下望去,整栋楼?还有总经理办公室?

    郑出奇见她出言,想了想,就在苏婉婷欣喜之际,他又加了一句,“那再加上天台吧!那上面风吹日晒的,想必有些脏了。不过那上面是严禁跳楼的,不然你们要赔公司一大笔钱的。”

    苏婉婷突然发现,她想错了,这个领导才是真狐狸,什么叫那上面不能跳楼,合着她千辛万苦来到东临就是为了来跳楼的,还什么要赔公司一大笔钱,这什么破规定。

    她一边发牢骚,一边干活,莫笙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都不看公司制度的吗?”

    “什么制度?”

    突然想起来面试的时候,刘志让他们看的那一大堆坐在位子上差点把人埋了的书本。

    “那个,你看了吗?”

    莫笙乖乖点头,苏婉婷突然跳到他身边,“那就好,以后你负责提醒我。”

    为什么?他不是来应聘保姆的,而且还是不是发他工资那人当保姆。

    一天的工作下来,苏婉婷没有见到想见的人,在打扫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终于蔫了。

    “快点起来干活。”

    莫笙踢了踢躲在沙发上装死的苏婉婷,苏婉婷趴在那里连连摆臂。

    “我不要,我要睡觉。”

    “不行,你再不起来,明天我们就会被开除了。”

    “啊?开除?怎么会?”苏婉婷一听,立刻跳了起来。

    莫笙放下抹布,说道:“制度上面明确写道,如果不能按时完成领导安排的工作,就要被辞退。”

    苏婉婷先是狼嚎了一声,然而低头开始干活。

    “你怎么不早说啊,现在天都这么黑了,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干完活。”

    苏婉婷都快哭了,莫笙想了想,“需要我给伯母打个电话吗?”

    “啊?”

    “就说你和同事在吃饭,要晚些回去。”莫笙帮她想好理由。

    苏婉婷突然安静了,“我没有妈妈。”

    “那伯父呢?”

    “我没有家人。”

    “对不起。”莫笙有些后悔,同时有些好奇,她竟然没有家人,怪不得这么彪悍。

    苏婉婷的声音只阴沉了几秒钟,又恢复了张牙舞爪的个性。

    “少啰嗦,快点干活,别想偷懒。”

    她叉着腰,像一个女土匪在教训手下的人,莫笙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不理会她,继续干活。

    竖日清晨,郑出奇一踏入办公室大门,就差点被绊倒。

    “哎呀,我的妈呀,这是什么东西?”

    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刚一抬头就看到一片阴云飘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