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蝎子 自由的义和军

    更新时间:2016-01-14 16:48:28本章字数:2032字

    “据说人在失去自由的时候会更加了解自己,我在想,你们有多了解自己呢?”璞世珍平静地走在昏暗的灯光中。这里的每一盏灯都由一块独立的翠耀石供能,因为福音计划的能网并没有铺设到这里——监狱中是没有“福音”的。

    这座监狱的历史和整个鲁城一样长,从黑暗时代晚期至今,最少也有五百年了。古老的墙壁上由于长期的阴冷与潮湿长满了厚厚的苔藓,牢笼的铁门锈迹斑斑,最后一次更换大概也已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然而此时呆在这牢笼里的囚犯们却异常亢奋,因为他们知道自由即将来临。

    璞世珍的问话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答,他在这里似乎不太受欢迎。的确,在这群脏兮兮的囚犯们眼中,一个身穿上等面料做成的法袍的老头早就与“官僚贵族”画上了等号。

    “去死吧,你个臭贵族!义和军就要攻进这里了,到时候看你还怎么嚣张!”一个满脸胡渣的囚犯恶狠狠地盯着璞世珍,几近咆哮地说道。就在这时,一阵“轰隆隆”的闷响传彻整个鲁城,监狱的地面与墙壁都随之剧烈地震动起来。看来义和军攻势很猛,自由与解放指日可待,囚犯们兴奋地欢呼起来,满脸胡渣的囚犯更加激动了,他得意地将双拳举过头顶,大声地欢呼着。

    刚刚的震动使年迈的璞世珍踉跄了一下,待一切稍稍平息了之后,他稳了稳身子,继续向前踱起了步子。“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欢呼,因为你们即将重获自由。但是我想问你们,你们那所谓的‘自由’到底是什么?”

    “就是把你一拳揍趴在地上,再跺上几脚!”有人回答道,引得全场哄笑。

    “自由不是为所欲为,自由是免于危险、匮乏与恐惧!”璞世珍提高了嗓门,他顿了顿,看并没有人出口反驳,便继续说道,“你们这些人中,有的杀过人,有的放过火,有的偷过东西,有的卖过迷药……你们犯过罪,犯罪就应该被惩罚!你们剥夺过别人的自由,剥夺别人的自由就不配拥有自由!”

    “你少在这装孙子!等义和军占领了这里,第一个上断头台的就是你!”又有人扯着嗓子对璞世珍吼道。

    “哼,义和军?”璞世珍努力地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说话的声音带着颤抖,“他们打着‘自由’与‘和平’的旗号,到处蛊惑人心,践踏文明,杀人无数,他们是一群恶魔!”

    “你才是恶魔,你应该下地狱!”这一句强有力的回答得到了在场的几乎所有囚犯的附和。

    “我们的世界的确有很多问题,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妖术邪法,种族歧视……但数不胜数的进步人士正在尽他们所能进行改良,人类至少还有希望。可义和军呢?他们用暴力砸碎了一切,也砸碎了希望!”说到这里,有一声巨响传来,地面和墙壁的震动比之前更加剧烈了,屋顶和墙壁上落下了碎石和尘土。囚犯们再次沸腾,已经没有人去理会璞世珍的话了。

    “自由永远不是靠铁与血换来的……”璞世珍轻声说道。这句话讲得很轻,与其说是讲给囚犯们听的,不如说是讲给他自己听的。在囚犯们热烈的欢呼声中,他挺直了腰杆,拍了拍落在身上的尘土。璞世珍闭上双眼,全身元能涌动,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他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迅速结了几十个手印。

    Mi ŝnurego, ligita tutan malbonon.

    这段咒语只有璞世珍自己能听懂,他呕心沥血,创作了这个人工语言,并要将之推广到整个东部平原,为南北和解出一份力。然而语言还未来得及推广,“南北和解”便已指日可待了,只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

    璞世珍身上的金光飞窜起来,附到那一扇扇锈迹斑斑的牢笼铁门上,这是一个强大的封印法术,那些铁门估计永远都没法打开了。“至少这是我能做到的。”他这么想着,走出了鲁城监狱。

    今天天气异常晴朗,蔚蓝的天空中挂着金灿灿的太阳,像是在迎接自由日的到来。整个鲁城被笼罩在一个半球形的透明结界中,结界表面流转着白色的光晕,这是鲁城的防御结界,也是她的最后一道防线。

    距离上一轮轰击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义和军的巨型矩车再次冷却完毕。鲁城西南郊的士兵们合力将一块巨型赤耀石装填完毕,并一同施展法力,激发出赤耀石中的大量元能。从远处看,那矩车上的“子弹”就像一颗着了火的陨石般令人生畏。与此同时,部署在鲁城四周的十二座巨型矩车一齐发出了冲天的红光,这是准备就绪的信号。

    “第二十三次轰击准备就绪,三,二,一,发射!”

    “轰!”十二座矩车同时发动,十二颗赤耀石子弹同时射向了天空,划出十二道完美的曲线。子弹击中半球形的防御结界,结界终于抵抗不住强大的压力,在一瞬间土崩瓦解。义和军的全体士兵发出了胜利的欢呼声。本初历三七五年,在圣战开始的一百零三天后,以悠久的历史和浓厚的文化底蕴著称的齐鲁郡终于迎来了解放。

    璞世珍仰头望着晴朗的天空,十二颗耗尽了元能的巨型赤耀石从高空坠下,在离地面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同时炸开,鲜红色的粉末弥散了整个天空,宛如无数死去人们的鲜血。为了在攻城完毕后减少平民伤亡,义和军的每一颗赤耀石子弹上都施了自爆法术,一旦结界破裂,赤耀石便会落入城中,这时让石头自爆,就不会对城中的建筑与居民造成伤害。

    璞世珍不再抑制经络中的元能,巨大的力量从体中喷薄而出。“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璞世珍坚定的眼神中带着悲伤。“戴斯提尼,”他轻声念叨,“就让我来做你最后的敌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