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6章 错愕

    更新时间:2016-01-21 12:30:00本章字数:2814字

    瀚灵山群山上有着大小数不清的山峰,奇形怪状,有些适合观赏,有些适合修炼,有些则适合住人。

    各门内弟子都住在各自师父划定的区域内,而唯独宋仙魂不同。

    宋仙魂住在飞霞峰上一座独有的房子里,这是他的掌门师父灵道子叫人给他盖的,毕竟他的情况有些特殊。

    此房子依山傍云,门前经常会有一片云海,当有阳光照射的时候,云海上的云染着绯红迎着山风飞速流转,甚是好看,所以,宋仙魂小的时候就给这座山峰取名为“飞霞峰”,还在入口处立了一块他亲自题字的石碑,不过这峰名写的真是不敢恭维。

    当年随灵道子游历回到瀚灵山,且才学书法不到三个月,笔都不怎么拿得稳就亲笔上阵,在宣纸上写下来“飞霞峰”三字,硬是要师父帮他刻上石碑。结果莲姬每次来这里,都会取笑宋清晨立的这牌石碑。如今十三年过去了,这里的景物倒是变化不大,但宋仙魂和莲姬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娃娃了。

    酒疯子走在山径的前面,莲姬则扶着宋仙魂走在后面。

    “啧啧啧,这里真是个好去处啊!”酒疯子抿了一口酒,扫了一眼飞霞峰周围的坏境,说道,“竟然被你小子给占了这里,想当年我用八轿子的陈年老酒跟你师父换这座山峰都没能实现。”

    “呵呵。”宋仙魂竟是憨厚一笑。

    莲姬在后面给了酒疯子一个白眼:“师叔,掌门师伯不喝酒,你当然换不来了。”

    “丫头,这你就不懂了吧。”酒疯子回头看了一眼莲姬,“你那掌门师伯当年可是被人号称‘酒圣’,三个我都喝不过他。”

    宋仙魂一脸狐疑地说道:“可是我从未见过师父喝酒啊。”

    莲姬接道:“我也没见过。“

    酒疯子眯着眼睛说道:“你们才多大年纪?”

    “双九年华。”莲姬回道。

    “嫩!”酒疯子又看向了宋清晨,“你也嫩!”

    “噗嗤。”莲姬笑了起来,“清晨师兄只比我大一岁罢了,好了,我们赶紧回去给宋清晨疗伤吧,也不知道受了内伤没。”

    酒疯子对宋仙魂挑了挑眉,然后衣袖一挥,莲姬被他的淳和之力推开,宋仙魂便一个人保持着迈台阶的姿势。

    “臭小子,还装到什么时候?”酒疯子用酒葫芦敲了敲宋清晨的脑袋。

    宋仙魂张着小嘴,尴尬地转了转眼珠子。

    红着脸,他说道:“不装的话,怎么去骗过赵日天呢?”

    骗过了那么多人,竟然没骗过酒疯子师叔,是我演得不够,还是他眼力太好?

    其实,赵日天那一掌,宋仙魂还未等他拍到就已经感应到了,所以将计就计,停下来承受他的掌力,并咬破嘴唇出了点血罢了。

    莲姬嘟起了小嘴巴:“你竟然连我也骗了!害我扶你这么远!”说完就扬起拳头追着宋仙魂打。

    宋仙魂立马健步如飞,哪里还有一副残兵的样,一边在前头跑,一边喊女侠饶命。

    酒疯子原地转了一圈,看着他们两人,脸上露出了微笑:“年轻真好啊!”

    “师叔,说得好像你没年轻过一样?”就在酒疯子感叹的时候,一个美丽的脸蛋凑到了他的面前,差点把他吓一跳。

    “好你个丫头,竟然敢吓你师叔!”

    接着,这山径上,酒疯子追着莲姬,莲姬追着宋仙魂,一老两少欢快的笑声回荡在山中。

    ……

    见宋仙魂无碍,在飞霞峰玩了一个时辰后,莲姬便御着她那把遍体淡紫色的仙剑回师门去了。

    酒疯子则靠在一棵松树上翘起二郎腿,一边陶醉在山色中,一边喝着酒,怡然自得。

    “师叔!”

    酒疯子扭头看到宋仙魂向自己走了过来:“莲姬走了?”

    “走了。”宋仙魂走上前,一把夺过酒疯子的酒葫芦,然后晃了晃,听到了里面的响声,然后闻了一闻。

    “好酒!”

    酒疯子见自己的酒葫芦被抢,连忙伸手要抢回来:“小屁孩不许喝酒!”

    “咕噜咕噜!”宋仙魂身子一闪,仰起头,就喝起一口。

    感觉要完了,宋清晨便停了下来。

    “好小子,把你师叔的酒喝没了!你得帮我去买酒!”酒疯子吹胡子瞪眼地说道,心里却暗喜,“看你还喝?”

    然而他错了!

    只见宋仙魂把眼睛凑到葫芦口往里看了一眼,然后晃了晃酒葫芦,里面便“哗哗”几声响了起来。

    “真是神奇,师叔,你的酒葫芦怎么像个乾坤袋一样,装了不少酒啊,怪不得一天到晚见你喝都喝不完。”

    酒疯子老脸一红,自己的酒葫芦除了掌门灵道子之外,还没像今天这样被人识破过呢!

    “哎哎哎!得了得了,再喝就醉了。”看到宋仙魂又把酒葫芦凑到了嘴巴,酒疯子大叫道,这酒可是他花了大力气--跑到山下化成平民百姓,替酒家打了半个月的下手才得来的。

    宋仙魂抿了一口,然后抱住了酒葫芦,笑着问道:“师叔,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把这酒葫芦还你。”

    “嘿!好你个臭小子,竟敢跟师叔开条件,在这瀚灵山上就只有你师父和你了!”酒疯子从松树杆上跳了下来。

    “师叔,不答应是吧?那我可要继续喝咯!” 宋仙魂张开口,就准备倒酒。

    酒疯子看到宋仙魂要动真格了,连忙说道:“别别别!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不许再喝酒了,再喝就没了。”

    “行!”宋仙魂爽快地回答,将酒葫芦的盖子塞好后,便问道,“师叔最近老是跟踪我,这是为何?”

    酒疯子听罢,心中暗自一愣,自己的伪装术可谓全门派无人能及,他是怎么发现的?难道他真的是妖孽般的存在?

    “师叔?”宋仙魂见酒疯子不回答,于是拧开了酒葫芦的盖子。

    “等一下!”酒疯子伸手说道,“再回答你这个问题前,我能不能先问你个问题?不然你喝了我这么多酒,我觉得我理亏了。”

    宋仙魂晃了晃酒葫芦:“师叔问吧。”

    深怕酒又被宋清晨喝了,酒疯子的眼睛盯着他手上的酒葫芦,问道:“刚刚莲姬丫头扇了赵日天一巴掌,是不是你在作祟?”

    宋仙魂耸了耸肩,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见识到了今早那一幕的酒疯子已经猜到十有八九是宋仙魂不显山不露水地控制了莲姬的手掌扇了赵日天的一个耳光,他知道宋清晨并非一些门人口中所说的废物!

    “你是怎么发现我跟踪你的?”酒疯子表情严肃了下来,回到了宋仙魂刚才的问题上。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宋仙魂挑了挑眉,回道,“师叔,既然你跟踪我有些时日,也发现了我身上不少秘密,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其实只要我静下心来,我能感应到方圆一里内除了花草树木以外的任何有生命的动静。”

    宋仙魂的话一出,酒疯子的身子不禁一顿。

    这是何等的感知能力?酒疯子心道:竟然能感应方圆一里内除了花草树木以外的任何有生命的动静,换成是我,也只能是半里左右,而且事物还得迸发出一定的气息才能被我感知到,要是对方收敛了气息,那我根本就没辙。

    宋仙魂眼睛微闭,一会后睁了开来,对酒疯子说道:“师叔,东边刚好一里的地方有一棵枫树,上面正停着一只金丝雀。”

    酒疯子二话不说,剑诀一掐,飞剑从袖中飞出,他一跃而上便朝宋仙魂说的东边飞去。

    宋仙魂看着酒疯子离去的身影,心里好奇:明明可以御空而行,为何经常见他御剑呢?

    正想着,酒疯子就回来了:“你说的没错,那里确实停着一只金丝雀。”

    宋仙魂笑了笑:“然后你去了那,把人家金丝雀吓跑了。”语气中带着自信。

    酒疯子老脸一红,这不因为真的看到了金丝雀,一时难以置信,错愕之下闹的动静太大,才把金丝雀给吓跑的。

    眼珠子转了转,酒疯子忽然一指宋仙魂的身后:“看,你师父来了!”

    宋仙魂往后一看,哪里有师父的身影,然而就在这时,手中的酒葫芦就脱手了。

    “师叔,你耍赖啊!”看着已经御着仙剑一声呼啸飞出了老远的酒疯子,宋仙魂大骂。

    酒疯子还没从错愕中回过神来,他拧开酒葫芦的盖子,放到嘴里,却是发现,没酒了!

    臭小子,海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