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8章 名字由来

    更新时间:2016-01-24 12:00:00本章字数:3006字

    作为瀚灵仙门重点所在的仙灵殿殿内并不像其他道家正派那样供奉着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三清神像,而是最里面一个大大的太极图镶嵌在墙上。太极图的前面,是一张大椅,这便是掌门之椅。殿内两侧分列着两排椅子,每两张椅子之间是一张小桌子。

    一看这个布局就知道,仙灵殿是开重要会议的地方,也是各位长老找掌门商议事情的地方。

    殿内地板的中央,有一个大大的“道”字。相传这个“道”字,是第二代掌门以仙剑所写,可别小看了这个字,瀚灵仙门的弟子都知道这个字是一个阵眼,除了那一代的极少数人外,没有人见过它被催动。但传说它威力无比,可撼九天,一般的修真之士,要是在它催动之后,仅是碰到就会形神俱灭。

    此外,虽然宋仙魂的灵力能感知方圆一里,这仙灵峰和飞霞峰的直线距离也是一里左右,可他的灵力无法对仙灵峰施展,一旦施展,便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攻击他的心志,轻则让他冒一身虚汗,重则让他陷入昏迷,脑海一片混沌。

    至于三清神像,作为道家正派的瀚灵仙门不可能不供奉。仙灵殿后面不远处,便是“三清殿”,殿内主面供奉了三清神像,两侧面则供奉着瀚灵仙门的历代祖师和长老的灵牌。

    宋仙魂迈过了门槛,走进了仙灵殿,却是发现,里面除了几个除尘的弟子,并没有灵道子的身影。

    走到一个正在擦桌子的弟子身旁,宋仙魂抱拳问道:“见过师兄,请问掌门去哪了?”

    这弟子一看是宋仙魂,不冷不热地回道:“掌门在三清殿呢。”

    宋仙魂怔了一下,也不去计较,道了一声谢,便离开了仙灵殿,朝三清殿走去。

    此时正是盛夏,树木繁盛,知了声不绝于耳,但临近三清殿,宋仙魂一脸肃然,那是神圣所在,作为仙门弟子,肃然之情,油然而生。

    两棵古松苍劲地守护在三清殿门外,宋仙魂在门口前停了一下,整了整衣着,然后才走进殿内。

    三尊威严的神像前,鹤发的灵道子背对着门口,负手而立。

    “来了啊。”未等宋仙魂走两步,灵道子的声音便传来,令得宋仙魂一愣。

    虽然三清殿内威严得很,但是他的声音,很平淡,亦如寻常百姓家,父亲跟儿子说话一般。

    回过神来,宋仙魂距离灵道子还有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躬身抱拳:“徒儿见过师父。”

    转过了身来,灵道子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宋仙魂:“最近修为可有长进?”

    宋仙魂又是一愣,本以为灵道子会向他问责今天跟赵日天的事,却是听到关于修为的问题。

    “徒儿也不知道自己的修为到了什么境界,只是,近来好像……好像……”说到这里,宋仙魂支支吾吾起来。

    灵道子急忙问道:“好像什么?”

    宋仙魂回道:“体内的戾气,似在冲击徒儿的灵力控制。”

    灵道子眉头不经意间皱了皱,又问:“你的身体可有异样?”

    宋仙魂摇了摇头:“没有。”

    接着,师徒二人却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宋仙魂的修为从七岁天才般地步入了御剑修为之后,体内莫名地出现了一股戾气,导致此消彼长的循环结果。为此,灵道子根本不敢让他回宛州城复仇,要是中途出现个三长两短,那就亏大了。

    灵道子向前走了四步,拉近了与宋仙魂的距离,看着与自己一般高的徒弟,伸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却是岔开了话题:“你上瀚灵山,也有十多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宋仙魂心中颇有感触,颤颤地说道:“承蒙师父爱护。”

    灵道子扫了一眼四周,随即说道:“我们去别处聊聊家常吧。”

    宋仙魂不由得“嗯”了一声,已经很久没跟师父聊家常。

    师徒二人走出三清殿,在古松前,灵道子银灰色道袍的衣袖一挥,一把通体如白玉一般的三尺仙剑便凭空出现在他们二人面前,灵道子心念一动,三尺仙剑变大了数倍。

    也不见灵道子再有什么动作,宋仙魂就被一股淳和之力托上了仙剑,这力倒和酒疯子的一样,毕竟他们都是一个师门的师兄弟。

    宋仙魂站在了仙剑上,想起了当年被灵道子带着游历天下的时候,心中无限感慨。

    灵道子闪现在了他身后,也站在了仙剑上。接着,仙剑呼啸了一声,迸发出白色的光芒,朝西北方向飞去。

    白云如流水,呼呼地与师徒二人擦肩而过。

    青山在脚下,如墨绿笔墨点缀在画布上。

    仙剑飞了一会,已经到了人烟非常稀少的山野上空。

    灵道子心念一动,仙剑便停了下来。

    “师父,怎么不走了?” 宋仙魂好奇灵道子为何停了下来。

    “此处静僻,除了为师,没人会知道你的修为,你何不自己御空而行呢?”灵道子温和地说道。

    宋仙魂挠了挠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回头说道:“那,徒儿先去了?”

    灵道子微微点了点头。

    宋仙魂口中的法诀念念有词,身子一跃而起,须臾便化作一点清光,朝前方疾驰而去。

    看着宋仙魂离去的身影,灵道子再一次微微点头,看样子,对宋仙魂的修为甚是满意。但随即他想到了宋仙魂体内的戾气,脸上不禁染上了一丝惆怅。

    “师父,快来啊!”正在这时,宋仙魂的声音传来,但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原来是他用了传音术。

    回过神来,灵道子撤去了白玉一般的仙剑,也不见他像宋仙魂一样口中念念有词,便化作一点清光,朝宋仙魂飞去的方向追去。

    速度,比宋仙魂还快了好几倍!

    一座山峰之上,数丈宽的瀑布挂在山间,阳光将水汽折射成一道弯弯的彩虹。由于高度较大,所以瀑布落下去的巨大撞击声在上方听起来却是很小。

    虽然宋仙魂先走,但是灵道子与他几乎是同时到达瀑布上方的。

    师徒二人落在一块大石台上,一条数丈宽的河流从大石台两侧流过,然后忽然一转,向下垂去,形成了大瀑布。这块大石台最前的地方悬空在瀑布上,若是走上前去,便可以居高临下地俯视下方。河流的水撞击在大石台两侧,时不时溅起了的水花,落在了师徒二人身上。

    这里,是比较高的地方所在,站在此处,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气概,苍茫山河,轻纱白云,尽收眼底。

    在这盛夏时节,此处,甚是清凉。

    “为师都不知道我瀚灵群山,竟然还有这般去处啊?”灵道子扫了一眼四周,话语中,带着赞赏。

    宋仙魂笑道:“师父贵为一派掌门,日理万机,哪有时间欣赏景色呢。”

    “呵呵。”灵道子微微一笑,道:“坐下吧。”说着,当先在大石台上坐了下来。

    待得宋仙魂也坐下后,灵道子说道:“徒儿,知道为师为何让你改名‘仙魂’么?”

    宋仙魂一怔,张着小嘴,摇了摇脑袋,说道:“徒儿记得师父在我七岁后,便要徒儿改名‘仙魂’,徒儿一直觉得名字是个称呼罢了,没想过个中原因。”

    灵道子看向了远方,眼神有些迷离,嘴里说道:“你六岁筑基,人还没有你的弑天剑高,却是很喜欢仙剑,七岁便到达了御剑初期的修为,这般年纪,别说是瀚灵仙门,放眼整个中原修真之士,都是从未有过前例的奇才。”

    说到这,灵道子移回视线,看着宋仙魂。

    宋仙魂还是第一次听到灵道子说他是前所不遇的奇才,心里很是自豪。

    “不过……”灵道子忽然话风一转,“自从你到达了御剑初期境界之后,体内竟然莫名地出现了一股戾气,剑法虽有我道派的浩然正气,但这莫名的戾气却是占了主导地位,导致你的剑法诡异无常,带着浓重的杀气,每次你催动仙剑,周围的生灵大气不敢出,仿佛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这与其他人华美如虹的剑法完全相反。”

    如果此时酒疯子在这的话,就是个很好的证人,今天清晨,宋仙魂的那一剑,便如灵道子说的那样。

    灵道子又道:“我查看过你的弑天剑,并非邪物,反而是一件神兵,所以,关键不在弑天剑,而在你体内的戾气。”

    宋仙魂眉头微皱:“所以,师父便唤徒儿为‘仙魂’?”可是,这样说不过去啊,与其叫“宋仙魂”,不如叫“宋戾”。

    “非也!”果然,灵道子摇了摇头。

    宋仙魂好奇起来:“请师父明示。”

    灵道子指了指宋清晨的脚:“你把你的鞋子脱了。”

    “嗯?”宋仙魂疑惑地看了一眼两只脚丫子,乖乖地脱去了鞋袜。

    “你对着阳光抬起你的脚,再看看你的脚板底。”

    宋仙魂立马挪了挪身子,面对着阳光,抬起了脚,看起来了脚板底,这一看,却是让他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