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3章 离情香

    更新时间:2016-02-02 12:34:56本章字数:3078字

    宋仙魂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叔……什么……不行?”

    问道居士一拍大腿,跳了起来:“老夫看守藏经阁百年之久,还是头一次出现这个情况,不行,绝对不行。”说完也不管一脸茫然,不晓之所以然的剑妖就进了第八层,然后又下楼。

    看着这个有些古怪的师叔离去的背影,宋仙魂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

    是我太年轻,跟师叔有代沟,所以听不懂他的意思?

    宋仙魂心里突然“咦”了,道:我是来面壁思过的,不是来游玩,管这么多干嘛呢?!

    连忙俯视了一眼楼下,发现问道居士正好走出了阁楼,不知道他这是要去哪。

    “师叔,我在哪面壁啊?”

    问道居士头也不回地挥了挥衣袖,说道:“二楼的那间偏室即为你面壁之处,好好对着墙上那几幅字画品悟一番。”

    “是!”问道居士虽然是背对着宋仙魂的,但宋仙魂还是对着他作了一揖,然后下楼去。

    回到二楼的偏室,宋仙魂就觉得精神抖擞,心情舒畅。

    莲姬还在屏风后面的床上,宋仙魂想去看她一下,就走了过去。

    当他拐过屏风,眼睛瞥到床上时,他竟然呆住了! 

    莲姬本来苍白的脸色,这时候竟然红得跟傍晚时分天边的晚霞,躺在床上娇喘着,她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摸着,露出了一片雪白。

    当宋仙魂拐过屏风的时候,他看到莲姬的眼神甚是迷离,小小的香舌竟是微微地吐了出来。

    宋仙魂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站定的脚,迈了上去……

    一阵微风从微开的窗户吹了进来,案几上,小炉鼎逸散出来的香气随风而至,宋仙魂闻到这股香气时,猛然一个寒战,顿住了脚步,本来心猿意马,一下子就被冲淡了。

    “不好!”宋仙魂暗自叫了一声,莲姬春意盎然,也感染到了他,平白无故的不可能会这样!

    忽的,宋仙魂想起了刚才在山脚下,莲姬与赵日天打斗之后闻到的那股异香。

    肯定是异香作的祟,而始作俑者,毫无疑问,便是赵日天!

    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宋仙魂急忙上前,伸手合拢莲姬的领口,并压住她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莲姬!莲姬!你清醒下!”

    然而怎么叫都不管用,莲姬在挣扎着,甚至坐起身来,嘴唇向宋仙魂的脸凑去。

    一股暖暖的鼻息,扑面而来!

    宋仙魂的心忽然剧烈地跳了一下,刚刚被冲淡的欲念,又开始蔓上心头。

    再不压制下心境,恐怕就要做那见不得人的事了!这要是被问道师叔看到了,自己吃不了也兜着走。

    宋清晨一咬牙,心中飞快地默念:

    明我心境,净我心念;

    日月星辰,扶摇九天!

    这十六字,正是灵道子多年前传给他用来压制体内莫名戾气的明心诀!

    “天”字刚落,宋仙魂的身体周围亮起了一圈纯净的光晕,剧烈跳动的心,立马便平复。

    宋仙魂稳定了心境,立马将莲姬抱了起来朝案几跑去,也不管其间被莲姬亲了多少下脸,扯了多少次衣领。

    越靠近案几,小炉鼎焚香散发出来的香气就越发地浓烈。

    焚香可以安神调息。

    所以当宋仙魂把莲姬抱到案几前,情况就有所改观,她的呼吸由急促渐渐平缓,手中的动作也少了。

    但毕竟不是解决莲姬体内药效之道,一时间令得宋仙魂有些不知所措!

    不同于佛门,道家男女是可以表达爱慕,谈婚论嫁的。虽然说可以用男女结合的方法来化解药效,但是宋仙魂觉得与莲姬无名无实,在这种情况下与她发生关系,就是乘人之危,不仅非他品行所为,还会伤害了对方。

    “你们……”

    正当宋仙魂在脑海中想着各种方法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从门口传了进来,把宋清晨吓了一跳。

    --问道居士吹胡子瞪眼地看着案几前的宋仙魂和莲姬。

    宋仙魂张着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和莲姬的此时的动作,实在是用暧昧来形容也不为过!

    “门也不关一下!”问道居士甩了甩衣袖,转身就想走。

    他早就知道宋仙魂和莲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然而然的想到他们是郎有情,女有爱,虽然觉得他们在这里有些冒犯了长者,可一向低调的他,没当回事。

    “师叔别走!”

    刚转过身去迈开步子的问道居士就听到了宋仙魂的呼喊。

    听其语气,好像有急事啊!

    问道居士转回身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看向了案几前的两个人,未等他开口问话,宋仙魂就道:“师叔,莲姬中了毒,还望师叔相救!”

    中毒?

    这个事可不能怠慢了,何况是在他掌管的地盘,问道居士连忙睁开了闭着是那只眼睛,掠到了案几前。

    看着脸色潮红的莲姬,他眉头皱了皱,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但很快就见他右手翻飞间,一个鸭蛋大小的手印结了出来。

    这个小小的手印,竟然透着一股冰寒!

    问道居士手指轻轻一弹,这个手印便向莲姬的额头奔去!

    “噗!”

    手印打在了莲姬的额头,接着分散出了两道冰寒之气绕到了她的太阳穴,顿了一下子,就猛然涌入了太阳穴里。

    莲姬身子忽然一顿,接着迷离的双眼渐渐地闭上了眼帘,手也缓缓地从宋仙魂的脖子上松开,并垂了下去。

    见此,宋仙魂才呼出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轻松多了。

    “行了,将她抱到床榻上,把这个镇心丸给她服下。”问道居士从衣袖中拿出了一个小药瓶递给了衣冠有些凌乱,脸蛋有几个唇印的宋仙魂。

    “多谢师叔。”接过了小药瓶,宋仙魂回谢,接着将莲姬抱回了床榻上,将具有安神镇魂作用的镇心丸喂给她服下。

    整了整衣冠,回到案几前,宋仙魂将小药瓶还给了问道居士,然后恭敬地站在了案几前。

    问道居士坐在案几前的蒲团上,捋着他那黑白相间的胡子问道:“莲姬师侄是怎么中了那离情香的?”

    “离情香?”宋仙魂眉头紧皱,这个东西,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可以断定,就是赵日天使然。

    见宋仙魂疑惑的样子,问道居士沉声道:“此香虽名为‘离情’,让人远离情感之意,但实为迷情!人若闻之,春心大动,渴望行男女之事,只见于一些青楼女子或者邪恶之徒手中,不料今日却有人施与了莲姬师侄。”

    宋仙魂身子一震,这离情香比一些杀人工具还歹毒,赵日天竟然卑鄙到了如此下场!

    想到这,他的双拳紧紧地拽在了一起。

    问道居士从宋仙魂表现出来的一举一动判断,这离情香不是他所施,而是另有其人。

    “仙魂师侄,刚才是你将莲姬师侄抱进来的,想必你是知道缘由的,你若将事情经过告诉师叔,师叔定会帮莲姬师侄讨回公道。”

    宋仙魂忽的抬头,他知道问道居士是以为他现在修为浅,无有能力帮莲姬讨回公道。

    这一刻,他竟然有种亮出修为找赵日天算账的冲动!

    赵日天算什么,我若动他,谁人能挡?!

    问道居士忽然惊愣,他从宋仙魂眼里看到了一股戾气,红红的血丝布满了眼睑!

    “仙魂师侄!”回过神来,问道居士唤了一声宋仙魂,但宋仙魂跟没听见一样。

    怎会这样?问道居士大惑不解,今天遇到的事,尽让他伤了不少脑细胞!

    本来他这里是不接受面壁思过的弟子的,可掌门师兄不仅把门下的小徒弟安排来这里,还跟他私下里说是让他等待缘分的到来!

    问道居士当时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缘分的到来?是跟女人的缘分么?掌门师兄别逗我,你当我是小娃子呢,我都一把老骨头了,哪还会来缘分。” 

    谁知灵道子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就走了,留下莫名其妙的他在原地挠着后脑勺。 

    见叫不住宋仙魂,问道居士扫了一眼房间,将小炉鼎的盖子打开,一股更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接着他的视线猛然停留在了墙上的那几幅山水字画上!

    二话不送,问道居士左右手食指和中指合并伸出,顿时指尖上泛起了一道约摸鸡蛋大小的清白光韵。只见他“嗖”地一下,窜到宋仙魂的面前,两手就向宋仙魂的太阳穴点去。

    狂躁的宋仙魂忽然感觉太阳穴一阵清凉,就如抹了薄荷一般,身子忽的一顿,接着眼睛恢复了平静,又慢慢地闭上了。

    问道居士将宋仙魂打横抱了起来,又顺手拿起一张垫子,走到了这间偏室的中间处,将垫子放在之后把宋仙魂也放了下来,并让其盘腿坐在了垫子上。

    完成这一系列后,他扶着宋仙魂不让其倾倒,接着他对着墙上一挥手,一副画竟然离开墙面,向他们飞来,然后悬空立在了外围!

    问道居士接连挥了八次手,便飞来了八幅画!

    这八幅画,已经是这间偏室的所有绘画作品!

    当最后一幅画飞来,问道居士忽然一闪,闪现到了画的外面,宋仙魂没了外力搀扶,也不倾倒——八幅画竟然围着他转了起来,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托着他一般。

    八幅画,越转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