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9章 对话仙灵殿

    更新时间:2016-03-02 21:58:44本章字数:3050字

    “莲姬,你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啦?”

    莲姬扬起脑袋,看着宋仙魂,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昨天不是在这里抄写经书,除此之外打坐运功啊!”

    “……”

    这些,都是前天在藏经阁面壁思过所做的事了!

    看着宋仙魂不说话,莲姬疑惑地问道:“难道不对吗?”

    宋仙魂摇了摇头:“这是前天发生的事。”

    “前天?”莲姬惊讶地说道。

    宋仙魂微微点头,然后说道:“我已经思过完毕,今天已经是自由身了。”

    已经明白自己是昏迷而不是睡着的莲姬,眼睛动了动,甚是不解地问道:“那……那我……我为何会昏迷呢?”

    宋仙魂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发生的事,全盘告诉了莲姬。

    听完之后的莲姬,眼神呆滞地看着偏室的天花板,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只听她叹道:“真没想到,赵日天竟然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这简直是毁了梁萌的声誉与未来啊。”

    宋仙魂则说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梁萌现在走到这一步,也是她咎由自取,而且,她之前不是把这一切都赖在你身上么?她很傻很天真呢!”

    然而莲姬看着宋仙魂,认真地说道:“女人为了自己的爱的人会不惜一切代价,换成是我,我也会这样。”

    看到莲姬的神色认真,不容置疑的样子,宋仙魂愣住了,心猛地撞击了下身子。

    换成是我,我也会这样!

    这句话,直击宋仙魂的灵魂深处!

    “吱呀!”

    偏室的门被人缓缓地推了开来。

    “宋师侄!”

    问道居士在屏风外边叫了一声。

    宋仙魂闻声,清了清嗓子,眨了眨眼睛:“弟子在!”

    莲姬柔声说道:“问道师叔应该有事找你,你去一下吧。”

    “嗯。”扶着莲姬躺下之后,宋仙魂走了出去,在问道居士面前站定,“师叔。”

    问道居士负手而立,说道:“掌门派人传唤你去一趟仙灵峰。”

    “现在?”宋仙魂觉得有些突然。

    “嗯。”问道居士回道,“仙灵峰的弟子来传话的弟子正在藏经阁门前等你。”

    向宋仙魂走近了两步,问道居士又道,“本来是想你在这避一避而不要去仙灵峰的,不料事情却是不请自来。”

    宋仙魂反倒坦然了,说道:“师叔放心吧,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再说,有萧师兄之前帮忙演了一出好戏,我就不信会有人看出破绽来!”

    看到宋仙魂自信的样子,问道居士化担心为放心,也坦然地笑了笑说道:“也罢,你去吧。”

    “有请师叔代为照顾莲姬师妹。”宋仙魂拱手说道。

    “这个你放心吧,她在藏经阁方圆一里内不会有任何闪失!”问道居士说着,靠近了宋仙魂的耳边,然后低声说道,“宋师侄,别怪师叔多嘴,我看那齐丽小丫头,对你也有点那么个意思啊!”

    宋仙魂身子一颤,不相信地回道:“师叔,我跟她才认识不到一天十二个小时……”

    “唉!”问道居士打断了他的话,“你不是说人家在飞天峰的时候给你化险为夷了吗?”

    这个倒是没错,宋仙魂点头。

    “人家凭什么会帮你?”问道居士再一次发问。

    这一次宋仙魂张着嘴巴,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问道居士。

    师叔问得对,人家凭什么帮我。

    “在你看来,你们是初次相识,可你敢说,她是初次知道你这个人?”

    “这……”

    “嘿嘿。”拍了拍宋仙魂的肩膀,问道居士岔开了话题,“好了,话不多说了,仙灵峰的弟子还在门口等着呢。”

    “是不是师叔知道些我不知道的事?”宋仙魂盯着问道居士的眼睛问道。

    问道居士连忙摆手说道:“没有的事!你赶紧的。”

    无奈宋仙魂只好辞别问道居士,然后下了楼,不管他人的目光,就出了藏经阁。

    “宋师弟,掌门师伯传你前去仙灵殿,请跟我走一趟。”

    这个弟子毕竟是仙灵峰的弟子,和宋仙魂是一脉,只是师父不同,所以对他还算客气,不像当日在仙灵峰除尘的那些杂役弟子对他不冷不热的。

    “有劳师兄了。”

    ……

    白云缥缈,仙鹤游翔。

    仙灵峰的广场上,一排排弟子正在操练,场面气动山河,尤为壮观。

    仙门规定,凡门中弟子,除了掌门和各掌事之外,都不允许在仙灵峰的仙灵殿、三清殿上空御剑飞行。

    但,可以在广场了御剑,所以,在操练的弟子,时而御剑,天空不时地就出了些彩虹。

    宋仙魂和传话的师兄在广场外就从剑上跳了下来,当然,剑是来传话的师兄的。

    两人从广场的中轴线走过,看着两边的操练弟子,宋仙魂不禁赞赏地点了点头。

    一些弟子看到宋仙魂那赞赏的眼光,以为他是在崇拜他们,所以舞起剑来,更加地卖力了……

    移回视线,不理会这些沾沾自喜的弟子,宋仙魂随着师兄迈步上了台阶,走进了那庄严肃穆的仙灵殿里。

    宋仙魂扫了一眼仙灵殿内的人,发现除了灵道子,仙灵峰的长老都在,而弟子只有萧筑影、梁萌和魏月凌三姐妹,再加上现在来的他和传话的师兄。

    竟然没看到身为五大长老的赵吕和酒疯子师叔,而且,五大长老也只来了两位,其中一位同时也是仙灵峰的长老。

    此时的梁萌已经醒来,跪在了殿前。 

    来到了殿前,传话的师兄抱拳恭敬地说道:“启禀掌门师伯,宋仙魂宋师弟带到。”

    坐在首座上的灵道子站了起来:“嗯,你下去吧。”

    “是!”传话的师兄退了下去。

    宋仙魂对着灵道子和诸位仙灵峰的长老恭敬地问候起来:“弟子见过师父,诸位长老。”

    “仙魂,知道为师为何要叫你来吗?”灵道子问道。

    宋仙魂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梁萌,回道:“想必是为了梁师姐一事。”

    灵道子走到了众人中间,“此事又关系到莲姬师侄,你与莲姬师侄甚熟,所以问你一些事。”、、

    “弟子知无不答。”宋仙魂抱拳说道。

    灵道子负手而立,说道:“嗯。等五大长老和齐丽师侄都来齐了,我们再说。”

    五大长老都来?

    宋仙魂眉头微皱,这事,有些看头。

    等了一下,齐丽和五大长老中的剩下三位陆续来到了仙灵殿。

    赵吕是最后一个到的。

    看到梁萌跪在地上,赵吕吃了一惊,但很快,回复平静,走到了殿前。

    见人都到齐了,灵道子便开口说道:“今日召大家来,是有一些事发生了……”

    灵道子将梁萌截走莲姬,宋仙魂通知萧筑影、齐丽、魏月凌、苏瑾、吴萱等人寻找莲姬,并在劝说梁萌带她回仙灵峰的路上遇到赵日天等人阻挡的一系列事情说了出来。

    不过,灵道子并没有把梁萌截走莲姬,赵日天为何带人阻挡他们回仙灵峰的原因说出来。

    这是灵道子故意留下悬念。

    宋仙魂猜到,赵吕会发话的,所以在灵道子说完那些事的时候,便微微看向了赵吕。

    果然不出他所料,赵吕站了出来。

    “梁萌,你为何要截走前去藏经阁的莲姬?”

    梁萌嘴巴动了动,却难以启齿,一旦说了,后果不堪设想。

    灵道子说道:“为何要截走莲姬,萧筑影和齐丽、魏月凌、苏瑾、吴萱等人都已经知晓。”说到这,他看向了齐丽,“齐丽和梁萌同属一脉,都是飞天峰的弟子,既然梁萌难以启齿,那就让齐丽代说吧。”

    事到如今,没有其他路,梁萌蓦然低首。

    齐丽上前了一步,说道:“梁师姐截走莲师姐,事关一人……”

    说到这,她停了下来,看向了赵吕。

    赵吕眉头一皱:“事关何人?”

    齐丽看向了灵道子,像是在征求他意见到底要不要说。

    灵道子朗声道:“齐丽,但说无妨!”

    “梁师姐截走莲师姐,是因为赵日天赵师兄逼死了她腹中的胎儿!”

    此话一出,除了灵道子之外,刚才在的几位长老和后来来的长老立马都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有些开始议论。

    赵吕却是不悦了:“胡说八道!我儿赵日天和梁萌虽然关系甚好,却不至于做出这等事吧。”

    “赵师伯,赵师兄绝非是害死梁师姐腹中胎儿那么简单!”齐丽严肃地说道,“那孩子,是赵师兄的!”

    “这……”长老们又是大吃一惊。

    这种未婚先孕之事,有违瀚灵仙门门规!

    “齐师侄,说这样的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啊。”赵吕盯着齐丽的眼睛,说道。

    齐丽自信满满地接道:“赵师伯放心,弟子所说都是梁师姐亲口告知的,不信,你可以问她!”

    事关自己的儿子赵日天,而赵日天又是他的独苗,要是出了事,就大发了,将会改变他很多计划,所以他继而看向了梁萌,语气凌厉地问道:“梁萌师侄,这事是假的吧?”

    此时梁萌缓缓地抬起了头,众人看去,发现她流下了两行泪,泪珠顺着脸颊缓缓地滑过,然后滴到了地上。

    也不知道这两行泪是冷的,还是热的,是清净的,还是浑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