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6章 与赵日天过招

    更新时间:2016-03-21 18:45:04本章字数:3142字

    好一会之后,宋仙魂才回过神来,但夜明珠已经“嗖”一下钻到了眼前的骸骨中。

    如果这是一具完整的尸体的话,就能看得出夜明珠钻进去的地方,正好对中的是心脏的位置!

    夜明珠已然融入了骸骨中! 

    忽然,骸骨“咔咔”地动了动!

    这声音听得宋仙魂毛骨悚然。 

    接着骸骨竟然变成了七彩流光缓缓地凝聚起来!

    宋仙魂看到这一幕,不仅惊叹了一声,而且感觉到非常的熟悉!

    这不就是和在那个安放着八颗夜明珠的室内见过的那七彩流光一样的那一幕么?!

    难道是老前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宋仙魂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一道黑影向他袭来!

    与此同时,他听到了一个也并不陌生的声音:“哪里来的杂碎,竟然敢穿着我瀚灵仙门的服饰来冒犯先人!”

    不用转头去看,宋仙魂就知道这个声音是哪个的了——

    赵日天!

    而向他飞来的那道黑影正是这厮的法宝:真吟箫!

    真吟箫离宋仙魂越来越近,即将打到他的脑袋的时候,只见他忽的一伸手,虚掌就挡住了真吟箫。

    掌中迸发出一股气流,灼烧着空气,令得真吟箫就停在离他太阳穴还有一尺左右的地方。

    赵日天见到对方轻而易举地就挡下了自己的真吟箫,身子微微顿了顿,但是看到真吟箫再这么被气流灼烧下去,必定会出现损伤!

    立马就跳了上去,向宋仙魂出手,激射出一道白色气波。

    宋仙魂手一挥,真吟箫便调转了方向,朝那道白色气波迎去。

    没有震耳欲聋的声音发出,也没有璀璨夺目的光芒迸发出来,只见空气被波动了几圈,便两力相消。

    见力道被抵消了,赵日天趁机拿回了真吟箫,还好没被灼烧出损伤,他暗自舒了一口气。

    但心头却燃起了一股闷气,不发出来就不爽!

    于是祭起了真吟箫,向给对方来上几招。

    “赵师侄,不要轻举妄动!”西门长老从一旁走了出来,严肃地说道。 

    赵日天对着宋仙魂冷哼了一句,便收回了真吟箫,对着西门长老拱了拱手:“是,师叔。”

    宋仙魂因为易容过,也不怕他们认出来。

    但这里毕竟是闹出了点动静,所以很快就吸引来了其他组的弟子过来,其中就包括陈妃儿这一组。

    陈妃儿见到宋仙魂的时候,差点就忍不住叫他一声“龙师兄”,但很快就听到了宋仙魂给她用传音术说的话:“眼下不要与我相识,不然你会下不了台。等下见机行事。”

    陈妃儿抿了抿嘴,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宋仙魂的建议。

    而这时候七道彩色的流光已经开始慢慢汇聚,但这一次不是汇聚成一个人,所以宋仙魂并没有看到老者的身影,想必当时在安放夜明珠的室内的意念便是他留在世间的最后残影。

    不过,这七道彩色的流光像是在汇聚成一个法阵!

    宋仙魂看了一眼流光之后,便将视线移到了西门长老等人身上。

    “年轻人,你为何穿着我们门中弟子的外衣啊?”

    西门长老毕竟是老江湖,见到宋仙魂这个“陌生人”之后,心里保有几分谨慎。

    他的话一出,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外衣不是陈妃儿的么?怎么会在她身上?

    宋星月连忙问陈妃儿:“陈师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认识?”

    其他的师姐妹也纷纷向陈妃儿问着差不多的问题

    未等陈妃儿开口回答,宋仙魂就抢先一步说道:“这衣服是我在一通道中捡到的,怎么,你们想要回去?”

    宋仙魂的声音也刻意去改变了下,虽然听着有些变扭,但是已经完全跟他原本的声音相差很远,所以也就没人听出来。 

    “呵呵。”西门长老微微一笑,摆手说道,“年轻人说哪里的话,既然是你捡到的,那就送你了,陈师侄,你意下如何?”

    陈妃儿的视线移到了宋仙魂的身上,然后表现出了极大的恶心感,说道:“这人身上没一处地方是干净的,我的外衣也干净不到哪里去了,我不要也罢!”

    宋仙魂在心里默默地为陈妃儿点了个赞!

    “不对!”陈妃儿忽然语气一转。

    这节骨眼上,听到了陈妃儿的话风改变,差点把宋仙魂吓了一跳,这个美妞,是要干嘛?玩心跳?不过宋仙魂依然面不改色的样子,没有将情绪变化表现出来。

    只听陈妃儿说道:“我之前遇到一条暗河,用水给外衣除了些尘,然后挂在石壁上,我才洗脸洗手,不料一转身外衣就不见了!”

    “你是说,这外衣是他偷的?”跟宋仙魂过了两招的赵日天,见缝插针,指着宋仙魂问道。

    “嗯!”

    这下子陈妃儿跟宋仙魂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的,达到了宋仙魂的预期效果。

    “年轻人,偷东西,可是不对的!”西门长老忽然淡淡地说道。

    不过凭谁都能听得出来,他是在间接的训话。

    宋仙魂笑了笑,看着陈妃儿问道:“你亲眼见我偷的?” 

    “我……”陈妃儿语塞了。

    宋仙魂接着说道:“所以嘛,眼不见为虚!实不相瞒,我走在通道时,见到了河里飘着一件衣服,恰逢我身上的衣服也烂了,就将它捡了起来,不然,你以为我一个堂堂男子汉会穿一个女子的外衣?”说到这,宋仙魂看向了赵日天,“这位赵兄弟,要不,你借你的外衣给我穿?” 

    宋仙魂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赵日天闭嘴不说话了,但是要他借衣服,却是不会借的,只见他袖子一甩,冷哼了一声,便移开了视线,看都不看宋仙魂一眼。

    宋仙魂继而对西门长老说道:“前辈,要不,你借你的外衣给我穿?”

    西门长老则说道:“年轻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宋仙魂笑了笑,说道:“前辈说的好有道理啊!”

    “年轻人,老夫有个问题想问你,不知能否告知?”西门长老岔开话题。

    “你且说。”宋仙魂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西门长老问道。

    宋仙魂撇了撇嘴角,回道:“我说我是误打误撞进来的,你信么?”

    “你!”

    一旁的赵日天见宋仙魂语气嚣张,顿时就火气上来了。

    宋仙魂则“哈哈”地笑了起来。

    西门长老脸都青了,但是他还是压制住心里的火气。

    而就在这时,七道流光已然汇聚成了一个完整的法阵!

    这个法阵,中间是一个阴阳鱼,阴阳鱼上是一个铿锵有力的“道”字,阴阳鱼和道字的外围则是八卦,八卦外围也就是整个法阵的最外围是天干地支。

    众人的目光都被这个法阵给吸引住了。

    法阵也同样具备了七种颜色,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不过不是它里面的组成元素所呈现出了七种颜色而是它的表面。

    七色流光相互交织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年轻人,这个法阵可是你启动的?”

    西门长老指着法阵问道,他知道他们这一行人都不是有缘人,不然刚才路过的时候就会有所动静,也不会等到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出现。

    宋仙魂用刚刚那同样的语气回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打心里,宋仙魂就对西门长老这个老家伙有些反感,尤其是在飞天峰上听到他和赵吕说的那番话之后,西门长老已经进入了他的黑名单。

    “臭小子,不要给你脸,不要脸!” 赵日天横了一眼宋仙魂,怒道。

    西门长老在他心里的地位一直都挺高,仅次于他老爹赵吕,比掌门灵道子都高,不仅仅因为西门长老是师叔,还因为他有很多事,都是西门长老在背后支持他。

    宋仙魂淡淡地看了赵日天一眼,然后淡淡地说道:“这位姓赵的小子,你有脸给我么?”

    此话一出,赵日天彻底地怒了,祭起了真吟箫就向宋仙魂砸来。

    宋仙魂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这支箫等下子变成了烤箫,可别怪我啊。”

    刚刚见识过了对方的气流灼烧真吟箫的情况,所以赵日天听他这么一说,便急忙将已经到了一半路程的真吟箫撤了回来,继而祭出了一把三尺仙剑。

    这剑浑身都是绿色,绽放出来的颜色也是绿色……

    宋仙魂瞥了赵日天祭出来的这把仙剑,故作惊叹地说道:“好绿啊!”

    听出了宋仙魂语气中的讽刺,赵日天火冒三丈,绿剑分出了九把剑,分上中下三层向宋仙魂疾驰而来!

    宋仙魂心道:在他们面前不能用弑天剑,也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用的招术是仙门的。

    脑海中迅速搜寻起自己具备的技能……

    忽然他眼前一亮!

    老前辈传授了些修为功法过来,这些功法里面有些虽然和仙门的同源,但已经是岔了道。

    也不见宋仙魂后退,直接就伸手掐起手诀,立马便在自己的面前立起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道光墙。

    这七道光墙成圆形排列,绿色的光墙则在中间。

    宋仙魂意识到,对手的功法呈什么颜色,中间的光墙便是什么颜色。但是要是对方的功法颜色不是这七种颜色中的一种,那这招就没辙了,用不了。

    七道光墙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尤其是中间的绿色。相比之下,赵日天的绿剑绽放出来的绿光,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七道光墙忽然继续旋转,直接迎上了赵日天祭来的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