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7章 荒凉之地

    更新时间:2016-03-22 19:09:50本章字数:3074字

    除了绿色光墙之外,其他的六道光墙在迎上绿剑的同时,徒然变化了阵型,形成了一个盒子!

    绿剑像一只在水里游窜的鱼一样,一头扎进了这个盒子。

    赵日天大骇!

    绿剑像失去了控制一般,任凭他怎么用灵力,都施展不出技能!

    看着自己对面不远处的赵日天,宋仙魂嘴角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

    凝神!

    六道光墙瞬间向中间合拢!

    而作为“盒子”底部的绿色光墙也猛然缩小!

    就这样,赵日天的绿剑硬生生地被这个“盒子”给禁锢住了!

    对此,赵日天是无可奈何。

    但在一旁观战的飞天峰弟子倒是对宋仙魂的修为感到惊讶,尤其是站在宋星月身旁的陈妃儿。

    她刚刚从宋仙魂用传音术跟她传音,便知道了宋仙魂的修为已经不是御剑境界的了,现在又看到了他轻描淡写地克制住了作为仙门精英弟子佼佼者的赵日天祭出的绿剑,心里对他的敬佩之情,又高了几分。

    宋仙魂则知道,要是他激发出八层灵力去操控七道光墙的话,那赵日天的绿剑也会成为粉末!

    看着赵日天吃瘪,宋仙魂见好就收,也不跟他计较,因为眼下还有要事要做。

    于是撤掉了七彩光墙,赵日天的绿剑“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众人好奇地向绿剑看去,发现剑刃上出现了一个缺口,这把剑,算是钝了。

    “你竟然毁我的剑?”

    赵日天冲上前去拾起绿剑,看了一眼,然后向控诉凶手似的。

    宋仙魂则语重心长地说道:“听我一句,剑不在乎锋利,如若你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地,剑随你心动,哪怕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也能克敌,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看用剑之人的品性。”

    说到最后一句,宋仙魂故意装作老学究一样的表情看了一眼赵日天,随即扁着嘴摇了摇头。

    这很显然是告诉赵日天——你丫不行!

    “你……”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宋仙魂表情中的讽刺,赵日天急得跳脚。

    “赵师侄,冷静!”

    西门长老看到弟子吃瘪,依然保持着克制,他已经看出这个陌生的年轻人不简单,在他身上有太多的未知数,如果贸然树敌,恐怕吃亏的还是自己这一方。

    制止了赵日天,西门长老上前一步,却在他正准备拉拢宋仙魂之际,已经成型一会的法阵忽然出现了变动!

    法阵转了一个九十度,然后树立在半空中。

    西门长老看着这一幕,想说的话卡在了喉咙里,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法阵的变化。

    其余的人张着嘴巴看着,包括对宋仙魂咬牙切齿的赵日天,也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宋仙魂是距离法阵最近的一个人,他赫然看到,法阵缓缓地裂开了一个口子,而且,他已然感受了一股吸力正在变大!

    还未等他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吸力就变强了起来,任他想着法子要站稳,却还是被吸了过去,哪怕他要御空逃脱,却发现根本使不出灵力!

    陈妃儿看着宋仙魂被法阵的口子吸了过去,心里满是担忧。

    宋仙魂脑海中忽然闪过老者的身影,像是他在指引自己要往这个法阵的口子里去似的。

    宋仙魂放轻松了心态,任由吸力把他吸进去。

    当宋仙魂被吸进去之后,法阵的裂口便在缓缓地缩小,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多久,它就能闭合。

    陈妃儿心里一阵担心,最后抿了抿嘴,咬了咬牙,便窜了过去。

    “陈师妹!”宋星月急忙叫道,但是已经迟了。

    “嗖”一下,陈妃儿就被吸进了裂口。

    见陈妃儿也被吸了进去,便有对她心仪的弟子询问西门长老:“师叔,怎么办?”

    迅速地在脑子里想了想,西门长老说道:“进去!”

    话音刚落,他就率先朝法阵裂口掠去,就这样,他成为第三个进去的人。

    有了西门长老以身作则的先例,刚才询问的弟子立马就没了顾虑,紧接着跟了上去。

    一时间,法阵的裂口热闹不少,飞天峰在场的弟子一个接一个的往里面窜去。

    而当最后一个弟子进去之后不久,裂口一合,七彩流光渐渐地暗淡下来。

    当一切都归于宁静的时候,骸骨并没有出现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株奇怪的草。

    说它奇怪,是因为它有七片叶子,每片叶子一种颜色!

    一只蝴蝶从其他地方飞了过来,围绕着这株七彩草翩翩起舞,约有一会,它停在了最上面的叶子上,这片叶子,是紫色的。

    ……

    宋仙魂是第一个进了法阵裂口的人,所以也是第一个出现在另一个空间的人。

    宋仙魂用感知力查看了一番附近的情况,发现这里到处都是瘴气,所以在这里必须得万分小心。一旦被些特别毒的瘴气侵袭身体,轻则七窍流血,修为尽失,重则经脉全断,犹如行尸走肉。

    这里的天,是灰蒙蒙的一片,看着像是要随时打雷下雨似的。

    这里的树,没有一片叶子,树干都是乌黑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些是乌木。它们也没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宋仙魂故意用剑在其中的几棵树上划了一剑,发现这里的树不仅是外表乌黑,里面也是!树干划出了一道口子后,有墨汁一样的汁液渗了出来。

    再看脚下,除了一些裸露在地表的树根仔,没有其他包括草在内的植物。

    荒凉!

    宋仙魂用这两个字来形容这里的环境。

    从陈妃儿的外衣上撕下一块比较干净的布围住了口鼻,然后向深处走去。

    宋仙魂并不知道,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人也进了这里。只是,他们都没落在宋仙魂落的地方。

    ……

    陈妃儿是第二个进入这个空间的人,但她并没有看到最先进来的宋仙魂。

    看了一眼四周,陈妃儿双手做喇叭状放在了嘴边,叫了起来:“龙师兄!龙清晨师兄!”

    声音向四周扩散,当它消停之后,依然没得到宋仙魂的回应。

    而她的四周,也没看到其他人。

    宋仙魂和陈妃儿都成了单独行动,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当然没有这样!

    西门长老等人就落在了同一个地方。

    看着这里的环境非常恶劣,西门长老提醒道:“你们要打起精神来,这里瘴气太重,丝毫不比之前的地方安全,最好撕块布遮下口鼻。”

    男弟子们纷纷撕下身上的比较干净的布照做,女弟子则从怀里拿出了手帕。

    之前在法阵面前询问西门长老的那位弟子没见到陈妃儿的身影,便说道:“陈师妹去哪了?”

    众人纷纷看着彼此,这才发现,陈妃儿不在这里。

    “师叔,要不要去找找陈师妹?”宋星月和陈妃儿是从小玩到大的,平日里她们两个人又是最要好,好不容易陈妃儿归队了,现在又不见了,她实在是担心会出什么岔子。

    西门长老却是有些不悦地说道:“刚才陈师侄会不顾一切地跟着那年轻人进来,实在是太冒进了!回去之后,关她禁闭!”停了一下,他继续说道,“我们既然来了这里,就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地出去,所以,我们一边往深处走,一边找陈师侄。”

    诸位弟子齐声应道:“是。”

    西门长老扫了众人一眼,表情严肃起来,说道:“接下来,你们都得听从我的安排,不可像陈妃儿那样冒进,知道吗?”

    “知道!”

    “多注意脚下的路和这里的瘴气。”说罢,西门长老在前面带路,向深处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弟子,一个个小心翼翼的。

    “西门师叔,能看得出那小子是哪门哪派的么?”赵日天走在西门长老的右侧,问道。

    西门长老回忆起刚才宋仙魂的招数,尤其对他那七道光墙印象深刻,一把可以削铁如泥的剑竟然在这光墙中毫无反击之力。

    沉吟了片刻,西门长老说道:“首先,在仙门我是没从未见过此人,除非他是新来的;其次,从他的功法看,倒是与我们道家有几份渊源。世间修真门派众多,其法门也多如牛毛,仅我道家就数不过来,据我已知的,都没有他这样的,所以并不清楚他是哪门哪派的。”

    “那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赵日天像个好奇宝宝一样。

    西门长老身子忽然一顿,眉头轻拧,随即说道:“如果他不是从其他地方进来的话,那便是从我们进来的地方!”

    “如果是从我们进来的地方,那就是说此人之前是在我们瀚灵山!”赵日天接着西门长老的话分析道。 

    “……”西门长老眉头紧紧地皱起,没有说话。 

    ……

    陈妃儿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宋仙魂的回应之后,便放弃了叫喊。同样的,她也发现了这里瘴气非常重,所以拿出了自己的手帕绑在了面前。

    虽然这样无法完全将瘴气杜绝吸入体内,但是可以抵挡部分直接被吸入而中毒。

    陈妃儿走的非常小心,哪怕前面有一根枯树枝,她也用自己的剑将其挑开,免得有毒。

    这里出了乌黑的树木,连一只蚂蚁都见不到,所以她不得不小心谨慎地行事。

    走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陈妃儿的脚下忽然一阵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