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9章 你属牛的吧

    更新时间:2016-04-01 23:40:22本章字数:3047字

    当时齐丽自始至终都没有上前去与宋仙魂见面,在一旁看着他无大碍之后,便悄悄地离开了。

    “你说,两年前在西南一带的深山见过我?”

    就在齐丽和齐枫即将结束对这件事的交谈时,宋仙魂的话忽然传来。

    父女俩看去,宋仙魂已经换得了衣服,现在看起来比刚来的样子多了一份玉树临风的气质。

    齐丽被吓了一跳,脸也“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宋……宋师兄都……都听到了?”齐丽支支吾吾地问道。

    宋仙魂走到了她面前:“我只是听到了你后面说的一些关于两年前那件事的话,前面的没听到。”

    “哦。”齐丽应了一声。

    宋仙魂说道:“我当时无意间看到一个女子的背影离我而去,只是不知道是你,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了。”

    齐枫笑了笑,说道:“这就是缘分啊。”

    宋仙魂点了点头,说道:“怪不得齐师妹昨晚为我打掩护,原来是有原因的。”

    被宋仙魂这么一说,齐丽的脸,更红了,她感到自己的脸蛋就要像火一样燃烧起来了。

    这时,宋仙魂面对了齐枫,对其揖礼道:“齐师叔,陈师妹就有劳您了。”

    这个时候也只能任由宋仙魂的选择了,所以齐枫说道:“希望你在二十四个时辰内,找到医治陈师侄的方法。”

    “弟子告辞!”宋仙魂说道。

    “丽儿,送下你宋师兄。”齐枫看了一眼齐丽,吩咐道。

    红着脸的齐丽“哦”了一声,便和宋仙魂一起转身,向外走去。

    在经过客房对出来的地方时,宋仙魂停了下来,向里面看了一眼。

    眼眶微微颤动,随即他移回了目光,继续迈步向外走去,齐丽走在其右边。

    宋仙魂脸上的易容术还在,只是衣服上和进来时的不一样。

    此时齐枫一门未去水潭的弟子都在屋内不知道做着什么事,所以没人知道宋仙魂和齐丽走了出来,然后化作两道光芒朝藏经阁的方向飞去。

    飞过了几个山头,已经离开飞天峰的地盘,齐丽停了下来。

    齐丽停下来的时候,宋仙魂没注意,飞出了数十丈远的距离,他才发现齐丽没有跟上来。

    急忙飞回去,宋仙魂问道:“怎么齐师妹?”

    齐丽此时的脸色已经稍微好转,没刚才那么红,她看着宋仙魂,柔声说道:“宋师兄,我就送你到这吧。”

    宋仙魂见齐丽已经送他出来有几个山头了,于是说道:“好吧,你回去的路上要小心。”

    “嗯。”齐丽应了一声。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转身,彼此看着对方。

    “你怎么不走啊?”两人看了好一会,竟然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看着你先走!”又是两个人异口同声。

    宋仙魂挠了挠后脑勺,说道:“男人理应要让女人,所以,齐师妹先走吧。”

    “你有急事,你先走!”齐丽坚决道。

    宋仙魂接道:“好吧,那我先走。”说罢,转过了身去,然后化作了一道白光,一下子就不见了。

    看到宋仙魂走远了,齐丽幽幽地叹了一口,随即也转过身去,御着自己的齐云剑,往飞天峰飞去。

    ……

    又过了几个山头,宋仙魂已经看到巍峨的藏经阁。

    “问道阁”三个字,在夜色下,依然肃穆。

    藏经阁最顶部的回廊上,挂着一盏油灯,油灯下是一张桌子,和两张凳子。此时其中一张凳子上,坐着一个灰袍老者,此时的他一边品着香茗,一边思考着事情。

    宋仙魂直接飞了过去,停在了回廊上。

    “弟子宋仙魂,见过问道师叔。”

    “嗯?”问道居士立马放下了茶杯,站了起来,“竟然是你,怎么样了,水潭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他心里一直想着个事,所以没注意是宋仙魂,因此看到是宋仙魂,他便激动了。

    宋仙魂则不答反问:“你能不能告诉我,有没有方法治疗一个人体内的瘴气?”

    “瘴气?”问道居士眉头一皱,“为何突然说这个事?”打量了一番宋仙魂,“你中瘴气了?看着不像啊?”

    宋仙魂回道:“不是我,是飞天峰的陈妃儿陈师妹。”

    “飞天峰陈妃儿?她中了瘴气?”

    宋仙魂点头:“师叔有办法么?”

    问道居士压了压手:“等等等等,她中了瘴气跟你何干?飞天峰的人跟你不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么?”

    “师叔,你有所不知,这里面发生了些事情。”宋仙魂说道,“不过,在我说之前,能将我脸上的面皮摘去么?”

    “这玩意你自己都能摘,只不过费劲罢了。”

    “既然费劲,还不如让你摘!”宋仙魂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行行行,马上摘。”问道居士将宋仙魂按坐在了凳子上,然后开始替宋仙魂摘面皮,“我一边摘,你一边说吧。”

    酒疯子的易容术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一般的外部环境都很难破坏,哪怕用刀去划,用普通的火烤,顶多也就让带面皮的人吃痛一番,就像宋仙魂在铺有黑白相间的地砖那段通道里一样,被火花炙烤得疼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宋仙魂坐在凳子上,将今天下午遇到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问道居士,比告诉齐枫父女的信息还多,因为更为详细。

    由于信息量太大,问道居士一时无法消化,不过他先挑眼下最重要的说:“所以陈师侄中的是那里的瘴气的毒?”

    “是的,师叔。”

    此时问道居士已经将面皮摘下来,放到坐上,然后说道:“我在仙门这么多年,却是从来没听说过底下还有这么一个世界啊。”

    宋仙魂则说道:“师叔,其实不然,弟子觉得,这地方一半在我们脚下的地里,一半是地面的。如果它不是一个虚拟空间的话,那它就是真实存在我们瀚灵群山中!”

    “你刚才说遇到癞蛤蟆的那个地方的空间在时间上与我们所在的空间不一样?”问道居士问道。

    “没错。”宋仙魂答道,“西门长老在进去之前悄悄放了一个沙漏,里面的沙,根本没流下多少!”

    问道居士想了想,说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先权当这个空间是另一个时空吧,那起码你们进去之前,遇到骸骨的地方应该是我们瀚灵群山的某个地方!不然的话,你所说的老前辈在世的那段时间里,是怎么生存下来的?修真者可以十天八天不吃不喝,但是常年四季不吃不喝,就说不过去了,俗话说,靠山吃山,种田吃田,他必须有可以供他吃喝的资源!”

    “师叔,要不要派人去查看一番?”宋仙魂建议道。

    微微点头,问道居士说道:“此事至关重要,必须得查,先回到陈师侄的事。”说到这,他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捋着黑白相间的山羊胡子,走到了栏杆前,“瘴气侵体,视轻重来医治,据你所说的,陈师侄已经是重症!所以……”

    问道居士忽然转过身来。

    宋仙魂抬头看着他,期待他的下一句。

    停顿了下,问道居士接着说道:“要想医治,需……需行阴阳之道!”

    又是这个方法!

    宋仙魂立马说道:“齐枫师叔已经跟我说过了这个方法,但是,弟子觉得甚是不妥!”

    “为何不妥?”问道居士道。

    “男不欢女不爱的,怎么去行阴阳之道?这对陈师妹来说,不公平。”宋仙魂说道,“不行,我要去看医书!”

    说罢,他刚要转身,就听到问道居士自信地的话:“不怕你说我吹牛,这藏经阁的医书,老夫已经阅完,该怎么治,我比你清楚!”

    宋仙魂身子一震,好一会之后,他才问道:“当真?”

    问道居士坚定地说道:“当真!”

    “那怎么办?”宋仙魂有些急了。

    问道居士瞪了他一眼,说道:“还能怎么样,该说的老夫已经说了!我看,你就舍身一次吧。”走回到桌前,坐了下来,问道居士“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反正,你也不亏嘛!”

    “可我跟陈妃儿毫无感情基础啊!”宋仙魂反驳道。

    “哟呵,臭小子,看不出你还挺正直啊,挺痴情啊?”刚坐下的问道居士,立马跳了起来,“你没你师父半点的风流样!你师父当年……”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背地里说人家闲话不好,于是急忙打住,“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就不信,我找不出办法!”宋仙魂也是倔脾气,绕过问道居士,就朝楼下走去,然后直奔医书所在的地方。

    问道居士叉腰指着宋仙魂的背影说道:“哟,你这臭小子属牛的吧,跟牛一样倔了!男人嘛,三妻四妾又何妨?再说,陈妃儿也是咱仙门排得上号的大美女!你要是不救她,她就得香消玉殒了!”

    宋仙魂权当问道居士是在胡言乱语,一个劲地下了楼。这是第五层,光医书就占了一半的书架!

    咽了咽口水,宋仙魂走到了第一个书架前,发现医书有厚有薄,有旧一点的,也有新的一点的,反正,数量不少!

    还有二十三个半时辰,我就不信了!

    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