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1章 奇遇

    更新时间:2016-04-03 12:34:56本章字数:3017字

    宋仙魂原本以为问道居士坐下来之后,会跟他讲讲那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岂料问道居士手掌一摊,一个小酒坛就出现在了他手里,然后,他不动声色地喝起了酒,压根不打算跟宋仙魂讲故事!

    宋仙魂被吊起了胃口,心里痒痒的,索性也坐了下来,就坐在问道居士的左边。

    坐下后,他一把抢过了酒坛子,“咕噜”地喝了一口:“啊,好酒!这酒是酒疯子师叔的吧?”

    “我找他要的。”

    拿着酒坛子,宋仙魂问道:“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抢回酒坛子,问道居士说道:“嗯。的确有事要跟你说。”

    宋仙魂期待地说道:“那快点说吧,我听着。”

    抿了一口酒,问道居士手指在酒坛口的边上点了点,然后将酒坛子递给了宋仙魂:“剩下一点,都给你了!”

    宋仙魂也是喜酒之人,接过酒坛子就“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就干完了剩下的酒。

    真是入口即香,人间美酒是也!

    看着宋仙魂喝完了酒,问道居士说道:“把刚才那把剑拿出来。”

    “哦。”宋仙魂想着有故事可以听了,便一掐剑诀,那把古朴的仙剑就从他袖子里飞了出来。

    问道居士伸手握住了这把剑,说道:“知道这把剑最开始的主人是谁么?”

    宋仙魂哪里知道呢?于是摇了摇头:“请师叔明示。”

    “这把剑,是你师叔母生前的佩剑。”

    宋仙魂看着墓碑,明白了过来。

    问道居士接着又道:“这剑取万年寒冰所铸,不过,它的名字,却不叫‘寒冰剑’,而是‘紫藤剑’。”

    “可是,这剑的材质,不像寒冰啊,倒是像青铜。”宋仙魂指了指剑身,说道。

    问道居士站了起来,指了指剑柄上的一个凹槽:“看到了这里没?”

    宋仙魂好奇地点了点头。

    接着问道居士走到了墓碑的一侧。这座坟墓已经用方砖砌好了四周,问道居士伸手在一块方砖上一按,接着与它隔着一块方砖的右侧那块方砖便弹出了一半,问道居士把这块弹出来的方砖拿下,竟是从里面拿出了一粒晶莹剔透的冰珠子。

    将扯出来的方砖塞回去,问道居士走到了一旁,在宋仙魂的注视下,把这粒冰珠子往剑柄的凹槽处按去。

    宋仙魂看到,这粒冰珠子和这个凹槽正好合适!

    所以!当冰珠子和凹槽完美无瑕的衔接在一起时,这把看似青铜材质的仙剑一声剑吟响起,便从问道居士的手中离开升空,悬在一丈高的空中,绽放起了白光,除此之外,寒气萦绕在了剑身。

    有好一会,白光散去,宋仙魂定睛一看,赫然发现,这把仙剑,已是变了样!

    晶莹剔透,剑尖处闪烁着一缕剑芒。

    “唰唰”自转了两圈,仙剑缓缓落在了问道居士的手中,接着它剑身上的寒气已消散了去。

    这把剑,不简单!

    宋仙魂心道,看来之前是自己看走眼了。

    将剑递到了宋仙魂的面前,问道居士说道:“试试看。”

    “好!”宋仙魂应了一声,握住了剑柄,发现这剑并没有因为是万年寒冰所铸而让用剑者感到彻骨寒,反倒是一股清凉,犹如薄荷一般。

    腾空而起,宋仙魂“唰唰”挥舞了两下剑,剑气迸出,立马便斩断了百步之外的两棵松树。

    这轻描淡写地就能有如此效果,令得宋仙魂吃了一惊。

    宋仙魂落回地面,问道居士说道:“这便是紫藤剑的真面目了。”

    眼珠子转了转,宋仙魂问道:“话说,这剑为何叫‘紫藤’,而不叫‘寒冰’啊?”

    问道居士负手而立:“或许,你师叔母早就预料到我们之间的结果了吧,所以便用她喜欢的花来命名。”看向了墓碑,问道居士颤颤地说道,“为情而生,为爱而亡。”

    接着,他说出了一段往事:“五百年多前,你掌门师父灵道子尚未继承掌门之位,我也没有隐居在藏经阁,你的李时新师伯也尚未被卷入中原修真界与东海白氏一族的纷争中,你那酒疯子师伯还不像现在这样放荡不羁。我们瀚灵仙门四杰那时都还很年轻,便商定好,每人朝着一个方向下山游历去。

    因此,你师父去了南部,你李时新师伯去了东部,你酒疯子师叔去了西部,而我则去了北部。北部有瀚州和宁州,我们中州上去便是瀚州,瀚州再上去便是宁州。我一路向北,最后却是过了宁州,来到了北原。

    北原一带为荒漠,它与冰原接壤。我在北原认识了陈舒妃。当初我不知道她是身份,自以为她是江湖儿女,喜欢浪迹天涯,无拘无束,所以便带着她一同闯荡,直到我们彼此相爱,这一晃,便是两年过去了。由于她离家两年,所以家中长辈派了大量人力去寻找她,当她家的下人找到我们时,我才知道,她是北原第一大派‘紫藤谷’谷主的千金。呵呵……”

    问道居士苦涩地笑了笑,又道,“谷主是陈舒妃的母亲,她年轻时曾被男人伤害过,而且是身怀六甲时遭遇了抛弃,也就是陈舒妃的父亲。当她生下陈舒妃之后,从小严格要求自己的女儿,不许她接近任何男子,所以,整个紫藤谷的弟子,全是女弟子。

    然而,谷主的这一做法随着陈舒妃年纪的增长而遭到了质疑。陈舒妃觉得自己就是笼中之鸟,于是终于有一天,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便逃出了紫藤谷,在其过程中认识了我。”

    “这么说,谷主知道她的女儿跟你在一起,岂不是恨之入骨?”宋仙魂适时地插了一个问题。

    “没错!”问道居士说道,“她巴不得杀了我,所以,在被她知道之后的时间里,我们过的是逃亡的生活,她甚至设计陷害我,让我成为整个北原人人得而诛之的恶人。”

    宋仙魂心中不禁叹道:

    问道居士也是一位传奇人物啊!

    坐了下来,问道居士看着墓碑,说道:“无奈之下,我们经历了重重危险,跑到了冰原。”

    “为何你们不往南跑?而且和仙门取得联系?”宋仙魂又问。

    问道居士摇了摇头:“我不想给仙门添麻烦。同时,我们师兄弟四人在出门游历前就曾约法三章,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不能和仙门有联系。”

    “原来如此!”宋仙魂明白了过来,不过这么一说,他倒是觉得这约法之事,不妥。瀚灵山四杰,除了灵道子和酒疯子,李氏两兄弟都出了状况!

    “冰原极其危险,尤其是那的恶劣环境,所以紫藤谷和北原各门各派的人追到了北原和冰原接壤之地,便不敢追了。就这样,我们进入了冰原,这一去,将近了两年。而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们遇到了很多事,尤其是那一日,我们无意中掉入了一个冰窟里,发现这个冰窟别有洞天。这冰窟犹如一座水晶宫般,我们往里走了一段距离,你猜我们遇到什么?”

    说到这里,问道居士竟是问起了宋仙魂问题。

    宋仙魂的好奇心立马就被问道居士调了起来,问道:“遇到了什么?”

    “一副冰棺!”

    “冰棺?!”

    “这冰棺里面,躺着一个肌肤如玉,倾国倾城容貌的红衣女子!看样子,穿的是她成亲时的嫁衣,那嫁衣一看就雍容华贵,不是一般人家所穿,于是我记下了嫁衣的样式。后来回到仙门我便画了下来,画的时候正好被你那从南部回来的师父撞见,好样的,他一看,便知道了这嫁衣的布料出自哪!”问道居士回忆道。

    “我师父怎么说?!”宋仙魂连忙问道。

    “他说这布料出自江南的楚家。”问道居士回道。

    宋仙魂接道:“我知道这个楚家,这在几十年前都还是江南第一家,做着各种生意,而且黑白两道都混得风生水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二十年前,突然就销声匿迹了。”

    “哟,小小年纪,你还知道得不少啊。”问道居士赞道。

    宋仙魂“嘿嘿”一笑,然后问道:“只是,不知道这女子和江南楚家有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你师父给出了一个猜测。”

    “哦?什么猜测?”宋仙魂觉得,师父灵道子简直就是一本百科全书。

    问道居士回道:“据他所知,楚家的虽然经营者布庄的声音,但是却不做嫁衣的生意。” 

    宋仙魂不解地问道:“那为何这位女子身上穿着楚家布庄所做的嫁衣?” 

    “当时我也是这么问的。”问道居士解释道,“你师父说,楚家除了自己的族人,不会替外人做嫁衣,所以……”

    “所以,那女子定是楚家的子女?”宋仙魂抢先接道,但很快他就摇了摇头,“不对,这也可以是嫁到楚家的媳妇。”

    “非也!”问道居士否定了他的推测。

    “哦?”宋仙魂不解,“为何?”

    问道居士断然道:“因为,楚家只给自己的族里的女子做嫁衣,哪怕是外族女子嫁进来,也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