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2章 头晕

    更新时间:2016-04-04 21:34:56本章字数:3150字

    “还有这等古怪的规矩?”宋仙魂努了努嘴。

    “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嘛。”问道居士说道。

    “那你们查出来是楚家的谁没有?”宋仙魂问道。

    “没有!”问道居士遗憾地说道。

    “……”宋仙魂无语地看着他。

    问道居士耸了耸肩,说道:“半个月后,就是你师伯李时新的事被人告发了。”

    原来是时间上被李时新师伯的事牵制了。宋仙魂心道。

    为了不岔开话题,宋仙魂问道:“想必,这巨大的冰窟是这位女子的墓吧?”

    问道居士点了点头,道:“没错!”随即他有些遗憾地说道,“可惜,我们并不知道这位墓主人的身份,冰窟里出了她之外,就只有……”

    说着,问道居士指了指宋仙魂手中拿着的紫藤剑。

    “这把剑?”宋仙魂说道。

    “嗯。当时我们看到这把剑的时候,它是放在一个冰架上的,如之前你看到的那样,青铜材质。你师叔母无意中在一个冰棺旁边发现了冰珠子,看到它和剑柄的凹槽吻合,于是便将冰珠子安放了进去,接着就是像你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一样,剑焕然一新,变了一个样。

    当剑变了样时,一道光幕忽然出现,上面有些字,其中一句是:

    如若此剑以真实面目重见天日,便是有缘人所致,故请有缘人接纳此剑,弘扬正义,切不可危害世间。”

    宋仙魂问道:“所以,你们就将剑给带走了?”

    问道居士回道:“嗯,带走了。这把剑我们并不知道名字,但从光幕里的文字记载看,这女主人也是个痴情之人,‘为爱而生,为情而亡’的话,也出现在了光幕上,再加上你师叔母见此文想起了我们的情况,便提议将此剑命名为‘紫藤剑’。”

    “原来这就是紫藤剑名字的由来。”宋仙魂点头说道。

    “出了冰窟之后,我们在冰原又待了一个月,跟在冰原结识的一些门派道别,然后我们就返回北原。”说到这里,问道居士的眼眶颤抖了几下:“我们返回北原之后,不知为何,竟然没人追杀我。陈舒妃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时间能冲淡一切,便带着我回紫藤谷请求和她母亲和解……唉……”

    听到问道居士叹了一口气,宋仙魂关切地问道:“师叔,你们去紫腾谷发生了什么事?”

    问道居士颤颤地说道:“很不幸,曾经在北原强极一时的紫藤谷,变成了一座废墟,早已经长满了野草。”

    宋仙魂吃了一惊,问道:“是谁灭了紫藤谷一派?”

    问道居士无奈地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们到处打听,都未能打听到半点线索,这事在北原修真界,也算是一桩悬案。”

    “师叔母岂不是很伤心?”宋仙魂看着墓碑说道。

    “她在废墟里看到一封残了一角的书信,那是她母亲的亲笔信,里面写着对女儿的思念与谅解,当她看完这一书信之后,悲痛欲绝,她守在紫腾谷的废墟里一天一夜未眠,我默默地也陪着她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夜里,她凭着记忆找到了紫藤谷的酒窖,搬了几坛陈年老酒在紫藤谷谷口与我买醉,却趁我不注意时候,下了迷魂药。”

    宋仙魂张着嘴巴看向了问道居士,想不到他们的事,这么曲折。

    “当翌日上午我醒来的时候,你师叔母便恢复到了以前和我无忧无虑地生活时的样子,有说有笑,还和我闯荡神州各地,我对她忽然的变化有些莫名其妙,但看到她开心的样子我也没去问她原因。直到有一天,我们回到宁州时,我才知道……”

    说到这,问道居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同时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说道,“她带着紫藤剑,竟然一夜之间把追杀过我的大小门派,屠杀殆尽!”

    “嘶!”听到这里,宋仙魂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何等逆天之事!

    “也正因此,她成了北原的大魔头与公敌,北原所有剩下的门派结成了联盟,誓要诛杀她,并广发英雄帖,拿她人头者,赏金二万两白银。”

    宋仙魂再一次倒吸了一口凉气,师叔母这是何等的气魄,一人一剑,搅动了一地之风云!

    “我就纳闷了,为何没有我的份呢?我好歹是她的丈夫。后来我才得知,原来她为了保全我的名节,对外宣称我已经去世多年,复仇只有她一个人来完成!”

    “师叔母对你用心良苦啊。”宋仙魂不禁动容道,越听越有味,他追问道,“后来呢,后来怎样来了?”

    “后来?后来在竟是在瀚州和中州接壤一带遇到了你酒疯子师叔才躲过了一劫。好在北原潜入进来的杀手信了你师叔母的话,并不知道我还在世,也不知道我就是瀚灵仙门四杰之一的李时闻。不过你师叔母还是被北原一用毒高手给打伤,导致容貌被毁,而且当时她已经身怀六甲,却胎死腹中。”

    问道居士说道这,忍不住流下了一滴泪。

    泪,顺着脸颊滑落,最后落到了地上,溅起了些许灰尘。

    “那段时间,是我们最黑暗的时间,紧接着不久,你李时新师伯的事东窗事发……”

    这不愧是堂兄弟,两个人的遭遇,接着来。

    哽咽了一下,问道居士又道:“虽然我们修真者到了御灵级别就可以驻颜,保持不老,但是你师叔母的容貌一毁,当时找不到治疗的方法,她又怕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便请你酒疯子师叔使用了特殊阵法将这地方变了个样,外人只要靠近,便会不经意间被阵法绕开,就这样,我们在这里搭了一个茅草屋,安安稳稳地住下,我便在藏经阁和茅草屋之间来回跑。 在此期间,我们并没有要孩子,深怕影响了我们在孩子心中的印象。”

    宋仙魂说道:“但是,你们后来还是要了,那个孩子便是陈妃儿陈师妹。”

    “嗯。”问道居士颤声道,“这多亏了你白梅师伯母。”

    “白梅师伯母。”宋仙魂想起了在虚拟空间遇到了那个妇人,“为何?”

    “她当初并不知道你师叔母的事,后来才知道的,知道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四百五十年,我在她的指导下,找到了治疗你师叔母的方法,花了近二十年才完全治愈。你师叔母的最大愿望,便是为我生下一儿半女,所以在我和她的共同努力之下,怀上了孩子。”问道居士说到这里,欣慰地笑了笑。

    毒已经解了,容貌已经恢复如初,可宋仙魂有一事不明,于是问道:“那师叔母是为何而仙逝的?”

    “我们并不知道,一日我们夫妻前去答谢你白梅师伯母,不料一见面,她就一脸的愁容和自责,怪自己没将代价告诉我们。原来,恢复容貌的代价是不能身怀六甲,否则孕妇体内的真气和灵力会被胎儿一点一滴地吸收。当我们知道的时候,你师叔母已经怀了六个月的身孕,我主张不要这个孩子,你师叔母主张生下,如果保她不保孩子,她便在我面前自刎。”

    宋仙魂看到问道居士此时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肩膀在不停地颤抖着。

    “无奈之下,我只好答应。从那以后的三个月,我们度过了美好的时光,直到一天清晨,一个女孩的降生……”

    说到这,问道居士啜泣了几声。

    宋仙魂动容地看着他。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你师叔母已经为这孩子取好了名字——李妃儿,但是我不敢面对这孩子,每次面对便是深深的刺痛感,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将她改姓陈,让你师父找个长老收养。你师父拗不过我,无奈之下,设计说是从外面抱回来的孩子,希望哪位长老收下。飞天峰的静心师姐看中了她,便收下了她。”

    静心大师是飞天峰的长老之一,不过一年前就带着一个几岁大的女弟子外出云游了,所以宋仙魂那天晚上并没有在飞天峰看到她。 

    对于问道居士的做法,宋仙魂觉得甚是不妥,好端端的一个女儿却被你送了出去!

    但是碍于问道居士是长辈,他也不好去埋怨。

    不过既然回到了陈妃儿的问题上,宋仙魂盘算了下时间,此时已经是中午,又三个时辰过去了,所以,着急地说道:“既然陈师妹是你的亲生女儿,那你是救还是不救?”

    问道居士抹了抹眼眶,又抹了抹鼻子,说道:“救,当然救!”

    宋仙魂又道:“既然救,那就赶紧和我想办法啊!”

    问道居士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再一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缓缓地将这口气呼了出来。

    看向了宋仙魂,问道居士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这一看,倒是把宋仙魂吓了一跳。 

    “师叔,你为何突然这样看我?”宋仙魂心里发毛,不禁问道。

    “宋师侄,我知道你比那赵日天的为人要好,而且是个正人君子。”问道居士忽然拿他的品格评论起来。

    “什么意思?”宋仙魂一时反应不过来。

    “为了妃儿,我这个做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哪怕她知道真相后恨我一辈子。”问道居士忽然靠近了宋仙魂,双眼盯着宋仙魂的双眼,“你现在有没有感觉有些头晕?”

    “头晕?”宋仙魂莫名其妙,然而他刚想说没有,却忽然觉得脑袋一沉,眼睛一阵眩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