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9章 狰狞,可怖

    更新时间:2016-04-11 22:21:49本章字数:3029字

    宋仙魂的眼睛,瞬间变成了血红,看起来甚是诡异。

    他的头发无风自动,一股强大的邪气透体而出,直逼黑云使者,让其喘不过气来!

    “铮!”

    忽的,一声剑吟,白光绽放,直冲云霄!

    “轰!”

    正在与宋仙魂的分身缠斗的左长老首当其冲,被这道光击中了身子。

    此时的左长老已经打散了六道分身,剩下一道分身,即可脱身,不料这道突如其来的光,竟是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

    紧接着天际一道闪电划过,竟然顺着这道光往下爬!

    左长老惊骇地看着这一幕,他刚才已经被光击中,嘴角里已经露出了一抹鲜血,显然是受了点内伤,要是被这道闪电劈中,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啊!”

    爆喝一声,左长老使出浑身的劲,往一边逃。

    然而,闪电还是快了一步,劈在了他的左腿上,瞬间一股焦味传来。

    “啊!”

    这一声,已然不是爆喝,而是痛苦的哀嚎!

    这伤势,比莲姬的紫色剑气发出的火苗杀伤力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闪电劈过之后,左长老踉跄了几下,便往下落。

    “嘣!”

    左长老重重地摔到地上,一股灰尘腾起。

    他想站起来,却因为左腿受了伤,流下了血,而无法站起来,只能匍匐在地。

    额头上,已经是汗水淋漓。

    这一幕,给了黑云使者很大的震撼力,他甚至都没看清楚是什么剑,左长老就倒下了!

    没错!

    谁也没看清楚,包括首当其冲的左长老。

    但是宋仙魂知道,那是什么剑!

    印存在他眉心处的弑天剑在他发生变化的时候挺身而出,爆发出了惊人的威力。

    黑云使者往宋仙魂身上一看,除了祭在他头上的楚冰剑之外,并没有其他剑的影子。

    莫非是这把楚冰剑?!黑云使者怎么也想不明白。

    弑天剑爆发出那一击之后,便回到了宋仙魂的眉心。

    由于左长老的受伤,困仙阵失去了灵力的控制,开始出现时而现,时而隐的情况。

    宋仙魂催动了祭在头上的紫藤剑,调转了剑尖的方向,直指黑云使者!

    剑穿过了血色光线,飞到了困仙阵外边。宋仙魂眼神冷冷地看着黑云使者,令得黑云使者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他暗道:这是一个妖孽一般的存在!

    体内的那股莫名戾气突然暴涨,紫藤剑“轰”一声,地面便划过了一条裂缝,紧接着的是这条裂缝上方的瞬间就凝结成了一道冰墙,冰墙之上,是一条条尖利一般的冰锥。

    裂缝所到之处,便是冰墙所到之处!

    黑云使者挥动着骨刺,一道黑云直冲冰墙。

    “轰隆!”

    两者相撞,地动山摇!

    冰块四处横飞,有的甚至砸到了左长老身上。

    刚刚才受的旧伤,现在又添了新伤,无奈之下,左长老只得一手撑起,一手扯着衣袖来遮挡,才勉强挡住自己的要害位置不被砸伤。

    黑云使者以为就这样可以抵挡住裂缝和冰墙的推进,心里不禁舒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他刚舒了一口气之后,裂缝并没有停下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所到之处,毅然变成冰块!

    一时间,寒气逼人。

    黑云使者只得后撤,使出浑身解数,才堪堪躲过一劫。

    而此时的困仙阵已然失去了作用,完全暗淡了下去,七七四十九个光点和串联光点的光线,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宋仙魂将莲姬放躺在地上,然后带着滔天怒气,双手握着紫藤剑的剑柄,高举在头上,朝黑云使者飞来。

    气势雄浑!

    剑身四周泛起了红里透黑的光芒,宋仙魂飞过之处,乌云密布!

    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一般,让黑云使者喘不过气来!

    这种压迫感,比刚才那白光来得更强烈!

    黑云使者化作一抹黑云加快了速度跑路,但裂缝和冰墙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眼看就要被追到瀚灵的山间了。

    见到一个山谷,黑云使者立马闪了进去,强势的裂缝无法转弯,蔓延到了山脚下。

    “轰隆!”

    一声巨响,裂缝直入山脚,接着是被波及的地方,立马凝结成了冰块!

    巨响也随即戛然而止。

    一屡屡寒气,从冰块里冒了出来。

    黑云使者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愣住了,背脊不禁冒起了冷汗。而正在他发愣之际,宋仙魂举着紫藤剑,已然来到了他正前方两丈高的地方。

    黑云使者立马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而宋仙魂此时神情,犹如恶魔一般狰狞,狂暴,可怖!

    “去死!”

    宋仙魂一声爆喝,高举的紫藤剑,便挥了下来!

    黑云使者竟然一时忘了逃跑,也忘了出手应对!

    乌云如海浪一般翻滚!

    狂风乍起,呼呼而吹!

    剑,劈了下来!

    黑云使者已然闭上了眼睛,不打算反抗了。

    “乓啷!”

    刚闭上眼睛,他就听到了一声响。

    等了好一会,他都没发现动静,也没感觉到剑劈到他脑袋上。

    缓缓地睁开了一只眼睛,看了看,然后忽的睁开了另一只眼睛。最后,他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只见眼前那个凶神恶煞的年轻人,手里的剑,掉到了地上,砸在了山谷的一块石头,将石头砸出了些碎粒,而这年轻人的身子也正在往下落!

    “哗啦!”

    下方是树木,有常青树和落叶乔木,两种树的树枝互相加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宋仙魂的身子,砸到了树上,落叶乔木那尚未落完的叶子“唰唰”地往下落,而常青树的叶子发出“哗哗”的声音。

    头顶上的乌云,正在渐渐地散去。

    黑云使者前后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心境,等他缓过神来,眼神透露出了一股杀气!

    “趁你病,要你命”的生存法则,在他心里冒了出来。

    紧紧地握住了骨刺,他落到了与树冠相当的高度。

    黑色绳索“哗”地释放了出来,把这几棵树萦绕了几圈,接着黑云使者催动了骨刺,骨刺再一次分化出了二十多根小骨刺!

    “小娃娃,现在天都不帮你,那就由我送你去见阎王吧!”

    黑云使者喝道,随即大手一挥,骨刺“嗖嗖嗖”地如雨一般朝树丛里疾驰而去!

    只不过,这雨不是竖着的,而是横着的!

    “我瀚灵山重地,岂能由你撒野!”

    就在这时,一个玩世不恭,却威严十足的声音传来!

    接着,被黑色绳索捆绑住的树丛外面立马就出现了一个结界,这个结界透露着一股淳和之力,将黑色绳索吞噬得一干二净。

    骨刺一碰到这个结界,便像装了弹簧一样,调转了方向,往回飞来!

    黑云使者看着这一幕,咽了咽口水,心道:好强大的灵力!

    来不及多去考虑,黑云使者左避右闪的,倒飞回来的骨刺贴着他的身子疾驰而过。

    “刺啦!”

    他手臂上的黑袍袖子被其中一根骨刺划破了一道口子。

    一抹鲜血渗了出来。

    勉强稳住了身子,落到地面,黑云使者唤回骨刺,捂着手臂向树丛的方向看去。

    一个正在拿着酒葫芦喝酒的玄袍老道士,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左长老虽然受了伤,动弹不得,但是当之前往下砸的那些冰块消停之后,便时刻注视着宋仙魂和黑云使者打斗的动静。

    所以,此时此刻,他虽然由于被树木遮住而看不到来者的身影和面目,但是听声音却是听出了来者是谁。

    左长老心里竟是一跳,仿佛跳到了嗓子眼!

    而来者,不是酒疯子,还能是谁?!

    “两个加起来都好几百岁的人,竟然欺负两个加起来也就四十来岁的孩子,也不知道害臊!”

    “你是酒疯子?”黑云使者惊讶地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酒疯子的酒葫芦往腰间一别,闪现到了黑云使者面前,两人的距离不足一丈。

    “是的话,老夫告辞!”说罢黑云指着化成黑云往禁制前的洞飘去。

    酒疯子见状,刚想追上去,灵道子的声音便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师弟,不要追了!”

    这是用传音术传来的声音,因为灵道子的人影都没看到。

    “你先带着仙魂绕开来时的路走,距离这里不远的西南方向有一处瀑布,你先带他去那。”

    “嗯。”酒疯子立马回了一声,也不问灵道子为何,就上去把左长老击晕了,免得他逃跑,然后回来将挂在树上的宋仙魂和落到石头上的紫藤剑一并带走了。

    酒疯子带走宋仙魂后不久,灵道子就带着几个人赶了过来。

    来的人还有赵吕、钱长老和游长老。

    他们本来在各自的山峰里给弟子做功课,哪知忽然感应到了瀚灵群山北边有情况,于是往仙灵峰走了一趟,和灵道子一起赶了过来。

    而在他们之前,便是酒疯子快了一步先到。

    当时就酒疯子离仙灵峰有些远,一向喜欢独来独往的他,就直接赶了过来。

    见到场中狼狈不堪的景象,除了灵道子外,赵吕、钱长老和游长老都不禁皱了皱眉。

    “莲姬师侄!”游长老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不省人事的莲姬,又往前看去,不禁又叫了一声,“左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