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0章 灵力所剩无几

    更新时间:2016-04-12 23:21:39本章字数:3052字

    “看来是发生了一场恶斗!”钱长老看到昏迷不醒的莲姬和左长老之后,说道。

    灵道子负手而立,说道:“看看附近有没有藏着人!”

    听罢,赵吕三人纷纷在四周查看了一番,然后回来说没有发现任何人。

    灵道子看到了禁制前的地洞,不禁皱了皱眉,随即道袍的衣袖一挥,洞立马被泥土封死。

    “先带他们回仙灵峰吧。”灵道子看了一眼左长老和莲姬,然后对身边的三位师弟说道。

    ……

    酒疯子根据灵道子说的话,带着宋仙魂来到了瀑布上方。

    宋仙魂放在那的发冠和外套还在。

    停在了石台之上,酒疯子揭下了宋仙魂脸上的面皮,并替他擦洗了下灰尘之后,便查看了一番他的身体,发现他体内的灵力所剩无几地被压制在了角落里,更甚的是有一股奇怪的气息在他体内游荡。

    “奇怪了,好好地,怎么会突然昏倒呢?”酒疯子奇怪地嘀咕着,“他体内的气息又是怎么回事?”

    看向了一旁的紫藤剑,酒疯子不禁咂了咂舌。

    “问道老儿竟然将紫藤剑传授给了这小子,真是舍得下本钱啊。啧啧啧。”想到这,酒疯子点了点头,又道,“连女儿都舍得,别说是这把剑了。啧啧啧,臭小子,好艳福啊。”

    可惜,他说的这些话,宋仙魂全然听不到。

    将宋仙魂扶坐起来,酒疯子坐在他身后,给他传送灵力。

    不料灵力刚与宋仙魂接触,就被他体内的奇怪气息给反弹了回来。

    气波从酒疯子的手和宋仙魂的背接触的地方荡开。

    酒疯子忍不住收回了手,停住了灵力输送。

    看了一眼自己是手掌,红了一片,而是,隐隐发烫,就像被灼烧过一样。

    “奇了怪了!到底是什么鬼气息,这么任性?”酒疯子不信这个邪,手掌再一次展了开来,双手推到了宋仙魂的后背。

    灵力,比之刚才的更大!

    “嘣!”

    酒疯子的手一碰到宋仙魂的后背,就被弹开!

    这一下,气波荡开的范围更大,力量也更大,将酒疯子都震退到了石台边,差点就摔到了河里!

    衣服,被拍打到大石台边缘的水珠溅湿了不少。

    宋仙魂缓缓地倒了下去,躺在了大石台上。

    酒疯子手一撑,翻滚了一个跟头,回到了宋仙魂的身边。

    这会儿,酒疯子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宋师侄体内奇怪的气息阻挡灵力的传输,导致其体内的灵力越来越弱,那……那岂不是修为也废了?!”

    酒疯子猛然意识到了这个严重的后果!

    这个后果不堪设想!

    宋仙魂已然是瀚灵仙门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虽然门中很多人不知道,但是知道的人,无不惊艳!

    一个二十岁的孩子,突破御剑后期的瓶颈,达到了御灵中期,用“百年不遇的奇才”来形容,也不为过!当年技压全场,惊艳天下的李时闻,年轻时也不过如此!

    酒疯子颤抖着手,往自己的怀里摸了摸,然后摸出了一个小白玉瓶。

    这是回灵丹。

    宋仙魂身上也带了回灵丹,但是酒疯子并不知道他有。

    实在没办法了,酒疯子只好用回灵丹试试了!

    将瓶塞子拔掉,倒出了一粒回灵丹出来,掰开宋仙魂的嘴,就放了进去。

    依旧是入口即化。

    约有一会,酒疯子缓缓地伸出了右手,然后在宋仙魂的左手腕把起脉来。

    通过把脉,他感受到了回灵丹在宋仙魂的体内融化之后开始释放灵力,活络经脉。

    一切,很是顺利。

    就在酒疯子舒展开眉头,以为回灵丹有效果,并要抽回手之时,他身子猛然一顿!

    他刚刚舒展的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而且,拧成了一个结!

    他感受到了回灵丹在宋仙魂体内游走了大部分经脉之后,却是遇到了其体内那股奇怪气息的阻拦。

    刚开始的时候两方不同的气息“大打出手”,谁也不输谁,然而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回灵丹的灵力就败退,最后被奇怪气息吞噬!

    好一会之后,体内的“动荡”归于平静。

    忽的,酒疯子眼睛一定,随即手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拍。

    心道:我真是糊涂!当日当着白梅嫂子、问道老儿和我面,掌门师兄就告知了宋师侄体内有一股莫名奇妙的戾气,而这股戾气的存在,正是导致他的修为此消彼长的原因!也因为它导致了他的修为此消彼长,让其在同门中饱受非议。

    但是,他十几年都走过来了!

    靠着强大的忍耐力和意志力走到了今天而不入魔!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替他祛除体内的戾气!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酒疯子替宋仙魂穿好了外套,然后拾起了发冠和紫藤剑,抱起了他,便离开了大石头,朝仙门飞去。

    ……

    藏经阁。

    一道清光从天际直入藏经阁二层。

    问道居士连忙走了过来,看到了酒疯子怀里的宋仙魂,不禁怔了怔。

    “疯子,这……这是怎么回事?”

    问道居士一般都去掉“酒”字,直接叫酒疯子为“疯子”。

    “出事了!”酒疯子抱着宋仙魂直奔偏室。

    好在现在是晌午,没弟子在这里看书,所以没被看到。

    问道居士连忙给酒疯子开路,并且打开了偏室的门,让他们进去。

    将宋仙魂放躺在床榻上,酒疯子问道:“问道老儿,你还记得师兄当日当着你我和白梅嫂子的面说过的话么?就是宋师侄体内的那股莫名的戾气。”

    问道居士不禁一惊,说道:“啥?!戾气?你说他现在昏迷不醒是因为其体内的戾气?”

    酒疯子点了点头。

    “他体内的灵力所剩无几,我刚才试过为他输送灵力,却被反弹,差点伤了自己,而喂了他一粒回灵丹,却不料回灵丹释放的灵力被戾气反扑而吞噬掉!”

    “还有这等事?”问道居士不解地问道,“此事掌门师兄知道么?”

    酒疯子再一次点头,然后将刚才在北边见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虽然酒疯子去得比灵道子等人晚,但是去得却是比宋仙魂等人晚,所以无法知道全部过程,不过倒是目睹了宋仙魂擎着紫藤剑之后的那惊天一剑!

    问道居士听着酒疯子的叙述,忍不住咂了咂舌,仿佛是自己也经历了一般,如临其境。

    听罢,问道居士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想,定是他为了莲姬师侄而怒发冲冠,所以透支了灵力,才被体内本来已经压制的戾气突破了压制而反噬。”

    酒疯子也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问道居士回忆道:“上次在这间偏室,宋师侄也是差点被戾气反噬,紧急之下,我把他传送到了时新所在的虚拟空间。”说到这,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对了,上次他也是由于莲姬师侄。”

    “哦?”对于此事,酒疯子倒是不清楚,所以表示出了好奇。

    走了两步,将手背在了身后,问道居士说道:“上次,莲姬师侄被人施了离情香!”

    酒疯子吃了一惊:“离情香?!谁这么狠毒?!”

    问道居士摇了摇头,说道:“宋师侄并没有说是谁。”忽然他严肃了起来,“不过,我却能猜出是谁!”

    酒疯子接道:“听你这么一说,似乎我也能猜到。”

    接着,两人同时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赵日天!”

    说罢,两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酒疯子说道:“除了赵日天,仙门没谁敢这么做了,而他敢这么做,飞天峰的那几个老家伙,八成都逃不了干系!”

    “最近飞天峰不太让人省心啊。”问道居士颇有意味地说道。

    酒疯子将黑云使者的外貌描述了一遍,然后问道:“这黑衣人会是谁?”

    问道居士耸了耸肩,说道:“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这藏经阁的书,可不是动态的,能自己张嘴告诉我。”随即又问道,“可知其名号?”

    酒疯子去到那的时候,早已经错过了知道黑云使者名号的时间,所以摇了摇头。

    “看来,这事要等宋师侄和莲姬师侄醒来之后,才清楚了。”

    问道居士看向了躺在床榻上的宋仙魂,说道:“左坚为何与这黑衣人想必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酒疯子说道:“或许,昨日妖兽冲击北边禁制,与这事有关!”

    问道居士点头道:“不是没有可能!”

    也看向了宋仙魂,酒疯子说道:“现在该如何让宋师侄醒来呢?”说罢,手握成拳头,在额头上敲了敲。

    问道居士检查了一下宋仙魂,发现他的呼吸均匀,无生命危险,于是说道:“如果真是戾气反噬,我觉得,掌门师兄虽然不能替其祛除戾气,但是能有办法让他醒来。”叹了一口气,他心疼地说道,“真难为这孩子了,这十几年来,难以想象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也难以想象,掌门师兄为了这个弟子操了多少心。”

    “是啊!”酒疯子回应了一声,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问道:“问道老儿,有样东西,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什么东西?”问道居士好奇地看着酒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