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3章 反差

    更新时间:2016-04-15 23:24:22本章字数:3051字

    诸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对莲姬的醒来,很是期待。

    灵道子说道:“走吧,我们去看看莲姬师侄。”说罢,走到了宋仙魂的面前,用传音术说道,“待会五大长老会齐聚仙灵峰,你就当什么事都不知道,让莲姬和你酒疯子师叔说即可。”

    宋仙魂一怔,随即明白了过来,估计酒疯子师叔已经跟灵道子说了他修为的情况,要是到时候参合进来,就会穿帮了,何况现在自己的修为已经降级,要是被知道自己在场并且打伤了左长老,就更能引起非议。

    随即,众人跟着灵道子一起走出了尊师堂向弟子住所走去。

    仙灵峰的男女弟子住的地方有区别,前方是男弟子的住所,后方才是女弟子的住所,男女弟子住所之间隔着几排树木,这些树木,有枫树、松树、杏树等。

    如今深秋,走在上面,脚下便会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

    穿过了这几排树,便到了女弟子的住所。

    宋仙魂等人跟着灵道子走向了最前头的一间屋子。

    “见过掌门师伯和诸位师叔伯!”

    由于莲姬受了伤,需要人照顾,所以,灵道子在屋里屋外都安排了女弟子值守。正在门外值守两名女弟子见到灵道子和诸位长老之后,便行礼问候。

    “免礼。”灵道子说了一声,便迈进了屋子里。

    仙灵峰唯一的女长老徐玉从一房间里走了出来,对灵道子和诸位长老拱了拱手:“见过掌门师兄,各位师兄弟。”

    众人纷纷拱手还礼。

    此时徐玉的额头上有些汗珠,灵道子看了她的额头一眼,然后说道:“辛苦徐师妹了。”

    “掌门师兄言重了。妙琴师姐平日里与我甚好,她如今外出云游不在仙门,所以她的徒弟出了伤病,我照看下也是应该的。”

    徐玉说的妙琴,便是莲姬是师父,同时也是魏月凌、苏瑾、吴萱的师父。

    她自幼便上了瀚灵山修炼,而且精通音律,尤其喜欢古琴,所以便给自己取名“妙琴”,而她的法宝,也是一把比较袖珍的古琴。

    徐玉说完,不禁看到了宋仙魂。

    宋仙魂和徐玉没多少交集,起码不像他和酒疯子那样,平日里见到了,也只是宋仙魂打声招呼,徐玉点头回好罢了。

    同样,今天宋仙魂在徐玉投来目光时,便上前了两步,揖礼道:“弟子宋仙魂见过徐师叔。”

    徐玉微微点头,也不见她表露任何情感的话和表情。

    宋仙魂已经习惯了这种遭遇,久而久之,便不去在意这些了。

    就在他准备退回到酒疯子身边的时候,徐玉忽然皱起了眉头,有些惊讶地看着宋仙魂。

    这时,灵道子也注意到了徐玉的表情,不知道徐玉要搞什么鬼。

    “你竟然到达御剑初期的修为了?”

    这话,像是肯定,又像是在疑问!

    宋仙魂摸了摸后脑勺,不知道怎么回答。

    自从昨天被戾气攻心反噬,导致修为丧失了整整一个境界,导致他连隐藏自己修为的方法都没有了!

    因为隐藏修为的功法需要灵力的支撑,如今他体内的灵力锐减而支撑不了,甚至比他当初到达御剑初期的时候的灵力还要少!

    所以这个时候,只要有人去试探他,便可以试探得出他的修为,何况他的修为如今和这些长老一比,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灵道子这才意识到了宋仙魂的修为问题!

    原来徐玉刚刚对宋仙魂的反应有些平淡,竟是在试探他的修为。

    他虽然听到了酒疯子说宋仙魂的修为已经因为戾气反噬而降低,但是没注意到这一点,刚才他的注意力只在宋仙魂喝酒的问题上!

    而其他的长老听到徐玉的话之后,倒是脸上忍不住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于是纷纷也开始试探,一会之后,他们纷纷点头。

    在这个事情上,徐玉表现出来的不是刻板印象,反而其他长老的表现才是。

    其他长老在这些年来,已经形成了一个刻板印象——宋仙魂是一个脸御剑初期的修为都到不了的平平无奇的弟子。这在其他峰的人眼里,毫无客气地将宋仙魂定义成是废物。

    如今宋仙魂已经是御剑初期的修为,假以时日通过仙门的武试,便可成为仙门的精英弟子。所以,几位长老都有一种“皇天不负有心人”的感觉,也不枉掌门师兄日夜不离不弃地教导他了。

    然而酒疯子却是一脸惋惜地看着宋仙魂。

    他知道几位师兄弟想到的意思,可他与他们的角度不同,他们看到的是朝阳的升起,而他看到的却是夕阳的落下。

    他和灵道子对宋仙魂修为的事,心照不宣。他们师兄弟二人的心境,与其他的长老形成了反差。

    在灵道子的示意下,他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伸过手去,摸了摸宋仙魂的脑袋:“好小子啊,你终于突破了筑基,迈上了新台阶,恭喜恭喜。”

    宋仙魂怎么不知道这里面的小九九,随即便是有模有样地摸了摸后脑勺,憨厚一笑,说道:“酒疯子师叔谬赞,都是师父和诸位师叔教导有方。”

    “哎,你小子,不要往我们脸上贴金,你更应该感谢你师父。”酒疯子摆手道。

    宋仙魂看向了师父,露出了一丝微笑。

    灵道子也露出了微笑,对他微微点头。

    师徒俩,用最简单的方式,感受着彼此的心。

    “我们去看看莲姬师侄吧,等会儿飞天峰的人就要来了。”

    灵道子收回了笑容,认真地说道。

    “诸位师兄弟跟我来。”

    徐玉转身走向了屋里最里边的房间。由于徐玉没有伴侣,也没有子女,所以她跟她的几个亲授弟子一起住这间屋子。最里面的那间,便是她住的房间,而她刚刚走出来的那间,是另一名弟子的。

    众人走进了房间,看到了莲姬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听到了动静,莲姬扭头看去,发现是灵道子等人,于是想起身下床行礼。

    “莲姬师侄不必起身行礼。”灵道子连忙说道。与此同时,宋仙魂已经掠了上去,坐在床边,将莲姬扶坐起来。

    莲姬看了一眼宋仙魂,然后倚在他的怀里,微微低头:“见过掌门师伯和诸位师叔伯。”

    宋仙魂见到莲姬,既激动,又心痛,问道:“莲姬,你没事了吧?都怪我不好,我不应该让你去的。”

    莲姬伸手在他的脸上摩挲了几下,然后柔声道:“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你不要责怪自己,不然现在躺在床上的,可不止是我了。”

    宋仙魂紧紧地拽住了她的手,深怕她会跑掉一样。 

    这时灵道子说道:“看你的气色,已经好了不少。”

    莲姬看向了徐玉,说道:“多亏了徐师叔。”

    徐玉说道:“莲姬师侄体内的毒,已经全数拔除,好在毒性不大,没有伤及根本,待会服了药,休息一会,便可以下床行动了。”

    点了点头,灵道子对莲姬说道:“待会飞天峰的诸位师叔伯要来,到时候,请你务必将事情的经过重头讲述一遍。”

    莲姬认真地说道:“弟子遵命,一定如实说出。”

    想了想,莲姬问道:“对了, 当时在场的还有一名年轻男子,请问,他在我们仙门吗?”

    灵道子将手背在了身后,转头看向了游长老,问道:“可见一名年轻男子?”

    游长老可是和灵道子一同前去北边禁制处,当时他们可是查看了一番周围的坏境,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所以,游长老回道:“回掌门师兄,我们并没有发现那名年轻男子,想必是在我们赶到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回头看向了莲姬,灵道子说道:“莲姬师侄,那男子是敌还是友?”

    莲姬回道:“我被左长老打得节节败退之际,是他出手相救。”

    灵道子又问:“那可知他是谁?是不是我们仙门的弟子?”

    莲姬摇了摇头,说道:“他不像是我们仙门的弟子,不过也没有说明是哪门哪派的。”

    灵道子说道:“未能结识这位少侠,有些遗憾,希望有朝一日,我们有缘再见。”

    说罢,他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宋仙魂。

    宋仙魂坐在床边,充当着莲姬的靠背,没有发表任何话语。

    而就在这时候,一名女弟子将药汤端了进来:“师父,药已经煎好。”

    徐玉正想去端过这碗药汤的时候,宋仙魂说道:“师叔,让我来喂莲姬喝药吧。”随即对这名女弟子说道,“劳烦师姐端过来。”

    徐玉收回了手,微微点头,让这名弟子端了过去。

    宋仙魂道了一声谢,端过了碗,吹了吹热气,然后给莲姬慢慢地喝下。

    莲姬一边喝药,徐玉一边说道:“莲姬师妹,你或许还不知道吧,你的是仙魂师兄,如今已经突破了筑基,达到了御剑的修为。”

    “对啊,虽然他进步得慢,但我相信,他日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的。”酒疯子附和道。

    其他的长老也纷纷点头。

    莲姬刚好喝完药,她连忙扒开碗,双眼水汪汪地看着宋仙魂,激动地问道:“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