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7章 问罪

    更新时间:2016-04-18 23:26:34本章字数:3107字

    “传萧筑影、宋仙魂入殿!”

    就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的时候,殿内忽然传来了这句话。

    宋仙魂愣了愣,没料到自己还能被传唤进去,倒是萧筑影笑了笑,好像早就知道要进去。

    所以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对宋仙魂说道:“起来,我们进去说话!”

    “好!”宋仙魂“嗖”地站了起来,也拍了拍屁股,便跟着萧筑影走进了仙灵殿。

    萧筑影目不斜视地来到了殿前,而宋仙魂则是稍稍地瞥了一眼诸位长老,发现飞天峰的一众长老,脸色不太好看,尤其是作为掌事的赵吕。

    也不知道刚才在殿内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宋仙魂可以判断出左长老一事,定时牵涉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让飞天峰的人难堪了。

    走到了殿前,宋仙魂和萧筑影同时揖礼,说道:“弟子宋仙魂(萧筑影)拜见师父、诸位师叔伯。”

    灵道子站了起来,开门见山:“等下,问你们什么,你们就答什么,务必要实事求是,不可乱说。”

    “弟子遵命!”宋萧二人齐声回道。

    这时,游长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问道:“宋师侄的房子,可是昨日下午被烧毁的?”

    宋仙魂没料到这时候会处理起这件事,所以不禁愣了下,回过神来,回道:“是!”

    游长老说道:“那你来说说,当时是什么情况。”

    于是宋仙魂从他与莲姬离开藏经阁开始说起,回到半路见到飞霞峰冒起了烟火,回去一看,房子已然被大火吞噬。

    “当时,可曾见到可疑人员?”问这句话的是赵吕。

    宋仙魂摇了摇头:“没有!”

    赵吕随即看向了灵道子,说道:“掌门师兄,都说人证物证俱全才能定罪吧?这宋师侄没有看到可疑人员,又怎么能说是左长老所为?”

    “唉,赵师弟,不急,我们先看看物证!”这时候酒疯子站了起来,拿出了那只钻鼠。

    拎着钻鼠,他走到了殿中,自转了一圈,让众人都看一眼。

    “这不是钻鼠吗?”

    “难道在北边打洞放那黑云使者进来的,便是它?”

    “莫非从山下打洞到山上,为体内种了引火虫蛊的地鼠打通通道的也是它?”

    “……”

    宋仙魂听着一些长老们的议论,便明白了过来,这只他称为伪刺猬的东西,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钻鼠。而在他和萧筑影进来之前,已经有人将北边的事和他房子被烧一事大致串联在了一起,只等待揭开真相。

    酒疯子将钻鼠提了起来,钻鼠不停地抖动着腿,“叽叽叽叽”地叫了起来:“这一只,便是之前莲姬师侄所说的那只钻鼠了,左长老用它来打洞放黑云使者进来并进行那肮脏的交易!天知道,昨日傍晚妖兽冲击北边禁制一事,是不是它作的祟!”

    “李师兄,你怎么知道,你手中的这只钻鼠,便是昨日为种了引火虫蛊打通通道的那只呢?”左长老转过了轮椅,面对着酒疯子,问道。

    其实左长老清楚酒疯子手中的这只钻鼠便是从他身上拿走的那只,只是宋仙魂房子被烧一事,他是不会承认的。

    酒疯子轻哼了一声,说道:“左师弟,难道,这钻鼠可不止一只,而有第二只,甚至更多?这么说的话,那就是还有同伙了?”

    “你!”没想到自己的话,被酒疯子钻了空子,左长老一时气结。

    这时候徐玉站了起来,抱拳说道:“实不相瞒,今日萧筑影萧师侄已经调查清楚,在他汇报了结果之后,我随掌门师兄、李师兄去过宋仙魂宋师侄被烧毁的房子的废墟上检查了一番。”

    说到这,她上前了两步,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非为!萧师侄,将你得到的罪证,拿出来,让诸位师叔伯看看。”

    “是!”

    萧筑影应了一声,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纯白色的布,他将布打开,指着上面两根细小的毛发说道,“这棕褐色的毛发,便是在废墟里找到的,好在房子被烧的时候,房梁倒下与地面形成了一个空间,从而使毛发没被火烧没了,而是只烧了那么一丁点。又加上一场大雨来的及时,将火给扑灭,而倒下来房梁与地面形成的空间,又刚好给了毛发一个避雨的场所,所以,这毛发便被保存了下来。”

    徐玉看了一眼在坐的长老们,说道:“诸位师兄弟,你们可以上前看看,萧师侄手中的这两根毛发,是不是钻鼠的?”

    有几个长老,按耐不住好奇,便走了过来,细细看了一番。

    “这,确实是钻鼠的毛发。”

    “对,没错。”

    飞天峰的西门长老这时候问道:“徐师姐,你怎么知道,这就是这只钻鼠身上的呢?”

    “问得好!”徐玉自信地说道,“你以为,掉在房梁下的毛发,只有这两根?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它掉了一撮!”

    酒疯子接道:“没错!这便是它腿边的毛发!”说着,他一手拎着钻鼠的脖子,一手扯着钻鼠的后腿,“这里,是不是少了一小撮?”

    刚刚上来查看的那几个长老看去,果然钻鼠的腿边少了一小撮毛发,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

    酒疯子继续说道:“我知道,在坐的一些师兄弟有法门能测算出一件事物发生变化的时间有多长。我们不妨让其试试,这毛发是哪天掉的。”

    “呵呵哈哈!”就在这时,左长老却是大笑了起来,众人纷纷向他看去,只听他道,“不用了!你们无非是想让我罪加一等么?事至如今,我左坚也不隐瞒了,便如你们所愿!这,确实是给种了萤火虫蛊的地鼠打通通道的那只!”

    “这……”

    左长老的话,瞬间引起了哗然,一些长老开始议论纷纷。

    赵吕不解地看着左长老:“左师弟……”

    “赵师兄,不必多说了!”左长老打断了赵吕的话,“你们就不要为我开脱了,以免落个闲话。”

    随即他旋转了轮椅,面向了灵道子:“没错!昨日傍晚,是我与外人勾结,冲击了北边禁制。今天清晨让黑云使者进来,也是为了完成我和他之间的交易。”

    灵道子沉声道:“你为何要这么做?”

    赵吕急忙说道:“不,左师弟,你……”

    “赵师兄!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与飞天峰其他人无关!”左长老再一次打断了赵吕的话:“至于我为何要那么做,我死也不会说的!”

    灵道子喝道:“你可知道勾结外人袭击仙门,是大逆不道之事?是死罪?!”

    声音在这宽阔的大殿内回荡,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殿内顿时安静了不少。

    “哈哈哈哈!”左长老忽然狂笑了起来。

    灵道子冷冷地看着他:“你笑什么?!”

    左长老的笑,戛然而止,看着灵道子,毫不避讳地说道:“灵道子,当年要不是李时新陨落,恐怕轮不到你坐这个位置吧?”

    “放肆!”游长老猛然喝道,“左师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在殿中的宋仙魂看着这一幕,听着左长老的话,身子不禁猛地颤抖了一下!

    “宋师弟,你没事吧?!”萧筑影压低了声音,急忙扶了一下他,深怕他一个不稳而倒地。

    宋仙魂的身子依然颤抖着。他想起了十四年前的那一个雪夜——

    “哈哈哈哈!”宋不然肆意地大笑起来,摊开了双手说道,“够了!二把手?!呵呵哈哈,你以为我很想当二把手吗?我要的是家主的位置!要不是你当年忽然修为有成,老爷子临终前会把家主之位传给你?我呸!”

    今日仙灵殿内的这一幕,虽然没有杀戮,没有冰雪,却让他猛然回想起了当年!

    难道,权力,真是那么令人疯狂吗?!

    站在主坐前的灵道子没有生气,而是笑了笑,指了指身后的座位,说道:“当年要不是李师兄陨落,恐怕也轮不到你坐这个位置吧?!”

    “你坐这位置也有百多年了,难道你忘了当年你师父和我师父的事?众所周知,当年仙门有两大杰,道清真人和吴道子。在掌门一位的竞争中,道清真人侥幸得胜,得以继承瀚灵仙门的大体。”

    左长老紧紧地盯着灵道子,“你可知道,当年道清真人是怎么个侥幸得胜的吗?!要不是那一次,恐怕现在轮不到你们道清弟子主事瀚灵仙门,而是——我们飞天峰的弟子!”

    灵道子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左师弟,不要执迷不悟!”

    不料左长老再一次“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谁执迷不悟?!你何不去问问你那死去的师父,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说罢,他身上忽然一束苗火窜了起来!

    站在他身边的两名仙灵峰猝不及防之下,被这股火苗点燃了身上的衣服。不过好在他们反应得快,将自己身上的火给扑灭了。

    “左师兄(弟)!”不少长老念在同门的份上,忍不住叫了起来。尤其是赵吕等飞天峰的长老,想冲上去救火。

    然而左长老身上的火,一下子就将他自己包围了起来,火将他们挡在了几步开外。

    左长老的笑声,也越来越小……

    灵道子不禁往台阶下了两步,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他身上种了引火虫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