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1章 有情况!

    更新时间:2016-04-22 23:49:31本章字数:3049字

    坐了约莫半个时辰,茶也喝完了,宋仙魂便辞别问道居士到柴房烧水洗澡,然后舒坦地睡上一觉。 

    洗完澡之后,宋仙魂便在藏经阁的二楼偏室里住了下来。折腾了这么多天,终于又可以舒坦地躺在床上了。好在自己的体质和精力不错,搁一个普通人,估计就累得动弹不了了。 

    最近确实发生了很多事,宋仙魂的脑海中浮现着这些事,心中也颇有感概,感觉这几天的事比过去的一年还多!而且,他的修为也在短短的时间里,历经了大起大落。

    躺在床上想着事情,时间也过得比较快。宋仙魂翻过身来,准备侧躺着睡觉的时候,手不小心挨到手感有些硬的一处床单。

    眉头微微一皱,宋仙魂坐了起来,他的视线便看到了床单上的一片小血迹。

    愣了愣神,他伸手去摸了摸这片小血迹。

    已然是睡意全无。 

    约有一会,他跳下床,披上外套,便向外走去。

    走到偏室外,刚到楼梯口的时候,问道居士正好从楼上下来,便问道:“你要去哪?”

    宋仙魂低首抱拳说道:“师叔,我……我去找妃儿师妹。”

    问道居士却是淡淡地“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去吧。”

    “嗯。”宋仙魂刚走两步,就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来,看着问道居士,问道,“师叔,有句话,不知道弟子当讲不当讲?”

    问道居士背着手,站在楼梯上,回道:“你说吧。”

    宋仙魂得到回应,便说道:“师叔为何不与妃儿师妹相认呢?”

    “……”问道居士忽的向他看来,但没有回答他的话。

    宋仙魂努了努嘴,继续说道:“都那么多年过去了,我想是时候跟她相认了吧?如果解释清楚,她应该会理解的。”

    “……”问道居士依然看着他,没有回话。

    心里暗自叹了一声,宋仙魂索性说道:“师叔,人生易老!弟子,告辞!”

    说罢,他抿了抿嘴,转身往楼下走去。

    问道居士看着宋仙魂渐行渐远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

    陈妃儿是飞天峰的人,飞天峰位于仙灵峰的北面,所以宋仙魂向西北方向走去。

    藏经阁位于仙灵峰上,但是却不在主峰,而是在侧峰上,位于仙灵峰主峰的东北方向。

    主峰有神圣的仙灵殿和三清殿,所以主峰上的一切建筑不能高于它们,而藏经阁高于它们就是因为不在同一座主峰上。而是

    已经是九月月末,天穹之上,除了少许星星,已经看不到圆月,倒是有一弯月牙像是在对着天下人微笑。

    修为恢复到了御剑后期,再加上老前辈渡到他体内的那股至纯之气的缘故,宋仙魂体内的灵力也算充沛,所以,便像之前的那样,使用师父灵道子教的一种方法来隐藏实力,只保留到了御剑中期的修为。

    只要对方不超过自己一个境界三个层次的修为,就不会被人发现他的真实水平。

    试了一下感知力,宋仙魂发现,自己的感知力已经可以探测到一里多的范围,只是要想恢复到两里的范围,还得要到御灵境界了。

    因为去的是飞天峰,一来御剑有些招摇,二来不利于行动,所以宋仙魂没有御剑而行,而是靠两只脚走着去,不过走的速度不慢,偶尔跑起来,毕竟自己的眼睛,可以夜视不小的距离。

    来到了山脚下,宋仙魂正准备走上飞天峰的主道时,忽然他停下了步子。

    他那变态的感知力,感知到了刚好一里远的地方,有一股熟悉的气息。

    于是他放弃了上山,朝这股气息发出来的地方走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那地方。

    这地方属于飞天峰的山脚,一条小溪穿过,晚风吹来,带来了清凉的水汽。

    而此时正有曲调传来。那优美的旋律,在这静谧的夜,与自然融合在了一起。

    宋仙魂看去,溪边一棵树下,坐着一个人儿。

    曲调在他到来不久,便戛然而止。

    宋仙魂不禁皱了皱眉。

    树下的人儿缓缓扭过了头,向他看来,当看到是他时,对方不禁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丢掉手里刚刚用来吹曲子的树叶,起身便走。

    宋仙魂急忙追了上去,拉住了她的手:“妃儿!”

    陈妃儿背对着宋仙魂,本来惆怅的脸色,在犹豫了一会之后,竟是露出了微笑,然后转过身来,说道:“原来是宋师兄,抱歉,妃儿刚才看眼花了,以为是什么坏人。”

    “……”

    宋仙魂无语地看着陈妃儿,这有点指桑骂槐的味道,不过他拉着陈妃儿手的手,没想到要松开。

    而是!

    手一用力,就将陈妃儿给拽了过来。

    陈妃儿不知道宋仙魂会这样做,所以猝不及防之下,就扑到了宋仙魂的怀里。

    美人入怀。

    “宋……”陈妃儿话音未落,宋仙魂就紧紧地搂着她,她想挣扎,却没有宋仙魂的力气大,所以难以挣脱。

    “你是在逃避吗?”宋仙魂看着怀里的陈妃儿,沉声道。

    “我……”陈妃儿对面宋仙魂那霸道的气势,竟然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这里这么好的夜色,一个人在此,岂不没味?”宋仙魂忽然改变了语气,竟是轻声地对她说话。

    陈妃儿心里一突,便抬起了脑袋,微仰着头,看着宋仙魂:“什么意思?你……你……你要干嘛?”

    宋仙魂嘴角一撇,双手迅速捧住陈妃儿的脸,就向她的唇吻了下去。

    陈妃儿再一次猝不及防,瞪大了眼睛看着宋仙魂。挣扎了一会,却怎么也挣扎不掉。

    而在宋仙魂的那柔唇酥舌的进攻下,陈舒妃也放弃了挣扎,任由对方亲吻,最后,由被动改为了主动,不在压制内心的情感。

    一滴泪,也从陈舒妃的眼角流了出来,并顺着她的脸颊,缓缓地滑落,最后滑到了嘴角,在唇上渗了开来。

    宋仙魂感觉,咸咸的。

    缓缓地移开了双唇,宋仙魂看着陈妃儿,发现她那美丽的容颜上,留下了两道泪痕。

    “宋仙魂,你个混蛋!”陈妃儿嗔怒道,“你为什么还有理我?”

    宋仙魂用手擦拭陈妃儿的泪痕,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不理你呢?”

    “可是……”

    “不用可是了。”宋仙魂打断道,“莲姬已经知道这事了。”

    嘟了嘟嘴,陈妃儿问道:“莲姬师姐怎么说?”

    宋仙魂看着陈妃儿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她要我好好待你,切不可负了你。”

    “这样会对她不公平,我们还是不要……”

    “她不会离开我,也不允许我辜负你!”

    “……”陈妃儿却是沉默了下来。

    其实她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子,和宋仙魂历经了生死,又经历了那一事,心早就向着宋仙魂了,只是因为自己的不可控制地突然闯进了宋仙魂和莲姬的生活,感觉有些负罪感。

    见陈妃儿沉默了下来,宋仙魂也沉默了,就这样静静地抱着陈妃儿,陈妃儿安静地倚在他怀里。

    不知何时,两人竟是坐在了树脚下。陈妃儿依然倚着宋仙魂,而宋仙魂则背靠树干,两人睡着了。

    夜,越来越深。

    ……

    拂晓。

    一阵冷风袭来,宋仙魂猛然睁开了双眼。

    怀里的陈妃儿感觉到了宋仙魂的动静,也醒了过来,张开朦胧的双眼,她问道:“怎么了仙魂?”

    称呼上,已经从“宋师兄”改为了比较亲昵的“仙魂”。 

    宋仙魂表情严肃地回道:“有情况!”

    陈妃儿迅速扫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情况,于是一脸疑惑地问道:“仙魂,你是不是因为事情比较多而劳累了,所以神经有些敏感了?”

    宋仙魂扶着陈妃儿站了起来,说道:“妃儿,实不相瞒,我能感觉到方圆一里内一切有生命迹象的以及有灵力的事物。”

    听了宋仙魂的话,陈妃儿有些惊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的感知力,实在是令她刮目星看。

    感觉他不像在开玩笑,陈妃儿随即警惕了起来,低声问道:“那,你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 

    宋仙魂转头看向了右边,同时手指也指向了右边。

    这个方向,正是小溪的对面。

    不过,放眼看去,并没有看到什么情况。

    宋仙魂回头对陈妃儿说道:“妃儿,你在这等我,我去看看。”

    陈妃儿摇头拒绝道:“不行,你一人去太危险,我陪你一起去吧。”

    “正因为担心有危险,才让你……”说到这里,宋仙魂耳畔忽然回响起了问道居士的话:

    闯荡江湖,还怕危险?要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人生易老啊。

    所以,宋仙魂的话没说话就戛然而止,点了点头,说道:“好!”

    陈妃儿会心一笑。

    宋仙魂伸手牵住了陈妃儿的后,然后向小溪的对面悄悄地掠去。

    陈妃儿则唤出了自己的仙剑握在了手里,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枯黄的树叶铺满了一地,由于两人都是修道之人,便如蜻蜓点水般,脚落在上面而不会让枯叶发出响声。

    一里不到,两人便从林间掠到了目的地。

    当他们到达目的地时,被眼前的景象惹得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