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叛变

    更新时间:2016-01-20 13:11:14本章字数:3001字

    庆元六十七年,大雪纷飞,京城之中各大势力汹涛暗涌,王公贵族皆对皇位虎视眈眈,京城之中人人自危,无论是谁也不愿意当这个无知的出头鸟。

    “夫君,臣妾认为时机已到。“身着一袭绿色狐裘的顾烟与楚铮晗并肩漫步在大雪之中,手中抱着一个暖炉,身后的丫鬟们在一旁为她撑着油纸伞,低眉顺目的。

    楚铮晗略微地蹙眉,转头不解地看着她,俊美无俦的外表堪当京城四公子之首,“烟儿这是何意?”现在哪一个想要夺权的王爷不是暗地里韬光养晦的,现在贸然地出头的话,成功则罢,不成功便是满门抄斩!

    顾烟垂眼,敛去了眼中的爱慕,泛着淡粉色的脸颊丝毫不输给大雪的晶莹剔透,毛茸茸的雪花沾了些许在她的发丝上,竟是平添了几分仙气。

    站在顾烟旁边的楚铮晗都不禁地看痴了,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就是连出尘的样貌怕是父皇最为宠爱的妖姬都及不上她的半分吧。

    “夫君,如今的父皇已经药石无医,据臣妾的推测,父皇的时日最多只有三年时间了,当今的太子软弱无能,奈何皇后有一个强大的娘家,若是太子掌握了大权,必定是外卿干政!后果不堪设想,北国堪忧。”顾烟叹息着摇了摇头,柳眉微蹙。

    楚铮晗恍然大悟,眉目间暗含着些喜意,他负手在后,嘴角勾起了抹欣喜的笑容,剑眉星目格外的俊美,“那烟儿可是认为我们该主动地掌握大局,让那些想要坐山观虎斗的人自相残杀?”

    听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答案,顾烟满意地点点头,眼中终于多出了些炫目的笑意,看着楚铮晗的眼神中多了些柔和,嘴畔轻柔地扬起。

    现在北国皇室只有五位皇子,然而却只有她的夫君楚铮晗有此资格荣登帝位。

    然而太子身为大哥,软弱无能,二皇子生性狡诈,做事乖张,实在不适合为一代帝王,三皇子乃是楚铮晗,虽是没有什么主见,但是胜在善于玩弄权术,能做到疑人不用疑人不用。

    至于四皇子她倒是没有见过,也是最为神秘的一位皇子,但是自他出声皇帝就把他遣送出宫,到了凉州那荒芜之地,而五皇子尚且年幼,不值一提。

    兜兜转转之中,她还是选择了几个皇子中她最为了解的楚铮晗,但是父王却让她不要选择皇子,因为他们都不可能是乘龙快婿之选。

    十几年来,她第一次违背了父亲的选择,这几年父亲都对她冷淡不已,只有娘亲和舅舅还如以前那般对待她。

    婚后的几年,虽说楚铮晗的妻妾成群,但是却比起其他几位皇子有所收敛,夫妻两个也能做到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地步,他对于她也是关怀备至。

    现在到了最后的时刻,老皇帝病入膏肓,朝廷中人人自危,就连二皇子都把自己嚣张的性子收敛了许多,年幼不知事的五皇子也被良妃保护在后宫之中。

    前几日爹爹传了话来,老皇帝现在吃药也只是给身体加重负担,所以现在起兵是最好的时机,楚铮晗在前几年她的示意下掌管了宫中的禁卫军,并且按照她的计划使禁卫军都为他鞍前马后,再加上她舅舅守城的兵力,一切足够了。

    所有人都缩在了自己的龟壳之中,然而却忘记了只有这个时机造反才是最佳时刻,她顾烟自然不会放弃这绝佳时机。

    “但是本王却少了一个优秀的将军。”楚铮晗拧紧了眉头,这个时机虽然是天载难逢,他楚铮晗也拥有了天时地利,却独独地少了个人和,然而最重要的便是人和了。

    而顾烟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她把手中有些冷淡的暖炉交给了身后的丫鬟,接过丫鬟递来的手绢擦拭着洁白如玉的纤手,“夫君,臣妾请命为将军。”

    轻柔的声音如玉珠落盘般的悦耳,但是听在楚铮晗的耳中却是鸣了一记响雷,呆愣地看着眼前眉目如画的女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烟儿——”

    似乎早就料到了楚铮晗的反应,顾烟依旧淡笑着看着楚铮晗,纤手握住了他因为惊讶而有些颤抖的手,等着他的决定,“夫君不必担心,从小爹爹就把我当男孩儿养,【孙子兵法】、【史记】这些书虽然不敢妄说是精通,但是也略知一二。”

    半晌,楚铮晗才从震惊中回过了神,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淡然却运筹帷幄的女子,剑眉微蹙着,心中有些酸涩,一股莫名的失落悄悄地涌上了心头,“那,既然如此,本王就准了爱妃的请命。”

    之后,两夫妻没有见过一面,顾烟呆在房间里,让心腹丫鬟把一封封信送给了楚铮晗,受到信封的楚铮晗立即地出府了,至于是做什么事也只有顾烟和他知道了。

    仅仅一年的时间,京城的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五皇子失足摔落湖中,不治而亡,其母妃良妃受到了刺激,竟疯疯癫癫地去刺杀二皇子,结局也不过是被摘掉妃位,打入冷宫。

    二皇子在言语上得罪了他的母族宇文家族,宇文家转而投入三皇子殿下的营下,至于京城中的四皇子仍被皇帝贬在凉州,至今未回,太子依旧是软弱无能,皇后只忙着在后宫之中勾心斗角,无暇于教导阿斗太子了,朝中大臣暗暗心惊,圆滑地向楚铮晗示好。

    楚铮晗回府后,不难看出他的欣喜之意,他径直地走到了顾烟的小院,大丫鬟焰儿恭敬地对楚铮晗施了礼,“王爷万福。”

    他对着焰儿摇了摇手,“去做你的事吧,我找你家王妃有事,让他们不许进来。”焰儿点头跨出了小院,而楚铮晗满面春风地进了顾烟的房间。

    此时的顾烟也只是刚刚醒来,墨发有些凌乱地贴在脸颊上,媚眼如丝,不用言语,一种弱风扶柳的柔美之态就足以让人意乱情迷。

    年轻气盛的楚铮晗自然是与顾烟亲热了一番才说起了正事,“爱妃果真是女中诸葛,现在朝中的多人都为我所用。”

    在以前,楚铮晗的母族区区只是正四品官员,比不得其他皇子的母族,因此楚铮晗在朝廷中几乎是孤立无援的,只有顾烟嫁给他的时候,顾老爷的几个得意门生甘愿在他的麾下。

    现在的楚铮晗在朝中已经达到了一呼百应的效果,但是却只是顾烟的出谋划策才让他有此地位,“哦,那夫君,我们今天晚上就可以实施大计了。”

    她懒洋洋地窝在了楚铮晗的臂弯里,语气里没有楚铮晗想象中的激动,甚至连一丝的情绪波动也没有,楚铮晗微蹙着眉头,感觉到自己的男人尊严受到了质疑般的,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嗯?爱妃似乎不是很开心。”

    顾烟转了个身,徒留下一个背影给楚铮晗,“怎敢?王爷是整个王府的天,现在王爷大局在握,臣妾怎会不开心。”

    虽是夫妻,但是却有一道 无法跨越的鸿沟,那就是顾烟何必楚铮晗之间的差距,楚铮晗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感受到了挫败感。

    之后,二皇子失踪,传来了二皇子在京城之外驻扎了军队,二皇子叛变!皇上盛怒,抄家于二皇子府,除了二皇子,府中再无一人口。

    两年后,一队规模不小也不大的军队出现在了皇宫外,百姓们都担着自己的东西迅速地朝着自己的家里躲,顿时街上便空荡荡的,只剩下了顾烟率领的一队军马显眼地立在了宫门前。

    守城的军官看见了下马气势恢宏的军队,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城墙之上,恐惧地看着下面的军队,“快,快快去禀告皇上,不是二皇子,是三、三皇子叛变了!”

    他后面的人也同样是震惊了,似乎还不相信守城人说的话,走进了城墙朝下面看着,果然是三皇子楚铮晗身着黑色铠甲,英武帅气地骑在了马上。

    而他的旁边竟然是——同样一身铠甲的三皇子妃顾烟,英姿飒爽,不输给任何一个男儿,就连堂堂的龙子龙孙三皇子殿下也成了她的陪衬。

    三皇子妃身边的一个男子,身着玄色铠甲,眉目间具是寒冷,光是坐在马上就凭空地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感。

    守城军官看见那人呆愣在了城墙之上,有些不满地大吼,“还愣着做什么,赶快去禀告皇上!”那人回过了神,看着守城军官怒发冲冠的模样,也顾不上刚才那一幕带给他的震撼,一个劲地朝前面跑着,仿佛他后面追着凶狠狠的恶狗一般。

    对于自己成了陪衬这一事毫不知情的楚铮晗隐隐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攻城,“王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耐心地等等吧。”

    顾烟选择的时间是半夜,更夫还未叫更的时候,现在大多数人都已经睡下了,完全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什么事,也避免了那些人坐收渔翁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