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心死如灰

    更新时间:2016-01-23 15:05:15本章字数:3142字

    皇宫更是被他们的人给包围了,里面的人想要出去通风报信也没有机会了,就连那天上飞过的鸽子都会被弓箭手射下。

    顾烟不冷不淡的话在楚铮晗耳里听起来十分地刺耳,他蹙着眉有些不悦,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坐在了马上静静地等待着。

    不出顾烟的意料,在听见了楚铮晗造反的时候,老皇帝就吐血而死了,死前不瞑目地诅咒楚铮晗这个不孝儿孤寡一声,高居这寒凉之位。

    天边显出了些鱼肚白,顾烟和楚铮晗依旧不移动一丝一毫地坐在马上,看着天际的颜色,顾烟的嘴角勾起了抹必胜的笑容,素手一挥,清冷的声音自朱唇中流出,“攻!”

    声音不是很宏亮,但是却足以让军队的所有人都听见,原本等得不耐烦的军队听见顾烟说的字后,都兴奋了。

    他们奋不顾身地朝着前面冲着,今天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只有不停地往前走,没有后悔的余地了,赢,流芳后世;输,遗臭万年!

    这样的赌注他们却毫不迟疑地选择了跟随着三皇子的脚步。

    庆历六十六年春,三皇子殿下率领区区一千军队,对战皇宫中的上万军队,以巧制胜,夺得帝王之位!

    楚铮晗上位后,改国号为元武,封其结发夫妻顾氏为孝宗皇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三皇子府内的妾室都荣升为后宫的妃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才刚刚开始。

    但是入宫后,顾烟就入住东宫,楚铮晗与妃嫔间夜夜笙歌,但就是没有跨入凤朝宫一步,朝廷见人心惶惶,认为皇后——失势了!

    近日来,皇上格外地宠爱一个女子,是皇后顾氏的闺中密友,一入宫便封为含妃,楚铮晗几乎每夜都是翻含妃的牌子,顾氏一族再次地恢复了往日的辉煌。

    凤朝宫,焰儿静静地站在了顾烟的身旁,低垂着眼睛,而顾烟却是安静地看着手中的卷轴,格外的安静,柔和。

    “柳儿进宫了?”还特别的受宠,顾烟的注意力似乎一直落在书上,仿佛就是闲聊几句,焰儿似乎有些生气,但是跟在顾烟身边多年,还能悄无声息地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回皇后,是的。”

    顾烟嘴角勾起了抹嘲讽却又苦涩的笑容,伴君如伴虎啊,现在楚铮晗的心思,便是连她都看不透了,身居高位竟然能这般的令人沉迷。

    “娘娘,薛公公正往凤朝宫来了。”乐儿走了进来,步履有些匆促,小脸因为跑步而显得红彤彤的,站在顾烟旁边的焰儿凝眉,低喝,“乐儿,娘娘平时和你说的都忘了吗?”

    焰儿和乐儿是一对姐妹,皆是顾烟派人去奴隶市场买的,她们无父无母,忠心自是不必说了,焰儿做事沉稳细心,顾烟放心地让焰儿去学了些大家闺秀该学的,而乐儿大大咧咧,对于大家闺秀学的东西就不上心了。

    顾烟就让乐儿学了些武功,虽说不指望能赶上江湖人士,但是自保却是绰绰有余的,乐儿平时就打探些消息。

    “焰儿,没事,乐儿起来吧。”顾烟放下了手中的卷轴,有些疲倦地揉着眉心,该来的躲不掉。

    乐儿站起了身,走到了顾烟的身后。

    果然,这边刚刚一平静下来,薛公公就走了进来,怜悯地看了一眼顾烟,顾烟同焰儿和乐儿走到了大厅,跪在了地上。

    “皇上有旨,皇后深熟兵法,骁勇善战,如今北方蛮族踏足我北国,封皇后为骠骑大将军,镇压蛮族!钦此,谢恩。”洪亮尖锐的声音响透了整个凤朝宫,沐妍的头扶在了地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薛公公把明黄色的圣旨交到了顾烟的手里,“皇后还是赶快起来吧,地上凉,有伤凤体。”薛公公虚扶了顾烟一把,焰儿和乐儿一左一右地扶顾烟站了起来。

    焰儿从袖子里拿出了一锭银子,放在了薛公公的手里,“公公辛苦了,这点小钱公公就拿去喝个小酒,放松放松吧。”

    得到了好处的薛公公眉开眼笑的,“多谢娘娘好意了,如今的含妃正得宠,又是娘娘的手帕之交,终究还是看在娘娘的面上。”

    唠叨了一会儿,薛公公才转身离开,焰儿看着顾烟的眼神点了点头,跟着薛公公的身后,送他出了凤朝宫。

    没多久焰儿就折返了回来,现在谁不知道当今天子的天下是谁打下来的,如今又要娘娘去那荒凉之地受苦,皇上好狠的心啊。

    乐儿难掩脸上的愤愤之色,顾烟轻轻地拍着乐儿的手,脸上的笑容很是勉强,“我没事,乐儿,你和焰儿还是留在宫中吧。”

    顾烟心里深知,她这一去,凶多吉少,很难再回来了,连带着顾氏一族也是凶多吉少了,不如少连累一个是一个。

    焰儿和乐儿立马就跪了下来,“娘娘,您不要赶我们走,没有娘娘,怎么会有如今的我们,焰儿和乐儿,愿与娘娘生死与共!”

    乐儿和焰儿重重地给顾烟磕了一个头,光滑的额头上肿起了一个青紫色的包,顾烟苦笑着没有去扶她们,“你们心知肚明,本宫这一去是不能再回来了,你们若是跟着我,死也只能死在那荒凉之地,你们还愿意吗?”

    当初,她买下她们就是为了她们的忠心,如今,这份忠心已经深重到了她难以负荷的地步。

    “娘娘,我们不悔!”焰儿和乐儿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坚定,重重地再次磕头,“那好,你们就随我去吧,黄泉路上,咱们也有个照应,起来吧,地上凉。”

    焰儿和乐儿互相扶着站了起来,顾烟负手站在了窗前,看着外面的大雪纷飞,梅花傲立也雪中,“傲骨——还是要服输。”

    轻柔的声音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北国的第一个出征的女将军,还是堂堂的皇后,这个消息一出,震惊了整个北国,北国上下的老百姓都惊呼着,却是不敢执意顾烟的能力。

    武德二年,皇后于蛮族之人私通,皇上念及旧情,特赐毒酒一杯,株连九族,顾府上上下下一百八十六人口无一幸免。

    几匹烈马在大街小巷中穿行着,直奔北方极寒之地而去,手中拿着一个圣旨,如死神般地降临在边界。

    顾烟脱下了身上的铠甲,换上了一身雪白的囚衣,如墨的长发静静地垂在身后,一张小脸苍白如雪,却绝美莲,一双美丽的眼瞳之内空洞无比。

    为首的一个侍卫把毒酒端在了顾烟的面前,“卑职恭送皇后娘娘。”侍卫跪在了顾烟的面前,眼中有些可惜。

    被士兵拦在门外的焰儿和乐儿使劲地想要挣脱遮拦,脸上一片的泪痕,凄惨的哭声令人闻之落泪,“娘娘,娘娘。”

    顾烟转头看了她们一眼,突然绽放了一抹凄美的笑容,无声地说着再见,焰儿和乐儿停止了挣扎,跪在了地上,她们已经明白了,顾烟已经心死。

    “我顾烟发誓,若有来生,我与他楚铮晗不死不休,毁他霸业!”顾烟直直地看着侍卫,冷冷地说着。

    一字一句皆深入到了在场人的心中,使人从心底生寒,顾烟拿起了酒杯,豪饮下肚,白玉杯从顾烟的手中滑落,一滴无言泪从眼角滑落,绝美而凄惨。

    白玉杯在地上碎了,星星点点地铺在了雪白的衣衫上,雪白的身影倒在了地上,顾烟看着湛蓝的天空,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双眼不甘地闭上,一个女子的传奇,就此了结!

    焰儿和乐儿双双从靴子里拔出了匕首,自尽而死!

    在场的不论是士兵还是优秀的将军都齐齐地跪了下来,他们皆是顾烟率领的将士,从京城外打到京城内部。

    若说他们是听楚铮晗的话还不如说从心底佩服这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楚铮晗贪生怕死,就连将军都是区区一介女子的三皇子妃担任!

    在顾烟被人传是叛徒的时候,军营中无人相信,也在顾烟被囚禁的时候偷偷地想要放她出来,顾烟却可笑地以为楚铮晗会还她清白。

    一日夫妻百日恩,却终究抵不过所谓的权利!

    一抹玄色的身影突破了重重之围,抱住了地上的顾烟,所有人都震住了,不敢上前分开男子,男子的背影是如此的孤寂,仿佛失去了伴侣的狼一般。

    他抱起了顾烟的尸体,想要离去的时候,却被人拦住了,呵,堂堂的皇后,就算是死了也只能在皇上的身边!

    男子的周围突然闪现了十二个侍卫,个个身上都散发着寒冷的气息,气压骤低!将士们犹豫着。

    皇上如此的绝情,眼前的人至真至性,娘娘戎马半身,死了也死在一个狠心绝情的男子身边是否有所不公?

    将士们都纷纷放下了武器,但是突然闯进来了一批人,居然是皇上身边的锦衣卫,众人震惊。

    那玄衣男子站在了中间,冷眼看着那些锦衣卫,薄唇轻启,“杀!”清冷的声音淡淡地响起,他身边的男子全部倾巢而出,攻向了锦衣卫。

    一时之间,场面乱了,锦衣卫无情地斩杀着,仗着人多势众,围剿着玄衣男子,将士们没有上前帮忙,默默地站在一旁。

    最后,锦衣卫乱箭射杀,没有再顾着顾烟完整的遗体,玄衣男子皱眉,以身挡箭。

    终究,温柔乡,英雄冢!地上一片的尸体,唯有顾烟身上没有箭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