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涅槃重生

    更新时间:2016-01-25 11:01:19本章字数:3490字

    绿草盈盈,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稀稀疏疏的树叶在地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剪影,黄鹂鸟清脆的叫声在顾府里响彻。

    淡绿色的帷幕悠悠扬扬地飘着,床上的一个玉人儿蹙了蹙秀眉,纤长浓密的睫毛闪了闪,似乎被这调皮的阳光打扰,她抬手揉了揉眼。

    清澈的眼睛慢悠悠地睁开,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闪过一瞬的惊讶,顾烟猛地坐了起来。

    她伸手捏住了那飘摇的帷幕,上面绣着她喜爱的梅花,傲骨而风华绝代,外面窸窸窣窣地响起了声音。

    一阵脚步声响起了,“小姐,醒了吗?焰儿服侍您更衣。”清脆的声音正是年幼的焰儿,顾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般揉了揉。

    而焰儿轻轻地撩开帷幕,看见坐着的顾烟,温柔地一笑,“小姐,快起来吧,还要去给夫人和老爷请安呢。”

    顾烟呆呆地点了点头,焰儿放下了帷幕,转身给顾烟去准备要穿的衣裙,顾烟皱着眉头慢腾腾地移到了床边,坐在床沿上看着周围。

    这里赫然就是她熟悉的闺房!顾烟伸手探在了自己的手腕上,虽然脉搏有些弱,但还是清晰的,“焰儿。”

    “诶,小姐有什么事情吗?今天穿这件淡紫色春装好吗?这是夫人从碧春阁定制的春装呢。”焰儿拿着一件淡紫色衣裙转过了身。

    看着焰儿稚嫩的脸颊,顾烟的眼瞳微微地缩了一下,这不是——难道她真的复活了,“焰儿,现在的是庆元年间吗?”

    焰儿有些慌张,“小姐,怎么说起这个来了,要是传出去而是要让人拿住把柄的。”顾烟微微一笑,“只是问问罢了,刚刚起床,头脑有些模糊了,现在是什么时候?”

    ”庆元五十八年了,今天可是宫中德妃娘娘的生日,咱们可要出席的。“焰儿把淡紫色的衣裙拿到了床边,顾烟乖乖地站了起来,任由着焰儿给自己穿上。

    那这个时候的自己才十三岁了,在十五岁的时候才会遇上楚铮晗,现在的米柳是她的手帕之交。

    呵,楚铮晗万万没想到自己会重生在这个时候吧,老天爷既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那,这一世,楚铮晗别想要登帝!

    看着顾烟的穿着,焰儿还是一如往常的话语,”小姐,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等会儿梳了发就更好看了。“

    顾烟浅浅一笑,”快点束发吧,等会儿乱糟糟地出去,别人怎样看我。“焰儿笑着和顾烟走到了梳妆台前。

    她看着焰儿仔细地给她挽着发,眼中有些怀念了,这个时间乐儿还在习武,恐怕她十五岁的时候才会回来。

    今天是她第一次到宫中,因为从小身子骨弱,娘亲就把她养在闺房之中,从不曾让她出过这个星月小筑,以至于只有表妹兼闺蜜的米柳和她相熟。

    因为人生地不熟的,她那时候有些慌乱,居然被德妃的雪公主钻了空子,使她在德妃娘娘的生日宴上出尽了丑。

    顾烟的眼里闪过了一瞬的精光,嘴角轻勾起一抹淡雅的笑容,这次想要害她可没有这么容易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她们不要太过分,自然她也不会得罪她们。

    焰儿给顾烟梳了个俏皮却又不失端庄的清云鬃,留下了过半的青丝乖巧地披在了身后,顾烟满意地笑了笑,站起了身子。

    “不错,真好看。”顾烟笑得眉眼弯弯 ,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焰儿看着顾烟的笑容竟然看呆了,“走吧,不要让娘亲久等了。”

    顾烟转身朝着门外走去,身后的焰儿回过了神,憨笑着挠了挠头,小姐刚刚夸她了呢,为什么她会感觉小姐变了一点呢?

    出了星月小筑后,顾烟的脸上一直带着温婉亲和的笑容,过往的奴仆丫鬟们都看呆了,呆愣愣地立在了一旁忘记了行李。

    她穿过了花园,直接到了顾夫人月氏的小院内,看院的婆子们都是月氏的心腹,自是看着顾烟长大的,都热情地招呼着,“小姐来了啊,夫人在里面都等急了。”

    顾烟温柔地笑着点了点头,“李妈妈早好,我先进去了。”里面的一个穿着藏青色衣服的妇人笑着小跑了出来,“诶哟,我的小姐哟,夫人等了你好久了,快快进来,这些不要脸的婆子又绊住你了吧。“

    听到这个久违的尖声,顾烟敛住了笑容,轻轻地蹙了下眉头,微微侧身躲过了来人的手,“于嬷嬷。”顾烟淡淡地打了声招呼后就往里面而去。

    焰儿歉意地看了一眼于嬷嬷,还是小跑到了顾烟的身后,于嬷嬷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显然是气得不轻,李妈妈等人都垂着头,脸上皆是一片的厌恶之色。

    于嬷嬷咬牙跺脚地跟在了顾烟的身后,“大小姐哟,今儿穿得真是漂亮,怪不得上门提亲的人都踏破了咱顾府的门阶呢。”于嬷嬷举着帕子掩面笑了起来。

    以前,于嬷嬷仗着是顾夫人的陪嫁丫鬟,没少欺上瞒下地做些亏心事,就连以前的顾烟都被这胆大妄为的于嬷嬷给骗了。

    还有遇见楚铮晗这位“德高望重”的于嬷嬷可没在背后少出力过,但是现在暂时还不能和于嬷嬷撕破脸,娘看似手段高深,却对这位于嬷嬷信任有加。

    “于嬷嬷说笑了,烟儿年小不懂事,还有许多事仰望着于嬷嬷提点提点呢。”顾烟轻笑着,那笑却没有到达眼底。

    对于顾烟的回答,于嬷嬷显得有些诧异,心里讶然,这个病罐子怎么变得如此厉害了,三两下就把她的话堵住了,真是她小看了这个病罐子。

    于嬷嬷识相地闭上了嘴,没有再次地出声,心底有些忐忑地到了大厅之中,顾翰和月玉予坐在了高堂上喝着茶,两夫妻看似相敬如宾却少了夫妻之间的默契与温情。

    顾烟笑着走到了中间,一旁的丫鬟在中间摆上了垫子,焰儿扶着顾烟跪在了垫子上,“烟儿给爹爹娘亲请安。”

    然后恭恭敬敬地拜了一下,心里有些感慨,很久没有这样给娘亲和爹请安了,月玉予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乖巧地请安,“焰儿还不快扶小姐起来,烟儿身体不好别沾上了寒气。”

    焰儿弯腰扶着顾烟起身,一旁的丫鬟利索地收拾好了地上的垫子,而顾翰却撇了眼顾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显得很是冷淡。

    顾烟嘴角勾起了抹苦涩的笑容,爹总是这样对她不理不睬的,当初嫁给楚铮晗的时候,爹勃然大怒,却也没有阻止,在爹的眼里就只有顾恋悦一个女儿。

    “今天去德妃娘娘那里别给我丢脸了,知道吗?”待顾烟走到了月玉予的身边的时候,顾翰淡淡地出声,顾烟点了点头,“知道了,爹爹。”

    月玉予轻轻地拍了下顾烟的手,无声地叹息了声,“烟儿,现在也不早了,我们先赶往宫中吧。”顾烟依旧是柔顺地点了点头。

    “老爷,妾身和烟儿先走了。”月玉予起身看着冷漠的顾翰,顾翰轻哼了一声,顾烟随着月玉予就转身朝着外面走着。

    顾烟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爹,顾翰果然还是看着他手上的书,一眼都不曾施舍给她这个从未得到父爱的女儿。

    月玉予拉着顾烟走了出去,她轻轻地拉着顾烟,“烟儿,不要怪你的爹爹,一切都是娘亲的错。”顾烟嘴角噙着一抹无奈的笑容,“娘,你们是女儿的生身父母,哪有资格去怪你们呢。”

    两母女各怀心思地出了府,顾烟看着眼前质朴中透着奢华的马车,眼中流露了些怀念,这只有未出阁的女子才能坐的马车,没想到她还能再次地踏上这辆马车。

    焰儿轻轻了拉了拉顾烟的衣袖,“小姐,快上马车啊。”她轻声地说着,顾烟回过了神,手放在了焰儿的手中,踏着小厮的背上了马车。

    月玉予已经坐在了车厢内小憩着,焰儿只是顾烟的贴身丫鬟,自然没有资格与主子同坐一辆马车的资格,只能走在外面。

    顾烟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窗外,“烟儿在看什么呢”小憩的月玉予突然出声,顾烟淡淡地一笑,“没什么,第一次看见外面,有些好奇。”

    对于顾烟的回答,月玉予有些怀念地看着外面,“娘第一次出门的时候也是你这般对你外祖说的,现在想起才惊觉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

    顾烟看着自己娘似乎苍老了很多岁,鼻尖有些酸涩,以前她不懂事要嫁给楚铮晗的时候,娘不知道躲着哭了多少回,那时候也只有娘这般真心地对待自己吧。

    想着想着,沐妍的眼眶地红红的,朝着月氏靠近了些,小手拉住了月氏的手,“娘,以后烟儿陪着你,烟儿再也不会让你为烟儿担心了。”

    她突如其来的懂事让月氏又惊又喜,月氏拉着了顾烟的小手,“烟儿真懂事,听娘亲的话,以后不要再和悦儿妹妹闹了,也不要让你爹生气了。”

    顾烟点了点头,想起了顾恋悦拙劣的手段,嘴角勾起了抹冷冷的笑容,柔声地安抚着月氏,“娘亲放心,烟儿不会了。”

    呵,她只会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顾恋悦以前是怎样对她的,她顾烟便会一一地奉还回去,以前她的退让只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想起,她顾烟嫁给的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楚铮晗,而顾恋悦却以一个庶女的身份嫁给了二皇子做了二皇子妃。

    现在想起她当初还真是傻得可以,顾恋悦一直在她耳边说着楚铮晗是如何的英明神武,样貌不凡。

    月玉予满意地笑着,温柔地拂着顾烟柔顺的秀发,“娘的烟儿真的长大了。”月玉予温雅秀气的脸上满是慈爱,嘴角勾起了抹温柔的笑容,把顾烟抱在了怀里。

    顾烟的眼睛有些涩,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娘,这一生,烟儿绝不会让那些人伤你一丝一毫!

    焰儿撩起了窗帘,把一个面纱递了进来,小脸被风吹得红彤彤的,“小姐,这是您的面纱,刚才焰儿忘记给您了。”

    月玉予伸手接过了面纱,亲自给顾烟戴上了,“烟儿,待会儿到了德妃娘娘的寝宫,不要乱跑,乖乖地跟在娘的身后知道吗?”

    “娘,烟儿不会给您添乱的。”顾烟不满地嘟了嘟嘴,几分娇俏不轻易之间泄露了出来,月玉予笑着捏了捏顾烟的脸,“就你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