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德妃大寿

    更新时间:2016-01-29 21:39:20本章字数:3010字

    深紫色的马车渐渐地停在了皇宫大门前,赶马的小厮跳下了马车,把准备好的小凳子摆放在了地上,“夫人,小姐,到皇宫了。”

    月玉予检查了一番顾烟脸上的面纱后才放心地撩开了帘子,暖黄色的流苏飘飘摇摇的,她踩着小凳子下了马车。

    顾烟深呼吸了一口,才出了车厢,看着月玉予脸上那抹慈祥的笑容,顾烟淡淡的一笑,踩着小凳子下了马车。

    朱墙金瓦,恢宏大气的皇宫屹立在了眼前,顾烟的眼底是一片意味深长,嘴角勾起了抹笑容,这里,将会是见证她如何笑傲天下的地方!

    她上前一步挽上了月玉予的手臂,柔声说道,“走吧,娘。”月玉予温柔地笑着拍了拍顾烟的纤手,两母女慢慢地朝着那扇宫门走去。

    按例的,侍卫们把顾烟和月玉予拦了下来,月玉予摇了摇手,身后的一个大丫鬟小跑到了前面,把令牌交给了侍卫长。

    为首的侍卫接过了令牌,看了看令牌上的金色大字,然后毕恭毕敬地交给了丫鬟,“原来是顾大人的夫人和千金啊,失敬失敬,顾夫人快请进吧。”

    月玉予笑着点了点头,“多谢大人的通情达理了。”侍卫长讪笑着,脸上却有些骄傲了,月玉予拉着顾烟走进了宫门。

    现在陆陆续续的也有些诰命夫人带着自家的嫡女来了,纷纷和月玉予示好,但是那些小姐和夫人只是客套地夸了一下顾烟就离开了。

    在京城中,顾烟只是顾府里的药罐子,哪有经常受顾翰之命出门的顾恋悦名声好,加上顾恋悦私底下“宣传”着顾烟,她能有什么好名声在外。

    至于府内于嬷嬷说的一番话不过是讨好顾烟的,有些涉世未深的千金小姐更是毫不掩饰对顾烟的厌恶。

    渐渐的,宽敞的过道又只剩下了顾烟母女,月玉予轻蹙着眉头,眼中满是心疼,无奈地看着身旁的顾烟,“烟儿——唉”

    “娘,我没事,快走吧。”顾烟笑着攀住了月玉予的手臂,露出的一双美眸中满是璀璨的笑意,看不出有丝毫的伤心难过,月玉予轻笑着,这个宝贝女儿啊。

    现在正值春季,顾烟他们经过的御花园正好满园花开,沁人心脾的花香萦绕在花园之中,彩蝶的双翼轻轻地覆在了柔嫩的花瓣上。

    洁白的面纱轻轻地飘动了一下,露出了点绝美的面容,顾烟的眼睛突然变得幽深了,她放开了月玉予的手,轻柔地笑着,“娘亲,你等一下。”

    虽然心中有些疑虑,但还是停了下来,顾烟优雅地朝着前面奏折,淡粉色的绣花丝巾居然从手中脱落了,随风轻轻地飘在了地上。

    但是顾烟却一会儿才蹲下身子,一颗石子险险地擦过了顾烟的衣袖打在了顾烟的脚边,月玉予心惊,赶紧地上前,扶起了捡起丝巾的顾烟,“烟儿,你没事吧。”

    顾烟摇了摇头,看向了邻近的一棵桂花树上,一抹粉红色的身影从树上飘下,娇俏的面容上有些薄红,一双漂亮的杏眼瞪着顾烟,圆滚滚的像只炸毛的猫咪一样煞是可爱。

    看见突然出现的人,月玉予虽然心中有些气愤,还是拉着顾烟俯身作礼,“月氏/臣女参见梦华公主。”

    楚梦华却没有让他们起身,而是走在顾烟的四周打量着顾烟,过了一会儿,楚梦华有些犹豫地出声,“你——刚刚可是早已发现了本公主?”

    “回公主殿下,正是。”顾烟毫不顾及地答应了,没有顾及着得罪梦华公主,而一旁的月玉予有些担忧,但是挨着梦华公主还在这才没有出声夺话,心急如焚地等待着楚梦华的回话。

    出乎意料的是,楚梦华哈哈大笑,娇俏的面容上满是喜悦吗,没有丝毫的做作,她出手亲自地扶起了顾烟,“顾夫人也请起吧。”

    月玉予抬头看了一眼楚梦华,然而楚梦华的注意力一直在顾烟的身上,没有注意到月玉予的眼神,“你刚刚如何发现本公主的。”

    楚梦华攀住了顾烟的手臂,俏脸上满是疑惑,有些不解,顾烟轻笑着,“就在公主调试弹弓的时候那阵风,所以臣女才发现公主。”

    现在顾烟自然不会杀到直接说,怎么会有人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呢,这个梦华公主是庆元帝最为宠爱的一个公主,若是拉拢了她的话,一切的事情办起来也顺畅很多了。

    “哇哦,你这么厉害,我叫楚梦华,你呢?”楚梦华不似刚才一样怒气冲天了,而是满眼崇拜地看着顾烟,对于顾烟的话深信不疑。

    但是——顾烟的眼睛抽了抽,这句话听起来怎么会这样——缺根筋呢?刚才她和娘作礼的时候就道出了此公主的身份,“回公主殿下,民女闺名为顾烟,烟花的烟。”

    以前她以为自己的烟字是梁上青烟久久不息的烟,但是却是一闪而过的烟花的烟,顾烟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那抹烟花不过是瞬间而已,顷刻之间便会孤零零的坠落在何地,谁也不知,也没有谁会关心那消逝的烟花在何处——

    楚梦华异常亲热地攀着顾烟走在路上,周围来往的宫女太监看见这位娇蛮无礼的梦华公主居然会很亲热地缠着一名女子,不由得低下头啧啧称奇。

    “我今年十二岁了,顾烟你呢?”楚梦华连尊称都舍去了,单用一个平凡的我为自称,足以可见她对于顾烟的尊重与重视。

    顾烟淡淡地一笑,撇过头看着楚梦华的眼睛,微微地愣了一下,这世界上很少见着拥有这样清澈的眼睛了,“巧了,我今年虚岁十三,刚刚大你一岁呢。”

    她也舍去了自称,如平常闺蜜般聊天,楚梦华似乎有些激动地跳了一下,头上佩戴的铃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煞是好听清脆,“那真是太有缘了,不如我叫你烟姐姐,你直接称我一声梦华吧。”

    “好啊,梦华。”顾烟淡淡地笑着,周围的人都诧异地看了眼亲密的两人,特别是那些大小姐们,看着顾烟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扑上去撕咬了她一般。

    在宫中,楚梦华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像顾烟一样不怕她的人,自然对着顾烟多了几分亲切,“烟姐姐,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啊,像是天边遥不可及的星星,又像幽深却能见底的碧潭。”

    顾烟愣了一下,微笑着摇了摇头,还真的没有人说过她的眼睛漂亮,身后的月玉予惊讶地看着前面的两个人,梦华公主从来没有和大家闺秀这样亲近过,看来烟儿这丫头还是真有福气。

    算算日子,若是未订婚,烟儿离及及笄还有八年,订婚后就只有两年,到时候,烟儿就应许配人家了,有了梦华公主这个手帕之交,烟儿也能许得上一个世袭的王公贵族了。

    三人有说有笑地到了德妃娘娘的寝宫,太监见来人是庆元帝最宠爱的梦华公主就尖声报到,“梦华公主到、居安夫人到!”

    因为月玉予是御赐的诰命夫人,所以有特定的称谓,至于没有被报名的顾烟则是无诰命在身。

    听到梦华公主居然来了德妃娘娘的生日宴,诰命夫人们都面面相觑着,有些不敢置信地朝着门外看去,这位梦华公主可是从来不会参加这样的生日宴,就连她寄养在皇后的名下也不会去参加皇后诺诺的生日宴。

    今儿个怎么会突然想起了来德妃娘娘的寝宫,看来今天以后,这德妃娘娘也不会太安宁了,在场的个个都是人精儿,对于这样的场面都是默不作声的。

    “梦华公主万福。”众人微微福身,在场的除了跟在楚梦华身边的顾烟母女和台上的德妃娘娘及其雪华公主与安华公主没有福身。

    笑面虎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还在乎那些虚礼作甚,今天本公主只是来祝贺德妃娘娘大生的。”

    她跃到了德妃娘娘的眼前,朝着德妃娘娘行了跪礼,“梦华给母妃请安,祝母妃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除了顾烟,没有谁注意到了楚梦华脸上调皮的笑意,仗着脸上还戴着面纱,顾烟没有顾及地勾唇笑了起来,这梦华摆明了就是嘲笑德妃娘娘又老了一岁嘛。

    什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都是来给老年人祝寿用的,德妃娘娘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眼中闪过了些怒火。

    顾烟看着德妃娘娘隐藏在袖子中的手握紧了,那宽大的袖子有些微微的颤抖,想必德妃娘娘是气坏了吧。

    但是在后宫之中混得风生水起的嫔妃怎么回事个简单的,她慈爱地笑着,用手帕遮住了嘴,让众人以为她是笑着的,“本宫的梦华公主就是调皮,快上来让母妃看看梦华长高了没有。”

    梦华乖乖地走上了台,德妃娘娘温柔地看着梦华公主,“不错不错,本宫的梦华公主长得果然标致,等再过几年,还不知道是哪家有福的臭小子娶作美娇妻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