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大闹寿宴

    更新时间:2016-01-30 16:27:57本章字数:3017字

    站在德妃面前的楚梦华状似娇羞地低下了头,垂眸敛去了眼中的怒火,这德妃真是令她佩服,以前倒是她小瞧了这德妃。

    如今她最晚离及笄还有八年之久,最少的也有个三年,现在提起这话,要是传了出去,知道的只是当开了个玩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个云英未嫁的五公主想要越过前三个姐姐出嫁呢。

    在下方低着头听着她们说话的顾烟暗自心惊,这后宫真真是——是非之地!上一世三皇子府内的那些女人摆在了皇宫之中还不够死的。

    上一世她记得没错的话,这位至真至性的梦华公主为了给老皇帝祈福独自到了大云寺,而德妃娘娘的两位公主却是远嫁赵国皇帝,呵,还成就了姐妹侍一夫的佳话。

    至于嫁到赵国之后雪华公主和安华公主她们怎么样了她也不知道了。

    “好了,你们三姐妹还是到下面坐着吃饭吧,饿坏了你们三个宝贝,皇上还指不定怎么找本宫算账呢。”德妃慈爱地笑着,轻轻拍了拍梦华公主的手。

    一听到这话,楚梦华朝着德妃福身,乖乖地到了顾烟的身边,安华公主和雪华公主并肩作了一个礼就走下了台。

    一架架精致华美的檀木桌整齐有序地摆放在了台下面,按理说应该是按着等级次序来坐的,而梦华公主却执着地把顾烟留在了她身旁的位置上,导致了整个大殿的位置都变了样。

    让出了位置的伯安侯夫人冷着一张脸坐在了顾烟的旁边,顾烟暗自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她是得罪了这位伯安侯夫人了。

    而月玉予坐的位置离顾烟有些遥远,聊天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朝着顾烟的方向看去,但是每次看顾烟都没有让她失望,今天的顾烟令月玉予这个做娘的都很惊讶佩服。

    以前的烟儿聪明漂亮,但是却不够内敛,锋芒外露,令人很难接近,今天的烟儿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举止优雅内敛,做事也很稳重。

    刚才来的路上,她都没有发现梦华公主,没想到烟儿居然能不动声色地化解了这次的无妄之灾,还能够结交上梦华公主这样的人物。

    酒席上的烟儿优雅大方,一颦一笑之间文雅娴熟,不像以前在家里一样,吃饭都是板着脸。

    看了几眼后,月玉予才放心了,全心全意地和众夫人谈笑着,游刃有余地在酒席上谈笑风生。

    一个身着橘色宫服的姑姑端着一个托盘走到了沐妍的酒桌上,微微有些圆润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她把一个酒壶放在了顾烟的桌子上。

    顾烟朝着她笑着点了点头,早已卸下了面纱露出的绝色面容上带着优雅的微笑,待姑姑走后,顾烟渐渐敛去了脸上的笑容,伸手拿起了那壶沉甸甸的酒。

    一旁的楚梦华看着顾烟有些奇怪的举动,蹙着略显英气的眉头看着顾烟,“烟姐姐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这酒有问题?”

    她放下了酒,微微地一笑,“有没有问题试试不就知道了吗?”顾烟拿起了两个白玉酒杯,提起了自己刚才还未有喝完的果酒倒进了杯子里面。

    淡黄色的酒液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顾烟放下了酒壶,再把刚才姑姑送来的果酒倒入了另一个白玉酒杯之中,顾烟端起了两杯酒,朝着楚梦华挑了挑眉。

    坐在位置上的楚梦华似乎明白了一点,朝着顾烟笑了笑,“快去吧,速战速决,我等着你带来的好戏。”顾烟佯怒地瞪了瞪楚梦华,“本姑娘又不是戏子,只是去敬敬酒罢了。”

    “好好好,顾大小姐,快去吧。”楚梦华无奈地说着,顾烟转过头,嘴角勾起了抹浅浅的笑意,温柔似水的眼直直地看着对面肆意谈笑的人走去。

    现在人多,人来人往的没有谁注意到顾烟,她偷偷地把白玉杯中的酒倒进了雪华公主的酒壶之中,素手一翻,那空杯子就藏在了袖子之中。

    她看了一眼雪华公主空落落的杯子,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浅笑,顾烟整理了一下衣服吗,装作刚刚才来的样子,“雪华公主万福。”

    顾烟优雅地福身,大厅里突然安静了下来,都看着福身的顾烟,楚梦华端起了自己桌子上的梅子酒,放在嘴角轻抿了一口,饶有兴趣地看着顾烟纤细的背影。

    聊得很开心的楚雪华回头看着面前的顾烟,嘴角的笑容渐渐敛去了,有些不耐地垂眸,“起来吧。”

    她站起了身,嘴角带着一抹优雅的浅笑,“今天初次见到雪华公主,臣女觉得惊为天人,特来敬酒,还望雪华公主不要拒绝。”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即使楚雪华对顾烟不喜,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楚雪华也不得不喝下这杯酒。

    “既然如此,本公主也对顾小姐有几分亲切,不过是一杯小酒罢了,何谈拒绝。”楚雪华给自己的贴身婢女使了一个眼色。

    婢女心领神会地上前一步,熟练地倒了一杯果酒,顾烟举起了酒,掩着袖子喝了下去,眼角却看着雪华公主喝下了那杯果酒,嘴角勾起了一抹恶作剧般的笑意。

    在袖子放下的时候,顾烟朝着楚雪华俯身退到了自己的桌位上,喝了酒楚雪华就放下了就被继续和身边的人谈笑着。

    看着自己身边的顾烟,楚梦华有些好奇,“烟姐姐,这个女人在你的酒壶里放了些什么?”

    在楚梦华的心里,顾烟只是个淡然聪明的女子,绝不会主动去得罪人,那顾烟刚才的举动只能说明了有人在那壶酒里动了手脚。

    顾烟点了点头,“你猜得不错,至于放了些什么嘛就只有雪华公主心知肚明了,等会儿我们就知道了。”顾烟笑了笑,赶紧地吃起了饭,免得待会儿德妃娘娘赶人了还没有吃饱。

    听到顾烟半遮半掩的话,楚梦华嘟了嘟嘴,几分娇俏,“烟姐姐真是扫兴。”她一口喝了杯中的果酒,眼睛里却是亮晶晶的。

    过来一会儿,楚雪华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红烫,她倒了一杯过久喝了下去,但是那份热情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更强烈了。

    伴随而来的就是 头疼欲裂,楚雪华恼怒地把桌子上的饭菜扫到了地上,一阵清脆的响声在大殿之中炸开,热闹非凡的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

    高坐在上面的德妃娘娘皱着眉头,不满地看着噪音制造者,冷冷地喝到,“雪儿,你在干什么?平时学的礼仪呢?”

    现在已经被那份燥热烧得神志不清的楚雪华哪里会顾得上所谓的公主礼仪,甚至没有听清楚了德妃娘娘的话。

    渐渐的,楚雪华红了一双眼睛,猛地起身指着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的楚安华,“你有什么高贵的,明明就是和我一样的身份,凭什么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就是大了我一岁吗?”

    坐在位置上看好戏的楚梦华挑眉看着疯狂的楚雪华,撇过头看了一眼安静端坐在座位上的顾烟,这就是那药的药效?呵呵,还真是有趣的药。

    也不知道这个楚雪华从哪里找来的药,改天她也弄几包来逗逗那冷面的将军,楚梦华的嘴角翘起了一抹调皮的笑意。

    她俯身用手撑着刮花如玉的下巴,津津有味地看着眼前的好戏,顾烟没有楚梦华一样光明正大地看着这场自己亲手导演的一场好戏。

    德妃娘娘都愣住了,大殿里没有一个人敢吱声,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唯有平时胆大惯了的楚梦华饶有兴趣地看着。

    面对着自己一亲手妹妹的职责,楚安华似乎没有生气地顶回去,而是拿出了手帕擦了擦手,抬头只是这怒红了眼睛的楚雪华,“妹妹可能是误会了,在本宫的心中妹妹永远是本宫的宝贝妹妹。”

    温柔的声音似刘全一般缓缓地流出,听了很是舒服,楚雪华却被这个声音激怒了,上前掐住了楚安华的脖子,“你每次都这样地敷衍本公主!我恨你,我恨你!”

    上面的的德妃娘娘大骇,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还不快去制止雪华公主,快点啊,要是本宫的安华公主有事,你们都不用活了。”

    一旁的宫女赶紧上前拉开了暴走的楚雪华,从小娇生惯养的楚雪华哪有做惯了粗活的宫女力气大,没多久就拉开了雪华公主。

    被拉开的楚雪华对着身边的宫女又是踢又是打的,她身边的宫女都是有些怨气的,奈何身边的可是公主殿下,谁敢把怨气发泄在公主身上。

    回过了神的楚安华看着想要挣开的楚雪华,皱了皱眉,“你们轻点,别弄疼了我的妹妹。”在场的夫人都有些惊叹于楚安华的大方和善。

    然而低着头的顾烟却冷笑着,这位安华公主真是聪明啊,一句话夺得了一个和善的好名声,不惜地踩着自己妹妹的名声上位,看来这位雪华公主从此是废了。

    在其他国不好说,但是顾烟敢肯定,雪华公主在北国是绝对找不到一户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