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淑嫔寝宫

    更新时间:2016-01-31 11:42:11本章字数:3047字

    看着已经被制止住了的雪华公主,楚梦华蹙了蹙眉,“大胆宫女,居然敢钳制住本宫的雪华妹妹,你们是活腻了吧。”

    下面的夫人都倒抽了一口气,心尖上都颤抖着,这位梦华公主真是个不怕事儿的,雪华公主都闹成了这个样子还来添一把火。

    坐在楚梦华身边的顾烟轻轻地笑着,忙用手掩住了笑容,这梦华公主当真是有趣,这些宫女被德妃下令若是不制止住雪华公主就施以死刑。

    现在呢,梦华偏偏又下了一个相反的死命令,制止雪华公主是死,不制止雪华公主也是死,这不是存心为难这些宫女吗。

    台上的德妃娘娘脸色瞬间黑沉沉的,有些骇人,“梦华心疼你妹妹,本宫甚是宽心,但是如今你雪华妹妹怕是喝多了,就让这些个宫女送你雪华妹妹回寝宫休息吧。你们还不快扶雪华公主回去休息!”

    最后一句话自然是对着那些宫女说的,那些宫女松了一口气,“林嬷嬷,你亲自护送雪华公主回宫。”

    德妃淡淡地下了一个命令,一个面色干枯,长相有几分恐怖的老嬷嬷站了出来,对着德妃娘娘跪了下去,头伏在了地上,“是,奴婢遵命。”

    她转身指使着几名宫女架起了已经失了心智的雪华公主迅速离开了大殿,楚安华担忧地看着离去的人,再次地赢得了众位夫人小姐的称赞。

    “今日本宫也有些乏了,就不奉陪了,诸位请自便吧,不必有所拘束。”德妃娘娘叹息地扶着额头,贴身的宫女扶起了德妃,缓缓地朝着内室走去。

    楚安华立马起身,随着自己的母妃走到了内室,没有了主人公在场,大家也就陆陆续续地出了大殿。

    楚梦华起身走到了顾烟的身边,狡黠地笑着,像一个偷了腥的小狐狸似的,“烟姐姐,这德妃的脸色真是精彩,比那皇宫里画师的色盘还丰富。”

    顾烟没有应声,只是浅笑着,没多久,月玉予也到了顾烟的身边,上上下下地仔细检查了一番顾烟,“烟儿,你没事吧?”

    月玉予轻蹙着眉头,眼中是真心实意的关怀之色,还有些担忧,顾烟笑着摇了摇头,素手轻轻地拉着月玉予,“烟姐姐,今天你就留在皇宫里陪我散散步吧,反正今儿天色还早,用了晚饭我陪你回去好不好?”

    她没有立马回答,而是看着月玉予,“你这丫头,公主问的是你,看我作甚,想留着就留着吧,娘还要回府整理账册,回来小心点知道吗?”

    “嗯,知道了,娘。”顾烟笑着的点了点头,眼中有些喜悦,月玉予的手放在了身边丫鬟手上,优雅地朝着宫外走去。

    待月玉予走了之后,楚梦华激动地攀着顾烟的手臂,“太好了,我们去母妃那里玩吧,我好久都没有去了。”

    因为楚梦华是寄养在皇后膝下,正好现任皇后只有一子,楚梦华虽说有些刁蛮,但是从今天她与德妃的对话之中也能看出她的机智。

    平时不说可以地阿谀奉承皇后,但是偶尔的逗逗皇后也是易如反掌的,在凤朝宫之中,谁还敢不把梦华公主当作皇后娘娘出的东宫公主。

    但是皇后终究不是楚梦华的亲生母亲,更何况,楚梦华的亲生母亲还健在,亲疏之别还是有的,楚梦华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的亲生母亲,就不会很少去看只是一个三品的淑嫔了。

    今天楚梦华正好借着给德妃娘娘祝寿而去看看淑嫔,有了顾烟的陪同,去的时候也可以说是淑嫔宣顾烟进宫陪她说说话,在路上巧遇梦华公主,所以一起来了。

    对于顾烟,楚梦华是热络得很,一路上拉着顾烟说话,没有了平时的蛮横无理,倒是乖巧了许多,顾烟偶尔也搭上了几句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微笑着静静地听着楚梦华说。

    虽然楚梦华和她母妃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却异常地了解她母妃,“我母妃性格很温柔的,小时候有些衣物都是她亲自熬夜给我缝的,还有香包手帕这些贴身之物也是她托人带给我的,等到了她的寝宫,我就让母妃缝一个荷花香包赠与烟姐姐吧。”

    清脆婉转的声音中满是骄傲与自豪,顾烟微笑着点了点头,眸中有些好奇,没想到这个淑嫔还能活下来,依照皇后专制霸道的性格,即使是老皇帝下令留下淑嫔,她也会秘密地处死淑嫔。

    没想到老皇帝的后宫还真是卧虎藏龙啊,顾烟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阑珊的笑容,“那我真的要见识见识淑娘娘的绣技呢,顺便讨教一二。”

    楚梦华没有看到顾烟脸上的笑容,只是以为顾烟想要看看她母妃的绣品,“啊,对了,完了完了,小米这次非把我骂死不可。”

    她突然地停在了原地,脸上净是懊恼,顾烟停了下来,微微地偏着头有些不解地看着楚梦华,“小米是谁?”

    在皇宫之中除了老皇帝和皇后谁还敢骂楚梦华,“小米是我的贴身侍女,其实今天父皇让我学习琴艺的,但是我趁着小米打瞌睡的时候溜了出来,烟姐姐,怎么办?怎么办?”

    “呵呵,那我陪你回去一趟,来个负荆请罪怎么样?”顾烟挑眉淡淡地说着,顺便把面纱戴在了脸上。

    听到顾烟的建议,楚梦华的眼睛闪亮着,“好啊好啊,那我们快去,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小米还没有醒呢。”话音还没落,楚梦华就拉着顾烟朝着梦幽宫走去。

    顾烟有些无奈地跟在她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地到了梦幽宫。

    看着眼前不比凤朝宫差的梦幽宫,顾烟就止不住地叹息着,看来着了很多还真是疼惜这梦华公主。

    刚刚走进这无比奢华的梦幽宫,一道娇小的身影就扑了上来,恰好撞在了顾烟的怀里。

    可怜的顾烟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差点被撞到在地,梦华公主赶紧地拉住了顾烟,这才没有酿成惨剧,顾烟险险地稳住了身形。

    洁白的面纱被小米带来的风揭开了半面,小米抬起头恰好看见那绝美的面容,刹那间居然愣住了。

    小米长得圆圆的,很是可爱,楚梦华撅着嘴看着呆愣的小米,“小米,对不起,我又偷跑了。”

    听到了楚梦华的声音,小米才回过了神,看着眼前完好无损的楚梦华才放心了,“公主啊,不是奴婢说您,每次先生来了就偷跑,要是皇上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罚我们呢。”

    在小米的面前,楚梦华没有了在世人面前的狂妄无畏,倒是乖乖地低着头,小米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刚刚先生才走,公主,你待会儿去哪?”

    看到小米松口,楚梦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她立刻地攀着小米的手臂,“我们去母妃那里吧,我都好久没有去了。”

    她轻轻地晃悠着小米的手臂,一边不自觉地撒着娇,小米看了一眼楚梦华,小声地-爱调戏了一声,似无奈,又似心疼,“好吧好吧,那快点去,待会儿天色晚了就得回来。”

    “好嘞,米姐姐,您请。”楚梦华学着太监的声音尖声道,小米噗呲一声地笑了出来,就连顾烟也是难掩眼中的笑意。

    三人就朝着淑嫔娘娘的-寝宫而去,照着规矩,小米退在了楚梦华和顾烟的身后,低垂着头走着。

    有了小米的加入,一行人也热闹非凡,吵吵闹闹地就到了淑嫔的寝宫,比起梦幽宫的奢华,淑嫔的昔人院倒是显得冷清了许多。

    看到自己母妃的寝宫,楚梦华有些兴奋,一双杏眼中满是喜意,“这是我母妃的寝宫,是不是很幽静,倒是很雅致哟。”

    顾烟笑看着眼前冷清的院子,轻勾着嘴角,“确实很雅致。”

    昔人院的门前不是侍卫和太监守着,反而没有一个人,倒是只有几盆开得正盛的紫薇花,朵朵在风中摆动着柔软的枝条,柔嫩的花瓣异常的坚韧。

    爬满了墙壁的爬山虎碧绿可人,清新的颜色令人心情刹那间放松,每片爬山虎还镶嵌着一圈银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生机勃勃的小院比起那些众星环绕的大殿更来得喜欢,“烟姐姐,我们走吧,里面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楚梦华攀着顾烟的手臂,挤眉弄眼的煞是可爱,顾烟微笑着点了点头,同着小米和楚梦华一起朝着内院走去,但愿里面真的不会让她失望。

    “梦华几时才会来这里?”顾烟淡淡地找着话题聊着,其实,就算楚梦华不说,她也能多少猜到一点,皇后专制,楚梦华只能挤时间出来看望淑嫔。

    其实在以前淑嫔娘娘的妃位不仅仅才是一个正三品的淑嫔,而是——淑贵妃!当年淑嫔娘娘也是盛宠一时的。

    后来更是因为护驾救了皇帝而升级为一介贵妃,仅次了皇后之下,加上前任皇后仁慈善良,宽容大度,对于在宫中淑嫔的得宠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着老皇帝去了。

    但是后宫向来没有公平与不公平之分,即使这样皇后也是落得个两面不是人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