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吴彤的世界

    更新时间:2016-01-22 16:27:45本章字数:2945字

    我看着窗外霓虹的城市,开始忧郁那个女孩会否对光彩已经有了偏差。听护士说,他是这里最仁慈的医生,但此时此刻,他少了一份仁慈,多了些讨厌。

    他在跟我说着很多专业书籍上的东西,我一句也没听进去,除了最后,他说,去一些没有去过的地方,看看这个世界。我才突然觉得他的仁慈仅限于——他知道我的愿望,但不能为我实现。

    我没有更多的想法,只是很懂得,孤独的人,总喜欢面朝大海。

    来到一座海滨城市,海浪扑打着我的耳朵,我有很多的回忆。

    从前有不少人对我说过,只要来这里看海,就会春暖花开。

    但其实我并不这么认为。一个长得很可爱却口吃的女孩,三年前,就在这里,对我说,我……我要结结……结婚了。

    她的名字叫做——吴彤。

    当时,我们并没有恋爱,“朋友”这个词,早把所有的情愫都埋葬了。

    直到她的尾音落下很久,我才转过头去,“哦”了一声,不知是代表祝福,还是表示抗议,反正我已经忘了。四目对望,她突然吻了我的唇一下,就像触电一样干脆,我没有反抗,只是对着她稍稍地微笑。她皱起了眉头,可能有些不解吧!不解我为何如此的冷静。随后她闭上了眼睛……我们湿吻了很久。我没有太过于投入,只是想着,幸好,我们只是“朋友”,与一个会出轨的女人依托半生,这不是我的强项。

    晚上的酒店露台,我没有抱着她,但我们都穿着睡袍。

    我趴在栏杆上,看着远方的海,任由海浪扑打着耳朵。她的话语仿佛成为了杂音,我我……以后……还……还能找你吗?

    我有了思考,她到底是一个很会寂寞的人,还是一个很会出轨的人,我不确定,但我肯定,她曾经是我很喜欢的人。

    我转过身看着她,说,当然可以……不过,下次能否是穿着衣服呢?

    她笑了,笑容依然可爱。

    那一晚,我没有再陪在她的床边,我知道这是不应该的,一次是冲动,两次,就是明知故犯。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对着镜子,很久很久,不小心,流下了眼泪。

    受过伤的地方,总留着自虐的习惯,那一处,通常满布荆棘。我订回了三年前同一家酒店,同一个房间。窗外的天色如我一样压抑,快要下雨了。

    我并没打算要去哪里,便打开手提电脑,漫无目的地“刷新”。直到夜幕降临,我才决定要去民谣酒吧,喝上一杯。

    民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它里面总有故事,平凡的、异类的,各式各样的,总能让人找到需要的感受,而我更在意的,是找到一个写作的题材和一次远离喧嚣。

    台上,是一位民谣女孩,估计她没有多少原创,唱的尽是些经典的曲目。我立心不良地猜想着,她会唱“外面的世界”吗?

    结果,在最后一首的时候,她果然唱了,我满足地浅笑,目光移开了舞台,回到我一直习惯点的“长岛冰茶”——杯子身上,不断滑落水痕,拉得很长。

    我想起了一件疯狂的事。

    记得,那一年,南方的冬天来得很晚。

    我在一个沙滩的求婚现场,被逼为一对幸福的爱侣也弹唱过这首歌。那一次,也是我第一次遇见吴彤。

    在那之前,我没有任何演出的经验,弹个吉他唱段民谣,这不过是我平常缓解寂寞的方式,从来就没有想过会用来侍奉数十人的耳朵。所以,我非常的紧张,在等待“演出”的时候,便坐在酒店的大堂吧里,想点一杯“长岛冰茶”。

    服务员回应了一句“不好意思,没有长岛冰茶”,这是我预料中答案,但不禁还是有一丝失落,此时,吴彤像天使一样出现。

    她对我可爱的一笑,然后问,可……可以坐坐……坐下吗?

    我奇怪地邹了一下眉,心想,上帝还真是公平,可爱的女孩,却有“口吃”的毛病。我礼貌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她坐下。

    她问,听……听说你待会要要唱……唱歌?

    我感觉对她来说,讲话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为了避免这种不愉快的聊天,我决定不作回答,以免她又要回话,便只“嗯”了一声。

    可是,她很坚强,鉴于这种情况,她依然很喜欢说话,说,你……你好像很……紧紧张?

    我还是没多作回应,点了一下头。

    要……要来点……点酒精作用吗?能缓缓……缓解紧张。她显然吃力,但保持微笑。

    我终于忍不住,说,这里没有我想要的。要不… …你需要喝点什么… …我帮你叫。

    她奇怪地问,你… …你你想要… …要什么?

    长岛冰茶!

    她想了一下,淡淡地“哦”了一边,便举起手招唤服务员,说,我……我要冰冰的……柠檬伏特特加。

    我不安好心地心想,这女孩真能喝,这可是烈酒啊!

    她下完单,趁我若有所思,离开了一下。

    我没有过多在意,毕竟,我连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我只记得,她是朋友的朋友。

    心思回到了“演出”上,瞬间,我紧张的情绪又升了起来… …

    当她回来的时候,伏特加早已放在了桌上,杯子身上,不断滑落水痕,拉得很长。

    我把杯子推给了她,说,你的伏特加。

    她笑意绵绵地回应,是……是你的……长长岛冰茶。

    话毕,她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罐可乐,熟练地打开,倒进了伏特加里。

    我看着杯子里的颜色越来越浓,逐渐变成了茶色。

    我突然喜欢上面前这个女孩的古灵精怪。她停下了手,把杯子推回我面前,说,这……这和长岛冰冰茶的味味道应该……差不多,你你将就喝喝吧!我……我不……不喝酒的,还是可可可乐适合我。说完,便把可乐罐碰在了嘴唇上。

    她确实让我放松了很多,我难得微笑,开玩笑到,这冒牌货能喝吗?

    她认真地点点头。

    我勉强地喝了下去,味道很怪,那一种特别,和她一样,难为却可爱,陌生又亲近。

    之后,除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我们再没有对话。

    静静地,我的杯子空了,“演出”也要开始了。

    围观的人流比我预想的还要多,现场的氛围,极端疯狂,起码对我而言。

    但我借着酒兴,早已并不在意,悠然自得地一直看着她,马虎地完成了“演出”… …

    从此以后,每当再响起“外面的世界”,我都会怀念这件事情,仿佛“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是在说吴彤,而我的世界,当然是“很无奈”。我也没有再喝到过那个特别的口味,这是“吴彤”独特的味道。

    我用手指抹着杯子上的水痕,突然有了一个决定,想再唱一次那首歌。

    我一直等到酒吧接近打烊,只剩下寥寥几个醉客,便向舞台上的民谣女孩提出了请求。

    她环顾四周,确保让我抒发一下情怀,并无大碍,随即爽快地答应,把手中的吉他递给了我,然后坐到了离舞台最近的一张圆桌前,也点了一杯长岛冰茶。

    我闭上眼睛,放肆地弹唱,脑子里一片空白,不时张开眼睛,却看到民谣女孩一直看着我。

    最后的一个余音落定,她为我鼓掌,迎了上来,说,你很像一个人,一个我从小就认识的人,不过,应该不是,你太文艺了。

    这番话,让我有点尴尬,想,看不出来,她也会用这么土的开场白,确实有点失望,刚才听她的歌声,还以为她有着个性。我为表谢意,轻轻微笑,客套到,谢谢你的掌声,献丑了。

    她说,我叫“尔矣”,不是你认为的那个“而已”,是语气助词的那个“尔矣”,舒尔矣!

    我连忙回应,我知道是哪个“尔矣”,舒尔矣,舒心尔矣,很有意思的名字,你家人一定很有文化。

    她笑了笑,说,他们是懒而已,不过我挺喜欢这个名字。

    我陪着微笑了一下,便扯开了话题,你每晚都在?

    她说,最近应该是吧!不过,过段时间,我想去别的地方走走,看腻了海,想看看江南水乡。

    我的心不自觉动了一下,突然觉得这个想法很个性,不由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随后,我看了下手表,已是凌晨的两点钟。我便对她说,尔矣,很高兴认识你,我先走了,明晚再来听你唱歌。

    说完,随手拿起桌上所剩无几的长岛冰茶一饮而尽。直到下咽的一刻,才惊醒,这杯长岛冰茶,好像是尔矣的,至于我的,还站在远处的一张桌子上。

    我连忙放下杯子,表现得十分不好意思。她没有介意,反而大方地挥挥手,说,明晚来,我再请你喝。

    我浅笑一下,转头离开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