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识

    更新时间:2016-01-21 14:46:31本章字数:3413字

    两千零九年的夏天,我参加完了年度的升学考试,意外的完败,没有办法考上我理想中的中学,我永远也没有办法不去想、不去回忆、不去感伤、那一刻,所有人对我的、失望、乃至责怪的表情。或许这并不是我的错、却也是我的错。一个无法重来、只能前进的错。

    穿着一条浅棕色的西裤,白色的短衬衫,一头看似杂乱的头发,带着失望、亦近乎绝望的心态,我来到了S城、一个离我那忧伤的小村落车距仅半个小时的地方。这是我即将、也必须待满三年的中学——S城第二高中。

    一路上,没有任何的言语,也没有过多的等候,时间却仿佛过了上千年般的长久,可能是过多的忧虑,担心这儿的人儿、这儿的事、这儿的情感。毕竟我从没想过,我是这样的颓废来迎接我的未来。下了车,没有过多的观望,径直的走去了教务处,一个不算高不算胖的教导主任为我办了入学手续,我已经迟来了两天了。郑主任脾气很好,一直微笑的面对我,偶尔哼哼一声,倒是觉得倍感自在了。

    主任领着我去课室,顺着二号教学楼漫长的走廊走着,三楼,一个门外挂着“102室”的门口停住了。走出了一个二十六七岁的、身材丰满的女人,我想,该是我的班主任罢了。他们聊了几句后,主任便拍了拍我的肩,走了。“你是朱向阳同学吧?怎么这么迟才来,我是你的班主任,我姓蔡,叫我蔡老师就可以了,进来罢。”她开口说了一通,声音是那么的轻柔,没等我回答,便拉着我的手,进了课室。

    “同学们,这是我们的新同学,我们欢迎一下他。”课室里出奇的安静,没有人拍手,甚至有些人头也不曾抬起。蔡老师可能觉得有些尴尬了,便让我作自我介绍。敢情这是把我推到了这风口浪尖上,觉得倍儿不爽,但还是开了口。“额、我是朱向阳,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说完还配合的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惹得全班哄笑。便转过身去,问蔡老师,“我应该坐在哪里合适呐?”放眼望去,好似空位挺多的,便又问了一句,“坐在最后面可以么?”没等她回答,便走了下去。

    最后一排的我,连书本也没有,美女教师教的竟然是我最最不喜欢的英文,哎!就这样算了罢!前排一哥们可能闲得慌,便转过身来,“同学,我叫曾建锋,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宿舍分了么?”我这才想起来,连晚上窝哪我还不知道呐,活该,这应该算是自嘲罢!那哥们一头欠缺发育的头发,微胖的脸,该是说可爱呐,还是欠抽呐,这是又插嘴说,“不如到我的宿舍来,反正有空位,申请下就是了!”我想也罢了!住哪还不都一样。

    漫长的英文课总算是结束了,跟着曾建峰他们一块到了4号饭堂,排着队打饭。这是曾剑锋碰了一下我的肩,眼色漂移的转到隔壁一对列的一个女生,只见一个高挑的女生,背着粉红的挎包,一头乌黑的卷发,脸蛋跟红苹果都有得一拼了,身材更是前凸后翘,白色百褶裙下的雪白大腿,更是对男人尊严的考验啊!耳朵里塞着耳塞,一副忧伤的模样,甚是惹人怜惜。这是曾剑锋开了口,把我从无尽的遐思中硬生生的拉了回来,“你晚来,瞧,这可是咱班最漂亮的妞了,叫许佩婷,怎么样?不错罢!”说罢还一脸YD的模样,好像就没有见过美女似的。当然了,见到这样的极品,我想也没有几个人能淡定了,姑且就原谅他那令人想海扁他一顿的恶心模样。

    打完饭后,曾剑锋和胡再立就打了赌,看看谁敢去搭讪许佩婷,输了的今晚请喝酒。我本来有打算去认识她的,加上这白送的酒,自然更是气力全足啊!看到许佩婷知识一个人吃饭,我不迟疑的走了过去,那两个哥们就全当时看我笑话,坐在我她的后排,不是对我阴险的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心态。“同学,这有人坐么?”这是我跟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同时我也不希望这是唯一的一次。“暂时没有。”得到了许可后我便坐在了她的身旁。

    刚坐下便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该是她的体香罢!我并不急着跟她聊天,只是静默的看着她的脸,一张柔弱得惹人怜爱的小脸,我想,就是这样一直看着她。看一辈子,我都不会觉得审美疲劳。过了一会儿,她餐盘里的饭却是一口不少,手里握着筷子,却一动不动的呆看着桌面,我开始对我身旁的这个女孩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心和欲知感了。

    终于,还是打开了沉默,意外的是,并不是我开的头,而是这个一直静默而又充满神秘感的女孩。“你说,如果两个相互喜欢着对方的人儿,分开了两地,心里会不会就会变得不那么喜欢着对方,然后分开呐?”低着头说完这一段话后,便抬起了头,望着我,很期待的、却又好像很怕我的答案跟她内心所憧憬的不一样般,眼眸中荡漾着水花,犹如江水中的孤舟般、了无灯火、寂静无奈。

    此刻,我更是无可奈何,对于我这个近乎的恋爱白痴,从来都只是默默的去喜欢,不,应该说,是连喜欢都不曾有勇气承认的人儿来说,我又应该拿什么样的答案去回答她呐?果然,我只能选择沉默,好不容易打开的僵局,又被我这无能的表现,淹没得一干二净。我以为我们应该会一直这样的沉默下去,直到餐具被人没收罢!“你好像是今天才来报道的罢?姓朱?还是姓猪?”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她刻意的加重了语气,我知道,她这是在试着打破沉默。我附和的说,“对呀!就是笨到撞墙死的猪啊!不过这头猪啊!可是相当害羞的小猪哦!”她笑了,我想我的策略奏效了。赶忙作了自我介绍……

    “我是许佩婷,你就叫我佩婷罢!”

    我们就这样在饭堂里一直聊,一直聊到天黑了、人走了、灯也关了。

    走出了4号饭堂,正是S城第二高中的灯光篮球场地,十几个篮球架下黑压压的挤满了人儿,灯光亮得有些耀眼了。我对许佩婷提出了一起散散步的建议,谁知道他却说,“你以为我们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儿啊!还饭后散步,不了,我今天又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上课呐!再见。”说罢便转身走了,我望着她的背影,在灯光下的照射,拉得老长,直至消失在拐角处。其实此时此刻,我是很想拉着她的手对她说的,如果就这样,我希望你可以陪我散步到白发苍苍变成老人儿的……

    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去,这时我看到了曾建峰和胡再立俩人儿就在篮球架下打球,便飞奔了过去,直接把他们拉走了。

    “诶诶诶……向阳、你这是干嘛啊!”

    “打什么球啊!喝酒去、愿赌服输啊!”

    “你你你怎么还记得啊……”

    走出了校门,穿过了斑马线,竟然让我们找到了一间不太大、却十分优雅的酒吧,还取了个相当别致的名字——一昔酒吧。环顾四周,并不觉得人儿很多,空气中回荡着Bill Withers的Lean on Me,简直令我无法抗拒它的诱惑,“Sometimes in our lives, we all have pain, we all have sorrow. But if we are wise, we know that there's always tomorrow. Lean on me, when you're not strong and I'll be your friend. I'll help you carry on, for it won't be long 'til I'm gonna need somebody to lean on……”坐下之后,便叫了两瓶Whisky,反正有人请客,今晚是不醉不归了。

    喝了一会儿,说到曾建峰和胡再立呐!他们俩人儿可是由初中便相识的死党、一起打球、一起打架、一起逃课,反正就是你能想到的什么坏事,他们基本上都做过了,就差做作奸犯科了。别说,刚到S城第二高中时的那份沉重的心情,可能是被Whisky的香味淹没了,也可能是被许佩婷那淡淡的体香给冲淡了。总之,觉得不那么烦、不那么厌、不那么累了。

    走出了一昔,早已天灰地暗了,没想到十二点校门便关了。没办法,难道第一天晚上便要露宿街头了么?“放心,我有办法让你们进去的,来,兄弟们,跟哥走。”不愧是曾建峰啊!刚来没几天,把学校的情况都摸了个底啊!算我没白认识你了!在黑暗中摸索着围墙一直走着,过了好一会,总算是进来了,不过不禁想海扁一下曾建峰,什么办法啊!不就是翻墙吗?两米多高你丫的就给我推下来,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白衬衫的感受啊?丫的……

    折腾了好一会儿,总算有了自己的床铺,便关了灯,睡下了。

    整个世界都晚安了。

    隔天一大早就被学校讨厌的音乐声吵醒了,简直无法忍受,都已经有将近两个月没怎么早见太阳了。宿舍里一派繁忙的梳洗,搞定了之后又各自出去了,我和曾建峰他们俩人儿一块到了饭堂吃了早餐,便急匆匆的赶去课室。到了课室坐下了之后,急忙的搜寻了一番,没错,我当然是在搜寻许佩婷的踪迹了。第一排,不出所料,爱学习的女生通常都会把第一排给抢先占据的,所谓的地利罢!

    第一节课是数学,还好,我的初中数学是不错的,并不觉得太枯燥。但是眼神却不是的不听我的使唤了,一个劲的望向许佩婷的座位,把她的每一个举止都观察入微,一个轻微的抬头、一个不经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