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臭名昭著的余家小姐

    更新时间:2016-01-27 14:39:41本章字数:2318字

    怀南国地处江北,地大物博,资源辽阔,气候宜人,民风淳朴。在这盛世之下,凌风镖局的生意也是风生水起。而我,就是凌风镖局总镖头余凌风的独生女余菲雪。

    凌风镖局在京城也算是独霸一方,我爹余凌风是出了名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啊不,是替人办事的豪杰。听起来和绿林好汉差不多,其实还是有分别的,我爹不干那打家劫舍的勾当,只是替人运运货,运运人,挣点儿小钱,贴补贴补家里这百十来口人的家用。他的威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更出名的就是我这个待字闺中的,无论使多大劲儿都嫁不出去的女儿。

    这一日,云朗风清,虽盛夏未至却早已是桃红柳绿。此时的我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后院的廊子里,一袭粉衫,随风飘动。不过,我不是在感叹岁月流逝,葬个花再赋个诗什么的,而是一边啃着鸡,一边逗着狗,这狗是赫连擎买给我解闷儿的。当然,解闷儿的前提是我被爹禁足了,原因?那就不说了吧,因为我总觉得自己是被冤枉的,比窦娥还冤。

    “小姐,您这心,怎么就这么大?”

    我抬头,一个身穿暗紫色袍子,腰间别了把剑,身形修长,眉宇间有些俊朗的男人出现在我的视线,却是一脸的戏谑。

    “少废话,我这不是已经被禁足了吗!”我抹了抹油渍麻花的嘴,白了他一眼,想想就是一肚子气,也只能拿这只鸡撒撒气了。

    “你和那小子的事儿,全京城都知道啦!”他一边掰鸡翅膀,一边饶有兴致的打量我。

    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啊?以后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竟然这么刺激我?我把鸡啪的扔在了盘子里,插腰看他,一副让他给个说法的模样。

    “不至于吧?不就吃你个鸡翅膀吗?”赫连擎无辜至极,尴尬的把鸡翅膀扔进了盘子里。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细雨道,“姐吃的不是鸡,是一肚子的火气!顺便再说一句,那是你的鸡翅膀!你才是鸡呢!”你们全家都是鸡!不过,后一句是默念,我指着他的鼻子喝道。

    他笑得有点无奈,舔了舔唇,“你要不是男扮女装上青楼寻欢作乐,也不至于和那男人大打出手,不发生这件事,也不能被师傅禁足啊!”他要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我这无名火儿是蹭蹭的往上窜,现在已然是浑身发抖!

    赫连擎围绕在我身边踱着步,靠近我,低语,“坊间都传小姐正值豆蔻年华,年也轻貌也美,上门提亲的也都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富足大户,可小姐连看都不看一眼,现下竟为了一青楼名妓和个男人大打出手,都说你是因为嫁不出去,导致的失心疯!”听到这话,我真是忍不下去了,说我是神经病?

    没想到我一未出阁的大姑娘竟被那些市井小民编排成这样?全都要归功于那个男人!罢了,罢了,没有绯闻的女人,也就只配随随便便找个男人嫁了。但是,有绯闻的女人,想嫁?恐怕这个基本上很难! “小姐,说实话,外人不知道你啥样,我最清楚,你肯定是一个性取向没有偏差的人。”我点点头,对于他的话表示中肯,可算说了句听起来暖心窝子的人话。

    “小姐,你这王孙公子没一个看的上眼儿的?难道,心里边儿有人?”

    “什…什么意思?”我的眼皮子明显的突突两下。

    赫连擎贴在我的耳根处,“你心里边的那个人,能不能是我啊…”

    春夏交替之际,风总是不失温柔,轻轻划过我的耳边,吹乱了我的发,它却从我的耳边悄悄的溜走,了无踪迹。

    我怔了半天,才反过味儿来,随即眼角抽搐了几下,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可惜的表情,“擎擎,我一直把你当好姐妹看的!节哀!”我顺兜里掏出一张草纸塞进他的手里,话说,这是我刚想着上茅厕来的,便宜他了。

    他说死都不要,我就硬塞,白给还不要,想咋的?

    “小姐——”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了,赫连擎他老人家,总喜欢与我纠缠,一听到这酥麻声音,我咋就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呢!

    “啊,阿黄——”我转移话题,故作惊恐的看着赫连擎送给我的小狗正以四脚朝天的姿势躺在地上,四腿儿抽搐。

    我心说,感激上苍,您可真是渡人于水火了。

    赫连擎看了看刚才装鸡的盘子,又看了看阿黄躺倒的位置,“小姐,阿黄它偷吃了刚才的鸡翅膀,恐怕是卡住了!”我头回看见男人梨花带雨的模样,竟然还是为了只狗!

    我蹙了蹙眉,“赫连擎,快快,快做人工呼吸!”我故作紧张。

    “啥?”赫连擎被我的这句话惊呆了。

    “赶紧把阿黄救活,不然,我会很心痛的!”说罢,嘤嘤的啜泣起来。

    赫连擎这小子对我的情还真不是盖的,要不怎么就能对我百依百顺,我话刚出口,他掰开狗嘴就给它渡气。看得我胃流翻滚,却还要强装伤悲,实属不易。

    怎奈微风和煦,柳絮飞。

    飙了一会儿泪,见阿黄毫无起色,我也收了收,要不,就真的该哭瞎了,到时候又成了市井小民茶余饭后的话题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了,鸡骨头都吐了一地了,可怜的阿黄连抽搐都不抽搐了,既然抢救无效,那就宣布死亡吧!

    “赫连擎,你节哀吧!”我拍了拍他那因为哭丧而颤抖的如同跳大神儿般的肩膀,以示哀思之情。

    “小姐——”他紧抱着我的大腿,哭的稀里哗啦的,像死了爹一样。

    他像个粘豆包甩都甩不掉,我挠了挠头,一咬牙,一跺脚,从荷包掏出十两银子塞进他的手里。“留着给阿黄办个后事可好?”

    他睁开一只眼瞄了瞄,随后闭上眼,哭声更加惨烈。“小姐,你可要为阿黄做主啊——”怎么?嫌少?十两够买好几个阿黄,阿绿,阿白了吧?臭小子,竟然敢敲我竹杠!

    我佯装平和的吐了口气,“好,再给你十两,念在阿黄与我主仆一场的情分上,再给阿黄置块墓地,配个阴婚可好?”二十两,这下总该够了吧,别说阿黄了,给你赫连擎配个阴婚都够了!这条狗它真的够让我记它一辈子的了!二十两啊!心塞……

    “小姐,你不能这么绝情啊——”还哭的撕心裂肺?还不够?这真是想往死里宰我啊?

    我恶狠狠的抢过他的二十两,眯着眼睛笑的阴险,“那本小姐就要做点不绝情的事,依我看还是别给阿黄配阴婚了,不如——你去陪它好了,放心,我会让花圈店的大师傅给你扎几个比风月楼还漂亮的姑娘去下面伺候你和阿黄。擎擎,你一路走好……”我一脚踹开一直在我脚下哭天抹泪的赫连擎,转身离开。

    “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