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城

    更新时间:2016-02-05 16:17:36本章字数:2186字

    高峰上,两名男子注视着对方,手中的剑闪着寒光。此时,他们屏息以待,眼中只有对方以及手中的剑。一年长的男子说:"终于还是来了。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杀了我,拿我的人头和佩剑去得到你向往的一切,你可以得到许多许多。那年轻男子眼睛死死盯着他的对手,那手握长剑的手流出了汗来,他需要全神贯注,不容有一丝的松懈,因为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一旦失败,他就再也没有第二次的机会了。那年轻男子终于开口了:“今天你我之间就只有一个能活着离开这里,我只有拿着你的首级回去交差,不然,我也注定难逃一死。你要怪就怪这无情的乱世吧! 

    随即,一阵狂风吹过,双方同时出剑,只见剑光交织一瞬,胜负已分。风吹落了那老树的枯叶,也吹逝了那年老剑者的命,是年轻的剑者胜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落日城一座以落霞光辉命名的不起眼的小城市,乡间的儿童们在自由自在的玩耍嬉戏,男人嘛在田间耕种,女人在河边浣纱,一派和谐景象。但树林间那匆匆而奔的脚步声却打破了这宁静。

    一高大挺拔的魁梧男子正急急而奔,身后似乎有什么人在追杀他。那男子有一身魁梧的肌肉,相貌凶恶,脸上有一蝎子刺青。忽然,一条光影瞬至,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那是一名英俊男子,身穿白衣,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像瀑布一样披在身后,只见他冷冷的说:“熊暴,你还想跑到哪里去呢?你作恶多端,今日吾必除你这祸害。熊暴听后说:”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何必一定要赶尽杀绝,我确实杀过许多人,但和你有什么关系,不如你今日放过我,我这些年得来的财宝全给你这样好不好。只要你放我一条生路。”

    那男子听后笑着说:“你恶贯满盈,我岂能容你。多说无益,你要不自我了断,省的脏了我的手,要不就出招吧。今日如果不能一招败你,我沧羽当即自尽。”

    熊暴听后纳一身武息,将自身元能提高至最大,想要搏出一条生路。只见他将元能汇集双手,顿时他的双手变得漆黑如墨,散发一股恐怖气息。

    沧羽微微一笑:“人之境六等元能,是不差,可惜你遇到的是我,这是你的命。树林之内,只见元能冲天,一阵响声过后,但见白衣公子风度翩翩,缓缓从天向下。四周一片血腥,那熊暴却是身上血流不止,更添了无数伤口。只见他仰天长啸一声:“不可能,为什么会差这么多,不可能会差这那么多的啊!”只见沧羽一声蔑视道:“你算什么,你只不过是之连井底之蛙都算不上的货色。杀你,连兵器都不用。“

    只见熊暴身体鲜血喷涌而出,随即爆体,鲜血染红了一片。

    沧羽头也不回的的离开。说:”你杀戮了那么多无辜之人,可想过今日身首异处。罪有应得。”

    沧羽接着来到了落日城中。心想:“天色已晚了,姑且在这里休息一晚,等明天到约定地点和他们会合,在一起返回天剑宗。希望那两个家伙不要迟到就好了。”

    在街道行走,沧羽举止优雅,在寻找投宿的旅店。突然一个小男孩撞了少来。说了声不好意思外就匆匆跑去。沧羽一摸衣服笑着说:“哈哈。没想到有一天我的东西竟会被偷,还是一个小孩子,敢偷我的东西。少见。少见啊。

    那小男孩跑到一田间草垛旁开心不已的看着自己的战利品。心头浮现了一丝得意之情。”

    这时小男孩突然感觉身旁传来一股子寒气,这寒气似乎可以穿透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灵魂都有了一股寒冷的感觉,至于身体的五脏六腑就更不用说了。

    小男孩猛然回过头一看,发现了一双锐利并闪着寒冷目光的白衣男子。

    只见那男子微微一笑说:“别害怕,我虽然为人是冷漠了点,但这一来是我的个性使然,二来是这世间险恶,在这浑浊的世界中,小心翼翼的冷漠一些说不定才活的比较长久啊!”

    所以,你没必要害怕,我怎样都不会对一个普通的人出手,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小孩子,也没杀人放火这类的恶行,只是小偷小摸之类的我会原谅你的。“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小偷小摸虽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罪,但勿以恶小而为之,一定要改了。听到了没?”

    只见小男孩抬起他那较小的头,脸上尽是灰尘,脸颊两旁还有了几颗小雀斑,他摸了摸自己那似乎从来未曾洗过打理的乱蓬蓬枯黄的头发说:“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拿人家东西,但我必须要活下去,我要等和那个人再次见面的那天,在这之前,我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沧羽看着这眼前的孩子,他立马就知道了这孩子的情况,他没有亲人和朋友,跟没有照顾他的人在,跟谈不上那似乎比普通人而言无比正常的家,在这孩子眼里遥不可及的家了。

    但即便如此,这孩子还是坚强的想活下去,拼了命的想生存下去。

    以沧羽的阅人经验,他当然能感到这孩子说的都是无比真切却带着一丝刺痛人心的话。

    这孩子受尽了多少别人的白眼,受了多少他人的欺凌与辱骂,不止这些,这还只是身体所承受的而已,当看着同龄的孩子有一个幸福家庭的时候,当看着其他的孩子有父母的关爱照顾,那是多么的揪心与痛苦。

    他完全可以体会,一向冷漠的他,此时目光却若有所思,似乎在回忆着什么,那眼睛累流露出了一丝久违的感情。

    最终,他收回了那短暂一刻的真情流露,冷漠再次取代了一切。

    小男孩看着他不解的问:“大叔,你想要我怎么样,既然事到如今,我愿意接受惩罚,反正我也挨了不少打,我皮糙肉厚没事的。”

    沧羽听了后无奈的说:“大叔,你小子看人看的还真是有特点啊!你到哪里去找一个像我这样的大叔啊?再说了,如果你挨我一下子,你小命难保,这传了出去,人家岂不是要笑死我了,说我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

    算了吧!我刚刚说了不对你出手,君子一言,千金难换。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