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你配吗?

    更新时间:2016-02-26 14:14:07本章字数:3248字

    这不是没事吗?”陈光年脸一黑,“有外人在,别乱说话。”

    “这位是?”刘芸这才发现了林枫,开口问道。

    “我同学。”陈妍说道,“要不是他保护我,你女儿都进医院了。”

    “呸呸呸,不许胡说。”刘芸溺爱的瞪了一眼,对着林枫笑道,“同学,这次多亏了你,真不知该怎么谢谢你才好啊?”

    “伯母客气了,我也是恰好发现而已。”

    “妈你能不能先别客套,他受伤了,我带他去处理伤口。”陈妍打断道。

    “哎哟,都流血了,赶紧去拿药箱。”刘芸也是急道。

    于是陈妍拉着林枫,进了一间房间,她找到药箱,便拉着他的手臂,帮他撸起袖管,看到上面那条口子,内心不由一阵感动:“是不是很疼啊?”

    “没事,不疼。”林枫龇牙一笑,心思却飞到了其他地方。说实在,他还真没和女生有过这种亲密接触,尤其是被陈妍拉着的手,若有若无的触碰在她胸口那团规模不小的柔软处,甚是销魂。

    “都这样了还不疼,骗鬼呢。”陈妍压根没发现,一脸认真的给林枫清理伤口道,“你忍着点哈。”

    直到把伤口彻底处理好,陈妍才松了口气,猛地发现这货的眼神不对,顿时小脸一黑:“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想其他的,能不能把你龌龊的东西清理掉?”

    “我哪有?”林枫有些不舍的收回了手,讪讪的笑道,“要是你平常能有现在一半温柔,别人也不会叫你男人了。”

    “你说什么?我哪里不温柔了?!”陈妍一听,立马双手叉腰急瞪眼起来。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这还温柔?”林枫立马说道。

    “还不是被你给气的。”陈妍哼哼着重新坐下,撅着小嘴,有些好奇道,“我知道你身手厉害,可人家躲在远处刺杀我你都能察觉,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那啥,就这么发现的。”林枫打了个哈哈,转移话题道,“我还没问你呢,你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也没什么,我爸这一辈,没读书没背景,还不都靠拳头打出来的么?”陈妍隐晦的说道。

    林枫恍然大悟,怪不得陈妍会被人刺杀,怪不得第一眼看到陈光年,就感觉到他不一般,原来是混道上的。

    “好了,别废话了,我们赶紧出去吧。”陈妍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和林枫走出了客厅。

    “怎么样?没事了吧?”刘芸一脸关切道,“同学,这次多亏了你,这样,留下来吃晚饭,阿姨做好吃的给你吃。过来,咱们好好聊聊。”

    本想拒绝,奈何盛情难却,林枫只好答应。

    不过,刘芸的热情,让他都有点局促,一会儿问是哪里人?一会儿问家住哪里?就差让他把户口本搬出来了。

    怎么感觉跟见丈母娘似的? 

    陈妍则是在旁边偷偷坏笑,让你平常不老实,现在也得乖乖的吧?

    吃饭的时候,陈光年有些好奇的问道:“小林,你能制服那个杀手,身手很不错啊,功夫是在哪里学的?说不定我认识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林枫猜到他会问,于是编了个故事道,“小时候遇到一个流浪的老人,我收留了他一宿,他就说教我功夫,之后便离开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这样啊。”陈光年点点头,“看来那位老人一定是个世外高人,要是能有机会见上一面就好了。”

    “我也很想念他老人家。”林枫说道,“不过他说了,都是缘分。该撞见的时候,就撞见了。”

    “哈哈哈哈,说的没错,我们能够认识,也是一场缘分,来,跟伯父喝两杯吧。”陈光年哈哈大笑,拉着林枫坐在了旁边,其间问了许多关于他功夫的问题。

    林枫当然知道他这是有意打探,所以只能装傻充愣,什么都不知道。

    陈光年只以为他是个得到了奇遇的少年,就没再多问,一个劲的让他吃好喝好。 

    别说,刘芸的手艺真心不错,一顿饭下来,林枫吃饱喝足,惬意的很。

    这时候,陈妍的手机响起,她接听了一下便递给了林枫道:“找你的。”

    肯定是小姨。

    林枫接过电话,还没开口,里面就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小枫是吧?我是你小姨的同事,她……她出事了。”

    林枫豁然站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哎呀,说不清楚,反正你过来一趟就知道了。”电话里的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伯父伯母,我有点急事要回去,失陪了。”林枫脸色沉了下去,对着陈光年说道。

    “严不严重,要不要我帮忙?”陈光年问道。

    “谢谢伯父,我暂时还不清楚情况,等到了再说。”林枫起身就走。 

    “等等。”陈光年站了起来,递过去一张名片道,“上面有我的电话,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打给我,我给你解决,现在外面也打不到车,我让司机送你。”

    林枫也来不及多说,上了车,直奔小姨工作的地方。

    “他能有什么急事儿?”陈妍心里不禁有些失落,本来还想送送他呢。

    “这小子,不一般呐。”陈光年微眯着双眼,语气意味深长。

    “爸,你说什么?”陈妍问道。

    “小妍,能不能跟我讲讲他的事情?”陈光年转头笑道,“我对你的这位同学,很感兴趣。”

    “其实我也挺纳闷的,他以前是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但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变得厉害了。”陈妍郁闷的摸了摸头,道。

    “哦?看来他是真有什么奇遇了。”陈光年点点头,“他的功夫高低,连我都看不穿。”

    “什么?”陈妍不可思议道,“爸,我虽然有练武,但只是入门,打不过他很正常,可怎么连你都看不穿?你可是后天三重的高手,那一手太极拳,在江宁市都没人敢说是你的对手……。”

    “小妍,你要记住一句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藏龙卧虎的人多了去了,在练武界,你老爸我这点本事,也只能算是凑合。”陈光年颇为感慨道,“没事的话,多和他接触接触。”

    “爸,有你这样把女儿往外推的么?”陈妍一脸幽怨道,“人家可是女孩子。”

    “女孩子怎么了?”这时候,刘芸走上来插话道,“我看这小子就很不错,懂礼貌,很谦虚,本事还不小,很合适。”

    “哎呀,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累了,睡觉去啦。”陈妍心里泛起小九九,埋头跑进了自己房间。

    黄金海岸。 

    是一家夜场酒吧,里面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

    这个时间,恰好是人流量爆棚的时候,然而,酒吧里面,却停下了音乐,不断传出争吵声。

    林枫一下车,就急忙冲了进去。

    只见一个头上长着疙瘩的男子,正坐在一张大椅子上,轻轻转动着大拇指上的翡翠戒指,身后还跟着一群小弟。

    如果是长期混迹这一行的人就知道,这个男子,就是赫赫有名的金爷。

    是个出了名的狠角色,手里不知道沾了多少血腥,为人贪得无厌,狡诈无耻,还很好女色。

    他眼神肆意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流露出一抹浓重的猥亵道:“甜甜,你在我的场子里上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请你吃个饭,还端起架子来了。人没来也就算了,还伤了我的人,这说不过去吧。” 

    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的赵甜,已经想到了这个麻烦迟早会来,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她都要自己扛,决不能让林枫受委屈。 

    她深吸一口气,道:“金爷,首先我给您道个歉,这件事,恐怕是有误会。”

    “误会?误会至于把我们弄成这样么?”站在后面的光哥带着两个小弟,身上缠着白布带道,“都进医院缝了好几针,骨头都给打断了。还好意思说是误会?金爷,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他那个小外甥,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决不能放过,他打我们,也就等于打了您的脸啊。”

    “你不要血口喷人!”赵甜气急,瞪着光哥道,“是你们动手在先!”

    “你那个小外甥就跟疯子似的,我们哪有机会动手?顶多动动嘴罢了。”光哥狡辩道,“在金爷面前,你还敢撒谎?”

    “你胡说!”

    “好了,别吵了。”金爷皱了皱眉头,盯着赵甜道,“他们终究是因为我受的伤,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甜甜,我这个人做事向来都很公平。我看你是一介女流,也就不跟你计较。这样,我摆一桌酒宴,大家一起吃个饭,陪个礼,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你看怎么样?”

    赵甜脸色顿时发白起来,她当然知道,这个所谓的吃一顿饭背后所代表的是什么?

    她虽然在夜场上班,却从来坚持自己的原则,从不堕落。

    眼下,却面临选择。

    一旦答应了,等待她的,就是屈辱和污浊。

    看着眼前这一张张无耻的脸,赵甜真恨不得能一巴掌甩过去,可现实让她克制住冲动,如果不答应,她不仅保护不了自己,更要殃及林枫。

    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小枫受伤害。

    为了小枫,受点苦算什么?就当做一场梦吧。

    赵甜紧咬着贝齿,就在她准备答应的时候,一道响亮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做你娘的春秋大梦,让我小姨陪你吃饭,你配吗?!”

    语出惊人,让在场的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