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同一个男人!

    更新时间:2016-02-29 20:15:15本章字数:3068字

    三年前她犯了一次错误,没想到在三年后还能犯同一个错误,主角竟是同一个男人。

    诺大的房间里,一张长相精致宛如在时间散落的精灵衣衫不整的坐在床边,手里点了一根细杆的女士香烟,慢吞吞的吐出烟雾,与空气中一夜温存过后的暧昧结合,倒是别有一番情调。

    伤心的人用酒精麻痹自己后,结果就是像现在一样,再一次莫名其妙的跟那个悄声无息钻进自己心底的男人有了一夜温存。

    很难想象一张拥有乖巧脸庞的女人,在充满旖旎的场景里淡然的熟练地吸着香烟。

    女人手里的香烟一根接着一根,直到抽了半盒,才心绪稳定有勇气看向还在熟睡的男人。

    这就是昨晚和自己身体完美契合的男人,身上的青紫色形状如草莓的痕迹就是他给自己种下的,不得不说,眼前的男人长相还和三年前一样令她惊艳,除了他,她再也没有见过一个男人竟能有如此干净的睡颜,也没有见过堪称有着完美睡颜的男人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她的身边。

    都是玩玩而已,难不成还想让这个男人醒来信誓旦旦的跟你说我会对你负责之类的话吗。三年前她不用他负责,三年后的她更不需要!

    扔下一千块钱,结了房钱,穿上了自己昨晚没被男人完全撕毁的衣服,潇洒离开。

    前脚刚走,躺在床上的男人就醒了,在看到凌乱的床单以及床头上的一千块钱,冷漠的墨眸黑了几分。

    这女人依旧自以为是的很,三年前他轻易的放开了她,三年后,他绝对不会再让她逃过自己的手掌心。

    简单的冲了个澡,穿戴好略有褶皱本该贴合契身的人工剪残西装,双腿交叉倚靠门背,修长白皙透红的指腹摩擦不断,心中有了盘算。

    帝国商业大厦

    总裁办公室里的气氛很压抑,“我要她这三年的动向,就这么难?”

    “属下无能。冷凝小姐这三年来的动向好似被人做了手脚,什么都查不到。”

    “下去吧。”

    就连他最得力的助手徐明朗都查不到,显然冷凝被人刻意保护,三年她消失在这座城市,甚至是这个国家,而这三年里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被人隐藏这三年的讯息,他始终想不透其中的原委。

    唯一确认的是,保护冷凝的人背后的实力不在他之下。

    但不管此人是谁,如果有一天胆敢阻碍他和他的女人在一起,就算倾尽所有,也会要他陪葬。

    两天前

    冷凝无意中在大学同学群里看见前男友陈茂树发的消息,他会在两天后Y市举行婚礼。

    她不是一个小心眼儿的前女友,更不是大度到可以心平气和参加前男友婚礼的人。正准备忽略这条对她来说毫无意义的消息,接收到了一封邮件,以及一个电话。

    邮件不够,电话来凑?

    三年了,陈茂树从来没给她打过电话,也没跟她联系过,现在要结婚了却说自己诚心诚意的想让她这个前女友来参加他的婚礼。

    自己已经换了电话号码,没想到陈茂树还是能联系到她,她真心感受到陈茂树“诚恳”的心意。

    不就是一个前男友的婚礼吗,他都越洋邀请她了,她怎么会不给他这个薄面。

    算算时间,恰好三年的学业已经完成,明天回母校取走她的学历证件顺便与她在校时的几个要好的朋友告别就可以回Y市,能赶得上陈茂树的婚礼。

    “龙辰,我明天回BIAD取完学历证件回Y市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

    龙辰在冷凝说话的时候正巧走到她的身后,温柔的眸中散发无尽柔情,阳光暖男的气息尽显,照耀着冷凝那颗微微冰冷的心。

    “想留在Y市吗,还是回来找工作?”

    “还没想好,我已经在Y市投了许多简历,有回信就去看看,合适的话就在那边发展,要不然就回来继续读书。不跟你说了,我一会儿跟Evie出去吃,我会晚点儿回来。”

    第二天晚上,冷凝下了飞机到了Y市,行李放在酒店给高格格打了电话,便起身去了三年前跟高格格喝醉酒,迷迷糊糊被灌醉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的酒吧。

    “格格,明天陈茂树结婚,你也会去吧。”

    高格格和她是大学同学,自然也收到陈茂树的婚礼邀请。

    “什么叫你也?你不会要去参加他的婚礼吧,冷凝你脑子坏掉了吗,他可是你前男友,是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推开你的渣男!”

    她自然知道陈茂树是什么样的人,但当年的事情她不怪他,也没什么好生气的,人各有志,他只是选择了自己的路而已。

    “格格,还记得吗,三年前也是这间酒吧。”

    高格格知道冷凝指的是什么,其实这三年来她心里对冷凝还是有愧疚的,当初若是坚决一点儿不让她喝那么多,冷凝也不会失去了她最宝贵的东西。

    “格格,你在想什么呢?”冷凝一点儿都不介意当初发生过的事,如果什么都没发生过,她怎么会有现在这么美好的生活,遇到那个只对她一人温柔的龙辰。

    “冷凝……”高格格欲言又止,表情可爱极了,冷凝随便点了一杯酒,抿了一口,觉得味道很熟悉,却没有回忆到底在哪儿喝过。

    “我猜你肯定想歪了,你知道吗,我有了一对非常可爱的龙凤胎,我给你看他们的照片,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我就不有两个这么可爱的宝宝,所以你不用总带着一副歉意的表情看着我,但我有孩子这件事你要保密。”

    高格格郑重其事的点头,甚至伸出手准备发誓,不苟言笑的表情可笑坏了冷凝。

    “行了,看把你紧张的。”

    两个人三年未见,有很多的话说,大部分的话题都围绕在陈茂树的身上,高格格清楚的知道冷凝与陈茂树从恋爱到分手的每一件事,她看的清,才格外心疼冷凝。

    一旦喜欢上了一个人,就会死心塌地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的傻丫头,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疼。

    说的多,酒喝的也多,不知不觉两个女人都喝醉了,时而抱着对方痛哭,时而动作浮夸的讲述着趣事。

    “时间晚了,我得回家了,你知道我家有门禁的,我那个哥哥生怕我被坏人拐卖,你说我又不是十六七岁的小孩儿,怎么到哪儿都要跟他汇报。”高格格一提到她的哥哥高升升就一肚子气,抱怨生气的话她也只能在冷凝面前说说,在她那大哥面前,她就成了唯命是从的小奴仆,不敢反驳。

    “行了,赶紧回去吧,我可不想再听见你的电话铃声响起,明天中午格瑞酒店见。”

    高格格走后,冷凝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将吧台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起身往外走,走了三步却发现头晕,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她以为自己会与冰冷的地面亲吻时,却被人抱进了怀里。

    在酒吧里应付着与他即将合作,老奸巨猾的色胚老男人,合作还没谈这些人倒是开始想玩儿点儿刺激的东西。

    玩就玩吧,没想到去完洗手间回来喝错了酒,在感受到自己身体不对劲的时候,他靠自己强大的意念往外走,没想到正巧碰见身体摇摇欲坠的女人。

    女人的头发太长,遮住了娇媚的容颜,龙肆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下意识的把女人抱在怀里。

    要知道,他龙肆只在三年前的时候对一个跟他发生过一夜关系的女人有兴趣,这三年没有找到那个女人,但因为心里惦念,有了精神洁癖,对女人毫无兴趣,就算女人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懒得看一眼。

    只因为那些女人,都不是她……

    触碰到冷凝柔软的身体时,龙肆身体里本有的药物反应一下被激发,浑身燥热的他恨不得把眼前的女人就地正法,可他毕竟还是有精神洁癖的,他觉得除了三年前的那个女人外,其他的女人都很恶心。

    刚想扔掉怀中的女人,却意外的看见女人的侧脸,那张脸……好熟悉。

    克制身体内强烈的躁动,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稳,缓慢的伸出手将怀里女人另外遮挡住的半张脸展露在自己的面前。

    在他看到全容时,心中大喜,小女人我费尽心思找了你三年都没有找到,这可是你自己送上来的。

    “放下,我们好不容易把她放倒,你想捡便宜得排队。”

    黄毛、蓝毛、绿毛还有个红毛,就他们这种货色也不撒泼尿照照镜子,这副德行想上他的女人,真是找死。

    几个地痞流氓不知道龙肆是谁,嚣张地说:“识相的,赶紧把女人交出来,等爷几个玩完了,给你玩儿。”

    “大哥,这女人水灵着呢,赶紧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明朗,收拾了这几个人。”

    徐明朗跟在龙肆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会出手管一个女人的闲事,当然,有一个女人例外。

    但现在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把他们胳膊腿废了就行,下手不要太狠。”

    这还叫下手不要太狠?都把人家胳膊腿废了,轻则休养个半年,重则可就残疾了。

    “知道了,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