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就你有男朋友?

    更新时间:2016-03-04 21:08:19本章字数:3234字

    宴会的角落里,衣着黑白格轻薄连衣裙的高格格找到了正在拿着高脚杯喝着红酒的冷凝。她在刚进来的时候就听有人议论冷凝,不免竖着耳朵多听了一些。

    这才知道龙六少护着冷凝的事儿,在她印象中高格格从来没有提过龙六少,这两个人到底什么情况。

    短暂的风波没有掀起什么大风浪,再加上在国外这几年她的心理素质硬化,这种小事儿她不会放在心上,即使身边还是有人对她指指点点,但对她而言,都是浮云,这个时候她有点儿想远在英国的宝宝。

    听到高格格的声音,冷凝飘去英国的思绪被彻底拉了回来。

    “我能有什么事,我不过是来随个红包,二百块人民币我都嫌给多了。”

    冷凝撇着嘴,清冷的声音响彻整个宴会,在场的人一时齐刷刷的回头看向冷凝。

    她发誓,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只是恰好在她说话的时候宴会厅里的音乐莫名没了声音,在场的人瞬间疑惑的往放音乐的角落望,而她恰好又站在播放音乐的音响不远处。

    这也太凑巧了……

    以至于她的话被在场的人以及正站在门口准备进入宴会厅的新人听见,百十来人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再强大的心里也会有一阵慌张。

    “你想去洗手间吧,正好我也想去,一起。”

    高格格当机立断拽着冷凝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洗手间,直到洗手间的大门被重重关上,才放开冷凝的手。

    “你很急?”冷凝眨着灵动淡漠的眸子看向正靠在门背上大口吐气的高格格。

    高格格一怔,这女人是不是在国外待傻了,难道她看不出来自己是为了她才找个理由把她带到这儿的?

    “逗你啦,刚回国事就这么多,看来我这个人还是适合在国外待着。”

    耸肩走到镜前,感应着细腻的涔涔流水浸没自己的双手,忽然,捧起水往脸上狠狠砸去。

    精致的小脸儿浸在清凉的水里,许久才抬起头照着镜子的自己,似是自言自语:“结婚了,恭喜。”

    语气平淡没有波澜,心口却强烈的收缩着,她知道自己还是无法真心实意的祝他幸福,但她知道这种情感跟爱情无关,只是自己的意气用事罢了,青春的美好在亲眼看到他结婚的这一刻,挥散而去。

    高格格知道冷凝现在的心情不好,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她很识时务的轻轻走出洗手间。

    冷凝重新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时,发现高格格已经不在洗手间,在打开洗手间准备出去找她时,却看到一个她此时此刻不想看见的人。

    一身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里的大红色的领带是别样的耀眼,冷凝后退了几步,脸上依旧挂着冷淡的浅笑,声音却十分清冷。

    “这里是女洗手间,新郎官可是喝醉走错了?”

    他还没喝酒,怎么会走错,碍于在女洗手间的门口,陈茂树的语速有些快,“小冷,你听我说,我娶她是有目的的,你等我,最多三个月我就会和她离婚,你等我。”

    等他?当她冷凝是什么,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她可是一个活生生傲气一身的冷凝,他算什么东西让她等。

    心底对眼前的男人产生的厌恶毫不留情表现在脸上,鄙夷的神情陈茂树自然看在眼里,虽然心里不好受,但嘴上还在解释,“小冷,相信我,我一定会跟她离婚,再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刚才的事情委屈你了。”

    冷凝怎么也没想到当初与她有过一段感情的陈茂树如今会无比下贱的说出这些话,他还是个男人吗。

    “你离不离婚是你们两个人的事,跟我无关,还有我们已经分手了,这一点你比我清楚,请你把刚才的话收回,被你新婚妻子听到会生气的。”

    一刻也不想看见陈茂树这张斯文败类的脸,侧身想绕过他,谁知这男人不要脸的拉住了她的手,接下来的话冷凝恨不得把他掐死。

    “我知道你还在因为当年我在你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你生气,但你相信我我是逼不得已,现在你还能为我着想我真的很感动,你放心我来的时候她回去补妆了,不会找到这儿的。”

    谁说男人的思维很简单的,谁?他完全想多了好不好,自己哪有那个意思,他是傻吗,听不出来她嫌弃他?

    见过傻的,没见过傻和自恋相结合的傻恋妄想的,懒的和他多说,跟这种人说多了反而让他误会越深,“陈先生,请您自重。”冷凝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把陈茂树推开几米远,她并不知道自己有这等蛮力。

    就在她以为自己有了洪荒之力时,脑袋上方传来一个具有穿透力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让人安心。

    “没想到陈先生这么弱不禁风,被一个女人都能推倒,这样的男人不知道在新婚之夜会不会力不从心,女人,你说呢?”

    现在,冷凝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感情这男人借她手趁着陈茂树无防备时猛地发力,要不是感受到自己腰间宽大厚重的温暖手掌,她不会相信这个男人再一次帮了她。

    今天他帮了她两次,可她并不想领情。只是这个时候,她饶有兴趣的纤细柔荑挽起他健硕的臂膀。

    “陈先生,你没事吧,最近我吃的可能有点儿多,力气大了点儿,没伤到你吧。”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占有欲,陈茂树看的很清楚,刚才那个推他的人看似是冷凝,实则是龙肆,现在的他只能选择隐忍,龙六少背后是龙氏帝国产业,他惹不起。

    陈茂树还没有说话,三人就听见急促的高跟鞋踩在地上清脆的声音,随即而来的还有女人尖锐的声音。

    “茂树,你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狼狈?”

    冷凝冷眼看着白雪儿紧张的检查陈茂树的身体,心想:还真是用情极深的女人呢,看来自己以前误会她了,这种女人竟然也会真心实意的喜欢一个人,不知道对陈茂树而言,是祸是福。

    白雪儿刚从化妆室里出来就发现陈茂树不见了,刚从楼梯下来,没想到看见冷凝把陈茂树推到的画面,这才不顾脚下十厘米的高跟鞋,跑到了他们面前。

    她不是一个善茬,她知道陈茂树的心里有一个人,而那个人十有八九就是冷凝,她好不容易把陈茂树从冷凝的身边抢走,她不会把陈茂树还给冷凝的,陈茂树只能是她的丈夫。

    她冷凝不过是失了双亲没有后台去了国外留个学的女人,还想跟她这个人前人后都被人宠惯了的公主抢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女人的嫉妒心一起,会把一切抛在脑后,头脑一热,什么话都会如流水一般,滔滔不绝的说出口,“冷凝,你这个克死自己父母的女人如今是想来祸害我丈夫吗,我丈夫命硬,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没被你克死。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只身前来,没有男朋友了。我是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是发小的情分上没有把你这种浑身上下都写着穷人两个字的女人撵出去,你识相的话就安分的参加完婚礼走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呵,当她冷凝是吓大的,她确实父母双亡,可不是因为她,是因为车祸,这女人竟敢说是自己克死了父母,简直不可原谅。

    冷凝性格一向很冷,不愿与陌生人多接触,也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但今天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这女人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揭开她心里的伤疤。

    穿着十厘米高跟鞋的白雪儿与脚下穿着运动鞋的冷凝平视,冷凝一步步走到白雪儿的面前,在她话音刚落时,“啪”的一声被冷凝扇了个耳光。

    她没想到冷凝会这么大胆,今天可是她的婚礼,她怎么敢在这个时候打她耳光。原来那个柔柔弱弱,即使有人欺负她,她也不会反驳的冷凝呢?现在所处在眼前的女人,还是原来的冷凝吗?

    冷凝的举动,不仅是在白雪儿的意料之外,也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大喜的日子,新娘被一个女人删了耳光,这事有点儿大了,人们都一副有好戏看的模样,品着手里的高档红酒,有滋有味的看着两个女人。

    “我告诉你白雪儿,不管你当年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让这个男人离开我,我都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竟会瞎了眼看上这个渣男,一个渣男我还不稀罕要,今天是你丈夫请我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不是我死乞白赖求着你们让我来的,还有有些话不是你能说的,你最好闭紧你的嘴。”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冷凝觉得有些口渴,正好看见旁边的徐明朗手里有一杯晶莹剔透的白葡萄酒,想也没想一把夺过,灌进嘴里,接着说:“你说我没有男朋友?”

    冷凝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被白雪儿比下去,俗话说不争馒头争口气,她就算被人按在这里不能走,也不能被白雪儿嘲笑。

    环视了一圈,最终把目光停留在与自己最近的龙肆身上,指着龙肆说:“他就是我男朋友,你以为陈茂树算什么东西,不是路边大把渣男都能入我冷凝的眼。”

    霸气侧漏的冷凝嘴上虽然硬气,心里早已经打了退堂鼓,她怕身边的男人会毫不客气的揭露她说的谎话,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说跟自己没关系,那自己就糗大了。

    但,过了几秒钟,冷凝发现缠绕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似乎给了她定心丸,心中的紧张一点点的随着腰间手掌上升的温度消失不见。

    “白小姐是不是太小看人了,就你有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