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我们谈谈

    更新时间:2016-03-05 20:44:59本章字数:3145字

    白雪儿被冷凝理直气壮的气势吓的微微一怔,自己可以得罪冷凝,但面前的龙六少自己是得罪不起的。

    氛围异常拘谨的时候,一对儿新人的双方父母闻声赶来,龙肆发现身边的女人皱着眉头不由自主的向他的身后靠了靠。

    察觉出冷凝的变化,龙肆目光冷冽的看向越过众人走到他面前的冬雪公司的董事长,白雪儿的父亲。

    上流社会最末端的人,龙肆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若不是因为自家爷爷的关系,他们根本没资格在龙腾宴会举行婚礼。

    白明磊和他的妻子王秀文在看见冷凝时,心里原以为有人闹事而生的怒火渐渐冷却,他们从未想过还能亲眼见到这个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

    然而他们发现冷凝正木讷冰冷的注视着他们,心里刚刚还存留的怜悯之心在这一刻全无。今天是他们女儿结婚的日子,不管是谁都不能破坏。

    不得不说,王秀文年近五十但保养的还不错。王秀文把白雪儿挡在身后,纠结的看向冷凝,声音有着刻意控制的颤抖,“小冷,今天是雪儿和茂树的婚礼,王姨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有什么事过了今天我们再说。”她的心底还是觉得对不住冷凝的,三年前关于她父母的车祸……她只要一想起,心中就充满了愧疚。

    冷凝心底冷笑,王姨?换做过去,她会乖乖的听王姨的话,现在她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跟自己说些。他们两家有三十年的交情,在她和白雪儿没出生之前,在自己的父母和他们还是年少青春时相识,可她父母出事的时候,他们避之不及,连句安慰都没有,在她最难过的时候,敲响对门,她知道他们就在里面,却清楚的听见里面的女人冷漠的说话声。

    她冷凝到现在都记得:不能开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管……

    冷凝不会自怨自艾,更不会怪责他们,从那一刻开始,他们跟她冷凝就是陌路人,王姨,呵……

    见冷凝没有反应,甚至都不愿看她一眼,王秀文的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心酸。

    在王秀文再想上前跟冷凝说什么时,龙肆拦住了她,把冷凝护在自己的背后,左手紧紧的握着冷凝的右手,让她安心地待在自己后面,不要说话。

    “在场的人是不是都觉得我龙肆没有今日的新郎官优秀,我的女人曾经是和陈先生有些过往,那又怎么样,如今冷凝是我的女人,我的女朋友,很快我们会结婚,她会是我龙肆的老婆。”

    冷凝没想到龙肆会说这些话,虽然她很感激龙肆在她需要的时候救场,但他现在说的话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我们好心参加陈先生和白小姐的婚礼,你们却在这儿责怪我的女人,谁给你们的胆子!”

    霸气!站在冷凝身边的高格格在心底给龙肆点了个大大的赞,这样霸气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这些狂妄傲慢的话从另一个人的嘴里说出来,绝对不会让高格格心里充满赞赏,可他不一样,他是龙肆啊,有谁不知道龙氏帝国产业如今的当家人是他,他的一句话,一个字可以改变Y市任何一个人的命运,这种天之骄子的贵气又在他的身上相得益彰结合展现,他现在的气势,就像一个君王。

    君临天下!

    在场的人,不止高格格这么想,就连冷凝那颗很少有强烈欺起伏的心脏都激烈的漏了一拍。

    王秀文不知道冷凝和龙肆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具体来说,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就连两个当事人都没有想到。

    若刚才白雪儿还能因为冷凝的那一句龙肆是她男朋友的话嗤笑,那现在就是满心满脑的恐惧了。

    众人中,白明磊最先反应过来,他在商场几十年,这点儿反应能力还是有的,笑呵呵地站在王秀文的身边,打着圆场。

    “龙六少见笑了,内人不怎么会说话,只是冷凝这孩子跟我们的关系不错,几年没见,内人一时激动,有些糊涂,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龙六少不要生气,今日招呼不周是我们的过失。”

    冷凝已经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一秒,她感觉自己的胸口很闷,闷到不能呼吸,她继续出去冷静,她不愿看见这家虚伪的人。

    “我们走吧,既然都说了是误会,那就算了。祝你们新婚幸福,我还有点儿事,先走了。”

    冷凝平平的反应让龙肆不禁皱眉,虽然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但她都那么说了,自己是要给她这个面子的。

    今天他可以放过他们,让一对儿新人完婚,但他可没保证过了今天,他会不会出手。

    徐明朗在看到自家少爷给自己使的眼色,立即会意。他要准备冬雪公司的详细文件,这个冬雪公司大概要过冬了。

    “走。”

    大手包裹着冷凝纤细柔软的柔荑,带着她离开龙腾宴会。

    等到两人走出众人视线时,冷凝甩开龙肆的手,眸中染着震慑人心的一层冰霜,拧着眉头看着龙肆,保持着距离说道:“很感谢你刚才配合我,如果没什么事,我们现在分道扬镳。”

    分道扬镳?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是吗,她想逃,自己就会按照她说的做,轻易让她走?

    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他龙肆出场费是很高的,只怕她用一生都还不起。

    “我帮了你,说了感谢就想走?”

    “那你还想怎么样?”帮都帮完了,他能把自己怎么样,冷凝毫不畏惧对视上龙肆那双傲娇好看的冰眸,那眸子里的温度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令她想起了远在英国的龙子冽,她那不到三岁的儿子。

    她自然知道,自己和他发生过什么,但她不确定,他会记得。

    龙肆那张刻画出俊美二字的脸庞忽然凑近冷凝,冷凝在接收到放大数倍的脸,吓了一跳,冷不丁的往后退了一步,想多退几步时,却被龙肆按住了肩膀。

    两人唇瓣的距离只有不到一公分,只要对方撅起嘴就能亲到。

    冷凝虽然想说话让龙肆放开她,但她又怕自己一张嘴就会与他的薄唇触碰,只得冷静的不作为。

    她真的很好看,这是龙肆最直观的感受,似婴儿般的肌肤吹弹可破,柔软透亮,连她脸上细小的绒毛都那般可爱,如果不是再次遇见她,自己都不知道身体里还有一颗心会在面对一个女人时,扑通扑通的急促跳动。

    冷凝,你猜我这次还会让你溜走吗?

    徐明朗在跟随龙肆出来后,走到车边发动车子,他没想到在开出一段距离后,会看见自家少爷和名叫冷凝的女人这么暧昧的站在一起,他们这是亲上了吗?

    从他的角度上看,真的很像两个热恋的青年在拥吻。

    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徐明朗很是激动,以至于他用力的踩下黑色限量版阿斯顿马丁的刹车。

    周围本是安谧的环境,却被徐明朗的一脚刹车破坏,冷凝第一个反应就是用力推开龙肆,龙肆也没想到会有人在这个时候破坏气氛,扰乱了他的好事,猝不及防的被冷凝推的后退了几步。

    龙肆回头转向发出噪音的地方,徐明朗在看见龙肆凌厉的目光时,觉得自己摊上大事,立即转过身,背对着龙肆。

    “我们应该继续刚才的话题,我帮了你,我要回报。”

    听见龙肆这么说,冷凝并没有慌张,反而露出笑脸,“龙少爷,我想你是自作多情了,我对你帮我确实很感激,但我并没有让你主动帮我,不是吗,在帮我之前,我们也没讲过什么回报,所以……你的话我只能当成耳边风了。”

    眼看冷凝要走,龙肆怎能如了她的心愿,不跟自己扯上一丁点儿的关系。

    “冷小姐,你忘了昨晚发生了什么吗?如果冷小姐想不起来,我可以帮你回忆一下。”

    果然,他知道昨晚的那个女人是自己……

    神经紧绷,身体略微僵硬,她不知道龙肆想跟自己说什么,但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底气不足,龙肆身上无形之中散发的压力,让她自己难以平复心情。

    但即使这样,她还是故作淡然。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想龙少爷可能喝多了,脑子不清醒,认错人了。”

    “你可以走,但我有我们昨晚发生过的关系的视频,如果你想今天下午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我不会拦着你,你可以走了,冷小姐。”

    此时的冷凝却是一动没动的看着龙肆,想从他脸上看出方才的话到底是真是假,这男人真的拍了什么该死的视频?

    关于昨晚,她只记得跟高格格喝酒,之后的事情断了片,什么都想不起来。

    目不转睛的盯着龙肆许久,只看到他深邃眸中映着自己的影像,是真是假难以分辨。

    现在她该怎么办?

    难道要让她向这个变态的男人妥协吗,“龙少爷,我们谈谈。”

    声音清冷,表情亦是如此,看不出她心里真实想法的龙肆,绅士的为她开了车门。

    随即对着充当驾驶员的徐明朗说:“卿秀斋。”

    徐明朗哪里敢怠慢,立即踩下脚边的油门,前往卿秀斋的方向。

    一路上,后车座里的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表面和谐,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怀心事的两人在抵达卿秀斋时,下了车。

    “冷小姐,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