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篇 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6-05-31 15:36:33本章字数:3692字

    【一】

    我从上三年级起,就爱美。家里开一个小卖部,百货,副食,只要是生活中用到的东西基本都能在家里找到。一天父亲进货回家,拿出来一包一包的塑料圆圈,上面还有夹子,问了父亲才知道,那是耳环,而且是那种大圆圈,五颜六色的很夸张的耳环。然后父亲就把耳环摆到货架上走了,让我看门。我很好奇,就拿了看看,然后戴在耳朵上,对着镜子一晃一晃的,还挺好看。父母没有太多约束,我喜欢戴就戴了。我想象着同学们的羡慕眼光,心里别提多美了!

    正巧“六一节”到了,我打扮的体体面面,漂漂亮亮的,戴上我的大耳环去参加演出。“你这都戴么玩意儿?赶紧摘下来。”班主任看见我气不打一处来。我脸红脖子粗的把耳环摘下来。

    到预演排练时又出了叉子,同学们都对着观众跳舞蹈,我则按照排练时的习惯转身,和她们背道而驰。结果就是我被刷下来了,其余的人都能参加“六一儿童节”的演出活动,我只能做观众。

    【二】

    五年级时,刚毕业的杨老师做我们班的班主任,我第一次感觉到和老师也能平等的谈心,而且我整天不拿杨老师当外人,什么事都找她聊,我从一个不爱说话的小姑娘变成了话唠,也不知道她当时什么感觉。

    当时还突发奇想鼓动班里的尖子生一对一的帮助学习欠佳的同学提升学习成绩。只是雷声大雨点儿小,而最后的结果以我们打扑克儿玩儿收场。

    六年级时,杨老师调走后,我们班的同学都很难受,写作文我也是写的杨老师。新来的梁老师不但不生气,还夸我写的好,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了起来。本来喜欢数学的我,因为梁老师又开始喜欢语文,把数学放一边了。

    【三】

    上初中时以年级第七的名次升入中学,在班里排名第三。结果因为骄傲,第一次期中考试就掉到本班30多名,气的班主任整天找我谈话。几次下来,我和班主任几乎水火不容。

    一次早自习,凳子左侧后面的纸屑引爆的我们的战争。班主任“以权谋私”,说我不将就个人卫生;但我的概念里那是后桌的卫生区域,凭什么说我!他让我捡起纸屑,我就不捡。最后引发到让我退出他的班,不能在这个班里上学。我义正辞严:我就在这个班里上,你无权让我退出。你是班主任也没权利,这是公家的学校,不是你自己家开的,我还就这这里,你看不惯自己调工作。最后的结果是他让我最好的朋友去我家里找我父亲,让他到学校来一趟。好朋友担心我,让我先不回家,到中午再说。但我想,早死也是死,玩死也是死,而且提心吊胆,更难受,还不如早点回去早解决。

    回家后父亲一直沉默,最后问我为什么?我和父亲从头至尾说了一遍。父亲没有教训我,因为父亲也觉着班主任太小题大做了,而且他没有告诉父亲让我退出他管理的班集体的事情,但我告诉了父亲,我们都认为这个班主任人品有问题,在我心里他就是一小人。

    【四】

    听说中考专业课的同学录取分数线低,我初一就学习美术,开始了三年的学画生涯。

    每个月都会去美术老师哪里交作业,然后听老师给我讲解,一直坚持三年。可谁又能预料到专业考试时,我还不如一个学了两个月画画的同学画的好,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一度怀疑,我是不是不适合学画?虽然最后我专业课都过了,但文化课没有达标,从此我和师范学校无缘了。初三的班主任换了,是我六年级班主任梁老师的先生。他对我们班的学生都很亲切,永远面带笑容,不急不躁,而且还特别有耐心。后来不爱学习的那几个学生都开始学习开了,不为升学,只为自己能多涨点知识。

    我落榜后,老师觉得我很可惜,几分之差失之千里。我却没有这个自觉,既然落榜了,那就落吧!没什么可惜的。我甚至都回绝了他让我复读的提议。经历一次就好了,我不想再感受那种“火烤”的感觉。

    【五】

    听从父亲的安排,我上了一所技校,学服装设计。同班的很多同学上高中了,我既羡慕,又矛盾。技校的学费已经交了,不可能退回来,最后咬牙上了技校。但是我还盼望着能高考,所以拜托我的同学多订一套高中的课本,我打算自学高考。

    在技校学习时间很轻松,而且我这个专业是新科目人不多,教室里每人一张桌子。我喜欢一个人看书,有空就看高中的语文课本,但是最头疼的是高等数学和英语,根本就看不明白。

    同宿舍的舍长是高中毕业落榜来上的技校,她知道我想自学参加高考,很支持我。都知道学专业课分数线低,所以建议我还是学习画画。她有一个同学是美术系大一的学生,可以指导我学画。就这样我每周末都会到那所大学的学生宿舍找她学习。

    我沉浸在自己编织袋梦里,每个不回家的周末不是在教室看书,就是支上画架画画,很少和同学交流,我成了一个彻底的绝缘体。她们讨论的衣服,鞋子,我不懂,我也很少谈论自己的事情,在宿舍成了舍友们熟悉的陌生人。

    事情的转折往往和希望密不可分。本来我的学生老师帮我问好了年后美术辅导班的事情,盼着我能更进一步的接触更高层次的学习,但是这件事情遭到了父亲的反对,没了父亲经济上的支持,我自己有打退堂鼓。这件事情很是让我的学生老师失望,此后我们的交往越来越少,到最后我不去找她学画。我们渐渐失去联系,因为我无法面对她。我提出的学习方案,被我自己又否了,她的付出又成了什么?我最终还是没有参加高考,我太高看我自己,认清事实后决定放弃。

    很长时间我不能释然,感觉自己是个没用的人,干什么事都干不好,索性破罐子破摔。从此也不学习了,整天和她们在一起疯玩儿,甚至珠算课和政治都是刚极格,当时后悔的很,要是早早地复习好就不会提心吊胆了。还好,没有挂科。当时听说同宿舍的一个同学打小抄,被老师逮住直接算不及格,等下学期补考。其实她学习比我好,正常做题也能考及格,但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做小抄,否则我就是她了。

    【六】

    转眼间快要毕业了,学校把我们分到一家服装厂,在那里遇见了一个年龄比我稍微大点的一个老乡。我就问她厂里效益怎么样?她说还好。

    我还遇到一个另一个技校的同学,我俩一见如故,什么事情都聊,她是我在校门以外交的第一个朋友。她也是学校分过来实习的。我学的是服装,还好点儿,能在机器上做工,她直接什么都不会,只有在厂里剪线头。我在流水线工作,因为我的工序最早,做完后就要去后面剪线头,这成了我俩最高兴的时候。

    那时候很多服装厂的女工都在市里的郊区找对象安家落户,虽然郊区不在市里,但是对我们来说条件也算不错了,因为我们也是农村出来的,起码离着市区进呀!

    我在服装厂呆了21天,中间厂里放假休息3天,满打满算上了18天的班。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和父亲说要回家,父亲很高兴的答应了。后来才知道,父亲早就盼着我回家了。回家后父亲已经给我找好了一家服装店继续实习。

    我悲催的又出去“干活”,直到我练出了一身本事才回家,开了一家服装制衣店。如果老老实实就这样过日子也属于正常范畴,偏偏我喜欢看一些看不懂的诗词歌赋,买一些庞中华的字帖拿来练。这在当时算不务正业了,因为既不考学,又不做文职,在家开了一个小店还整天的咬文嚼字,确实不务正业。这次没有人管我了,因为我自己能挣钱了,而且我有时还会给母亲一些家用。

    那时不像现在能在网上订购,看杂志都要通过邮局邮寄。迷上了《散文诗》,《上海服饰》,《小说月报》,买不到就通过在杂志社的订购地址和账号,在邮局订购,害得每次我都要和邮递员小哥解释这里面是什么。后来邮递员换了,换成了我的一个同学,他一直干了好几年的邮递员,最后因为工资少,离职了。再后来,我很少看杂志了。

    【七】

    婚后在家里过了几年家庭主妇的生活,不修边幅,邋邋遢遢,甚至先生一度的嫌弃我的装束,说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那时我们经济已经独立,绝不会找父母要钱花,我能省的都省了,却换来了他的嫌弃。

    孩子断奶后出来工作时畏首畏尾,害怕这,害怕那。自己就是玻璃心害怕伤害别人。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别人没有这么容易被伤害,反倒是我经常被人伤害。吃一堑长一智,我在经历了几次跳槽后,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我这里铜钱铁臂,想伤我的人试试?

    我的经历也许每一个初入职场的菜鸟都经曾遇见过。我想说那几年真憋屈,连交的那几个不算真心都朋友我们也不会联系了。因为你在别人眼里无足轻重,只有珍视你的人才是朋友。

    【八】

    孩子的学习是妈妈的硬伤,我也不例外。在N次听了语文老师强调阅读的重要性后,我终于下定决心陪着孩子一起读书。于是读书成了我的一大爱好。孩子的书和我的书占了书橱的一多半,我们遇见喜欢的书或文章也会讲给对方听,我们的沟通无意识的和书联系在了一起。

    孩子渐渐的能约束自己的贪玩儿的行为,考试前会自己做好复习计划,考完试后甚至要估算自己的得分。我反而担心孩子太听话,没了主见。现在又可劲儿的宠他。

    生活真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前面希望的事情达成了,现在又觉得那件事不妥,又要设定一个目标。甚至以前不屑的事情,现在又奉为珍宝。

    【九】

    我原来在生活中是一个胆怯的人,经历了无数次胆怯,我发现非但没用,连带着心里都快扭曲了。我决定,以后我要勇敢的面对一切事情。后来发现,去面对一件事情远比逃避一件事情容易的多。原来“他们”都是欺软怕硬的东西,我要把“胆怯”扔掉,只留下“勇敢”。

    我渐渐的在生活工作中不在漏出胆怯的嘴脸,取而代之的是我积极自信闪亮的大眼睛。

    生活原来就是这么简单。

    你热爱生活,生活就厚待你;你逃避生活,生活也会把你遗忘。

    我爱你生活,无论是美好的,亦或是不美好的……

    我爱身边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