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帮我一个忙

    更新时间:2016-03-06 15:06:49本章字数:2385字

    这夜总算是熬过去了,首都的冬天还算温和,清晨有着少许的阳光,透过窗。

    女人的脸色似乎好多了,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她的额头,不在是那样冰凉了。

    她醒了,没有说话,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就是盯着我看。

    “你,你昨天晕过去了!但是我保证不是我的事!”我不想要和这个女人有什么瓜葛,想到夏兰,我就头疼,而且我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三年前初晴放下了我们的爱情,我放下了所有情感,和我的下属夏兰疯狂了一夜又一夜,那时候我沉醉在那种欲望之中,肉体上的快感,忘记了精神上的痛苦,对我来说,夏兰只不过是一个想要借我上位的女人,我满足她,虽然她有着别样的动人,可是在我心里,就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罢了。

    那天深夜,最后和夏兰一次温情,我放下了身上仅有的二十万存款,原本是想先首付,然后给初晴一个家的存款...

    “你要扔下我!”她冰冷的语气,不带任何色彩。

    这话我怎么听怎么别扭,可是我把人家车撞了,一时间还真的不敢反驳。

    “那个,这不没扔下吗?还给你抱医院来了,美女,你看我们之间是不是算了!你那么有钱,又有着绝世的脸庞,随便靠个人就能再买一辆新的车!你看我!”我站了起来,忍不住自嘲着。

    “浑身上下一件过五十元的衣服都没有...”

    “修理费两万!”就五个字,多一个字都没有!

    我平生第一次见到这种人,就盯着一看,眼睛也不眨,说话每一个字都让你郁闷的接不下去,高高在上的样子。

    “这样,美女,我,好吧!美女,你看我为你付了五千的医药费...”

    “那是你的事,你愿意!两万...”

    我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什么叫那是我的事,我愿意!这TM额上我了!

    哼!老子不管你了,反正也醒了,又是个有钱户!

    我转身突然间想走,这时有个护士开了窗户,清风许过,有点凉。

    我看了一眼昨夜那老奶奶做的位置,心中涌出了一股负面情绪,整个人停在了原地。

    “钱我会还你,你的车在华辰小区门口停着呢!车钥匙在你包里,我联系方式会放到车窗上,到时候把你账号给我。”我背对着她,那团压抑的火,灼烧着我凉了的心。

    ...

    回到了小区已经是中午了

    那辆奥迪A6L似乎像是嘲讽我一样停在了门口,我一看见这破车,就气不打一处来。

    “MD”我骂了一句,然后在车的轮胎上踢了一脚。

    心情似乎好多了,但是我突然间发现了一个问题。

    “张大爷!”我喊了一声。

    张大爷出了门卫室,看了我一眼说道“那女娃没事了?”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张大爷的话,而是问了别的事情“大爷,你把我车放乃了!”

    张大爷一头雾水的看着我“什么车!”

    我心顿时咯噔了一下。

    “我的自行车?”

    张大爷摇了摇头。

    “大爷,我要调监控!”那自行车可是跟了我整整两年多了,平日里我都是有好好保养得,虽然说撞得前轱辘都发飘了,可是有感情的。

    张大爷瞟了我一眼“你确定找物业调监控!”

    我愣住了,尼玛,这老东西在威胁我,明知道我住在天台上的违章建筑还说这样的话!

    “张大爷,七楼的吴大妈单身,前几天我还去她家帮她修理了水龙头,那小家过的漂亮,就差个老男人!而且还总念叨说张大爷好,每次修水龙头都找的是你帮忙的!”我调侃了一句,老男人的老子特意说的很重。

    张大爷的眼睛直冒光,紧张的问了我“吴妹子真的这么说的!”

    还吴妹子,老东西!我心里面忍不住暗骂一句!这两年来,帮人家帮吴大妈扛米,扛面,当杂工,傻子都知道你什么心理。

    我面不改色的说“恩!是啊!但是我说以后有什么活我就干了,不用你张大爷了,吴大妈也就同意了,说什么你的技术确实不如我!”我瞪着眼睛说瞎话连我自己都害怕!

    “我不如你?哼!小子,我告诉你,你张大爷我不是吹,别说水龙头坏了,就是现在那种坐着的马桶坏了我都能修!”

    听完张大爷话我差点没笑出来,这TM马桶坏了修个马桶也能吹出来!

    “张大爷,这样,你给我调下监控器,看看我那解放呗!然后我给你个修马桶的机会!”我还是惦记我那解放自行车,刚才说那么多,就是想绕回来。

    “小子,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然后朝着我身后瞟了一眼。

    我有着不好的预感,回过了头,果然,又是那个瘟神!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家伙怎么阴魂不散。

    “你怎么来了,我都说了钱会给你!”

    “我来取车!”还是那冰冷的样子,似乎毫无感情。

    “你还是懂点人情世故的啊!”我长喘了一口气,也不敢深调侃,害怕着女人反复无常。

    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这也是我见到这女人两天了,第一次发现她是有知觉,有情绪的人。

    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她的眼睛在闪烁着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上下打量着她,她抬头看了我一样,我急忙转身,不想再惹得一身无用的事。

    “你站住!”她说。

    我心里顿时又一个激灵,尼玛是不是要钱,老子现在真的没有。

    我转过了身“有完没完了,老子TM现在因为你一分钱没有了”我还特意把牛仔裤的兜掏了出来,营养液的钱,输液的钱,住院的钱,要不是耿经理多打了几百,还不够。

    “叮铃!”一枚五毛的硬币从我的兜中掉了出来,正巧掉到了女人的脚边。

    尼玛,本来挺有气势的一句话,顿时变得无比尴尬,就跟刚才我是开玩笑一样。

    这么冷的笑话,这女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骗了我!”

    我竟然无言以对,回头看向了张大爷,谁知道这老小子竟然事不关己既不关心,连门卫室的门都关上了。

    “接电话!”她把手机递了过来!

    就是我平时反应再快,现在智商似乎都跟不上了,思维逻辑一片混乱,下意识的接下了手机,选择了接听。

    “暮雪!”是个男人的声音,听的我浑身都不舒服。

    我把这手机当成自己的了,在最底层呆久了,染上不少随意的性格“谁TM你暮雪!”当接到陌生电话的时候,见到男的骂SB,女人就装君子。

    “你是谁?暮雪手机怎么在你手上?”一连串的两个问题我才反应过来,不是我手机。

    我看了看眼前冰冷的女人,她应该就是暮雪了,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女人从我手中接过了电话,脸上依然没有笑容,但声音似乎很高的样子“好久不见,王一!”

    之后的话我就没听见,我也不想听,与我无关。

    看她撩下了电话,那失落的神情,似曾相识。

    “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我的话语很平淡。

    “你帮我一个忙,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我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