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这个女人特别狠

    更新时间:2016-03-07 15:35:52本章字数:2667字

    “一笔勾销?”这个诱惑力太大了,两万人民币,对现在的我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我还是不想惹这个麻烦,说不准是个第三者没弄明白脚放乃,我这一搀和,弄不好把自己搭进去了!

    我摇了摇头,嘟囔了一句“SB才去呢?”到时候把自己赔进去!

    暮雪拿起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双眼看着我,对,就是死死的那种,一眨都不眨。

    “乐乐,我是暮雪!”电话通了。

    “乐乐,我新买的车被自行车撞报废了!”

    “乐乐,我想要求对方被我五十万要怎么做!”

    ...

    “姐姐稍安勿躁,我们可以商量一下一笔勾销的事情!”我急忙曾到了暮雪的身边,微笑颔首,一本正经,这妞也太不好惹了。

    她稍稍放下了手机,歪了一下脖子,摇了摇头“没有一笔勾销了,你现在是无偿服务!”

    “曹!”我忍不住爆了一下粗话,她这个笑话一点都不搞笑“美女,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可懂得!”

    “SB才去呢!”她看着我,淡淡的说了一句,这话从她口中说出来,竟然不失大雅。

    这是人吗?我愤恨的看着她!用实际行动带着冰冷的嘲讽,竟然无懈可击。

    “要么五十二万不做SB,要么做SB两万外带免费服务,你选择!”

    这逻辑,一看就是吃定我了,而且主要的是,定然是《英雄联盟》玩家,还是那种藏的很深的,果然外表有欺骗性!

    我身为一个大男人,能被你吓住,真有意思“好吧!我选择两万外带免费服务!”虽然是自己的地牌,但是仍然得低头啊!欠人家东西,就是觉得不好受。

    “还有做SB!”暮雪上了车,那股姿态让我很不爽,然后打开了车窗“上车!”冷漠的语气。

    我这大老爷们的尊严怎么能突然间被她击溃了,我感觉这女人不是说那样简单,于是,我突然间想借个理由回个家,整理一下东西跑路了,打不过就跑,这点智商还是有的“那个,你看我现在的形象,我去回家整理一下...”

    “是想跑路吧!”

    我的冷汗直流,突然间意识到,在我面前的是个人精,或许是个对男人了解太深的人精。

    妥协了,上了她的车。

    ...

    这女人似乎脑子有毛病,从丰台区开到了石景区,从石景区开刀了海淀区,然后朝阳,东城...天都黑了,我一看,牌子上面写着‘欢迎来到香山公园!’,这算什么,又回海淀区了!

    我基本上这两天以来,除了一个未吃完的苹果,连口水都没喝过!

    这女人似乎精神状态特别的好,那也是当然的,营养液...想想我就心疼。

    她的车速似乎缓慢了,车子在这别墅群中掠过。

    车停了,车灯关了。

    独栋别墅,真正的别墅,奢华有钱人住的地方,而有钱人,也未必能买得到。

    这也是我第二次见到这样的地方,第一次是我的第一次,想想真的想要嘲讽自己。

    我叹了一口气,不想了,那些都与我无关,肚子饿了,填饱肚子再说。

    只顾着郁闷了,我竟然望了早上买了肠和泡面,让我扔到了她的车后座了。

    看了看,果然有。

    我像是一个饥饿的狼,遇到食物一样,狭小的空间挡不住我求食的欲望。

    我身子倾斜着,猛的伸手,因为用力过猛,整个人栽倒了过去,夹在了两个车座中间。

    “你干什么?”暮雪有些岑怒,应该是我打扰了什么吧!

    “饿了!都两天没吃东西!”我拿到了方方面和肠回到了座位上。

    “你不是吃了苹果了么!”

    我一愣!

    “你昨天就醒了!”

    暮雪不再言语。而是转头看向了窗外。

    别墅的二楼,奢华的灯光闪耀,一个外表英俊的男人手中摇晃着酒杯,朝着窗外窗外看来。

    暮雪皱了皱眉头,回头看向了我,愤怒的说道“不许在我车上吃这些东西!”

    我郁闷了。

    “我说债主大人,你说我能去乃吃,要不你送我回去,这大半夜的,我们痴男怨女...”

    “注意你的措辞,不是痴男怨女...这样,你下车吃,吃完了我回去,明天来接你!”突然间,她似乎温柔了许多,而且还平静了许多!

    “外面冷!”她的话我怎么听怎么不对!

    “那你也不能在我车里面吃啊!要是一个不小心多出了几万的外债,多不好啊!”这态度突然间我都接受不了了,她有事求我,也扔不下我,这女人恶毒的性格,要是不小心弄脏了什么,还真说不定!再说了,今天要是回去,明天定然让她见不到我!

    “好!我下车!”然后就下车了,我不信她求我办事,然后还能把我扔了,想一想明天见不到这瘟神,跑路了内心就十分的舒爽。什么信用,什么还钱?有了再说吧...

    这天有些寒,蹲在角落里面就开始吃肠,然后把泡面打开,当干脆面吃,狼吞虎咽,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落魄,狼狈,可是我不在意。

    这女人要开了车窗,看了我一眼“吃完了吗?”

    我站了起来,点了点头,然后把垃圾扔到了近处的垃圾箱处,想要去开车门,可是车门居然锁上了。

    这女人居然会卖萌,冲着我眨了眨眼睛“那我回去了!明天记得在这等我!”

    “你刚才不是说吃完了带我回去,然后明天来接我吗?”

    她笑了,是那种小女人得逞的笑。

    “想想我说的话!”然后开了车灯,走了。

    “你这个biao子,别让老子在北京见到你,否则...”

    车子又开回来了!

    良心发现了?我顿时心里一暖,这女人果然不是外表那么冷淡。

    只见她拎着我落在车里的外套,从里面掏出了身份证念着“皓然,男...”冲着我笑了笑,也没扔下外套,晃了一下车灯,又走了。

    “尼玛!”...

    这要是白天,香山到丰台我还能走回去,顶多七八个小时的行脚路程。

    这TM大晚上的,天还有些冷,还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三八就是想要把我往死了整,别说回去了,今天晚上能不能熬过去都是个事,还有身份证。

    ......

    天下雪了

    看了一下表都晚上十一点多了,这要是在外面冻一宿,连个外套都没有,估计第二天不生病也差不多了。

    明明是洁白的雪,但是想到那女人的名字叫暮雪就忍不住骂了一句“尼玛!”

    四处的寻看了,除了那独栋别墅,周围还有这小的别墅,大多出都关灯了。

    以前经常听说住别墅的人不一定经常在,我也就是想要试试的心里,摁门铃!有人应答的就跑,没人应答的就当回贼...

    一连试了四五个,都有别墅的人问我是谁?我就跑开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挺别致的别墅,我想上帝总会为我开一扇窗的。

    摁了一下门铃...没人!

    我欣喜若狂...

    又摁了一下,又没人...

    接着我开始像是神经病一样的狂摁!

    确定里面真的没人之后,我平时有锻炼的身体终于派上了用场,一个小翻越过了墙,紧接着两下上了二楼阳台!

    我脱了自己单薄的小绒衣,身上就剩下一件已经泛黄了的衬衫了。

    我将脱下的小绒衣垫在了窗户上,把二楼的窗户用胳膊肘打碎了,这招熟练的很,跟我兄弟老翟学的,这样碎了的玻璃发不出太大的声音。

    进了屋子!

    尼玛,尴尬!真的尴尬!

    这一男一女正在看岛国的动画片,然后模仿着上面的动作,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怪不得听不到我摁门铃的声音,首先这房间隔音好,其次这TM房间动静太大。

    我看着地上有着女佣的衣装,还有一些昂贵的衣服混在一起,顿时懂了,主仆大战。

    我尴尬的站在那半天,他们才发现我的存在。

    女的急忙捂住自己胸口,紧张的看着我。

    而这男的还算镇定,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见过他,具体在哪里,望了!

    “你是谁?”男人似乎不怎么自然,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