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上山路漫漫

    更新时间:2016-03-14 15:01:57本章字数:2625字

    梅州城区有座百岁山,山高300多米,从山门到山顶砌有1000多个台阶。山路蜿蜒曲折,几经起伏后到达准高峰八旬山,一般人到这里已经气喘吁吁。山路继续往前延伸,大起大落后,方才到得九旬山,到这里大部分人都大汗淋漓。再往前走,山路宛若天梯,几乎垂直而上,走过最难的路,才到达最高峰百岁山,至此人人筋疲力尽。

    魏宝范坐在副驾驶,趁着路上的时间,细细打量凌梦洁。她穿了一件最新款的紧身运动服,深灰色搭配红色线条,凸显她纤瘦的腰身。魏宝范心想:不是随便爬爬山吗?主要是谈情说爱,有必要穿这么专业的装备吗?凌梦洁发现他在打量自己,突然加快速度,跑车的加速度确实快,魏宝范感觉心脏没跟上身体,吓得紧紧抓住扶手。

    “小梦梦,你加速之前告诉我一声好吗?要安全驾驶,上山的路弯弯曲曲,不要撞到人了,没撞到人,撞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呀。”魏宝范说话自带颤音,如果是发唱片根本不用后期制作。“不要啰啰嗦嗦,我想怎么开就怎么开,我喜欢大胆的男人。”凌梦洁回头瞥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猛踩油门。魏宝范就差尖叫了,但是作为男人的自尊心,让他咬牙忍着没有叫出声。心想:怎么我也要忍住,否则到嘴的鸭子就飞走了。

    凌梦洁就一路飞驰开到百岁山的山门前,在山门前潇洒地下车。魏宝范哆嗦着,晃晃悠悠地下车。他自言自语道:“去年的饭都摇出来了。”“你说什么?”凌梦洁没听清,回头问道。“没说什么,我说这里的煎萝卜粄很好吃。”他笑着说道,随手指了指旁边的店铺。“真的?你吃过?”凌梦洁被转移了注意力。“当然,肯定吃过,否则我怎么说得出。”他说完,就往店铺方向走去。“干嘛?你山在这边,你往那边干嘛?”魏宝范刚走两步,就被她叫住了。“当然是去吃早餐呀,你我都没吃过早餐。”魏宝范说完,继续刚刚的方向往前走。凌梦洁三步并两步,跑到他跟前,拉住他说道:“我吃过早餐了,跟我去爬山。”

    魏宝范虽然饿了,但毕竟女人拉住了他的手,他没有一点抵抗力,尾随着凌梦洁进了山门。他注意到,凌梦洁背着个灰色的大背包,跟她衣服颜色很像,如果不是很大,可能会没注意到。他想:“里面应该有很多吃的,所以才不让我吃早餐,应该到八旬山就会停下来野餐了。想她这样的身子骨,应该不会上最高峰,否则我小命不饱。我走快点,早到早吃早餐,吃饱饭好谈情。”人类的想象力是很强大的,魏宝范的想象力超出一般人类,想着盐焗鸡、萝卜粄、腌面煮汤、味酵粄,他竟然觉得饱了。

    凌梦洁看着身轻,但身轻如燕,上山路竟然轻轻松松。魏宝范原本以为可以跑到前面等她,没想到自己却总落在身后很远,只能追着看她的背影。走着走着,他发现她离自己越来越近,心想:她走不动了吧?他心中窃喜。魏宝范走近才发现,她在站着等他,在一个卫生间的门口。

    “上山之前你不上洗手间吗?这里的洗手间很脏的,而且会有蛇,蛇喜欢钻屁股。”魏宝范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笑着说道。“你把衣服脱了。”凌梦洁看着他说道,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略显僵硬,可能是北风吹得。魏宝范内心激情澎湃,心想:没想到她这么心急,她如此轻浮,不会身染不治之症吧?不管了,死就死吧,美女在前,怎么能忍。

    他刚下定决心,却听见凌梦洁对他说道:“换上这套衣服。”她把手上的衣服递给他。他看着她手上的衣服,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心想:不是吧,我想多了?只是想让我换件运动套装?他刚刚蔫了的心情,很快又兴奋起来,像是打了激素一般,他发现她给他的运动套是同款,心想:那这样就是穿情侣装了啊。哈哈哈,小梦梦,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他进洗手间把衣服换上,没想到码数很合适,紧紧地覆着身体。“小梦梦,你怎么知道我穿什么码?”魏宝范兴奋地说。“我不知道,我看你的身子小,就买了最小的码数。”说完,她冷冷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没想到还这么合身。”他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可惜四周没有洞,倒是有粪池可以钻,当然还没有到钻粪池的地步。

    “来爬山,你穿得什么衣服,现在是不是舒服多了。”凌梦洁问道。“一般吧,我刚刚的衣服也不错。”魏宝范还在四处查看找地缝。“你穿牛仔裤羽绒服来爬山?你不觉得累赘吗?”她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小梦梦,不休息一下再爬吗?”“不休息,已经太慢了,你快点跟上。”

    魏宝范拖着疲惫的身子,恍惚地跟在她身后。他抬眼看了看她的背包,背包瘪了很多,想必衣服就是从背包里拿出来的,这么一想,他觉得更累了,他的盐焗鸡都飞走了……

    上山路建得很好,不是台阶就是水泥路,山路两边都是绿树,空气清新。轻轻雾气,置身其中,犹如置身仙境。魏宝范对这并不感兴趣,现在对凌梦洁也不感兴趣。古语云:饱暖思淫欲。肚子饿,就只想着吃的事了,他只对她的背包感兴趣,虽然瘪多了,但应该还是装有吃的。一路坎坷,他没跟她说上话,也没力气说话,连叫住她的力气也没。何况叫了也不会停,省省力气。

    起起伏伏后,终于到了准高峰,八旬山。八旬山顶有凉亭,有座椅,正是休息的好地方。凉亭里已坐着几位六七十样貌的老人,前边的户外健身器材上,还有几个男女在做运动。魏宝范想:总算是熬到头了,终于抵达终点。“小梦梦,停下来休息一下吧,我饿了,你有吃的吗?”他朝她喊道。“不休息,继续走。”她头也不回地说道。“休息一下再下山嘛!下山不着急了。”他在凉亭边坐下,发现凌梦洁没有停下,而且走得是上山路,她往九旬山爬去……

    魏宝范自言自语道:“她是不是猴子,她前世肯定是猴子。”他现在饿得慌,不吃点东西恐怕下山时会一个踉跄滚下去。八旬山上没东西吃,凌梦洁背包上也许有,就算她的背包上没有,九旬山还是有个小卖部的。魏宝范认真搜索记忆,他也是到过九旬山的,那还是七年前的事情,他跟罗丽还刚认识不久。魏宝范当时大学毕业回到老家在房产中介公司上班,罗丽当时要租房子,她的要求高,魏宝范带着她到处看房子,久而久之互生情愫,相约爬百岁山。不过当时是下午,他还记得两人在九旬山上吃了豆腐花。他本人不爱甜食,不过那一次的豆腐花竟是如此好吃……

    魏宝范的手机突然响了,手机铃声像一把木槌,把他从回忆中敲醒。心想:不是想什么来什么吧?罗丽的电话?他从紧身的裤兜里,费劲地掏出手机,看了号码松了一口气,电话是凌梦洁打的,应该是前面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心里着急打的电话。心想:不管罗丽了,先把她搞定再说,九旬山怎么都要去的。

    “不用催我,我马上就到了,是不是一刻都离不开我?”魏宝范接了电话,笑着说道。“你快过来,我受伤了。”凌梦洁难受地说道。“不是吧?哪里受伤了?”他收起笑容,紧张起来。“你过来再说,快点。”魏宝范听了,赶紧挂断电话,往九旬山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