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高予仁的指示

    更新时间:2016-06-19 23:47:19本章字数:3946字

    “陆鸣,我是高予仁……现在到装置B区F管廊上来,留神着点,别让其他人注意。”我迷钝着听完高予仁声音低沉的唯一的一句话,低头看看手机屏幕,来电竟然是个陌生的号码。

    B区F管廊……我心里默默念叨,莫名地有些微微紧张的情绪。高予仁神神秘秘地找我,该是要我为他做事了。

    跳下床,郑满仓却凑了过来,将我的摩托车钥匙递给我说:“陆……陆鸣,刚才看你睡得香不敢打扰你,摩托钥匙还给你……谢谢你,也谢谢你的同学,人民医院给阿妈挂上号了。”

    “恩,挂到号就好。”

    郑满仓带着些歉意的语气,犹犹豫豫说道:“等阿妈看好病,我一定请你喝酒。”

    我不冷不热说:“再说吧。”

    套了件深色T恤,离开宿舍区向装置快步走去,燥热了一整天,此时天虽已黑透,但潮湿闷热的空气裹在皮肤表面,仍然令人感觉从内脏热到了汗毛。溜进装置区,爬上十几米高的管廊通道,浑身上下已然被汗水湿透。

    F管廊上,人行通道两旁密密麻麻、横七竖八地布置着往来各个装置之间的管道,鸟窝般地支成了一张金属质地的大网,装置间的空中连接处,就数这里最是遮天蔽日,从地下的空地向上看这片区域,几乎看不到整片的蓝天,而站在管廊上方时,地面的照明灯光线也几乎难以使这里被照亮。在一处施工未完成的脚手架平台上,隐隐约约站着一个背着手的胖大身影,不用细看便知是高予仁了。

    高予仁看到我来,瓮声瓮气问:“怎么样?工作忙吗?”

    我没好气地喘着还未调匀的呼吸,说道:“有事说事。”

    高予仁听起来倒有些和气地说道:“这次找你,是想请你帮忙。”

    “高总,您这么说话我倒不习惯了,”我讥讽道,“您是将军,我是个摇旗呐喊的小兵,您发号施令就是。”

    “呵呵,事情不难,可以说非常简单。”高予仁清清喉咙,伸手指指脚下支撑板间隙的空当,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圈,说道:“后天上午,厂里开中间交接大会,会议主席台上的讲演席,就布置在这处脚手架、这个圈圈的正下方。”

    我顺他手指方向向下,试图透过缝隙看到下方的情形,但他阻止了我:“别费力,从这个位置往下,几层管道遮挡着,是看不到主席台的。”

    我竟有些好奇他的意图,凝神听他又说:“到时你找一大桶油漆,提前守在这里,等我拨通你的手机,你看到来电,立刻把油漆,从这个空当倒下去。”

    我琢磨一番他的意思,寻摸明白他是要我把一桶油漆从空中倒下,淌过重叠的管道,流到下方的讲演席上,到时如果有人正在讲演席前讲话,那么油漆就会洒在那人的头顶。也许是让那人出丑,也或许有其他什么目的,但且不论他的目标人物是谁,这个点子倒他妈稀奇, 饶是我先前想东想西,倒也想不出高予仁要我办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这么一件带着恶作剧意味的事。我竟然因此竟产生了那么一丝丝的兴奋。

    我问:“然后呢?”

    “傻了?然后你就跑啊,躲起来啊。难道你想让王瑜他们知道,这事是你干的?”

    我又想了一阵,道:“每天上午,装置里到处都是干活的人,保不齐这个脚手架上就有人在干活,你让我怎么下手?”

    “后天,中级副职级别以下员工放假一天,除了下面开大会的,装置里没有别人。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要泼谁的油漆?”

    “哈哈哈,”高予仁笑笑说,“和技术可行性无关的问题,我没有必要跟你讨论。怎么样?这个任务不难吧,有没有问题?”

    我咬咬嘴唇,说:“我可以做,但别忘了你的承诺。”

    “一年!如果你做得好,也许不用一年,你就再不用为了那些照片提心吊胆。而且嘛,以后我提拔提拔你,到时候你跟着我天天吃香的喝辣的,那也说不定。”

    我没得选择,只好低沉说道:“好。”

    高予仁忽然扯扯衬衣的衣领,解开一个扣子,说:“这他娘的鬼天气,热死个人了!”说完,他挪动躯体,费力地从脚手架平台跨到人行通道里,拍拍我的肩膀说道:“用点心,做得好了,我给你发钱!”

    高予仁走了,留下我独自在脚手架平台上坐下,从怀里摸出烟,落寞地抽了起来。这种任人宰割却又无力反抗的滋味,真的很让人难受。我厌恶别人的威胁!可像艾思彤以我的工作作为威胁时,我浑不在意,大不了不干了就是……但来自高予仁的威胁,其中涉及的事,又让我不得不无能为力地向他低头。

    心里烦躁难安。

    但此时装置里又暗又静,坐在这离地十几米的空中抽完一整支烟,不由得开始想林裳了。思念的小溪流淌,很快便汇成了大江长河。我掏出手机想给她打电话,却发现其实早已收到几条来自她的微信消息,只因我只顾着跟高予仁见面而根本没有留意。

    打开照片,发现林裳竟去了残缺。有几张拍了舞台上阿寺的乐队,有几张拍了酒吧里新布置的荧光灯,还有两张,一张是她的自拍,另一张,是她和肇可可的合照。穿着薄衫的林裳依然美得不可方物,只是她似乎有意识地照顾着肇可可的情绪,因此在拍照中并没有微笑。而肇可可打扮得很另类也很精致,只是眼神却有些空洞和无力。

    我知道魏航的离开,无疑对肇可可是个致命般的打击。然而在感情的世界里,孰是孰非,谁对谁错,哪里又有答案。我打通林裳的电话,乐队演奏的背景音中,林裳好听极了的声音仿佛是一汪冰泉,浸润着燥热难耐的天气,和我这颗飘摇不定的心。

    她温柔地笑着说道:“等等,酒吧里太闹了,我到外面跟你说。”

    耳听摇滚声越来越小,而哗哗的流水声似有似无,想必她已然离开酒吧,走到了锦江边上。林裳笑问:“怎么才给我打电话呀?是不是我魅力不够,都没办法让你想我?”

    我又怎能告诉她我跟那艾思彤高予仁折腾了这许久,只好答着:“想,很想你……有句词怎么说来着,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我憔悴得全身上下都没了力气,电话都拿不起来啦。”

    “臭贫!那现在怎么又拿得起电话啦?”

    “因为看了你的照片,激动得又有了力气。”

    林裳笑了笑说:“假得很,虚伪。”

    “哪有……今晚你怎么去残缺啦?”

    “唉,”林裳叹气,“我想到CoCo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残缺,心里不好受,就想来陪陪她。”

    “今晚生意怎么样?”

    “说实话,不怎么样……丝管路上这么多间酒吧,其实酒都差不太多,生意好的店,区别就在于它有自己的特色,有很高的辨识度。魏航的乐队便是残缺的特色,现在他走了、乐队走了、客源也便流失了。”

    我亦叹气:“魏航那家伙,固执得像头牛,鞭子抽也抽不回来!”

    “其实,那也不全怪他,CoCo在这件事上,确实做得有点太过孩子气了,毕竟,她应该了解魏航的脾气,和他的追求的……”

    慨叹一阵魏肇二人的感情问题,对他们能否和好如初,我们无法抱有乐观的希望。沉默一阵,林裳忽然问道:“你猜猜我现在在哪里?”

    “在哪里?江边上呗。”

    “不是啦,我正站在安顺廊桥上,看餐厅玻璃上反照着的江景呢。”

    “恩……我们还在那里拍过合照呢。”

    林裳笑答:“有吗?我忘了耶。”

    “忘性怎么这么大,那天晚上你亲了我,我的脸上留了你的口红印,被魏航他们取笑了半天!”

    “哈哈……你还偷偷摸摸地想抱我,被我从玻璃反光中发现了,”林裳大笑,许久说道,“那天晚上,其实我有点儿不开心,你还记得吗?”

    “嗯,我知道。”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吗?”

    我叹口气说:“是因为我那时还惦念着文惜吧……不瞒你说,那些日子我还沉浸在失恋中魂不守舍,想和你更进一步,却又始终抹不开心里的纠缠。但是,其实……那时候就有点喜欢你啦。”

    林裳问:“那你现在还会惦念她吗?”

    我想了一想,正经说道:“除非失忆,否则我没办法抹去停留在脑袋里的记忆,所以曾经那些我跟她在一起的美好的画面,偶尔也会闪现。但我现在已经从失落和绝望中走出来了,于是看待那些回忆的眼光,是平和宁静的,而不再是悲伤痛苦的了。”

    “嗯,你跟我讲实话,其实我是很爱听的,你是个善良又温暖的人,爱一个人那么深,虽然令我感到嫉妒,可是……我想,你也会那样爱我的吧……”林裳停了停又说,“其实,正是因为你的诚恳和真实,我才会越来越惦着你……要不然,我才不会……才不会和你在一起呢。”

    我微笑说道:“现在这不挺好吗?呵呵,其实我根本没有想到,我们能在一起,有时想想,还觉得很恍惚呢。”

    “臭显摆!”林裳温柔地咬着字句说道,“那你觉得,我们在一起,好不好?快不快乐?”

    “很好,很快乐。”

    “那就好……陆鸣,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论以后遇见什么情况,我们两个都永远诚心诚意地对待彼此,珍惜每一次的相聚,和每一分的快乐,好吗?因为……快乐对我而言,其实真的是挺难得的。”

    “嗯,一定会的。”

    林裳忽然叹口气说,幽幽说道:“陆鸣,你明天晚上能不能来成都一趟,我……我想见你。”

    我正待说好,却又想到后天早晨要给高予仁做的事,可能需要提前做些准备,免得临时出岔子,于是说道:“明晚可能不行,明晚的工作会很忙。”

    “哦……那好吧……”林裳有些失落地说,静默了一阵,说,“后天早晨我们公司会去参加你们厂的中间交接大会,到时候,我们能不能早早地,先见一面?”

    我有点摸不清她的心思,问:“到时候不就见面了吗,为什么一定要‘先见一面’?”

    林裳沉默了好一阵子,我以为电话断了而实际并没有,她终于笑了笑说道:“还不是想你了么……”

    我哈哈大笑,说:“丫头,再说一遍你想我了。”

    “我想你……个大头鬼啦!”

    ……

    一番调笑嬉闹和叮咛嘱咐后挂断和林裳的电话,我有些沉浸在她的温柔中不能自拔,晃悠悠地摸了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忽然好想抱她在怀里,像吻烟嘴一样,好好地吻她的嘴……

    漆黑阴沉的天幕的某个方向,忽然照相机闪光灯般烁了一下,跟着,轰隆隆的雷鸣从远方传来。一分钟不到,电闪雷鸣越来越近、越来越密集。

    我手里烟头猛地抖了一下,猛然想到:艾思彤不会还在那河边等我吧?这个疯女人,既任性又暴戾,我开着卡车离开河边时,她尖吼的话语依稀竟还在耳边回响:我不走!我就在这里等你!你不来,我就等到饿死……我艾思彤说过的话,说到做到……

    我想已经过了这么久,她可能已经离开了。但她的狂躁又令我不得不相信,她确实会说到做到。也许就在这雷暴天气中,她依然任性和倔强地守在那里。

    天幕越来越低压阴沉,我不敢再在高处停留,因为就在刚才,一道尖锐幽蓝的闪电,击中了分馏塔顶部的避雷针,雷声像是就在耳边爆响,振聋发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