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 可以做朋友吗

    更新时间:2016-06-20 23:50:56本章字数:3331字

    发动摩托车的时候,瓢泼的暴雨已然铺天盖地地宣泄了起来,我试图撑开一把伞,却被风撕扯得折断了伞骨,雨水直往裆下的车座里汇集,湿漉漉地几乎难以坐稳,笔直又粗线条的雨丝织成轻纱般的幕布,本就低得可怜的能见度,又因雨滴砸在车把上激起的水花而大幅度降低。

    驶过窄桥,拐进河边的小路,雨势大得几乎难以看清河岸与河水的分界线,到处都是在摩托车灯照射下黢黑的一团团泥泞。在一个深坑又一个浅坑的湿滑颠簸中,我终于看见了一团闪着白色光泽的物事,艾思彤的奔驰SLK,四个车轮已然被暴涨的河水浸没了四分之一。

    她竟然真的还在这里等待!

    摩托车灯照亮了奔驰的风挡玻璃,半躺在副驾驶的艾思彤猛地从座位上坐起,三分恼怒七分欢喜地扑在车玻璃上,看着窗外落汤鸡般的我。

    我敲响车窗,示意她解锁车门。没想到艾思彤显摆无比地做了几个嘚瑟的造型,吐吐舌头、扯扯眼皮,最后竟然给我比了个中指。原本就不好看的她,这么挤眉弄眼一番,更让人觉得反感。

    我大力拍窗,啪啪!

    雨声太大,我听不清她在车里说了些什么,但从口型和动作上来看,她正幸灾乐祸地看我被雨浇灌,丝毫没有半点恻隐之心。雨真的不小,砸在头顶竟然有些痛,顺着额头扑在眼前,几乎让人无法睁眼。我无奈掏出手机,弯腰护着手机屏幕,在公司通讯录里寻出艾仲泽的号码,调出拨打菜单,手指按在拨通键上。

    我将手机屏幕贴着车窗给艾思彤看,她看完作怨恨状,翻着白眼嘟着嘴唇,咔哒一声解开了门锁。

    我带着浑身的水渍钻进了车子驾驶室,一股浓烈的不知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味熏得我几乎闭住了气,艾思彤尖呼:“啊呀!下去,你下去,你身上都是水,我的车都被你弄脏了!”

    我几乎是闭住呼吸将奔驰发动,挪到了地势较高的位置,雨势太大,雨刷器开到最高档也无济于事,于是重新停车,无奈等待雨停。

    我抱怨道:“你弄的什么玩意!熏死人了!”

    “我……我无聊玩香水瓶,把它弄洒了。”

    “你还真坐得住!”

    “那当然!我说过的,凡事我说到做到。”

    “今晚我要是不来呢?山洪暴发,把你连人带车卷走!”

    艾思彤摇头晃脑,笑道:“可是你来了!你来了你来了你来了!”

    我一阵无语,不想再搭理她,可又想到今晚下这么大的暴雨,连车都开不走,就这么把她丢在这里、不管她又不可能……于是把手机递给她说:“需要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吗?”

    “干嘛要打?”

    “这么晚不回家,你爸妈不着急的吗?”

    “本小姐自有高招!我跟爸妈说要和舅舅一起玩,跟舅舅说不玩了要回家,然后,这一整个通宵,就是属于我自己的了。”

    “真他妈会玩……你就不怕他们互相之间打个电话,戳穿你吗?”

    “戳穿又能怎样……咦?”艾思彤拿着我的手机,指着电话屏幕上的我和林裳的合照说,“这个女的是谁啊?是你的女朋友吗?”

    “嗯。”

    艾思彤低头看看林裳亲吻我的模样,忽然把手机一丢,说:“花瓶。”

    我恼怒地捡起手机说道:“你爸妈的工厂马上就要交接开工了,嘴里积点德吧你,当心节骨眼上出状况,赔钱赔翻天!”

    “我家有的是钱,要赔就赔大的,我还怕赔得少呢!”

    我摇头:“跟疯子没有共同语言。”

    斗了几句嘴,艾思彤开始一个劲地喊饿,喊着喊着渐渐声低,不一会竟然沉沉睡去。我将车窗开了条透风的窄缝,呼吸着潮湿的空气,渐渐眼皮沉重……

    许久,朦胧睁开双眼,从梦中醒来,忽然察觉自己竟已不知不觉地睡了几个小时,时间已是后半夜,而瓢泼的大雨终于停歇。推醒艾思彤,她迷茫地发了会呆,说:“雨停了吗……几点了?我该回成都了。”

    “你不再闹腾会儿了?”

    “我哪有闹!都是你不好,我才教训你一下!”

    我也再没了力气跟这个蛮横的小公主分辨了,只是问道:“腿上的伤怎么样?自己开车行吗?”

    “没问题,我可以的。”

    “可以就行,路上湿滑,慢着点开。”我下车,骑上摩托车。

    艾思彤走到我的身边,说:“陆鸣……谢谢你。”

    “谢我?干嘛谢我?算了吧,是我谢谢你,你能正常点,别再咋咋呼呼地突然发飙,我就谢天谢地了。”

    艾思彤笑了笑,突然伸出手来,说:“我和你……交个朋友好不好?”

    惊愕中的我几脚都没踏燃发动机,看不明白艾思彤又要出什么幺蛾子,说:“算了吧,朋友?有撕烂对方档案的朋友吗?有当众砸坏别人帽子的朋友吗?有霸道破坏别人工作的朋友吗?跟你做朋友,我可高攀不起。”

    艾思彤嘟嘴说:“那你还掐我脖子、抽我耳光、害我受伤、还一个人又饿又怕地等你一个晚上呢!”

    “是啊,所以咱们是仇人,仇人怎么做朋友?”

    我准备离开,而艾思彤急忙捉住我的胳膊,扯着我说:“你听我说,说完了你再走。”

    “说!”我无奈撇头看她。

    而她抿抿嘴唇,扭捏了一阵子,说:“不瞒你说……我长这么大了,其实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

    我心想以你这任性的臭脾气,哪个敢和你做朋友。

    她却叹气说道:“我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不漂亮,从小到大,除了家人,我身边的其他人都觉得我是个丑孩子,谁也不愿意跟我玩,而且……你也知道,我真的很怕看到别人的那种眼神……”

    我听她说得悲切,转头又看了看她。其实她只是左右两边面容不对称,显得奇异了些,真要说丑,倒也不完全是。只不过第一眼看到她的人,必然会像我在高予仁办公室第一眼看到她那样,心惊肉跳一下,那么目光中自然会流露出本能的排斥和惧意。

    不过试想一个人常年接受来自陌生人的这种眼神,尤其是对一个女孩来说,是一件怎样残酷折磨的事。就这一点来说,艾思彤倒还挺可怜的。

    艾思彤续说:“我希望去接近的人,他们都离我远远的……而接近我的、看起来对我好、假惺惺夸我漂亮美貌的,其实都是人面兽心、心怀鬼胎、另有目的的……”

    我问:“主动接近你的,是因为你家庭的地位和财富?”

    艾思彤点点头,说:“我的那些‘朋友’对我好,无非是做给我爸妈看罢了……其实我知道,私底下他们对我的评价,真的……”

    说到此处,艾思彤忽然哽咽,手心捂在口上努力憋着哭泣,许久,终于带着哭腔再次说道:“什么‘活跳尸’、‘半边美女’、‘左看右看中不看’……这些背地里的称呼,真的好伤人啊,呜呜……谁不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可我……”

    我终于叹了口气,说:“可能你也有些过于敏感了,别人看你的第一眼可能真的有些让你不愉快,但其实善良的人还是多,如果你不太关注于那样的目光,试着善意对待他人,也许你也会拥有许多真心的朋友。”

    艾思彤摇摇头:“我又何尝没有这样想过……只是,我连跟别人面对面的勇气都没有,哪里还剩下半点自信……我只好用霸道来掩藏自己的自卑,时间长了,性格也就变了……我知道自己任性、蛮横、不讲理,我知道的……”

    “我有话想直说。”

    “嗯,你说。”

    “你没有想过……”话已到了嘴边,我却仍然无法直言“整容”二字,于是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些手势,说,“调整一下?”

    艾思彤抓着我手臂的手掌忽又收紧了些,带着感激的目光里闪烁着光彩,说:“我知道,你是在保护我的敏感,怕刺激到我,才这么婉转的,你真的很善良!其实你直接问我为什么不整容就好,我是不会介意的……我不整容!这辈子都不会!虽然我不好看,可是我也是个纯天然的萌妹子,我爸爸妈妈生了我,我无论长成什么模样,都是他们的恩赐!我来到这个世上,就该活得真真实实坦坦荡荡,这辈子我都不会去整容的!”

    艾思彤说得义愤填膺,却又神色凌然,她再次抬起胳膊伸出手掌说道:“说来也怪,你打了我骂了我,我却反而觉得你很真诚。而你明知我是你的总经理的女儿,却不像那些恶心的人一样对我卑躬屈膝,我更觉得你值得信赖……怎么样?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我是说……”

    艾思彤有些神色不自然地低下了头,十分自卑地轻声说道:“我是说,是那种真心的朋友……”

    和艾思彤短暂结识的一幕幕电影般重新在脑海中回放,她的歇斯底里和任性暴戾,此时想起依然令人发指,但很快,回忆的沙漏打了个转,时间倒回最初,艾思彤站在爱羽日化的电梯间里,梳着梨花头的她,手指按在电梯按钮上帮我停止了电梯,侧脸笑着问我:“你傻啦!到地方了不知道出来吗?”

    似乎她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坚硬的外壳和锐利的钳子,保护着的,却是一颗自卑而又坚强、悲哀而又善良的心。

    我终于叹口气,人总是应该宽容对待身边的人的,只有这样胸怀宽广,也许才能飞得更高……而这也是在处理和郑满仓的关系中,我所收获到的。

    我终于轻轻握住了艾思彤的手,而她欣慰地笑了笑,回到了车里,向我挥手告别,说道:“虽然我不知道真心的朋友应当怎样相处,但至少现在我真的很开心,再见,陆鸣,以后我来找你的时候,你还要抓鱼给我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