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残缺

    更新时间:2016-03-08 17:21:13本章字数:2132字

    一个傻比吊吊的男人点了一支歌,晃晃悠悠地爬上舞台拿起麦克,在动感而充满戏谑味道的前奏中扭动着他丑陋的身躯。前奏过后他唱道:“拉萨的酒吧里啊~什么人都有~就是没有我的心上人~她对我说~不爱我~因为我是个没有钱的人……”

    我的十指痛苦地从头发中穿过,发力扯下了一把烦恼丝。我看着指缝中的断发,嘴里碎碎念着:“她对我说……不爱我……因为我是个没有钱的人……”

    《拉萨酒吧》虽然欢谑,但态度并不消极。可对于此时的我来说,这首歌就是一支让猛兽进入暴怒状态的毒箭,催眉瞪眼地挑衅着我。再加上舞台上那傻比狰狞的脸、丑陋的笑容、焦黄的牙齿,更是让我无比愤懑,我似乎听到了脑子里的某一根弦崩断的脆响。

    我端起面前的啤酒杯,摇摇晃晃但态度坚决地穿过人群,爬上舞台,用最大的音量吼了一句:“你他妈闭嘴!”

    然后毫不犹豫地将满满一杯冰块和啤酒,“哗啦”一下全部倒在了他的头上。酒卷着冰块湿漉漉地顺着他的头发流下,吃惊和愤怒在他的眼神中急速膨胀。

    全场寂静了半秒钟后,突然爆发的翻了倍的疯狂让人群变成了撒进烧红铁锅的水滴,他们兴奋着、跳跃着、尖叫着,掀起一股又一股似要掀掉整个房顶的潮涌般的声浪。

    冰啤酒浇头,没有比这个更富有视觉冲击力的了。

    我和他撕打在一起,混乱中我抢过他手中的麦克风,卯足了劲儿在他脑袋上狠敲了几下,我真的很用力,因为我看到了麦克风的折断,以及他头上红色血液的流下。

    不过我也因躲闪不及,被他一拳砸在了嘴角。

    虎背熊腰的魏航野蛮地分开众人跳上舞台,用他粗壮有力的双臂将撕扭着的我们扯开,先是将我拉扯到他的身后,然后一掌挥出,将那张牙舞爪、怪叫着试图再冲上前来的傻逼推倒在地。

    魏航猛地转身,满头的大脏辫因此横飞甩起,几乎甩在了我的脸上。

    “三儿,你先出去!”他对我吼道。

    ……

    我半醉半醒地站在酒吧门口,胸口还因剧烈分泌的荷尔蒙而猛烈地上下起伏着。身后的霓虹交替闪烁,映照出一个属于我的寞落的灰影。

    残缺的麦克风被丢在地上,残缺的嘴角不停地往嘴里渗血,残缺的心没有人来抚慰,这他妈就是现在的我,酒吧招牌上,“残缺”两个闪着光亮的霓虹大字明晃晃地刺着我的眼睛。

    我忿忿不平地将一口夹杂着血沫的口水吐在地上,骂道:“操!这酒吧的吊名字真他妈贴切!”

    魏航笑着走出酒吧,用醋钵般的拳头轻捶一下我的胸口,又搂住我的肩膀说道:“三儿,你没事儿吧?”

    “没事,”我摇摇头,歉意地说道,“可我……在你的场子把你的客人给打了,你老板他……”

    魏航并排点燃两支烟,将其中一支塞进我的嘴里,轻吐了口烟,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小事儿,都搞定了!没什么的,酒吧本来就是发泄的地方……只是……”

    魏航话说了一半,欲言又止地盯着我。

    “只是什么啊?屁放一半憋回去不是你性格啊!”我吐着烟说道。

    “你小子……你跟我说句实话,是不是还忘不掉文惜?”

    “……”我无言以对。

    魏航搂着我的肩膀,狠抽口烟,将布满胡茬的下巴凑到我的耳边说:“兄弟,早点好起来吧,别整天失魂落魄的像丢了魂一样,不就是个娘们儿吗?这样,你不开心就来我这,烟你随便抽,酒你随便喝,喜欢哪个妹子随便你挑!”魏航又狠抽口烟,把我的脸扳在他的嘴边说:“只是别相信他妈的什么爱情!你睁眼看看,这个世界,爱情,比得上钱吗?比得上豪车吗?比得上这酒吧里的这几杯酒吗?”

    “……比不上。”

    “那就对了!”

    我摸摸被魏航胡茬扎疼的脸,心想,我如果活得像你魏航那样洒脱自在,自然不会将那虚幻的爱情放在心上,可我就是我,终究不是你。我借着酒劲悲情地仰头唱道:“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魏航笑着接着唱:“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我俩撒酒疯似的相视大笑,好像在这一瞬间,我忘记了那些早该忘却的情殇,却在笑声消失的一瞬,伤在不经意间变得更痛。

    我对魏航的推心置腹心怀感激地回道:“放心,只不过是个无情的女人,我会忘掉她的。”

    魏航点了点头:“那就好,三儿,回吧,路上注意安全。”

    我一口把烟抽完,丢掉烟头说:“那个……我打了那傻逼,你真的都搞定了?”

    “放心!”魏航不耐地说着,掏出了几张钱币塞向我说:“今晚你的一份。”

    我死活不接,说:“给店里买个麦克吧,贝斯可能也要修……”

    魏航骂道:“你大爷的!”硬是把钱塞进了我的口袋。

    我无奈将钱收进钱包,又将钱包和钥匙丢进摩托车储物箱,跨上摩托车,将车子发动,左腿却因酒精的麻醉而支撑不稳,险些连人带车翻倒在地。魏航一把扶住了即倒的车子,关切地问我:“三儿,还能骑吗?要不打车走吧?”

    我做出一个自嘲的微笑,摆了摆手示意告别,拧动油门。车子轰鸣着向前加速,魏航的吼声从背后传来:“三儿,你他妈慢点骑啊……”

    这男人,连声音中都充斥着一种“胡茬感”,扎得老子耳膜生疼。

    ……

    驶出丝管路,离开了这条越想快乐越不快乐、越不想寂寞越寂寞的街,我的心反而孤悬半空,空落落的无处安放。我不想回家,我也失去了方向……文惜的笑貌似乎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徘徊,我不愿去想、不敢去想,可又不能不想。

    我似乎一直在沿着锦江一路飞速向南,像离弦的箭一样在街道上飞驰。不停地加油、不停地提速,却无论如何也甩不脱那如影随形的、干渴的、撕裂的、扭曲的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