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没有得到的解脱

    更新时间:2016-03-09 21:22:32本章字数:2085字

    乌云遮蔽了月光,潮湿的雨滴泪水般滴滴从天空坠落,风呼呼地迎面袭来,醉意渐渐上涌变浓,我终于知道,今晚我喝得太多了……我的嘴唇在麻木地颤抖,紧握着车把的右手丝毫感觉不出油门的力道,我只隐隐觉得车子在我的愤怒的感染下速度越来越快,使旁边交错的车辆的灯光划成了一条条色彩斑斓的亮线。

    在无数交叠的光影中,我仿佛看到那一幕幕曾属于我和文惜的,发生在这座城市每个角角落落的、如今已经成为永久回忆的片段。在那些场景中,我和她是街道霓虹下牵手漫步的情侣、是咖啡店里相顾而笑的男女、是小吃店里你侬我侬的大小孩……是摩托车车身上紧紧依靠的伴侣……

    而那些在光影中交叠的场景如今变成了一盘留下太多空白的录像带、变成了一场只有开头而没有结局的表演。

    雨渐渐浓密起来,我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我伸手抹去不知是不是眼泪的液体,视线却暂时被手臂阻挡,被悲伤情绪控制的我只来得及瞥见路口的红灯而来不及停车。

    摩托车带着我飞一样地冲出路口,迎面而来的是迅速扩大、变亮的两盏汽车前照灯,以及万分惊恐的汽车喇叭声!危急之下我只下意识地微微偏转了方向……

    剐蹭的一刹那,我似乎看到了对方珊瑚红色的车身上映射的我那张惊恐而忧伤的脸……

    摩托车车身倾斜,像一匹失心疯了的马一样不再接受我的控制,在道路左侧绿化带中的斜坡上冲起,带着我一起斜斜地飞向了锦江。我犹豫了一瞬间,但也好像是纠结了一万年……我终于松开了摩托车车把,犹如不久前,我万分不舍地放开了那个名叫文惜的女人的手……

    我的身子在地面上一擦,整个世界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在视野中旋转起来,直至我的后背撞上江边护栏,身体才停止翻滚,跌落趴倒在地。这一下的撞击很是猛烈,七荤八素地让我几乎陷入了昏厥。我的呼吸异常困难,半晌才猛地喘出一口气,一股酸涩而潮湿的青草气味涌入鼻腔,这气息努力唤醒着我麻木的神经系统,我渐渐感到了周身上下无处不在的疼痛。

    遭遇了车祸,我的心情却出奇的平静,甚至竟然渐渐地泛起了一种遗憾的情绪,我是在遗憾自己的安然无恙吗……也许在我全速飙车的时候,我的潜意识就在期待着这样的一种解脱方式,可是,我却没能解脱……

    一串清脆的鞋子拍打积水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最后停在了我的身边。我因为趴倒在地而看不到来人,但可以从那人急促而绵软的呼吸声中听出她是个女人。

    “呃……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女人的声音冷冰冰的,又带着一丝沙哑,似乎有点耳熟,但痛楚中我无心思考太多,仅觉得她的声音与四周雨幕和草木撞击的声音融为一体,甚是悦耳。

    我强忍着醉酒和撞击叠加造成的呕吐欲,答道:“没事……没事儿我也不吃溜溜梅……”

    女人因为我的回答而明显愣了一下,半晌才说道:“没事就好,你……你这人,都这样了还耍贫嘴!”

    如果是从前的我,势必要调笑着回答:那也要看是谁了,要是美女的话就值得我幽她一默……可时过境迁,这种和女人调笑的本能虽还在,但调笑的话也只是在脑海中稍纵即逝,最终止在嘴边,我已经失去了从异性那里获取快乐的心情。

    我挣扎着站起身来,一个高挑而苗条、很是完美的女人轮廓出现在我身边两米远处,由于我和她所在的草坪在道路外侧,光线昏暗,我看不清她的样貌和面容。

    “你确定没有问题吗?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吗?”女人问我。

    我没有思考她的问题,而是低着头四下里找寻我的摩托车,我希望它和我一样幸运地落在了护栏的内侧,然而我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我身旁江边护栏的上方表面有一处十分明显的、新造成的剐蹭痕迹。

    我趴在护栏上向下望去,水声轰隆,锦江平素里一向是平静而从容的,可今年春雨极多,今晚的锦江水位高涨、波浪翻涌,水花卷着水雾快速向下游冲去……我侥幸地幻想我的摩托车能在江边较浅处露出半个车身,而现实却再次狠狠打击了我:它明显是被水流卷走了。

    我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不,我的心情原本就在谷底,现在,它跌入了谷底的一口漆黑不见底的深井……

    我翻身坐上护栏,在即将跳入江水的一瞬,女人拉住了我的胳膊,惊呼道:“危险!你要干什么!”

    我指着江水中模糊的一团黑影说道:“你看,那是不是我的摩托车?”

    “哪里有摩托车啊?你先下来,你闻闻你浑身的酒味……喝这么多,那肯定是你的幻觉!”

    “不对,那就是我的摩托车!你松手!”我扭动着身子试图挣脱女人的手臂,挣扎中我的身体摇摇欲坠。

    蓦地,我的身躯被女人纤细的胳膊环抱,后背被她绵软温柔的身子紧贴。她急道:“你先下来,我来帮你找!”

    女人的身子散发出有点清新的淡淡香味,让我立时变得有些迷离……

    曾经,我曾经的女人文惜,也是这样香味弥漫地从我的背后抱着我,将她高耸的胸脯紧紧贴着我的后背,我们穿着皮夹克、戴着黑超墨镜、共同骑着此时已葬身江底的摩托车潇洒地兜着风……

    文惜色色地问我:“陆鸣,你说,骑你的摩托车爽呢,还是骑你的惜妹儿爽?”

    我会心一笑,却假装听不清她的声音而故意大声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文惜就会高声笑道:“鸣哥!骑我爽还是骑它爽?”

    我会哈哈大笑,说:“被你抱着骑它,最爽!”

    ……

    此时的我却丝毫没有心情去细细感受在背后拥抱着我的女人的身体和香味,大约这就是“物是人非”这个残忍的词汇的最形象表达……